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PM1018》50
2010/11/18 10:36
瀏覽477
迴響1
推薦61
引用0

    

再也沒有放棄的如此徹底
你的音容如迴旋的梯
梯的那頭是一團雲霧
我再也無從召喚曾愛你的位址
像個多年消失在霧裡的旅人
路的那頭是深不見底的海溝

*

今早又想起那晨,你在屋內的書桌那頭忙著寫演講稿,我站在你臥室這頭的白紗窗前凝望對街的樓頂上的小水池,這樣的景像,我能感覺你曾多次站在這個位子時的生活點滴,如今我從失憶的網羅裡撈起這一片讓我深記的窗景,好像前世某刻我也曾這樣佇望過。 當時的我有時空錯落的感覺,站在此時此地的我, [究竟]是誰? 哪一個我?  直到半年後的我才明白,你我只是今世的"重逢"。至少....我們真實接觸過了,不再只是個名字或是照片.....  

我無所事事卻又悠閒地看著.....這樣一個小小假期的相聚。 它不像旅舍那樣冰冷,屋內擺設有人常住的氣息,我的眼睛看著巷內的動靜,甚至飛過的鳥的低翔,時光緩慢,心卻掛著背後仍在一面工作又一面度假的你,你努力讓我感到自在。 

我是愛你的,以一種無從"理解"的深痛,那個深痛直到我半年後到回到吳哥窟才明瞭,一閉上眼睛就能觸摸到你心臟裡紅通通的流響,基因裡帶著飄流過海的冒險與寂寞。前些日子走在街上,迎面走過幾個十幾歲的學生男女,突然眼神就定住在一個臉上眉目靦腆卻又情竇初開的小男生臉上,他應該就像當年的你,總是在人海中遇到某些音容讓我們心頭一顫,某些相識的笑或是氣質,像鳥兒展開翅膀, "啪"一聲驚動了忘卻的甜蜜記憶。

忘卻是不是也該分為兩種: 一種高高懸空無從觸摸,一種沉沉深種不可挖掘...像一顆珍貴的種子用真空把它包裝起來,貢著藏著,至死沒有人知道這個秘密,除了留下的文字冒出一點引信....。

几上的山茶花,昨晚斷頭落下了, "欷"一聲, 觸痛了耳膜。在旁的梔子香味燭火搖晃著[忘][不忘], 如同靈魂上安睡的鳥ㄦ,有時遷飛有時遁藏。

再也沒有放棄的如此徹底,你的音容如迴旋的梯梯的那頭是一團雲霧我再也無從召喚曾愛你的位址像個多年消失在霧裡的旅人路的那頭是深不見底的海溝 如果那一天可以重來我還是會不顧一切地往你奔去那是前世早已種下的耔今世注定相見又無言的淡離....。 人生的下一步,誰知道那一回再見是哪一生哪一事阿......

 
立冬的前幾天,又因事到台北車站,如果能把機遇視為尋常,不再尋它為玫瑰花園的入口約定處,它竟然就出現了。分離後的這一年,我幾回進出台北車站,想找第一次約定見面的地點,像似精靈作對似的打牆,我也似方向感失靈,竟無法依過往之伶俐一次走對.....。就這一次走對了。在我決定已不抱任何希望的季節。

一看"東出口",走過經過,我心裡想___原來秋天是該走"東出口"吧。春夏天時我總是走西出口,難過怎找都經過不了那個曾經"約定地點"明知道那兒不可能出現你的站跡,也刻意不去知道你網上所發佈的行程,我總對心與腳說__選你不在台的日子才敢北上
。 

微雨的台北街頭....
或許台北的入冬是該雨的..........
午夜的台北空氣中有煙火味硝瀰著,一種繁華夜宴過後的淡靜與沉默.....璀璨過後
,你的影子在黑暗中逐漸隱沒....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PM1018》(封存)
上一則: 《PM1018》51
下一則: 晚風奏鳴曲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姣童
2010/11/19 11:50
我該是學素描的.........

我該是學素描的.........如果我能把心中所想的用手繪出來, 那是個多驚人的記憶畫面阿!我多模羨慕能繪畫的人兒呀! 

很多回我想起你屋內的那面窗, 我曾站在那兒看了一陣子, 對面的空中水池, 它正面對你的房間, 一個小小時空的暫佇卻讓我日後迴想不已......或許我的沉默寡言在於仔細把周圍環境的深身印刻, 腦中幾萬個細胞同時伸出天線搜尋藏在周圍的每一個細微, 就像隔了數年我還是可以描繪出S的黯臉藏身在一根一根的煙霧中, 他與我有幾尺距離, 我努力凝神想聽懂他所要表達他的平生__(我才不在意他的風流過去呢! 身為女子我只要學會一種叫傾聽溫馴的德性就夠了) 

找到另一段相同的日記文字, 存之 

日期: 2010.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