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林莉雯推薦評比新聞 周采沛的開箱嚴選推薦 思念是一種安穩 (2) (3)
2022/03/24 03:30
瀏覽18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我不知道何時開始向往西天的晚霞。   那時,活動一天的物體即將安息。   而我就注定了那段時光。   那時,沒有繁雜,沒有喧鬧,我可以自由自在地伸縮一下走得好累的雙腿,在萬物寂靜的野外,迎著夕陽西下的余輝,面對夜幕降臨的寒意,我的心格外舒服又歡暢。   漸漸地,我與寂寞走在了一起,盡管沒有朋友的鼓掌,我也能繼續向前走,盡管沒有助手的關心,我仍堅持自己的信念,向前走,莫回頭!   既然生不逢時,與別人走不到一起,那也只有風雨兼程。既然沒有性格,與別人沒有共同語言,也只有在茫茫路途中獨自遨游!(美文精選網:www.meiwenjx.com)   離開世俗,我的確舒服了很多,離開了人群,我排除了很多糾紛,高興了很多。   寂寞,對我來說是一種美麗,是一種安慰。   我不希望別人的關心和理解,不希望別人的同情和吝惜。   但,我真的想說理解萬歲!   遠方的路,還要向前走。(美文精選網:www.meiwenjx.com)   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吧。   寂寞真的是一種安穩! +10我喜歡

【小小說】向祖強/送小雞   晨曦中的山道,漂浮著淡淡的薄霧。沈祥背著背簍,沿著崎嶇不平的山道摸索,小心翼翼地在薄霧中穿行。 背簍里裝著藥草,要送到集鎮上的藥店。這里的大山怪石嶙峋,凸凹不平,無法成片種植莊稼,沈祥的日子過得緊巴。好在藥店在山上開拓了藥草園,沈祥有時幫忙送藥草進城,可以換幾個活錢買日用品。 中午的山道,彌漫著濃濃的陽光。沈祥背著在城里剛買的米和油,踏上了返家的回程。 遠遠地,已看得見村子的輪廓。沈祥瞅見自己的石屋前,打杵般立著幾個人。 近了,那幾個人也看見了他,其中有個人一溜小跑奔向他。他定睛一看,是村委會田主任。當田主任跑到他面前后,接過他的背簍挎上肩,連聲說:快跟我走…… 沈祥一頭霧水:怎么回事? 田主任笑容可掬:你有好事啦!鎮政府的古秘書,把你作為扶貧對象,特地來慰問你。他還專門送來了一背簍小雞…… 沈祥掃視著前方,一名干部模樣的人和一名農民站在石屋旁,地上擱著一只背簍。他思忖,這農民就是古秘書雇來送小雞的……當彼此接近后,田主任互相作介紹,古秘書的手和沈祥的手握在一起。沈祥趕緊開門,將一行人迎進了堂屋。 屋里太寒磣了,幾個石轱轆圍著一張小石桌。坐定后,田主任的話語有些沉重:沈祥的老婆五年前到鎮上背糧,那天下雨路滑,她不小心跌下了山谷,丟了命……這些年可苦了沈祥,一個人拖著娃,現在還在縣城讀高中…… 古秘書動情了,話語發顫:我今天來,就是要讓你擺脫貧困,早日進入小康。這送來的小雞,養大了可以創造效益……以后,我還會來幫助你…… 寒暄片刻后,一行人都告辭了。 屋里安靜后,只聽得見小雞“咯咯”的聲音。沈祥湊近背簍,瞅見鮮活的生靈在蠕動。那黃的,白的,混在一起像美麗的拼圖。 我要照護好小雞……沈祥自言自語,從里屋翻出一個紙盒子,又從背簍里捧出小雞放進紙盒。然后打開了剛從集鎮背回的米袋,盛了一大碗新米,淘凈后投進了盛滿水的鐵鍋。跟著在爐灶引火,草把子噼噼啪啪地燃燒著。 一鍋稀飯煮好了。沈祥等稀飯涼些后,才舀了一碗給小雞們吃。然后又舀了一碗,自己呼嚕呼嚕地喝下肚。 沈祥喝著稀飯,盤算著下一步的計劃。自己的口糧來之不易,全靠背藥草進鎮換點活錢現買。這幾十只雞的口糧。咋辦呢?如果有閃失,餓死了小雞,那就是作孽啊……思來想去,他決定還是明早把小雞送到鎮上的養雞場。那里條件好,口糧充足,是小雞的福窩子。 第二天清晨,沈祥把小雞們捧進背簍挎上肩,深一腳淺一腳地進了鎮。他走進養雞場,場長吃驚地問他:昨天古秘書專門買了小雞送給你,說是扶貧,只過了一夜,你怎么又送回來了? 沈祥結結巴巴地說:要養雞,得解決口糧哩。我的口糧都沒有解決…… 場長嘆口氣:難為你了。好吧,我們收下,就按照市場收購價把小雞款付給你。 沈祥搖搖頭:我怎能空手套白狼呢?你們把這些小雞伺候好,我就放心了!說著,他放下背簍,轉身就走。 沈祥在鎮上轉悠了一會兒,準備返回村子。這時,他看見古秘書又帶著一位農民,迎面向他走來。沈祥心里一驚:古秘書又要給哪位貧困戶送小雞吧? 古秘書走近沈祥,打著哈哈:我昨天送去的那群小雞,你可要喂養好啊!我再去你那里,還要等著喝雞湯哩…… 沈祥木訥地站著,啞口無言。   +10我喜歡

淪落            汗青     想到肖生這個人,真的很難下筆,他的故事太多,幾乎可以寫一本書. 至于肖生是個什么樣的人,只有從故事中慢慢品味. 我要寫的第一件事,首先是他接班時的糾紛.說到接班,就要提到肖生的父親. 肖生的父親是五八年大招工人而進的廠,后來轉成了國家的正式工人.父親退休,孩子就要接班. 肖生一個哥,兩個姐,一個妹.以肖生母親的意思,讓肖生的大姐接班.肖生的哥哥肖文說閨女將來是人家的人,堅決不同意,并且退一步說讓兄弟接班也沒意見.肖生的母親打了肖文,并逼肖生的父親讓大女兒接班. 肖文受到媳婦的奚落,望望八歲的大兒子,又看看三歲的二兒子,悲憤怒惱,一氣之下,喝了農藥,一命歸天. 肖文媳婦改了嫁,把二兒子給肖文的母親,她卻死活不要,無耐之下留下大兒子,抱著二兒子改了嫁.就這樣一個好好的家庭因為一個母親的主意而破散了. 面對兒子死亡,兒媳改嫁的局面,肖生的父親不得不讓肖生接班.就這樣十六歲的肖生去縣城的國營工廠接了班. 由于先前肖生在家不常外出,人不了解他,后來他一上班,人才知道他不精細. 有一次村里的兩個年輕人去城里碰到肖生,肖生滿面春風地說:“我在廠里上班,不常回家.這次好不容易碰一塊,說什么也要聚聚,如果你們不去,就是看不起我.” 兩個小伙子見肖生態度誠懇,便隨他進了飯店. 肖生大方地點了幾個菜,上了瓶酒,又拿了兩包煙,熱情地招呼著他們. 吃到興處,肖生說:“你們先吃著,我去方便一下.” 村里人左等不來,右等不來,才知受了騙,只好付了錢. 村里人從此知道了肖生原來是個騙人的人. 肖生到了訂婚的年齡,卻找不到媳婦,一是他不精細,二是長得也不受看:他不但黑,且胡須旺相,一臉的絡腮胡,又黑又硬,猶如豬鬃. 肖生的父母沒辦法只好犧牲自己的三女兒與兒子換親. 肖生是三換,所謂三換,就是甲的女兒嫁給乙家,乙家的女兒嫁給丙家,丙家的女兒再嫁給甲家 二十多年以前,房子簡單,婚禮簡單,嫁妝簡單,換親也簡單;但是做為換親方的女孩子犧牲自己的幸福來成全兄弟,這其間的痛苦不簡單 肖生結婚當晚,聽房的人排了一大遛,誰都不敢大聲喘氣,怕驚動了他們. “你我夫妻二人,好比那梁山泊與祝英臺.夫人歇了吧.”肖生對她媳婦說.只聽得撲通一聲,肖生被媳婦一腳踹下床來. 房后的人再也忍禁不住,有人甚至笑得忘了后面蹲著的人,向后一倒退,被絆倒在地上.接著半蹲的人也倒了,由于半蹲的人搬著身邊的人的肩膀,就這樣又倒了幾個. 聽房男人的笑聲,倒地聲,驚到了屋內的人.好久沒聽到肖生和他媳婦的動靜. 夜深了,聽房的人有的不耐煩了,便走了不少.留下來的人終于聽到聲響,先是肖生打媳婦的聲音,接下來是她的哭聲.據他們講,那個女人斷斷續續地幾乎哭到天亮. 我長這么大從沒聽過人家的房事,我始終認為人家兩口子在被窩里熱乎,我們在房前房后傻站著沒什么勁. 第二天吃過早飯,便有人搞笑的男人洋腔洋調地學著肖生的聲音:“你我夫妻二人好比那梁山泊與祝英臺,夫人,歇了吧.“人群中哄地笑了起來. 我始終認為換親是種悲哀,但肖生的媳婦婚后卻也滿足. 我第一次見肖生的媳婦應該有二十年了,只記得她不高,很喜氣,走路矯健,一看在田里就是好手.后來從別人口里知道她叫秋枝. 婆婆是家里的主宰,一切都是她說了算.秋枝只是干活的命,身上連買菜的錢都沒有;但她仍然任勞任怨,在她認為雖然男人不精細,可畢竟有了個女兒;如果將來再有個兒子,那就更有盼頭了. 上天往往喜歡與人開玩笑,肖生雖然不精細,但畢竟有工作.然而一場“下崗風”刮來,肖生也就光榮地回家了.這對秋枝無疑是個不小的打擊. 失了業的肖生無所事事,不知道該干什么,也不知道不該干什么,一天天騎著自行車瞎轉悠.有天發起神經抓了一條蛇裝進兜內,回家又把它放在了做針線活用的一個筐里,這次幾乎把秋枝嚇死. 肖生的侄子也長大了,秋枝一和他說話,肖生就說他倆相好,然后就和母親一起打秋枝. 由于是換親,受了屈也不想回娘家.臉上青一塊紫一塊,想必很疼,但最疼的還是一個女人充滿希望而又破滅的心. 肖生無聊之極,村里人沒有人理他,他便設法給村外的人撒謊.有次有個女人來我村賣豆腐,他讓她明天中午去他家送豆腐,結果他說的名字是假的,人家找不到這個人.當這個女人返回時,肖生卻在半道上截住,并要和她睡覺,嚇的這個女人從此再也沒有賣過豆腐. 秋枝又懷上了孩子,查過之后說是男孩,這讓秋枝看到了希望.她一直盼望自己有個健康聰明的孩子.但是她沒有二胎準生證.無耐之下秋枝去她娘家避難. 當時計劃生育工作人員抓不到秋枝,便去抓肖生的姐姐.肖生的母親怕女兒受嚇,硬逼秋枝留產. “那孩子都八個多月了,留下來哇哇直哭.被他們用針殘忍打死的時候,我的心像被刀子攪來攪去,我不知道那是怎樣的一種滋味.”秋枝回到家見人這樣說.   秋枝以后見人沒有了笑容,過了幾天走了,也不知去了哪里,但是再也沒有回來過. 又是一個家零散了.但肖生還是過著他自己的日子. 過了幾年,肖生的父母相繼死去,女兒又去了外地,肖生竟成了孤家寡人了. 由于肖生不會做飯,只好去扒垃圾掙個小錢,這樣過了一兩年他又去乞討.再后來村里村外死了人,肖生也去坐席,回家時,扛了不少的剩饃剩菜.     +10我喜歡

木頭一進家門,沮喪著臉說,掉了,掉了。  女人問,啥掉了?  木頭說,一千多塊錢掉了。  女人驚訝得像大上午看見了月亮。你?說你多少回,叫你放家,放家,你就不聽,這好了!  女人抹了一下眼淚問,你都跟誰在一塊了?  木頭說,就我和二賴俺倆人。  女人說,早就聽說二賴手不穩當,是不是他給你摸走了?我得去問問他。說完,女人就朝門外走。  木頭一把扯住女人鐵著臉說,你甭瞎咧咧,現在疫情這么厲害,不能出去。  女人開始埋怨木頭,跟你過了一輩子,受了一輩子,年年天熱時能熱死個人,叫你安個空調你就不舍得,你說將就將就過了……你瞧這一千多塊錢不痛不癢的掉得搭不搭?要是扔水里也聽聽響,捐給大家也落個好,這倒好!  女人越想越生氣,拉上被子蒙頭哭起來了。  木頭看著女人哧溜哧溜一個勁的哭,心像揪著似的像難受,語氣軟得像一團棉花糖,那辦了這個沒材料的事了,你說咋弄吧?  女人絮絮叨叨的說,咋弄?咋弄?就是白捐給人家也比這強。  這時,木頭湊近女人提高嗓門說,你說的倒好聽,就你這脾氣我還不知道?我要是真把錢給大伙捐了,恐怕你比這還生氣。     女人忽的坐起來,瞪著木頭說,你去!你去!有本事你去啊!  木頭嘿兒嘿兒一笑說,不去,怕你生氣,怕你作踐。  女人說,你能那樣做,我還真高興呢。  木頭知道女人說這話是在賭氣,就順水推舟的說,我不信你那一套,你給我賭個咒。  女人說,我要是生一點氣,天打五雷轟。 木頭直直的看著女人,越看越覺得女人這時特別好,便情不自禁把女人硬往懷里一攬,真想把她親個夠,女人順勢一掙脫,伸手擰住木頭身上一塊,咬牙切齒的說,去一邊,哪還有這心情。     木頭疼得嬉皮笑臉地哎喲哎喲直叫喚。     正在這當兒,只聽見二賴的兒子春樹在院子里甕聲甕氣的喊,木頭叔在家嗎?俺在家蝸居的難受,想找你抿兩口呢! 木頭沒等春樹邁進屋門檻就迎了出去。你這小子,真是……想喝酒啥時候都中,就現在不行,疫情這么重,你還敢亂跑,染身上病那可比害眼厲害,你快給我回家。 春樹愣神樣瞪著木頭,冷冷一笑說,你以為我是真來找你喝酒的?今天我是來找你算賬的,你做的啥事你自己清楚。 木頭頓時也愣了,想了半天也沒想出來自己辦哪件事得罪春樹了,他還在搜腸刮肚的想著時,春樹就抬腳向前走來,木頭一看春樹連口罩也沒戴便厲聲吼道,有話直說,你離我遠點。 春樹穩住腳步,擰著脖子,拿眼斜楞著木頭哼了一聲說,瞧你那命多主貴,實話告訴你吧,明天我要去告你,你作為村里一名黨員趁和俺爹值班時教俺爹搓麻將,結果讓俺爹輸了好幾百塊錢。 木頭一聽先是哈哈大笑,然后擲地有聲的說,咋?就算我教他了,還能掉頭? 春樹眼一瞪,說,俺娘氣得一直不起床,你得去俺家賠不是。 木頭朝春樹揮揮手說,你先走,你先走,等過了這一陣子咱們再面對面說道說道,現在保命要緊。 木頭的女人咋想也沒想到木頭又弄了這一出戲,戳著木頭的鼻子說,你做這事壞良心不壞?人家罵咱八輩都不解恨。 木頭噗哧笑了,自言自語說,這個二賴,真會賴。 木頭和二賴又在村頭疫情防控卡點上執勤。木頭說,你真會拐彎抹角玩點子,把我害得不輕啊。二賴一臉鬼笑說,還沒這瘟疫害人呢?防不好那可是要命的事啊。     吃晚飯時,村大喇叭里響起了村長的聲音。請大家注意了,這次疫情特別厲害,為了咱村老少爺們的生命安全,咱村的木頭和二賴帶頭捐款買來了消毒液和口罩,明天要逐戶噴灑消毒液,逐人發口罩。           作者簡介:李久文 +10我喜歡


陳靜孝的購物開箱清單潘俊傑的優質產品推薦丁冠傑的優質推薦評比周宇屏的評價心得
陳智超最推薦的好物 林秋燕的優惠好物 撿板栗 (2) (3)蔣玉婷的好康推薦 王俊玲的推薦評比好物 像風一樣生活連啟隆的試用評比54029 吳秉娥的評價心得 不要探討自己,也無須研究別人 (2)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