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談北捷殺人案 : 那些年,我們一起熬過的童年
2014/05/26 17:23
瀏覽1,068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那些年,我們一起熬過的童年

 

近期,台灣捷運史上發生了重大的傷害事故,事件被媒體化稱為北捷殺人案,透過新聞媒體、談話性節目、網路通訊媒介的渲染下,在短短時間內爆炸性的接收到許多大量且雜亂的訊息,從兇嫌本身的身心狀況到其父母親面對大眾的處理態度甚至到最後每一個死者的家庭背景。在驚恐、錯愕的心情中,民眾普遍無法接受這看似毫無理由的隨機殺人事件,然而在這樣的單一事件中,也許才能讓我們停下匆忙的生活腳步,真正面對目前社會許多值得讓我們關心的現象,這不僅僅是他人也是自己生活中正在不斷重複發生的樣貌。

 

聽聞許多朋友在一起討論鄭捷案,無論是看到的畫面或者聽到的消息,特別是媒體上的重複轉播,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大家不安的情緒,大多為受害者感到遺憾、也會這樁悲劇感到生氣、也有人恐懼、甚至害怕自己會是下一個受害者、更害怕哪天身邊出現另一個加害者。許多憤怒、無奈、創傷、憐憫、指責的聲音層出不窮,大都希望司法部門早點處理掉兇手,就連鄭捷自己本身也說出願意被判處死刑的意願。媒體報導的角度中參雜許多偏頗的觀點,藉由各種片面的資料去歸咎學校、怪罪父母、侵擾同伴,試圖讓大眾找到一個可以合理平復心情的理由,當然有它的意義在。但我認為目前最重要的第一件大家可以自覺去做的事情,就是暫時斷絕這些資訊的肆意侵入,將自己的心靈重新放置在一個可以好好休息、放鬆的空間中,不要因為好奇,或是急著告訴自己,到底誰是壞人,到底誰該為此負責而追根究柢,去做些事情讓大家感受到彼此的溫暖,也許比找到答案更為重要。(如最近發起的快閃、鮮花致意等等)

 

而我最擔心的其實是悲劇。因為真正的悲劇裡,沒有壞人,不是社會要為鄭捷付出代價,而是社會機器運作中造就了鄭捷這樣的孩子。我們忙著處理鄭捷所造成的傷痛,卻忘了還有多少人繼續在社會造就的傷痛中浮浮沉沉。

 

 

鄭捷曾說升學的壓力讓他想要死亡,這句話讓我深思,我碰到過不少朋友,成年的、未成年的,我們都常常會遇到一件事情,就是告訴我們,念書好辛苦、好沒意義,從小學開始就不知道未來在哪裡,最常說的ㄧ句話就是 : 我不懂為什麼要念書,以後能幹嘛??但是全部的人都在這樣的社會體制下成長,我們被教導喪失自我思考的能力,被教導壓抑自己乖乖坐在教室裡,被教導要遵循著凡事有標準答案的規律來力爭上游,證明自己的能力,因為如此,父母才會以我們為榮,學校才會因此為我們感到驕傲。以前我們常常說 : 工作很辛苦,每天每天辛勤工作,相比求學階段的輕鬆自在,當學生真是再幸福不過的事了。但是現在孩子的生活卻恰好相反,每天早上七點多到校早自習,寫考卷,八點正式上課,午休有考卷要訂正,還有第九節課程上到晚上六點,好不容易放學後買著便當又急匆匆趕著去課後補習班、才藝班,到了六日假期更有需要加強的科目或是才藝,每天孩子們上班的時間至少超過12小時,最重要的是許多家長喪失了好好陪伴孩子的時間跟空間,生活中缺少給彼此說上幾句話的交流機會,將對孩子的期盼化為一張張鈔票的付出,支付他人來代替自己給予孩子的人生幸福。然而面對整體就業環境的嚴峻考驗下,我們都難以回答孩子為什麼要好好念書?,因為畢業後將面對只有22K的薪資,反觀技職體系的學生薪水似乎還較高一點。這樣的反差標準,營造出目前普遍大學學校出現的怪異現象求學混日子,工作拼命玩的下一代,一旦熬出頭了,薪水雖然不多,但因為求學本無目標,所以吃喝玩樂就是最重要的生活方向,月光族早已是彼此心照不宣的生活樣貌。

 

 

我自己是70年代出生的孩子,所謂聯考的最後一代,那個年代已經開始漸漸的匆忙,生活慢慢開始產生變化,但是那個年代教育並非完全美好,有體罰、有俗稱的填鴨式教育,但是也很富有人情味,思想的單純讓每個人都樂意去傾聽彼此的聲音,即使是忙碌的教師也是如此,與學生的感情就是在這樣看似不完美的情況下,每個人執著努力付出來爭取明天的更多可能,因為有希望感的存在,看得到未來也就讓大家更加努力。

 

然而,曾幾何時,包括醫師、老師和父母,也包括我們的媒體和一般民眾,這樣有關懷人情味的生活態度,卻不知不覺地不見蹤影了?

 

當年的電影魯冰花 我的兒子是天才,都在反省國內的教育體制,而且沒有既定答案存在,大家用自己的人文素養完成這各部分。曾幾何時,教改由國外取經回來出現了政府的標準答案,國外的行為模式學的徹底,但精神方面卻忽略了華人文化,老師的壓力變的越來越大,父母越來越焦慮,社會的成就導向變得更加嚴重。當然,在70年代,教育並非完全美好,還是有許多不自覺的偏見存在。譬如:成績好的學生還是容易受到重視,相反地,成績不好的學生,似乎較容易被視為品德也不夠好的。然而,即使是這樣,教育事務,包括老師和家長,確實是朝著「愛的教育」(雖然不全然做到)的方向去做,相信每一個小孩都是值得以抱持著關愛的心態去找到適合他們個別狀態的方法去教育他們。"標準答案扼殺了孩子的機會,也扼殺老師的人文素養。

 

我個人小小的看法,當隨機殺人事件在社會出現時,也就正式宣告這個社會的結構已經出現了極大的問題,也是我們需要一起起來做些什麼的時候,若只是召喚權威將嫌犯處以死刑示眾,將只是再一次形式上交差了事的作法,從根本上完全無法解決仍正在悄悄孕育的隱患,隨機殺人事件只會因為模仿的關係一再的在台灣出現而已。

 

 

且讓我們想想這一次的鄭捷,這一次的事件,事發後幾天的許多撻伐之聲,乍看是正義的怒吼,但,真的看到鄭捷的存在狀態了嗎?再看看現在滿天的妖魔想像中,東海大學校方、以及鄭捷的跆拳道教練都發表了一篇值得眾人深思的信。我覺得我們都可以看看。信中其中的一句話:「我們愛著他們,卻也不夠愛他們。」,以及鄭捷跆拳道教練:「也許我們都是鄭捷的父母。」也許,在這樣不幸的時刻,我們應該停下我們的恐懼和憤怒,一起好好想一想:臺灣究竟要怎麼辦?

 

我們都會害怕那些令人難過的事,同樣也擔心事件重演,相信我們都有一樣的感覺,但是承擔那些煩惱恐懼以及所有令人惶恐的,是我們永遠懷抱著希望,在恐懼中承擔彼此心靈的是從中看到希望的我們,發生的事情我們感到不捨及難過,也看到站出來的希望與可能,別因此放棄助人的角色,承擔畏懼不至於崩潰是我們的天賦,讓希望、相信支持我們吧...讓我們一起成為別人的天使吧,天佑台灣。

 

PS:我之前服務照顧的少年也有類似的瘋狂想法,我也陪伴過好幾個這樣的孩子,想自殺,想殺死人,所幸他們都已經走出來,前幾天還握著我的手跟我說:「老師當初謝謝你,不然現在上新聞的可能就是我了。」,教育體制下前三名外的乖孩子都是這樣,我們好需要找到一個可以給他們的定位跟希望,讓我們一起加油吧。

 

最後我想讓我們一起為生活發出一些善意的聲音:

1. 媒體工作者,請在報導真相事實之餘,多一些公正客觀的討論,自己妄想猜測的內容請不要隨意置入,令人恐懼的畫面影像也應去除在節目報導當中。

2. 親愛的網民大大,請不要再執意挖出更多那些犯罪現場的照片和錄影片段。不是在做學術研究,不需要這麼心急的收集資料,看多了不好。

3. 政府,社會仍有許多很好的心理輔導和精神科相關資源,需要被大家所知悉瞭解,讓需要幫助的人,或身邊有需要幫助的人,能夠獲得真正專業判斷和治療。

4. 學校教育者,請反思什麼是真正的成就,什麼才是人生中重要的事情,編入教材,從上到下,給我們的孩子更健康的價值觀。

5. 最後,請給你身邊的親人一個大大的擁抱,說你愛他們,因為擁有彼此,才能創造更多美好與希望。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