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南宋牧谿 猿猴捉月
2021/10/30 20:01
瀏覽2,084
迴響2
推薦61
引用0

南宋除易元吉擅畫猿,還有位畫僧牧谿(註1)。

但其畫風隨性自我、不墨守成規,

受後世部分文人批評,而被摒除於正統之外。

像是宋末元初莊肅所撰《畫紀補遺》對其記載、

「...誠非雅玩,僅可僧房道舍,以助清幽耳。」

元代湯垕《畫鑑》又名《古今畫鑑》亦云:

「...近世牧谿僧法,嘗作墨竹,粗惡無古法。」

明代夏文彥《圖繪寶鑑》更承繼莊、湯兩人看法,

直批「誠非雅玩,粗惡無古法。」

董其昌在《畫禪室隨筆》也認同此說。

雖然牧谿在中國美術史上默默無聞也不得好評,

畫風卻很合乎日人喜好「侘寂」(wabisabi)的意趣。

再加上當時中日僧侶交流頻繁,

其作品流入日本甚多,

對室町、安土桃山時代的日本繪畫深具影響,

備受日人尊崇,還被視為日本畫的大恩人。

就連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川端康成也曾滿懷感激地公開讚賞過。

說起、牧谿最初流入日本的作品,

乃是其同門日僧、聖一法師(1208-1280)

於1241年返日時攜回牧谿與其臨別所贈畫作;

就是下圖〈觀音·猿·鶴〉這三幅一套的掛軸。

▼南宋 牧谿〈觀音·猿·鶴〉絹本水墨 日本京都大德寺藏

日本國寶 款識「蜀僧法常謹製」 

此畫直至室町時代一直為足利幕府所藏,

足利義政晚年在京都東山所造山莊,人稱「東山殿」,

專收足利家所藏含中國宋元書畫等古物珍品,

後世稱之為「東山御物」。

據說足利將軍是牧谿狂粉,

▼《御物御畫目錄》的記載也以牧谿作品最多。

▼〈猿圖〉更是中日畫家常臨摹的畫作。

▼局部放大

▼民國 溥心畬摹牧谿〈猿圖〉台北故宮藏 寒玉堂寄存

▼長谷川等伯(1539-1610)〈枯木猿猴圖〉

紙本水墨  日本京都妙心寺龍泉庵藏

重要文化財 京都國立博物館託管

長谷川等伯是安土桃山時代、桃山畫壇四大巨匠之一。

據傳他當時得千利休偏愛,

可隨意進出大德寺拜見牧谿的〈觀音·猿·鶴〉圖,

才得啟發畫下此畫。

掛軸裱褙後方另有墨蹟記載,

這原為前田利長的遺物,本是六曲一双的屏風,

但左側已毀,右側四片改成這兩幅掛軸。

▼海北友松(1533-1615)

〈猿柏圖〉紙本淡彩 美國舊金山亞洲美術館藏

海北友松也是安土桃山時代、桃山畫壇四大巨匠之一。

淺井氏家臣·海北綱親之子,

其父戰死後出家,在此同時也入狩野派習畫,

具武士、僧侶、畫師等多重身份,

後受豊臣秀吉賞識,晚年專事繪畫,創海北派。

相較於國畫,

日本近世繪畫受禪宗東傳和牧谿的影響,

以「猿猴捉月」為題的畫作頗多。

▼南宋 牧谿〈雙猿探月圖〉絹本水墨 福建惠安榕溪園藏

▼長谷川等伯在京都南禪寺金地院的襖絵〈猿猴捉月圖〉

與上圖牧谿所畫猿猴便極為相似。

「猿猴捉月」是源自佛教《摩訶僧祇律》卷七當中的故事。

當時提婆達多以佛陀年邁,逼宮佛陀,企圖分化僧團,自立為新佛。擁護提婆達多的六群比丘,不聽僧眾勸戒,執意為虎作倀。佛陀便說了以下這則故事:

古代波羅奈城,林中有五百獼猴,某日猴王見樹下水井裡有月亮,便召集群猴說:「月亮掉在井裡,我們一起把它撈起掛上天。」

但怎麼撈呢?群猴七嘴八舌商量著。這時猴王又說:「不如這樣,我捉住樹枝,你們捉住我的尾巴,大家互相捉著彼此,就能下井把月亮撈起來!」於是群猴照猴王所說,捉著彼此,一隻隻像接龍一樣,結果樹枝不堪負荷斷裂,群猴落水。這時一直在一旁冷眼旁觀的樹神說了句偈語:

「是等騃榛獸,癡眾共相隨;坐自生苦惱,何能救世間?」

原來這猴王正是提婆達多的前生,撈月落水的就是六群比丘。佛陀以此告誡弟子,驕慢愚癡者,將虛幻不實以為真,不僅讓自己深陷五慾苦海,邪見的追隨者也必受其苦果。因此、後世對追隨邪見受苦者,便以「猿猴捉月」形容之,並引申其意為驕慢者不見己過而失策,只見虛妄、看不清真相。

其他以此為畫題的作品還有以下這些:

▼雪村 亦稱雪村周繼(1492-1589)

〈猿猴捉月圖〉紙本水墨 福岡市美術館藏

室町時代後期、戰國時代畫僧,擅水墨畫。

▼狩野山雪(1590-1651)

〈猿猴圖〉紙本水墨 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江戶初期狩野派絵師,屬京狩野,狩野山樂的繼任者。 

【京狩野&江戶狩野】

隨著京都朝廷、桃山豊臣、江戶德川之間政權的轉移,

自江戶時代後,狩野派分裂成京狩野與江戶狩野。

京狩野由狩野永德傳人、狩野山樂傳予贅婿狩野山雪,

最後傳至山雪之子、永納,可惜除編撰《本朝畫史》外,

永納在繪畫上別無成績,京狩野就此沒落。

江戶狩野則以狩野探幽為中心,在江戶發揚壯大,

後探幽一家三兄弟並發展成鍛冶橋狩野家、木挽町狩野家、中僑狩野家。

▼狩野探幽(守信)(1602-1674)

〈白猿採水月圖〉

江戶初期狩野派絵師,屬江戶狩野。

繼狩野永德後,被當世譽為天才,

是創造江戶時期繪畫基調之人。

▼狩野尚信(1607-1650)

〈猿猴捉月〉六曲一双 右屏風 出光美術館藏

江戶初期狩野派絵師,屬江戶狩野。

狩野探幽大弟,與其兄同為江戶幕府御用絵師。

▼英一蝶(1652-1724)

〈猿猴捉月〉

江戶時代中期(元祿期)絵師,

曾入狩野派拜狩野安信(探幽二弟)為師,

兩年即被逐出師門,原因不明。

以多賀朝湖為名活躍於民間,是狩野派風的町絵師。

與松尾芭蕉交好,47歲因犯罪流放外島十二年,

獲釋重返江戶的後期創作頗受好評。

▼白隱慧鶴(1686-1769)

〈猿猴捉月圖〉紙本水墨 永青文庫藏

江戶時代中期禪僧,臨濟宗中興之祖。

▼小原古邨(1877-1945)又名祥邨、豊邨。

〈猿猴捉月圖〉絹本設色 美國波士頓美術館藏

明治、昭和時代日本畫、版畫家。

【註1】

牧谿(約1210-1291)宋末元初畫僧,俗姓李。

關於牧谿的生平,以現中國已無存、僅剩日本手抄本的元代吳大素《松齋梅譜》記述最為詳盡。全文抄錄如下:

僧法常,蜀人,號牧谿。喜畫龍虎、猿鶴、禽鳥、山水、樹石、人物,不曾設色。多用蔗查草結,又皆隨筆點墨而成,意思簡當,不費粧綴。松竹梅蘭石具形似,荷蘆寫,俱有高致。一日造語傷賈似道,廣捕而避罪於越丘氏家,所作甚多,惟三友帳為之絕品,後世變事釋,圓寂於至元間。

另、現存日本的《佛祖正傳宗派圖》無準師範法脈中記載有「六通 牧溪 法常」。

▼南宋無準師範像(1177-1249)絹本設色 日本京都東福寺藏

有學者研究推測牧谿出家前可能是文人,因造語得罪賈似道,為避罪拜無準師範門下出家為僧。

也有一說、牧谿是宣和年間在長沙出家,南宋理宗、度宗時為臨安(今杭州)長慶寺僧。寶祐四年(1256年)法常住持西湖六通寺,無法無視於權臣當道誤國,咸淳五年(1269年)得罪賈似道,後避禍於紹興丘氏家。直到德祐元年(1275年)賈似道失勢才重新露面,彼時牧谿已年近七十。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圓寂於杭州長相寺。

另、從牧谿畫作中其它禪僧題跋亦可推論,其活躍年代大約是南宋淳熙年間到元代至元年間。現存作品國內收藏甚少,〈寫生蔬果圖〉卷藏於北京故宮,〈花果翎毛圖〉卷藏台北故宮,餘多為日本官方及私人機構藏品,被列為國寶或重要文化財的作品不在少數。

▼南宋牧谿〈叭叭鳥圖〉紙本水墨 日本國立東京博物館藏 

▲〈六柿圖〉傳牧谿筆 紙本水墨 重要文化財 日本京都大德寺龍光院藏 

看了東京國立博物館前副館長、湊信幸的文章才知,牧谿這兩幅知名的靜物水墨畫原是橫卷,畫有六柿、栗跟芙蓉,流入日本後被裁剪成現在這樣的掛軸。

日人對古書畫的保存維護極為用心,只是加工、改裝、添筆的似乎也不少。

▼〈栗圖〉傳牧谿筆 紙本水墨 重要文化財 日本京都大德寺龍光院藏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藝文活動
自訂分類:繪畫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Path Walker
2021/11/10 10:30
偶感

畫僧牧鵒所作為 "禪畫一如" 寫畫的是禪修的意境

意境豈有好惡 粗細 優劣之分?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   佛門外凡夫豈可任斷禪境?

畫僧開日本畫風之先河 功不可沒~ 

證明日本當時之官人文人皆懂得欣賞上乘佳作

其後又影響寺廟文藝雕刻  禪猴無眼耳鼻舌身 (如圖示 日本東照宮)

謝謝好文分享  

中國藝術史確實該為牧谿留個位置才是,

謝謝您的來訪與留言。

微笑

Yiro2021/11/12 14:20回覆
1樓. Charles Lin
2021/11/08 22:33
謝謝,長知識了,以前對牧谿確實不了解。

可能是牧谿跟日人的緣份較深吧。

Yiro2021/11/09 19:3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