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風濕症候群
2011/01/11 02:36
瀏覽9,921
迴響0
推薦46
引用0

氣溫陡降。

上午還露點兒陽光的天空,下午就陰霾起來,灰撲撲的臉,蒙上寒霜,一副生人勿近嚴峻的模樣,飄遊在黑色河湍中的人,只好拉緊衣襟,快速逃離。

寂寞像風濕,不時襲擊人身上每一處骨頭關節,從一處關節跳到另外一處關節,並且像傳染病,從一個身上跳到另外一個身上;很快地,整座城市就淪陷了。

那時年輕的軀體還不能明白,這種像傳染病的風濕怎生厲害,因為不明白就覺得那是一種華麗的敗壞,比巴洛克時期的吸血鬼更甚有吸引力--頹壞的、生艷的、虛空的、酸腐的。現在多少明白了,才發現這種揮之不去的氣息,比等待的滋味更難受。

華麗的衣裳漸漸褪了色,如同年老牆壁上的壁癌破碎剝落,掉了一整地。

罹患寂寞病症的人,最喜歡呼朋引伴。尤其是聚會於燒烤或者火鍋店,彼此的臉被熱氣白煙燻的朦朦朧朧,再把酒言歡,恰恰可以趕走一些骨頭裡的濕氣,笑的大家都覺得好像一家人,然而出了店門,冷風襲襲,眼底又是一片蒼白。

天氣晴朗時,走在街頭,擦肩而過的無非是更多病入膏肓的人。他們拿著手機不停地嘰哩瓜拉,不停地聚眾喧嘩,不停地預約下一個續攤,不停地趕時間,不停地......,馬不停蹄。也許,感情太廉價,不值得珍惜。肉體受慾望驅使,滾出一朵又一朵生豔的火花,等最後一絲光墜滅,繼續爬行在螢幕後面,蠕動著以數碼堆砌的熱浪,嘹喨想像。

如今,年華在髮間眼角踅出不屬於記憶裡有的足音,犯風濕的關節倒常常回憶起年少輕狂。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叨絮
上一則: 缺席的背影
下一則: 十二月桂花,綠意盎然。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