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阿鼎的竹節存錢筒
2012/08/20 05:22
瀏覽2,406
迴響25
推薦182
引用0

請聽我說....


記得喝了那碗還陽草的湯,會有什麼後果嗎?

席間,工頭的秀才-阿鼎在喝完湯後,心中滿溢的情緒讓他迫不急待想趕回家,就連平常與工地弟兄多聊幾句的閒談也省了,從黃土高原小吃店走回老家的路上,他的腳步就像是踏在雲端一樣的飄飄然,早已忘了世間的長夜風景應該怎麼流蕩,一心只相信著老闆娘-桂香那碗充滿神秘的湯,是否真的讓自己一圓宿願?

甘甜的湯品滋味仍在嘴邊發香,而他卻醞釀著與感傷碰撞的情緒.....

在阿鼎的小時候,只要有迎神賽會的地方,他便會自告奮勇陪著爸爸,往人潮多的地方擺攤做生意。

除了爸爸的攤子生意需要人手外,阿鼎的媽媽有家庭裁縫與洗衣的外快要顧,託小阿鼎的福,爸媽因為這雙小手的幫忙的確輕鬆不少,有的客人甚至賣小阿鼎的面子,多買一些爸爸的酒菜,多拜託媽媽洗幾件衣服,這在在讓家裡的生計得到不少的滋潤,也讓爸媽臉上有笑容的日子逐漸多了起來。

至於,為何在那樣適合放風箏打彈弓的年紀,卻喜歡黏著爸爸做生意,甚至搶著幫忙媽媽將鄰居委託的送洗衣物,挨家挨戶地送去呢?

小阿鼎並非貪圖爸媽在事後給他銅板的獎賞,而是喜歡....看到爸媽那看重自己,被熱切需要的報恩之心所驅使的。

而那些被爸媽強迫收下來的銅板,就這樣無意間成了他的竹節存錢筒裡,每一枚捨不得用,同時也是再也看不到的勳章。當然,這個存錢筒也是他成人以後,在思念爸媽時,搖聲如見人的招魂幡一樣,總讓他得到一拭鄉愁的撫慰。

當時的他,為了要能跟爸爸一同上山下溪,聰明的小阿鼎管理好自己的學校課業,主動陪著爸爸去清溪裡撈田螺蛤仔,或者到濕地墳場撿拾蝸牛,接著將這些完全不需要本錢的食材,與自家種的辣椒、蒜頭、九層塔,配以米酒醬油調味,做成口味絕佳的下酒菜,到人潮多的地方兜售。

不到固定夜市擺攤的那幾天,爸爸會選擇到憑藉體力打拼的工人們,較常出沒的路邊做生意。爸爸會分好幾次,載兩張老舊的摺疊桌與椅子,到看中的地方擺起攤子來。運氣不好時,還會遇到警察先生取締,甚至遭到當地惡霸的刁難勒索,那處處受到驅趕的窘境,就像是逐水草而居的遊牧民族,每當看到爸爸低聲下氣的求饒說情,小阿鼎總有說不上來的難過。

「看人的臉色,比死還要痛苦!」 爸爸每在度過一次危機後,總是擦著大粒小粒的汗珠,自言自語地說著,他永遠都記得:「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看人的臉色...」

所以每逢遭到追趕,小阿鼎就得繃緊神經隨著爸爸,合力將這些大大小小的生財道具,一個也不留移動到別處去,這一對父子連心的遊牧民族,曾好幾次讓好心的路邊民眾也過來幫忙。

有次在匆忙中,掛著桶裝瓦斯的打檔車,因為道具堆疊不均,一時失去平衡而翻倒路邊,為此還嚴重壓傷了爸爸的右腳,自此風濕腳痛的毛病纏著爸爸外,讓爸爸右腳無法使力,變成了個半跛,每想到這段往事都讓他心痛不已。

爸爸這邊的生意總是風波不斷。

發酒瘋鬧事拿不到辛苦的酒菜錢就算了,飽受客人怒罵挨揍,掀桌鬧場的場合,小阿鼎也看過好幾次。他看著收拾著杯盤狼藉的爸爸,心疼地問著:

「爸,媽媽說你以前很風光的,為什麼你不還手呢?」

「.....七陀郎做久了也會累,你看這個....還需要再玩嗎?」

爸爸放下手邊的工作,嘆息地說完後,遲疑了一陣,露出胳膊上像是燙傷的痕跡,以及缺了小指與無名指的左手。

「不做七陀郎了,要煞車的時候,....足危險 ~」 爸爸抱怨著好幾次騎機車差點發生車禍的插曲。

「原來不當七陀郎了,會變這樣!!我還以為是切菜切到的....」

小阿鼎想到爸爸打赤膊與拿東西時,胳膊延伸到背上那片像是燙傷的痕跡,還有少了兩根手指的怪手掌.....

「到底~七陀郎是做些什麼事的?」

爸爸支支吾吾說不清楚,用著那支怪手掌捏了捏他的小臉,輕輕吐了一句:

「讓很多人傷身又傷心的事,就是七陀郎做的事.....」

他伸出手摸著爸爸斷了手指的手,專注地看著那不可思議的傷口說著:「下次煞車的時候...要小心喔。」

說完後,又心不甘情不願地氣呼呼地說著:

「下次看到那掀桌的客人,再跟他們要錢吧,那是我辛苦撿的蝸牛,辛苦摸的蛤仔耶.....」

像是吐著沉冤難雪的委屈,小阿鼎看著地面上那不忍卒睹的破碗碎碟,徹底地放聲大哭....

「阿鼎,可以吞忍的咱們就吞忍...活著就有希望... 」  小阿鼎執起爸爸的怪手掌當擦眼淚的手帕,拼命地哭著,不知道委屈著哪一樁?


「沒有人要爸爸這樣做過七陀郎的人~」

三不五時,爸爸會在閒暇時,將自己曾在別人屋簷下工作,卻被人找碴嫌棄的過往,沒有辦法賺錢養活全家,讓媽媽也吃足了苦頭等等,這些不風光的心酸事說給小阿鼎聽,這一連串比格林童話還是安徒生童話還要戲劇化的戲碼,讓聽得出神的阿鼎兩眼朦朧...。

「不可以掉淚.... 」  小阿鼎自那一刻被爸爸擦去眼角的眼淚後,那一聲嚴厲的告誡讓他印象深刻。

當小阿鼎順著爸爸的話柄想詢問,為何爸爸是媽媽的救命恩人時,爸爸總會說:「你媽媽才是我的救命恩人,是你媽媽把爸爸從七陀郎解救出來的....」 

最後,爸爸又會把話題帶到:「你要變成大學生,我拖老命拼死也甘願!」

當時聽到那句話還不覺得什麼,等到自己受到鎮公所放鞭炮祝賀,考上大學的那一年....

媽媽帶著阿鼎上山,哭哭啼啼對著躺在墳塚裡的爸爸哭訴時,他想著爸爸那一句「不可以掉淚」,只能任憑無以為應的遺憾在胸中流竄。

若說人生還有什麼遺憾,也許就是沒機會向爸爸說這件事了吧,這一路走來的艱辛,不就為了一償這樁心願嗎?

偏偏遺憾總是跑得比心願來得快。然而,人生的苦劫並不會選擇性地消滅。

阿鼎歷經了細姨的那場人生風暴,知道了.....(詳情前接【細姨】10-復仇的起點

那個最疼愛、最尊敬、 總是用身體來教導他的爸爸,竟是一個當年為了救他媽媽,挺身而出的流氓小弟。

若沒有爸爸的力保求情,也許就沒有後來的媽媽與他。

在知道自己那樣的身世之後,除了當年考上大學的喜悅來不及分享外,多麼想親口對爸爸問....

「自己又不是他親生的兒子,為什麼要對他那麼好?」

原來,媽媽那滿口道義的慈母化身,裡子卻是朽木雕成的菩薩像,為了報復自己親生父親的廠長,安排一場玉石俱焚的戲碼,甚至差點波及無辜的細姨與守億母子倆,還有周遭的人....

在母子情分斷絕之前,他用「賤女人」這三個字,不斷攻擊那栽培自己,忍辱負重,死命求生的媽媽。這樣的口舌之快,他又得到了什麼?

放浪青春,揮霍再揮霍,不知明日長短的每一天?

換來不知神隱何方的媽媽?

老家盡是爸媽的回憶,明明可以住在家裡的,他卻選擇住在工地宿舍裡,為的是求一時的心境安寧....

想著這些複雜的兩三事,意識卻仍清醒得很,絲毫沒有因為白天體力活的疲累而走神。

回到獨棟平房的老家都快十一點半了。用打火機照了照門鎖,掏出鑰匙,快速地打開家門,重啟那盞總是閃爍不停的室內燈管,順著記憶找出了屋角燒金紙用的金爐桶後,他俐落地將桂香交代的「那包東西」點燃...

等不及那包充滿著草香的東西燒盡,他隻身返回房間,手執著寶貝竹節存錢筒,來到門前.....

心中不知道該念著對他視如己出的爸爸?還是不知是生是死的媽媽?他想到桂香交待只能招喚一個最想見的人的規定,取巧的他在心中轉換念唱爸媽的名字,看著爐中的火焰越來越強,門外的風聲卻也隨越來越大,不遠處的狗吠聲,讓他放鬆的身心又被喚醒....

風勢大得異常,門前屋簷上掛著的竹竿還無端被風勢吹落,打翻了金爐,他驚慌地喊了聲:「啊!」

這時,室內的燈火瞬間熄滅~

不遠處零星的路燈與民家燈火也熄滅了,他手上的竹節存錢筒也在此刻從手中滑落,噹啷一聲掉在地上,讓他嚇得差點站不住腳。

他似乎隱約知道,有「什麼」要來了,儘管有了與遺憾正面相對的心裡打算,在黑暗中他伏下身子,要去撿起~那個爸爸帶他上山時,就地取材手工製做,充滿紀念意味的存錢筒.....

「啊.....!!!」 他摸到竹節已經破成兩半,滿地盡是銅板,這時「那無形的什麼」以著回溯的力量,隨著風向,與未燃燒完全的灰燼火光衝擊著他....

風聲鶴唳般的急驟聲中,他聽見一陣像是什麼拖著地面的聲響,又有敲著木魚的誦經聲由遠而近,順著風勢,翳入他的耳際。

「爸....媽.....」 他再也忍不住內心的激動狂喊著....拖地的聲響,夾帶著木魚的誦經聲,這時就像是雲雨罩頂一般,縈繞在他的四周,這時他像是被刺激五感的煙燻攻擊一樣,在這黑暗深處,任憑鼻涕與眼淚狂飆,他停止了兩手摸索竹節存錢筒的動作,兩腳跪拜,雙手合十默禱著,十足懺悔者的姿勢。

「爸!媽!我不孝....」   他哭泣哀訴的同時,合十的手掌像是被什麼觸碰到似的,他嚇得他趕緊閃身推開..

那像是責備一樣的誦經聲停了,像是什麼東西拖地的響聲也遠去了,屋外恢復了安靜,偶爾聽見稀落的聲響.....

室內的燈火忽明忽滅地亮起,他看見地上破裂的存錢筒....

地上散落的竟然連一枚銅板也沒有,有的卻是:打造著菩薩模樣的,亮澄澄的黃金鎖片,還有像是金牙之類的東西,以及一小包用黑字寫著阿鼎乳牙的透明塑膠袋....

他看到這些東西,內心深處的最難以面對的那股憾恨,匯聚成刺耳又恐怖的狂泣,像把利刃,再度割破了曾恢復寧靜的夜空.....*

皮滷蛋上演著:過去那一邊 請賞光害羞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5) :
25樓.
2013/05/16 21:10
愛與悔
喜歡 ...看到爸媽那看重自己 被熱切須要的報恩之心所驅使
我懂這個感覺 !
可小阿鼎小小年紀就能心領神會 以著愛給予父母打從心裡的感動 讓人讚許
只是 世事難料 誰能預知 因著懂事而以為鼓勵的竹節存錢筒 竟成失去雙親後 思念祂们時 搖聲如見人的招魂幡 得以一拭鄉愁的撫慰

逐水草而居 看人臉色過日 艱辛不平坦的路途 於阿鼎的心中 只見父親的好與委屈
父親的字句交待 父親的忍辱含冤 他的辛勞與無奈 縱是於日後知曉於兩人之中 其實毫無血緣的事實 仍讓阿鼎得有還陽草 可以與最想見的親人會面一次的機緣時 仍不忘將這養父身份卻愛己如子的父親 放在優先崇高的位置
而曾經那樣親愛的母親 卻因放不下仇恨 差點釀成無法彌補的過錯
雖然挽救回來 卻失去了阿鼎的愛與尊重 最後淪落他方 成了阿鼎永遠的悔恨
24樓.
2013/05/16 21:05
愛與悔

愛母親 也深愛養父親 因而 於桂香姨交待裡 只能招喚一個最想念的人前提下  取巧的轉換唸唱爸媽的名
最讓人繃緊神經的 與遺憾正面相對的一刻裡 拖著地面的聲響 夾帶敲著木魚的誦經聲

是不是正是 那不良於行的爸爸與出家後生死不知的媽媽 回來見阿鼎了呢

令人難過 阿鼎那眼淚狂飆 兩腳跪拜 雙手合十 懺悔者的姿勢
但 散落於地的銅板沒了 換成打著菩薩模樣的 澄澄的黃金鎖片 金牙 以及一小包用黑字寫著阿鼎乳牙的透明塑膠袋...

一切 幾乎可以讓人相信 阿鼎的雙親 ....曾經攜手而至 為祂們所深愛的孩子

憾恨 像把利刃 一句話 將阿鼎的心 那悔恨至千瘡百孔的心 冷冽的描繪至全然
整篇文字 盡是養父親與阿鼎的親子之愛 卻也同樣存在著 父親曾經身為"七陀郎"的悔意
以及阿鼎對來不及將成為大學生的光榮與之分享的遺憾 還有 愧對母親的悔恨
讀來雖讓人為之苦澀與無奈
這一個家庭 親子間 愛恨交錯 卻又終離不開對彼此關懷與追念的愛與悔恨
作者寫來絲絲透入 那樣讓人油然而生 不止的嘆息!
阿鼎的竹節存錢筒 給予人太多值得深思
關於愛與恨 悔與醒悟 只在那擁有與失去以後 無法追回的選擇之間....

感謝好文 令人深慮

23樓. 春眠。人間如夢,
2012/08/23 22:40
感動
這個存錢筒有著如此深刻感人的故事讓人看了好感動~
我以詩度量生活,以色彩豐富我的人生; 帶著夢的羽翼飛天.

謝謝春眠

這感動  要先感謝春眠願意融入這篇文字裡....

 

鼻塞國度2012/08/27 00:29回覆
22樓. 思于
2012/08/23 20:16
看那竹節存錢筒

連結故事主角

好孤寂啊

思于老師 孤寂也是一種歷練

不是嗎

鼻塞國度2012/08/27 00:30回覆
21樓. 葉雨南
2012/08/22 17:29
好文值得推薦!

安好~

很久沒來看故事了

阿鼎的遭遇有如每部親情電影

曲折的海浪

總是喜歡您的筆觸

總是能抓住讀者的心


懂事的螞蟻

牠顆了一個心

我倒了一個會

開了一個存錢筒

調去的零錢讓人病痛

我們都是一夥

不必慌張的聽命弦月的

每一個圓缺

~雨南

雨南 知道你也勤寫不輟

互相勉勵 繼續寫吧

敬 多感的詩人

鼻塞國度2012/08/27 00:31回覆
20樓. the dreamer girl
2012/08/22 10:09
世間百態

恩怨情仇交織出的一齣戲

有溫情卻更多的遺憾

只嘆命運之手之捉弄


the dreamer girl~~ 最新作品:




蔬香素食豆腐

夢女郎寫的 有溫情卻有更多的遺憾

這也是另一種啟示

 

鼻塞國度2012/08/27 00:32回覆
19樓. 莫莉﹝忘川﹞
2012/08/21 19:31
外一章
篇篇相連到天邊,是細姨的外一章,還是粉感人....還有鬼意十足啊!
竹節存錢筒我現在還有一個,滿滿的零錢,等著吉日開腸破肚。小時候可沒零錢可存,如果這是那時存的,可是富婆一個...哈哈....
書寫四季風雲 輕夢掠過流浪的軌跡 相聚與別離都是恆長的定律

篇篇相連到天邊 大笑一下

哈哈哈 哈哈哈哈

對喔 變富婆.... 莫莉以為自己要幾根竹節存錢筒才可以啊

笑昏笑

鼻塞國度2012/08/22 00:06回覆
18樓. zoo
2012/08/21 12:12
久未拜訪,仍又感動新文。
敘述想見的爸媽回來那裡,讓大白天也起雞皮疙瘩。

謝謝zoo 剛好是慈悲月

應景的氣氛也不錯zzz

鼻塞國度2012/08/22 00:07回覆
17樓. 多硯坊 (休)
2012/08/21 10:01

竹節存錢筒

像牧童的短笛

幽幽地喚醒了童年的記憶

細膩

感人

好文章

謝謝多硯坊 細膩嗎

多硯坊的比喻很有創意也很美

像牧笛 喚醒童年...

鼻塞國度2012/08/22 00:08回覆
16樓. 熏衣草
2012/08/21 09:37
細姨與阿鼎
還記得那時等待看細姨的連載心情
鼻塞寫的小說實在太感人了
原來這新的一篇和細姨有關聯啊
真厲害~~

謝謝薰衣草 還記得去年大概同一個時期發的文

感動喔喔~耶!

鼻塞國度2012/08/22 00:0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