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國共內戰回顧二十七:南麻、臨朐戰役
2018/04/04 22:29
瀏覽2,265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1947718日,在陝北靖邊小河村(內蒙、陝西交界處)會議上,中共中央將原計劃西渡黃河投入陝北戰場的陳賡太嶽野戰軍,改為南渡黃河,進攻豫西;因此決定:

1、取消賀龍晉綏野戰軍番號,其部五萬餘人全部併入彭德懷西北野戰軍,賀龍負責後勤保障工作;

2、命陳賡兵團八萬餘人自風陵渡至洛陽間南渡黃河,破襲隴海路中段,切斷胡宗南集團物資補給線,同時呼應劉鄧大軍南下。

賀龍奉命將自己一手打造出來的部隊全數交給他人,而毫無怨言,這在國民黨軍人是難以想像的;192781日,賀龍與葉挺發動南昌暴動時,賀已是暫20軍軍長,而彭德懷僅是湘軍周磐部的代理團長。

如果拋開政治立場,必須要說,那時的中共軍隊更像一個國家的軍隊,而國民革命軍更像軍閥。

 

718日晨,蔣介石親電魯中第2軍軍長王淩雲、第8軍軍長李彌、第25軍軍長黃百韜、第64軍軍長黃國梁,內容很簡單:“18軍若步74軍後塵,各軍主官按革命軍人連坐法嚴懲不貸!”

北上馳援南麻的第2軍、25軍、64軍於18日傍晚,在牛心崮、於家崮一線遭遇共軍成鈞七縱及地方武裝頑強阻擊。擔當主攻的第64156師師長劉鎮湘號召全師:“156師即使打到只剩最後一人,也要拿下於家崮,戰死沙場,最是光榮!”

負責進攻牛心崮的黃百韜此刻正是戴罪立功之身,以整團整營發動集團衝鋒,前赴後繼,日夜猛攻;

719日,蔣介石飛赴開封,令第四兵團司令官王仲廉率其部李楚瀛第10軍、李振清40軍立即赴援羊山集,並調駐洛陽蕭勁青年軍206師、駐西安羅廣文第14軍,及徐州陸總騎兵第1旅統歸王仲廉節制;

但王仲廉恐懼共軍的“圍點打援”戰術,整個兵團採取步步為營,以龜行的速度向羊山集前進;

720日,歐震兵團逼近滕縣,並有合圍葉陶兵團之勢;粟裕命令葉飛立即撤返魯中;

滕縣之役,葉陶兵團七個師猛攻一周,陣亡四千餘人;而守軍僅楊幹才20軍一個師。

魯中南麻之戰,惡鬥至21日傍晚,胡璉18軍彈藥逐漸耗盡,然華野共軍雖付出重大傷亡,卻舉步維艱,甚至根本無法靠近南麻縣城;此時成鈞連電告急,表示各路敵軍日夜猛攻,七縱傷亡巨大,已難以維持阻擊陣地。

此時,在北線,由濰坊南下的李彌第8軍,擊退多個共軍地方武裝的阻擊,前鋒逼近臨朐。臨朐若被國軍佔領,則魯中與魯北共軍之聯繫將被切斷;

21日晚,劉鎮湘156師與共軍拼死相搏,終於率先突破於家崮防線,逼近南麻;粟裕綜合分析形勢,決定全軍北上守衛臨朐,同時圍殲來犯李彌第8軍。

722日上午9時,劉鎮湘師到達南麻,與18軍會師。

南麻之戰,華野共軍傷亡達14000餘人,是粟裕統一指揮華東野戰軍以來遭遇的首次重挫;

在粟裕下令撤圍南麻的同時,在濟寧、汶上,陳士榘兵團在付出傷亡5千餘人的代價後,始終無法克城;此時,邱清泉第5軍、沈澄年75軍、吳紹周85軍均已逼近濟甯,陳士榘下令撤退西渡運河,向劉伯承靠攏;

22日晚,赴援羊山集的66199師在萬福河北岸覆沒,正、副師長王仕翹、柯竹被俘;

粟裕大軍於23日中午到達臨朐,不想,李彌動作更加迅捷,已於當日上午捷足先登;

李彌第8軍自1945年底進駐山東以來,粟裕本人還從未和該軍真正交過手,粟在主觀上認為這個“頑八軍”只是支二流部隊;另外,粟裕認為敵軍僅僅早到達半日,肯定來不及修築什麼完備的防禦工事;而南麻戰役的失敗,也讓粟裕亟需一場大捷挽回聲譽。

8軍登陸山東時,共三師九團35000餘人,進駐濰坊不久,又擴編周開成獨立師,共轄四個師13個團;但此時,汪波42師(即榮譽第1師)調駐濟南,周開成師留駐濰坊,因此,此時隨李彌南下的僅有王伯勳103師、黃淑166師兩個師6個團。

粟裕判斷第8軍剛剛佔領臨朐,立足未穩,且建制不全,正可趁機發起猛攻,一舉殲滅該軍,收復臨朐。

但粟裕卻並不知道第8軍的另外一個名字--松山部隊的含義,粟裕不知道在1944年滇西大反攻血戰松山的第8軍經歷了怎樣的煉獄。李彌、陳明仁是在松山、龍陵、騰沖血戰後,反思、積累、學習最為認真的國軍將領。

臨朐之戰,華野由韋國清二縱、王必成六縱、許世友九縱、剛剛組建的曾生兩廣縱及陳銳霆特縱負責攻城,成鈞七縱配屬二縱朱紹清第4師負責阻擊國軍援軍。

(注:兩廣縱隊共三個團,相當於一個師。)

戰事於24日下午發起後,共軍於25日夜攻入臨朐城內,第8軍逐屋逐巷頑強抵抗,白刃戰隨處可見。

南線的第22564軍在解南麻之圍後,馬不停蹄,繼續北上解臨朐之圍,顧祝同並命胡璉稍作休整,做好北上參戰之準備。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