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關於咖啡店
2007/09/22 18:16
瀏覽450
迴響1
推薦4
引用0

清明前後的天氣總是少不了春雨相伴,原本涼爽的午後因這雨及時落下而更顯涼意。前幾日難得出現的春日埋入鬱雲裡,使得天氣回歸韌芽出生的寒濕景致,失去了迎接暖日的機會,十分可惜。

 

咖啡香氣瀰漫整個空間,燈光適宜地照射下,這確實是吸引人入內享用咖啡的必要之件。有了氛圍,便不愁桌椅無人使用,特別在連續假期的某日午后,是該在咖啡廳裡來杯咖啡悠閒一下的。我揀了個靠牆邊的落地窗位置坐著,玻璃潔淨地彷若不見,此時若迎來一陣風我想將會錯認我在開放式區域悠閒啜飲。身後圓桌滿滿是人,我不太習慣多的人事物在我眼前湧現,便有點半推半就地待在這位置。在進入這之前我是屬於排斥在咖啡聽裡喝咖啡的這類人,我總是恥笑這些店內的咖啡客附庸低俗,將喝咖啡的單純行為昇華至格調品味之階。咖啡的滋味不見得是他們關注的,體會並浸沐至慵懶的鎢絲柔黃光線,花費連學生都咋舌的咖啡價格,鑑賞品味氛圍並融入其中,或許就是真切目的。而非位居社會生產線上的窮學生之我,只知便利商店的鐵罐咖啡一飲入腹還說太甜不苦,仍大斥怎有群人樂於此道。

 

面前的落地窗外邊正對著台大側門及六線道寬的距離所形成的超長斑馬線。斑馬線上人群皆緊張地穿越至目標的另一端,僅一分半鐘的時間是不容置疑的。眼前的景象匆忙,卻易使我精神放空流於幻想,使我開始疑惑進入這裡的理由。咖啡廳是國內知名的連鎖企業所開設,長久下來的經營已建立其消費市場,吸引人們一親其風味。身邊的朋友總向我提起它,其價格昂貴卻仍止不住他們依然瘋狂。我不懂咖啡,無法辨別咖啡的好壞,何況咖啡種類繁多,喝來喝去也只能分辨苦甜二味矣。或許為了躲雨,亦或是轉換鬱悶心情,這成了進入咖啡店的關鍵。

 

拿鐵香氣在手邊不斷地飄散,香氣竟不敵身旁鄰人的咖啡香,總感覺在此環境,寫作或許是最恰當的事。紙筆散落桌檯上,此際此情才使我明白人們來此喝咖啡的些許意義:「原來我們目標一致,來這裡購買已遺失的某些自己。」在虛假空洞的都市叢林裡生活,是該蛻去保護色,偶而回歸自己新陳代謝一番;唯有隔離與自己相關聯的事物,人才有辦法體察自己的內心,聆聽屬於自己的本心天籟。

 

捨去成雙成群的桌席看去,那些擁有各自生命光輝的人都正投入著眼前之事,或許環境的陌生感加強了專注的心,事情總能循規蹈矩的完成,這令我聯想到一位讀書會的成員曾說過的話:一杯咖啡昂貴,但,卻可買到最廉價的個閉關靜室。此時想起,始明白其用意,體驗終勝過懸想的空泛虛構。

 

咖啡廳的功能已不單流於表面意象,它也額外的給予一些功能,不,應說是強化了某種本有功能性──除了喝咖啡外的幾項事:讀、寫,人們也樂於此。西方的咖啡廳將此視作極平常不過的事,但我們卻始終好於洽公、約會,少見人文薈萃。歐洲人將咖啡視為日常生活的一部份,早晨總是易見到他們一杯咖啡,佐著報紙,就此開啟一天的序幕。他們在此悠然自適的情調上,藉以輕鬆的態度去迎接踵而來的壓力,或許這就類似《慢活》作者卡爾.歐諾黑書中所倡導的「慢活主義」。人的生活步調是不應被時間所奴役的,生活,該是適然而處。在台北,咖啡非是生活的一環,卻有著潮流形式的嵌附形式,這或許是受到北美的緊奏步調所影響,很多事物被賦予功利取向,作實質性的考量。台北的咖啡店是設立在繁華地段的指標,喝咖啡的人不定,卻有類似的氣息。你總能見到他們拿著紙筆,就這樣專注的在僅供個人暫且租用的狹小區域投入精力的汲汲營營;咖啡也許空了,但卻喚不來他們要「離去的心」,他們只是要處可以使用的空間爾已,一杯咖啡換取一下午的駐留空間,多划算啊!

 

憶起兒時,記憶中的市景並不常見咖啡店,那是個咖啡不很普及的時代。要喝咖啡,總得向西餐廳或飯店裡找才行。儘管並不是同三O年代那般的刻苦時期,但對當時的尋常人來說,喝咖啡是可與重要的人、事作關聯──例如與客戶洽談,或是男女之間交往的媒介所,卻並非是生活上必要、不可或缺的。之後,隨著包裝技術的擴張的飲料市場,直接影響著咖啡的普遍性,無論是罐裝易開罐,亦或是包裝的及溶式沖泡,皆加深了人們接觸咖啡的機會,連鎖咖啡店四處可見,歸功於此。咖啡店的設立我想還是取決於人們單純喜愛被咖啡因綁癮的喜好使然,那是很純粹的過度階段,尚未與非咖啡奴產生連結的時期,我珍惜那段時光,卻始終阮囊羞澀無法參與。現階段在咖啡店喝咖啡的目的已非純粹,逐漸有種疏離的錯置感。

 

喝咖啡態度可以有很多種,卻不見得是悠閒的,這時代的人們無暇分身享用一杯咖啡,卻得藉由咖啡換取暫時性的時空,著實可惜。喝咖啡或許不該如此侷限,夾雜著許多外力左右著本質美感;我喜好輕鬆自適的悠然步調,實踐喝咖啡的純然意義。對我而言,咖啡應是帶點悠然的、惆悵的感覺去品嚐的。揮別甜膩以消費性質為主的便捷飲料,真實的咖啡應苦澀微甜,恰如真實人生有喜有悲,由舌尖感受每一顆咖啡豆給予的熱情、活力。或許,這便是喝咖啡的快樂。

 

陰雨的氣候像是加強了空間與氣流的凝聚力,人不減反增,咖啡卻是越香越濃,各類香氣競相衝擊,任何滋味都逐漸不能分辨哩!在此異離的現代化都市,也許咖啡店的成為人們遮風擋雨的最後境地,純粹的自我,便也只在這裡追尋了。

 

喪失的,將在此尋回。咖啡,開啟了它所有可給予的,不論是在苦澀的,亦或是其他的種種。我想,我也開始好於駐足此境了。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1) :
1樓. 流浪惆
2007/09/22 18:21
附註
我將文貼出,所以就是初選了,路仍是筆直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