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攝影師與我~自尊與自卑(1)
2013/02/20 21:33
瀏覽953
迴響0
推薦13
引用0

 

還記得放暑假的前一天,我們組拍照,一對很可愛的新人,老婆嬌俏可人、老公古意老實,純樸可愛的鄉下人。

 

還記得接單時,老婆問起我,最遠可到哪裡拍照?我眉一挑,笑著反問:「你們想去哪裡拍?」老公淡淡的說,他常常跑奮起湖,因為要運送蘭花。誰知老婆瞄了他一眼,咕巄了一句:「怎麼不老實說是在奮起湖跟我在一起的啊…。」

 

我聽了噗吃一笑,「就衝著你們在奮起湖定情的,我就讓你們去奮起湖拍吧!」此言甫出,我清楚看見了老婆那雙眼睛閃亮亮的,老公黝黑的臉龐若隱若現的赧紅,我微了微笑,繼續解釋,「但奮起湖距離我們這邊有些遠,光是車程來回可能就佔了大半天時間,所以你們可能要分兩天拍攝,一天內景、一天外景…。」我盯著眼前這對新人,半開玩笑:「老婆應該沒問題啦,老公…問題會不會比較大?拍照很累的喔!」

 

只見兩人甜蜜蜜的相視了一眼,興高采列的跟我完成了簽單手續。

 

放假的前一天,正是他們拍照的第二天,奮起湖外景。一早我停好了車,拎著包包甫進公司,就明顯感受到新人滿滿的濃情蜜意與浪漫氛圍,公司裡除了新人,還有幾位拿著相機頻頻對著正化妝的老婆側拍湊熱鬧的友人。

 

新人一見到我,便咧開了嘴笑容滿面的朝我打招呼。

 

我從公司門口外習慣的將蘋果日報拿進來,順手放在老公桌上,職業性的social一番,「你們來啦?老婆衣服試了嗎?還ok嗎?有沒有吃早餐啊?」

 

「衣服試好了,有,有吃早餐,妳呢?早餐吃了嗎?」兩人回答的相當熱情。

 

隨著小容妝下了最後一筆,老婆被小蜜領進更衣室換了白紗出來,款款坐下椅子,神態嬌羞的等著早已西裝鼻挺的老公上粉底,一旁的友人相機喀喳喀喳個不停。

 

「朋友們也跟你們去嗎?」我望著攝影組人馬頻頻將攝影器材與相關道具來來回回的搬上了外拍車,朝新娘問。

 

「對,他們都要一起去,自己另外開了一台。」老婆回答我,忙不迭補上最後一句,顯然是誤會我的意思。

 

「跟你們去不成問題,」我笑著解釋,目光盯著老婆,再緩緩的望向個個友人,口吻盡可能的客氣溫和,「但是我有一點要跟你們聲明,攝影師在掌鏡時,你們的拍攝動作千萬要停止,否則不但干擾的攝影師的拍攝過程,還會去影響現場的閃光燈,到時新人的照片我可無法保証會是什麼樣子。」

 

語落,他們個個一臉恍然大悟。

 

隨後新郎官完成了化妝動作,儀表堂堂的朝我們走了過來,跟我一個點頭,寒喧了幾句,緊接著便被攝助領上了車。

 

上車前,笑容可掬的朝我丟下一句:「妳今天心情比較好嗎?」

 

我呆了呆,旋即笑著反問他,「難道我之前心情都不好?」

 

「不…」新郎官眼裡閃過一抹光茫,意味深長,「之前的笑容雖然都很親切,但感覺的出來,妳的心裡並不如妳的笑容那麼燦爛。」

 

外拍車戴走了一干人等,而徒留我咀嚼著新郎官丟給我的這句話。

 

「妳的心裡並不如妳的笑容那麼燦爛」?

 

一個數面之緣的客人,僅管由我全程服務到底,僅管過程親切自然一如相見如故的朋友,但…實際上,所謂的「主客關係」也僅止於「主客關係」,它起始於客人決定消費後,終止於消費結束。

 

充其量也不過是個不熟的「朋友」,說「朋友」還顯的太矯情,往後還不是歸回平行線,互不相甘。

 

這樣的一個關係,這位可愛的新郎官,如何看出我的笑其實…是表面的?內心並不如外表快樂?

 

◇◇◇◆◆◆◇◇◇◆◆◆◇◇◇◆◆◆◇◇◇◆◆◆

約兩個月前,公司新來了一位同事,是攝影師,姓楊,我們尊稱他為楊sir

 

一板一眼的穿著、不茍言笑的態度、心事重重的眼神、若有所思的神情。

 

對於男同事,我所持的態度僅止於公事上的交談、禮貌性的問候,其它並不會過問太多,僅管他有什麼樣驚天動地的過往、可歌可泣的故事,全與我無關。

 

同事不同於朋友,同於一家公司服務,面對的是共同的利益關係,說穿了不就是混一口飯吃嗎?

 

維持淡淡的友好關係,往往是名折保身的重要之道。

 

然而,暑假過後,這位楊sir楊老兄,著實讓我大開了眼界,讓一向心如止水的我,有了想罵人的衝動…!

 

◇◇◇◆◆◆◇◇◇◆◆◆◇◇◇◆◆◆◇◇◇◆◆◆

結束悠長的假期,回到公司上班,面對千篇一律的公事,那是一項很嚴重的「星期一症候群」,一整個懶懶散散,完全提不起勁,絕非一句心情不佳所能形容。

 

但那又如何?為了那份薪水,還不是要整軍待命嗎?

 

只能收了情緒,止住抱怨,做事吧!

 

話說下午,我約了一對客人校稿。

 

底下的可以推出去稍能撐住大局的小珍正在如火如荼的挑款,尚在學習階段的小蜜,基於挑款的疲累,我讓她隨在小珍身側,既能幫忙、又能從中求進步。

 

自然,校稿落在我身上。

 

這對客人拍完照也挑完片了,正處於二校階段。

 

這裡,我先做個說明:所謂校稿就是請客人審視自己的照片,哪邊還需做修改動作,若沒有問題即可送去準備輸出相本。

若有問題,則一再流入一再修片一再校稿範圍之內。

 

基於未使照片越來越畸形,讓客人免於面對親朋好友指明「照片不像本人」的尷尬,再加上我們便於服務,我的校稿原則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盡快將客人真正完成所有服務,然後送走say bye bye

 

正當我將客人接待至校稿區,坐在電腦前,一張一張審視照片、一張一張審視一校留下來的問題時,他們掌鏡的攝影師——楊sir正默默的站在我們身後。

 

這對客人,老實說,是那麼有些小龜毛、小小的吹毛求疵。

 

他們能晃過第一個尚位解決的問題,然後再去產生第二個問題。

 

例如:這張老婆的瀏海不小心被風吹亂了,一根髮絲掉在眉前,老婆要求修掉,並還要維持瀏海平順。

QC人員也照做了,留待二校查看。

今天二校,我指出這一點要求客人審查,客人視而不見,突然指著一校未說到的手臂,天真而無邪的望著我說:「妳會不會覺得我的手臂太粗?可以修瘦一點嗎?」

 

其實這種型態的客人,我接待過太多太多。正當我依照自己的習慣,面不改色、專業依舊的準備解釋這個問題,順便以婉轉的態度告訴客人,她的手臂因角度關係,會有一點弧度實屬正常,若再修瘦一點,按照比例來看會顯得太怪。

 

通常妳只要解釋得宜,客人一定會接受,並會往往覺得妳說的有理,而不再於原點堅持。

 

然而,今天的狀況似乎不容我如此。

 

正當我面對客人一再提出不同疑問,而我笑容滿面、耐性不減準備一一解答時,我們身後的楊大師,竟粗聲粗氣開口了。

 

「好、好、好…全都修了,全都修了,那我請問妳,妳這張、那張、還有那張,腿要不要順便修,手要不要順便修?」

 

這口氣、這態度,極盡強硬而無理,讓我倒抽了一口冷氣,同時也讓新人倆瞠目結舌…。

 

我慌了手腳,放軟了身段,一陣亂七八糟的哈腰道歉後,讓面色不佳、極端難堪的新人倆總算勉為其難接受我的說法和處理態度,算是功德圓滿的送走了客人。

 

然而,卻留下了一堆校稿問題待 校!!

 

我們這位楊老兄,早就在我對著客人又是鞠躬又是道歉的當口,若無其事的回他的工作室去了!

 

我抓著一疊校稿單,怒氣沖沖的走向工作室,卻在半掩的門口,聽到了他老兄正與其他兩位sir的對話!

 

「哼…我最看不起門市了,依照我20年的拍照經歷,什麼是門市?什麼又是攝影師?」楊sir一付鄙視的口吻,「門市只會向客人一付哈巴狗的樣子搖尾乞憐,什麼又是攝影師?我們這些攝影師就是要抱住門市的大腿,極盡諂媚之能事,她們才會施捨好客讓你拍!讓她們看不爽的,你只有等著拍奧客的份!」

 

那付自大自負自以為事的口氣,讓我幾乎斷了理智線,門一推,我冷冷的走進去,冷冷的盯著正在抽煙大放厥詞的楊sir,而對面的廖sir和魔鏡顯的相當無辜、手足無措。

 

「呃…,我肚子好痛,我上廁所先,可能午餐吃壞肚子了…呵呵呵。」廖sir笑的一臉尷尬,首先逃之夭夭。

 

「喔,我肚子也不大舒服,廖ㄟ,等我一下啊。」魔鏡隨後反應過來,連忙跟在廖sir背後追了出去。

 

「請問,我在校稿,你在做什麼?」我冷冰冰的瞪著他,朝他桌上丟下手中那堆校稿單。

 

「我也在校稿啊。」誰知他老兄竟一臉無辜,睜眼說瞎話。

 

「我倒不知道你20年的資歷裡,還包含了豐富校稿經驗!」他那態度讓我咬牙切齒,「我想請問你,若你是客人,看到一間公司裡的職員各口執一詞,你還會信服這間公司的專業嗎?若你是客人,面對這樣子的服務態度,請問你會開心嗎?」

 

「我是在幫妳啊。妳沒見到這一對一直在找妳麻煩嗎?一直在雞蛋裡挑骨頭嗎?」他卻鐵了齒的執迷不悟,在我看來盡是絞辯之詞!

 

「幫我?」我冷笑一聲,環著手臂,冰著口吻,「我拼了命的在使問題縮小,你卻拼了命的在制造問題!我問你,你想修幾次片?想校幾次稿?你讓客人聽誰的?我的?還你的?」我翻了翻白眼,冷哼了一聲,「先生,在我們公司裡,攝影師只需拍好照片,做好修片就可以了,甚至連修片你都可以丟給QC,你可以很幸福的過日子,不必辛苦的抱著我們的大腿,極盡諂媚之能事,告訴你,我也不屑!」

 

語畢,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甩頭便走!

臨走前,餘光裡見到他那更加黯然的神色,我更加鄙視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攝影師與我~自尊與自卑(2)
下一則: ㄚ妳男友呢?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