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台北三重鋁板雷雕 新北招牌壓克力雷射切割 新北壓克力貨架雷射切割
2022/12/22 18:29
瀏覽50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世弘所使用的是CO2雷射切割機。適用於切割壓克力,切割速度快,質量好,平板切割様式多變化。

切割的同時材料邊緣,會有類似火焰拋光的效果。

雷射雕刻是運用光的能量來燒熔材料的表面,因此可雕刻出深淺差異,也可利用金屬的特性產生顏色變化。

雷射雕刻可雕刻非金屬材料,像是壓克力、木頭等,也可以雕刻金屬材質,如不繡鋼、鋁、鈦等材料。

如今,隨著科技不斷進步,全球創新電子消費性產品日新月異,不僅外觀炫目多彩,集成的新技術更是層出無窮。電子行業“朝暉夕陰,氣象萬千”的變化給雷射切割製造業帶來了巨大的挑戰。板料、板厚、板的複合形式,甚至板的設計都發生了巨大變化。傳統機械加工方式無法滿足客戶品質要求,常見雷射加工又不能實現量產。這些變化成為線路板行業生產能力發展、升級的瓶頸。
 世弘的專業雷射切割技術無論是加厚的硬板材料或軟硬結合板材料還是軟板材料都能幫您搞定;效率高,其各類板材切割效率大大地超過CNC和衝壓等傳統加工的效率

圖紙內只保留需要切割的實線,其他輔助線段,備註等都必須去掉
零件之間間隔2mm,零件與邊框至少間隔5mm
兩個零件不能有公用線段,兩個零件不能有鑲套
切割小零件需要製作0.3-0.8mm的中斷點,以防止零件掉落後丟失
板材名義厚度和實際厚度有一定偏差,請留意相關資訊
如果除了切割還需要雕、鏤空、折彎、粘結、焊接等工藝,請聯繫客服報價;
      

台北廣告牌雷射切割,台北廣告牌雷射加工,台北金屬雷雕,台北不銹鋼雷雕,台北鋁雷雕,台北鋁板雷雕,台北銅雷雕,台北銅板雷雕,台北陽極鋁雷雕,台北玻璃雷雕,台北壓克力雷雕,台北有色不鏽鋼雷雕,台北金屬雷射雕刻,台北不銹鋼雷射雕刻,台北鋁雷射雕刻,台北鋁板雷射雕刻,台北銅雷射雕刻,台北銅板雷射雕刻,台北陽極鋁雷射雕刻,台北玻璃雷射雕刻,台北壓克力雷射雕刻,台北有色不鏽鋼雷射雕刻,台北三重金屬雷雕,台北三重不銹鋼雷雕,台北三重鋁雷雕,台北三重鋁板雷雕,台北三重銅雷雕,台北三重銅板雷雕,台北三重陽極鋁雷雕,台北三重玻璃雷雕,台北三重壓克力雷雕,台北三重有色不鏽鋼雷雕,台北三重金屬雷射雕刻,台北三重不銹鋼雷射雕刻,台北三重鋁雷射雕刻,台北三重鋁板雷射雕刻

好文賞析

好文01

微信朋友圈的文案 一、從今天起,做一個簡單而幸福的人。不沉溺幻想,不庸人自擾,不浪費時間,不沉迷過去,不畏懼將來。 二、沒有任何事,任何人需要你過了半夜12點還苦想不睡,任何東西都不能以健康做交換,記住,你只能活一輩子。 三、努力去做一個溫暖的人,用真心對世界微笑,用眼淚提醒自己要做的更好,用快樂去迎接每一天的陽光,用自信向世界宣稱你過得很好。 四、在哪里存在,就在哪里綻放。不要因為難過,就忘了散發芬芳。 五、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無論今天發生多么糟糕的事,都不應該感到悲傷。一輩子不長,用心甘情愿的態度,過隨遇而安的生活。 六、不要著急,最好的總會在最不經意的時候出現。那我們要做的就是:懷揣希望去努力,靜待美好的出現。 七、該走的人遲早會走,與其費力勒緊手里的線,不如等風來的時候就放手,我們不能總為不值得的人流太多眼淚。 八、不在任何東西面前失去自我,哪怕是教條,哪怕是別人的目光,哪怕是愛情。 九、遇見了形形色色的人之后,你才知道,原來世界上除了父母不會有人掏心掏肺對你,不會有人無條件完全信任你,也不會有人一直對你好,你早該明白,天會黑、人會變,人生那么長,路那么遠,你只能靠自己,別無他選。 十、時間會告訴我們,簡單的喜歡最長遠,平凡中的陪伴最心安,懂你的人最溫暖。 十一、時間在走,年齡在長。懂得的多了,快樂卻越來越少了。懷念那些年,未來遙遠得沒有形狀,我們單純得沒有煩惱。 十二、人一輩子,你得信這一條:留得住的不需用力,留不住的不需費力。來去隨緣,強求不得。 十三、在漫長的人生里,我們不要害怕未知,不要憂慮過去,微笑著去等待,做最好的你。 十四、習慣了不該習慣的習慣,卻執著著不該執著的執著。有時候,在乎得太多,對自己而言也是一種折磨。 十五、生活會給你糖果,也會給你傷疤,到后來那些傷口褪去軟弱,一定會成為你身上最百毒不侵的地方。 十六、不亂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將來,不念過往。淡然地過著自己的生活,不要轟轟烈烈,只求安安心心。如此,安好。 十七、真正關心你的人,是無事時百般挑剔,有事時抓著你手一聲不吭的,監督你過順境,支撐你過逆境,人生三兩人,足矣。 十八、不要讓未來的你,討厭現在的自己。要努力變成自己喜歡的那個自己,與其祈求生活平淡點,還不如自己強大點。 十九、真正的釋懷,大約不再是開不了口的潸然淚下,而是能講出來的云淡風輕。 二十、我愿能朝著太陽生長,做一個溫暖的人,不卑不亢,清澈生活,喜對花開花落,笑看云卷云舒。 微信很火的朋友圈文案 一、很多的煩惱源于不夠狠心,做什么都要顧及別人的感受,你總顧及別人,那誰來顧及你。 二、生活中的失敗者,無非因為做了兩件事:用自己的嘴干擾別人的生活,靠別人的腦子思考自己的人生。 三、一哄就好的人,活該受盡委屈;一愛就認真的人,活該被傷害。愿你是能披荊斬棘的女英雄,也是被人疼愛的小朋友。 四、煩躁的時候,不要說話不要做決定,自己安靜地待一會。長大了,這些難捱的情緒,你總要學著自己消化掉。 五、越是長大越能明白人生中的各種身不由己,然后又變成身不由己的一部分。 六、人生本來就沒有相欠,別人對你付出,是因為別人喜歡,你對別人付出,是因為自己甘愿。情出自愿,事過無悔。 七、真正令人動心的,是那些并沒有說出口的期待,卻被滿足了的瞬間。 八、只有真正的學會面對自己,訴諸自己,繳械自己,才能夠得以成長,得以騰躍,得以真正的釋放那個被囚禁的自己。 九、女人不要總想著讓自己面面俱到,周全隱忍,如履薄冰的活著,并不會令你更幸福。把自己給活明白了,要有令人念念不忘的風骨,你要讓自己值得。你以為自己委曲求全地愛一個男人,他便會記得你的好么,其實,他只會看見你低下的頭。 十、男人,總是會懷念那些,他們無法把握的女人,而一個處處唯唯諾諾的女人,他們是不會領情的。不作為,就是最大的作為。 十一、當你偶爾發現語言變得無力時,不妨安靜下來,讓沉默替你發聲。——里則林 十二、人這一輩子是短暫的,所以要讓自己健康著、開心著、幸福著,偶爾要醉一回。 十三、心太軟的人快樂是不容易的,別人傷害她或她傷害別人都讓她在心里病一場。——嚴歌苓《陸犯焉識》 十四、一個人如果經歷過很多苦難,是會變得比較堅強,但是卻很難再快樂起來。 十五、多心的人注定活得辛苦,因為太容易被別人的情緒所左右。 十六、人活一世,風雪路途遙,我們只追求一種成功,就是按喜歡的方式過完此生。 十七、人總是像智者一樣勸解別人,像傻子一樣折磨自己。最終,你不得不承認,你仍然是自己的陌生人。 十八、我喜歡人與人之間淡淡地相處,不會太累,也沒有那么多顧及,淡淡的友情就像淡淡的茶香令人沉醉。 微信很現實的朋友圈文案 1.所謂白頭到老,沒什么秘訣,只是在相愛時,存下點感動,在冷戰時,懂一些感恩。 2.寧愿是個悶油瓶,也別向那些根本不在意你的人訴苦。人的感情就像牙齒,掉了就沒了,再裝也是假的。 3.紐扣第一顆就扣錯了,可你扣到最后一顆才發現。有些事一開始就是錯的,可只有到最后才不得不承認。 4.只有等到物是人非之后,人才會懂得懷念;總是在我們最不懂的時候,錯過最真的東西。 5.占據別人回憶的最好方法就是:活得更好!只要從你嘴里講出的事,就不要再抱著它也許不會傳到另一只耳朵的僥幸心理了。 6.等不起的人就不要等了,你的癡情感動不了一個不愛你的人。傷害你的不是對方的絕情,而是你心存幻想的堅持。 7.凡事適可而止,善良過了頭,就缺少心眼,謙讓過了頭,就成了軟弱。如果事事太大度和寬容,別人也不會感激你,反而會變本加厲。過分善良也是一種傻。 8.花時間去認識一兩個知心朋友,比談幾場沒有結果的戀愛要劃算的多。 9.能認識的人不少,能深交的人不多;能陪你笑的人不少,能陪你哭的人不多。真心的朋友,肝膽相照,攜手一生! 10.和誰都別熟得太快,不要以為剛開始話題一致,共同點很多,你們就是相見恨晚的知音。語言很多時候都是假的,一起經歷的才是真的。 11.你以為,人生最糟的事情是錯失了最愛的人;其實,最糟糕的事情卻是,你因為太愛一個人而失去了自己。 12.越親近的人,越不知道底線在哪里。我們肆意開過火的玩笑,揭最深的傷疤,以為這才是真正相愛的證據,卻忘了感情也有一個賬戶,也需要儲蓄。所不同的是,余額歸零的時候并不意味著重新開始,而是永遠結束。 13.每一次的跌倒后重新站起來,都會讓人變得愈發堅強。生活,一半是回憶,一半是繼續。 14.有的人把心都掏給你了,你卻假裝沒看見,因為你不喜歡。有的人把你的心都掏了,你還假裝不疼,因為你愛。 15.時間回不到開始的地方,對于已經錯過的一些東西,或許不用再試著去挽留,錯了就錯了。 16.當你知道了許多真實,虛假的東西,就沒有那么多酸情了,你越來越沉默,越來越不想說。 17.無論你犯了多少錯,或者你進步得有多慢,你都走在了那些不曾嘗試的人的前面。趁年青,趁夢想還在,想去的地方,現在就去。想做的事情,現在就做。青春的逝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了勇敢地熱愛生活的心。 18.人不都是這樣嗎,安慰別人的時候頭頭是道,自己遇上點過不去的坎,立馬無法自拔,道理都懂,只是情緒作祟故事撩人。 >>>更多美文:文案朋友圈

好文02

文|張桂輝(廈門) 余味綿綿“廬山戀”          雖然《流浪地球》的特效、制作、發行都超了《廬山戀》。但廬山戀最打動人的是對人性的尊重、認可和解放。這才是能在電影史上寫下一筆的核心價值。 ”近日,讀了網上《流浪地球呼聲那么高,讓老夫想起了廬山戀》中的這段話,情不自禁的喚起我對“廬山戀”的回憶、回味、回想。        邂逅“廬山戀”         廬山,一座歷史悠久、享譽世界的文化名山。幾千年來,無數名人大家揮動如椽之筆,留下浩如煙海的、贊譽有加的精彩詩篇、千古佳句。當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的腳步聲款款而來時,一部以廬山為“舞臺”的電影,橫空出世、閃亮登場,創造了一系列中國電影史上的紀錄。從此,廬山便與這部電影——《廬山戀》——交融在一起、擁抱在一起......《廬山戀》,不是詩篇,勝似詩篇;《廬山戀》,有情有愛,常看常新。自它公映以來,我看過許多次。每次觀看,都有一種沖動、一股回味。當年,《廬山戀》開機時,我在臨近如琴湖的廬山人民武裝部服役。一天,因為有事,前往花徑。當路過如琴湖畔時,發現集結著一小群人。原來,是上影廠《廬山戀》劇組在這里拍攝周筠(張瑜飾演)與耿樺(郭凱敏飾演)第二次巧遇的鏡頭。好在事情不急,從來不曾見過拍攝電影的我,便躋身人群,混跡其中,雖然只能遠距離“偷窺”,且時斷時續、若隱若現,但也算有幸與《廬山戀》邂逅了。    由中國著名電影編劇畢必成先生創作的電影文學劇本《廬山戀》,講述的是一位僑居美國的前國民黨將軍之女——周筠——回到祖國廬山游覽觀光,與中共高干子弟——耿華——巧遇,兩人一見鐘情,撞出愛情火花的故事。劇本定稿后,1979年8月,上海電影制片廠慧眼識珠,以“敢吃螃蟹”的精神和勇氣,決定由黃祖模任導演,張瑜、郭凱敏任主角,拍攝這部“情景交融”的故事片。1980年7月12日,《廬山戀》在廬山舉行首映式,9月1日,在全國公映。   《廬山戀》巧妙的、自然的以花徑、仙人洞、含鄱口、蘆林湖、望江亭、月照松林、白鹿洞書院等十多處廬山主要景點為背景,由情帶景,因景生情,讓觀眾在感受愛情熾熱溫度的同時,欣賞廬山奇秀美景。從首映之日起,《廬山戀》長年不間斷在同一家電影院重復放映。后來,有各部門干脆把“東谷電影院”改名為“廬山戀電影院”。2002年底,廬山風景管理處,收到世界吉尼斯紀錄英國總部發來的證書,正式授予影片《廬山戀》:“世界上在同一影院連續放映時間最長的電影”吉尼斯世界紀錄稱號。2018年8月18日,《廬山戀》被評為改革開放40周年中國十大優秀愛情電影。    《廬山戀》之所以獲得成功與殊榮,得益于兩大“突破”。    其一,表現題材上的突破。《廬山戀》雖是一部純潔愛情故事片,但因男女主角的特殊身份,在改革開放序幕剛剛拉開,思想解放運動剛剛啟動的當年,難免觸及一些人的敏感神經——涉及國共關系敏感話題。于是,有人質疑:“海峽兩岸還沒有‘三通’,你們就已經‘通婚’了?”的確,影片中過去看來是勢不兩立的兩個年輕人,不但擦出愛情火花,而且有情人終成眷屬。看似匪夷所思,其實天分有緣——連接他們的愛情紐帶,是雙方對祖國的熱愛,對振興中華的共同理想。五年前,周筠第一次回國觀光,在廬山南麓白鹿洞書院前貫道溪枕流橋上,用一次成像相機拍攝枕流石時,按下快門的瞬間,毫不知情的耿樺闖進鏡頭,埋下愛情伏筆。彼時,耿樺的父親耿烽遭受迫害、尚未“解放”,他陪重病纏身的母親來廬山養病。即便在這等際遇中,耿樺仍對祖國、對未來充滿信心。他坐在枕流石上,心無旁騖、刻苦攻讀的形象,打動周筠的芳心,兩人因此一見鐘情、墜入愛河……    其二,表現形式上的突破。《廬山戀》所展示的戀愛情節也是大膽而美妙的——除了男女主角帥氣、漂亮的形象,裙子等時髦的服裝,以及擁抱、親吻等動作,都是那個年代青年人既無限向往,又不敢逾越的。影片中,兩人那場著名的吻戲,被譽為“中國銀幕第一吻”。根據導演的設計,周筠飛快地在耿樺臉頰上親了一下,兩人的臉馬上變得通紅起來。這在現今看來,平常得如同握手的親吻戲,在當年時代背景下,卻是驚世駭俗、超越浪漫的。直到今天,很多人一提起《廬山戀》,都會不由自主、不無興奮地說,這是新中國第一部有“吻戲”的電影。其實,不過是周筠在耿樺臉頰上輕輕的一“啄”,可就是這蜻蜓點水似的一吻,也震驚了當時億萬中國觀眾。    《廬山戀》,寄托了一代人的愛情向往與情懷,既是一個時代不可多得、永不褪色的“愛情啟蒙”,更是中國電影史上一個匠心獨具、手法高超的“藝術傳奇”。幾十年來,但凡到廬山觀光的游客,大都不忘走進“廬山戀電影院”,領略別人的《廬山戀》,重溫自己的“戀愛史”。我也因為當年有幸在如琴湖畔邂逅“廬山戀”而回味綿綿。               演繹“廬山戀”        戊戌之夏的一天,正在廬山探親的我,晚飯后從柏樹路往東谷中路漫步,返回路過“老別墅故事”景點時,適逢室外播放《廬山戀》,不由自主的停下腳步。屏幕上出現周筠與耿樺在含鄱口前的鏡頭:耿樺架起相機,準備為周筠拍照,周筠突然把耿樺叫了過去……之后,兩人坐在花紅草綠的地上開懷交談。周筠笑著對耿樺說:“上次是你闖進我的鏡頭,這次是我把你拉進鏡頭……”,影片中,男女主角,青春猶存,激情依舊。反觀自己,鉛華褪盡,青絲染雪,不由得感慨萬千,并情不自禁地想起當年演繹的、屬于我自己的“廬山戀”。    1974年底,我從福建入伍,來到九江服役。兩年半后,提干任命前,九江軍分區干部科長專程來到連隊,代表組織向我提出希望與要求。最后一點是:不滿25周歲,不得談戀愛。我視同“圣旨”,不越“雷池”。一年多后,我從九江軍分區教導隊書記(排級軍官)任上,調至廬山人民武裝部任干事。當年底,奉命與軍事科李科長一道,前往廬山西鹿向陽公社(今九江市濂溪區賽陽鎮),開展民兵冬訓。已年滿25周歲的我,與在該公社做婦女工作兼播音員的廬山知青陳美玲不期而遇,拉開了我們“廬山戀”的序幕。    秀甲天下的廬山,山高林密,植被茂盛,如同一所天然大氧吧,空氣中的“負氧離子”含量很高,且空氣長年就像過濾過一般。廬山的水質,同樣很好,經九江水質檢測中心嚴格評審,廬山的自來水p h值等物質含量,符合飲用天然水特性指標,達到直飲水標準。好山好水好養顏。小陳生在廬山,長在廬山,皮膚細膩,白里透紅。有人是“三杯美酒穿心過,兩朵桃花上臉來”,而她呢,“無需美酒穿心過,也有桃花上腮來”,加上兩只烏溜溜的大眼睛,不說秀色可餐,卻也頗有風采。    通過一段時間接觸,朦朦朧朧中,感覺她有點與眾不同——不愛裝扮、為人樸實,沒有嬌氣,不恭維人。我和李科長、小陳與另一位女知青,都住在離公社僅幾百米的向陽大隊。我為大隊出板報,別人都說夸好,可她卻只眼觀不評價。那時,大隊沒有自來水,到公社食堂用餐后,她經常拎一桶水回住地,既不叫苦,更不喊累。“這樣的女孩,真讓我陶醉。”于是,我沒有“火力偵察”——多大年紀、有無對象,直接“發起進攻”——偶爾幫她拎水,主動借書給她。    1979年春節前夕,從軍滿4年的我,經過批準,準備第一次回閩探親。我借機把這一消息透露給小陳。次日,她把一只信封交給我。這是她第一次給我“信”。我心想,莫非是“情書”。可是,當我急切切打開之后,但見里面一張空白信箋包著10多張5市斤的“全國糧票”。在計劃經濟年代,糧票好比緊俏品——買米買面買饅頭,都離不開它。尤其是農村,“全國糧票”比“地方糧票”更為緊俏、更受歡迎。從未見過這么多糧票的母親,打破砂鍋問到底。我只好如實交代。母親聽罷,高興地說:你遇到一個很善良、很有心的好姑娘……    過完大年,正月初二,我帶上一個那時頗為時髦的樟木箱,外加一些土特產品,陪同先是被國民黨抓了壯丁,后來參加解放軍的父親,前往上海他闊別幾十年的老家——浦南重鎮朱涇——探親去了。一個周末,在復旦大學任教的堂兄,得知我尚未成親后,熱情有加,振振有詞地對我說:你父親年近七旬,沒機會回上海生活了,你都應該在上海找個對象,以便將來轉業回上海安家落戶、傳宗接代……。   堂兄的話,不無道理。可是,想起小陳送我的糧票,以及母親對她的評價,渾身上下似有一股暖流在涌動,那些糧票幻化成 “定情物”,不時出現在我的眼前。這天晚上,我失眠了。第二天,擔心堂兄再次發起“攻心戰”,我決定獨自一人提前歸隊。回到廬山人武部后不久,收到堂兄的來信,至今還記得,其中一句是:“敗北不歸死不回”。我置之不理,他說他的大道理,我談我的廬山戀。    我們的戀愛過程,不要說接吻擁抱,就連合影也不曾有過。經組織批準,1981年春節,我們結為夫妻。從那時起,一路走來,雖不如《廬山戀》浪漫,卻也幸福美滿、充滿陽光。               得益“廬山戀”        光陰荏苒,歲月如梭。演繹我的《廬山戀》至今,一晃四十年過去了,從廬山到九江,從部隊到地方,從江西到福建,小陳真心真意陪伴我、無怨無悔幫襯我。雖然,我們有時也會磕磕碰碰、爭爭吵吵,但彼此之間一向相互信任、相互體貼。“憶昔相逢俱少年,兩情未許誰最先。”如今,老之已至、青春不再的我們,偶爾回憶起當年那種只有思念、沒有浪漫的戀愛,心里依然熱乎乎、甜滋滋的。       有句成語叫“得益匪淺”。回首往事,因為有了“廬山戀”,此生可謂得益多。俗話說,“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但凡軍人,在任何一個地方服役,身份不論是官是兵,時間不論是長是短,總有解甲歸田的一天。其中絕大多數人一旦離去,除了戰友聚會之類,很少重返部隊駐地,有的甚至一輩子也不再回訪過。而我,因為成了“廬山女婿”,不但有機會常回廬山,而且有條件親近廬山。常言道,日久生情。對人如此,對山亦然。廬山之對于我,不是“第二故鄉”,勝似“第二故鄉”。與廬山接觸多了,既有一種特殊感情,更有一些特別感悟。幾十年來,廬山所有景點,我都盡情游歷過。其中,多數光顧過N次。即便是位于含鄱口西太乙峰下、廬山山南登山古道旁的太乙將軍村,村內石徑縱橫,樓閣掩映,蔣介石、嚴重、陳誠等人的十幾幢風格各異、取名雅致、色彩調和的別墅,彼此呼應,相映成趣。但因路程較遠、交通不便,不要說來去匆匆的游客,就連時光悠悠的廬山居民,很多人也不曾前往,而我卻去過兩回,第一次,往返坐纜車;第二次,來去靠走路。感慨多多,收獲多多。先后寫下《踏訪廬山太乙村》《太乙將軍村追昔》,分別在香港《大公報》《文匯報》副刊發表。    “一山飛峙大江邊,躍上蔥蘢四百旋。”這是毛澤東主席當年從北山公路上廬山的“文學印象”。據《江西公路史》等史料記載,千百年來,歷代上廬山者,都從小徑攀登。清光緒年間,從蓮花洞至剪刀峽之間,修筑了一條共有1116級石階的山道,成為上廬山的主要道路。1926至1948年,蔣介石先后18次上廬山,多經此路由八名轎夫輪流把他抬上山。轎子坐多了,他有些感慨,稱贊這些轎夫為好漢。于是,這條路便被當地百姓稱為“好漢坡”。 民國時期,國民政府擬建一條直達廬山牯嶺的登山公路,先后勘測了7次,據說還請來德國設計師助力。但因多種原因,最終有花無果。1952年冬,北山公路開工修建,在沒有任何施工機械的情況下,全體筑路員工,斗酷暑,戰嚴寒,夜以繼日,挑燈奮戰,于1953年8月1日如期通車;1970 年10月,廬山南山登山公路正式開工,1971年7月5日竣工通車。    在沒有登山公路之前,“好漢坡”是上廬山最便捷的一條小道。因此,歷代名人都從這里登廬山。我不是名人,但也從“好漢坡”上走過。一年夏日,小陳還在廬山工作,為了在廬山多住一夜,周一一大早,年輕的我從“好漢坡”小跑著下山,全程耗時僅四十分鐘左右。當時沒有任何不適。次日開始,腿腳生疼。那時尚無“坐便器”,如廁下蹲,十分困難。這才體會到“上山容易下山難”。還有一年,春節前夕大雪封山,南北公路停運。我陪小陳上山與家人團聚,背著點食品,從“好漢坡”踏雪而上,雖然累得氣喘吁吁,卻也別有一番情趣。    除了“好漢坡”,還另有兩條羊腸小道可上山,很多游客可能不曾耳聞,更沒走過,我都特意走過。其中一條,在廬山之西,從仙人洞下行,經過大天池、二級電站,到達廬山西鹿賽陽鎮、東林寺。另外一條在廬山東南,從含鄱口下行,經太乙村,可達星子縣(今廬山市)。比較起來,此路更難走些,但卻是星子一些漁民挑魚上山售賣的“捷徑”。比比漁民可以負重登山,徒步旅游何難之有。況且,曲徑通幽,單是小路沿途,也別有誘人風光。    都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個偉大的女人。”我說,任何一個男人,要想有所作為,都離不開妻子無私的、有力的“后勤保障”。“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兵家如此,居家亦然;作戰如此,生活亦然。后勤保障工作搞好了,男人才能有滋有味享受生活、無憂無慮打拼事業。幾十年來,得益于小陳強有力的后勤保障,我才能把幾乎所有的業余時間和精力都投入到寫作上。這不,為了充實本書內容,戊戌之夏,她陪同我步行到小天池、觀云亭等幾個景點“溫故知新”,回味我們漸行漸遠、余味綿綿的“廬山戀”。 +10我喜歡

好文03

作者簡介:麥拉,湖南懷化人,高中教師。喜歡讀書,獨行,寫作。散文居多,也寫古體詩詞,短篇小說,現代詩歌。                                               對于鐵山村的人來說,自生下來,抬頭看天起,就認識那座堵在東南邊最高的山峰——太婆山。舉首是它,晴雨表是它。它也是孩子們心里最不可企及的遙望。鐵山人的一生中,并沒有多少人能夠真正有機會翻越這座高峰。而在通高速前,太婆山的木古界,上十五里、下十五里的青石板古驛道又是他們通往江口、塘灣的唯一途徑,因此里,太婆山就成了橫亙在鐵山人面前的太行山。直到翻過小溪才知道,太婆山就像一座巨型碉堡,頂與天齊的雪峰山脊線,仿佛是連接碉樓兩邊的長長鐵鏈。鐵鏈之下,還有白巖云、尖峰垴、老栗山、對坎巖等等莽莽蒼蒼的系列峰巒。       1989年,一個叫劉老三的隆回人拿著個木盆從鄉政府到上莊,開始在這段溪里翻沙子。他原本是個泥水匠,偏偏不安分,在鐵山找了一位姓蔣的姑娘結婚后,便拿著個金盆一天到晚泡在溪水里。一番淘洗,他竟然翻出了一些驚喜:這條溪里竟然淘出了一些沙金。在上莊的一個蓄水壩里,在一塊石頭的裂縫邊緣,就刮出來20多克。這一下引來了細伢子、松柏等好些人。松柏一次也得過17克。從那開始,他們沿溪上溯,順藤摸瓜般地,追了二十幾里,便追蹤到了雪峰林場下的白巖云,成為最早進山的一批人。       在白巖云莽莽蒼蒼的山林里,他們發現了不知哪朝哪代開采過的礦洞,碾磨,碾刀,爛碗等,于是,發現新大陸似的,欣然地在這里安營扎寨。       兩擔竹箕,幾把鋤頭,他們在金牛山的老洞子里打起了荒沙。那一年,山上下來的黃金交易價是每克30元,他們每天可以打到四、五十元的樣子。       大約四個月后,茶山坪有十幾個人最先得知了劉老三出貨的消息,一伙人帶著柴油機等大家伙也奔金牛山而去。        一時間,鄉里便傳開了:白巖云出金子了!       群情激動,于是,一伙又一伙的人上了山。他們沿著老洞往里探,越探越深。       到91年下半年,三十幾個從東北淘金回來的隆回人,聞訊也上了白巖云。        白巖云、寶山、尖峰垴、金牛山以及太婆山和木古界,差不多形成了一條斜斜的、直線距離長達五里的山脈帶。這伙專業淘金人反復考察、探尋,發現這也是一條林場脈帶高、木古界脈帶低并且金子成色好的金礦帶。山巒附近,或疏或密,到處都是金脈。       于是,開林山,鑿新洞,搭棚子……       濃貨接二連三地出,十里八鄉的人都急紅了眼。       鐵山村的人,鐵山鄉的人,鐵山外的人,隆回的人,一伙又一伙,一批又一批,蜂擁而至。鐵山更是家家戶戶有金盆,人人手里有金鋤。一場長達二十年的波瀾壯闊的淘金“運動”,由此拉開序幕。       從此,那一帶,便叫成了“金子山”。               最先成規模開采的還是這伙從東北回來的隆回人。他們怕自己是外地人,站不住腳,邀請了小溪村的舒德根入了伙,聘任他為“廠長”——什么都不用做,只負責“治安”管理,占股50%。運氣好的時候,一個洞子他就可以分到幾十萬。       鐵山人起初沒有經驗,打碎的石頭沒看到成坨的金子就都倒掉了。常良也一樣,第一次與人合伙開了一個新洞。那段時間,成天地下雨,下個沒完沒了。在山上的人,每天都是一身水,一身泥。可常良的洞子,一車一車的碎石倒出去,也沒見到一塊金子。大家都有點泄氣。一天晚上,常良正坐在洞子口發愁,猛然看見一塊石頭在黑夜里閃閃發光,他急忙撿起,搗碎……那塊石頭竟得了400多克。大家這才恍然,洞子已經出貨了!隆回人也過來告訴他們:這些石頭都是寶貝,碎石要收集起來充分利用。       洞子沿著金礦的脈帶往里挖。挖出的泥砂、爆炸出的碎石,一擔一擔地挑出來,倒進粉碎機里。粉碎機下面裝有一口大鍋,粉碎的砂石順著管道流進鍋子,鍋里放了汞水。汞的比重為每立方厘米13.6克,比砂石大很多,而黃金的比重為19.2,又比汞大。鍋子下面接了一塊約2米的長方形金床,斜搭到地面。金床上面橫著密密的條形凹槽。比砂石重的黃金沉入鍋底,砂石隨著水流從金床流下,流過凹槽,滑落到地面,而碎金就留在了凹槽里。金床底下還有一道工序——一塊汞板鋪在地上,接過從金床流下來的水砂,還有一些更碎的漏網之“魚”,就會粘在汞板上。這樣,最大限度地留住了黃金。但,這還只是第一步。       從汞板上流下的碎砂,有時還會含有30%的肉眼看不見的碎金,淘金人當然不會放過——第二步就是打尾砂。工地上挖有一個大池子,池水里放有氰化鉀。從汞板上收集的砂石都倒進池子里去氰化。一般來說,一百噸砂石配比10克左右的氰化鉀。極細的碎金在氰化物   溶液中逐漸溶解,與礦石分離,浸出,大概又重新聚集成粒吧。       鐵山人學得很快,沒多久,每個洞子都進入了“機械化時代”。       小伍15歲就跟著父親上了山。他記得那時山上到處是人,到處是洞,到處炮聲隆隆。每天四五點鐘起來,他便怯怯地跟著大人去洞子前挑土,三毛錢一百斤計費。八九點鐘的樣子,大人們將洞里挖出來的巖石,挑到碾磨機上打碎,篩過,放入洗金池里。看著銀色的汞珠晶瑩透亮,粘著金粉、金粒滾來滾去,然后大人們撥弄掉汞水,撿出黃金,他只覺得無比神奇。              93年,金子山進入鼎盛時期。山上開出三、四百個洞子,人數最多的時候達到一萬多人。到處人山人海,到處臭氣熏天。一萬多人的拉撒都在這草叢中、洞子邊。風一吹,全是屎尿味。一直到97年,成群的女人也上了山,不能打炮開洞,她們就在山上開起了餐館。這時,山上人才開始挖坑搭茅廁。       山連山,洞連洞,十幾個山頭,四通八達,縱橫交錯。從這座山峰入洞,七拐八彎,出洞時,已經在幾個山頭之外了。那構造,遠比北方的“地道戰”復雜。       一時間,如火如荼的淘金,催生出一批批山上的時髦行業:飯店、賭場、錄像廳、桌球室、歌舞廳,幾乎應有盡有。三、四十家飯店的生意異常火爆;當時國家干部的工資才一兩百的時候,山上的錄像廳,門票賣到了五塊一張;錢燒得發慌的時候,有錢人還從安江叫“小姐”上山服務……自然,也造就了一批批的就業崗位,拉動了行業鏈條的繁榮與發展:賣菜的,挑腳的,打造金盆金鋤的,公開倒賣雷管炸藥的,各種器具、機械的制造與維修,金子的熔煉與銷售等等,鐵山人頓時走到了時代的前列。       每到晚上,金子山一片金光四射,數里外都看得見深林處的燈火輝煌。當時,人稱金子山為“小上海”,“小臺灣”。       有錢的開洞;錢少的合伙打洞;一分錢都沒有的,上山幫人打工。開洞,放炮,挑土,碾石砂,洗金子……金子山上一片興旺繁榮。       出貨最多的洞子,二十來天就有兩三百斤。曾經,槐樹腳的“書生”,就有一個洞子得過兩百多斤。一般的洞子,一條脈帶也能出個二、三十斤。當然,也有很多洞子沒有貨。                  最先發財的一批人,就成了財主、洞主——雇傭一批人開洞,放炮,挖土,自己不干活,只守著出貨。貨多了就下山去交易。出濃貨的時候,大洞主就會請來專業保鏢鎮守洞門。 手里有錢了,最大的娛樂就是賭博。大洞大賭,小工小賭。        山上賭,山下賭;棚子里賭,飯館里賭;鐵山賭,安江賭;買馬,翻金花,押“逼癡”(方言“bi chi”——比色子大小,一把定輸贏)……那些年,遍地是賭場,人人“押逼癡”。基本上,洞子里有股份的,都在押。有些洞主,請隆回人上班,自己不管事,昏天黑地地押。等出貨了,隆回人便趁機將貨卷得干干凈凈。有些洞子,出貨了,賣錢了,錢都不需分,人人心甘情愿地在分錢名單上簽完字,然后圍團坐下。領頭人將一副字牌握在手里,然后開始“扳胞子”(對子)。誰贏了,這袋錢就歸誰。       那些年,號稱“賭神”的一大層。錢多的人,聚集在安江、懷化,開房設賭。石把把的妹夫,號稱“懷化第一賭神”,賭出了鐵山,賭出了懷化,賭到了澳門。賭出名氣后,安江的,懷化的,當官的,經商的,有空就悄悄地齊聚鐵山。鐵山的賭場遍布角角落落。紅火的時候,一天的輸贏就上百萬。       山上剛開始豪賭的時候,得了錢的人聚在棚子里,滿桌子的百元大鈔,堆得如山一樣高。窮鄉僻壤的人哪里見過這樣的陣勢?輸的人急紅了眼,看的人妒紅了眼。那些沒錢打洞入股、甚至沒錢買金盆的年輕人,徒生羨慕嫉妒恨。于是,有人偷,有人搶。       姚彬自小沒娘,爺倆相依為命,家徒四壁,連飯都吃不飽。打小他就調皮搗蛋,但卻聰明有主意。長到16歲的時候,看到那些同樣沒錢打洞的人都在溪里淘沙子。姚彬便撿得人家丟棄的一個金盆也去溪里翻找。盆很粗糙,縫隙大得可以插根筷子。有人就笑他:“你這破盆也能淘到金子?”        的確,撮一盆沙石,沙子都漏掉了。        當天,姚彬便扛著個破盆上了山。        到了金子山上,他專找隆回人去。東轉西瞧,找到一個洞子前,有個隆回人在挖碎石,腳下正好擺著一個椿木做的精致金盆。姚彬把粗盆丟到地上:“哎,我拿這個盆跟你換!”      做金盆最好的材料是柏樹和椿木,別的材料做的,金子在盆里到處滑走,極易丟失。只有柏樹和椿木做的金盆,最能留住金子。況且隆回佬的盆子做得又光滑又精細,幾乎看不見縫隙。鐵山是買不到的這樣的好盆的。       隆回人怕鐵山人。在山上,大家都急紅了眼,個個要金子不要命似的,山上不知出了多少事。他們知道本土人不敢惹,只好低聲下氣地求饒:“我也是上有老下有小,來這里找點錢不容易,靠著這盆吃飯呢。”       “你換不換?不換我就拿盆砸死你!”        “好好好,你拿去!”        從隆回佬手里搶到了金盆,路過一個沒人守的棚子,棚子都是用水竹織成的籬墻,姚彬用手撥開一條縫,從籬笆邊的翻斗車里抓起一把泥沙揣進口袋,又順走了靠在竹籬邊的金鋤,才歡喜地挑著金盆下山去。        沙子一出手,就得了三百多塊錢,對于一個風雨飄搖的破屋出來的少年,300元算得上一筆橫財了。       錢一到手,就邀一群狐朋狗友到鐵山的餐館里酒肉一頓。花完了,才提著一塊肉給常年少見油鹽的父親送回家去.              貨出多了,山上的打砸搶,也成了家常便飯。因為勢有強弱,鄉有遠近,山上形成了一條不成文的山規:打得贏的就是老大!金牛山,隆回人先開了一個洞子,從東南方向往金礦目標處挖,鐵山村的順國從隆回人的西南方向也開了一個洞,都往一個目標奔去。上下兩個洞子拼命搶挖,快挖通的時候,脈帶越來越明顯。順國便讓隆回佬滾回去。眼見著礦帶又粗又亮,就要出貨,隆回佬自然不肯,兩個洞子就先打了起來。順國舉起金鋤,朝隆回老板頭上砸下去,隆回人頓時昏死在地。       所以洞里出濃貨,遠鄉的老板愿意散財,請本地人幫忙,也不想白白被搶。就連本地人,力單勢弱的,也會請人保護,或者送給大佬們干股。于是,收保護費的,搶貨專業戶,就都有了市場。       安江幫、楊家幫,菜刀幫、斧頭幫等等幫會便應運而生,幾十伙人常年在山上轉悠。哪個洞子出貨了,就要求入干股;誰家出貨多,誰家勢力弱,就去搶誰的。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村里的老人,經常見到這樣的場景:一隊人馬,扛著砍刀,東洋刀,大斧頭,甚至鋼釬,雄赳赳、氣昂昂地從大路上經過。那些沒錢開洞、沒錢入股又不愿意出力干活的,便用大刀斧頭和不要命的精神來武裝自己。搶,自然是最輕松也最威風的事情。就像當年的上海灘,上海灘的青幫斧頭幫,威風八面,誰會認為搶劫是恥辱呢,不是很英雄嗎?     水口山村的付老二,家里人口多,生活頗困難。一個老實巴交的孩子,也被欲望撐大了膽,成天扛著一把東洋刀,跟在大刀斧頭幫的后面,混過一段時間的山。        94年的時候,姚凡和開餐館的楊林在尖峰垴上共開了一個洞。洞子出貨一般,每天大概兩千塊的純收入,可這些爛仔幫派卻每天索要四、五千。他們實在招架不住,就以五萬的價格將洞子轉賣給了常良和細伢子。常良知道自己是奈何不了這些幫會的,便給順國兄弟入了干股。       入冬的一天,排名第一的楊家幫又上山來了。鄭西平帶著兩個武警伙同一幫       爛仔簇擁著幫主來到常良的洞子,見面就問:       “老同學,我們都靠著這洞子吃飯,該給的可別少我的啊!”說完伸出一只要錢的手。        常良不知道怎么回答,走進棚子里去告訴正在打牌的細伢子。山上很冷,幾個人圍著火  堆坐著。細伢子頭都沒抬,一邊出牌一邊說:“別理睬他!”        常良和建華很擔心:“他們在外面等著我們呢。”        細伢子順手把常良拉到火堆邊坐下:“叫你別理就別理!”        順國剛從山下上來,聽說鄭西平帶人來打劫了,鉆進旁邊的飯店,抄起兩把菜刀揣進棉衣里。        走到棚子跟前,看見一伙人站在外面,個個冷得瑟瑟縮縮,斧頭幫幫主正搓著雙手焦急地在棚子外打轉。順國上前大喊一聲:“誰問老子要錢?”話音未落,掏出菜刀,“唰”地一刀,砍在斧頭幫幫主的右肩。血水立馬透過棉衣,染紅了他的胸前。常良、建華、細伢子等人聞聲出來幫忙。鄭西平怒火中燒:“問你要錢你不給,還喊人打架?”一個手勢,十幾把片刀跟著鄭西平直朝常良身上招呼過來。好在片刀砍不進棉衣里,順國兄弟的菜刀卻是左右揮舞,好一頓亂砍。別的洞子聞訊,也都大快人心似的過來助陣,混戰成一團。一會兒,地上砍倒了一片,喊聲、哭聲亂成一鍋粥。倒在地上的,兩三寸深的口子上、衣服上,血肉模糊,熱氣騰騰的鮮血染紅了地上新翻的黃土和倒伏的衰草。張柏林的額頭被兩啤酒瓶砸出一個大坑,頓時血流如注。兩個武警見勢不妙,早就跑得無影無蹤。山上大獲全勝,斧頭幫的只逃脫一個,躲在山洞外的草叢里不敢出聲。大家全體出去搜尋,搜到他跟前,他右手握著一根雷管,左手拿著打火機,抖抖索索地威脅道:“你們別過來,誰敢上來我就點燃,大家同歸于盡!”       斧頭幫集體被打趴,常良的膽子也壯了起來:       “有種的你點,你點!”邊說邊往前湊。        那人慫了,丟下雷管,癱坐在地,任人擒住。       鄉政府、林場都在山上設有指揮部。指揮部其實也沒做什么。開新洞的,先給指揮部交錢,一個新洞5000元。出貨后指揮部入干股,至少給兩股。后來環保局、林業局也都紛紛上山,基本就是拿著文件換金子。       這次出事,鄉政府怕事情鬧大,動員全鄉民兵和派出所干警上山,封鎖了各村出口,將十幾個重傷人員送往醫院,押著“活捉”的下了山。       其實,山上打架斗毆經常發生。鄉政府的治安隊,一般不出面。洞子打贏了,他們就出來收拾殘局;打輸了,他們就躲起收幫會的孝敬錢。人人心知肚明,這些亂幫爛仔,實際上都是指揮部暗養的鷹犬。       總之,群山溝壑中的“上海灘”,亂象叢生。收保護費,吃霸王餐,搶人家貨,幫人家殺人,什么人都有,什么事都干。就是洞子里的工人,也都成了一群一群的老油條。挑腳的,千辛萬苦送貨到山上,如果你軟弱一些,他們便這個拿幾樣,那個拿一點,卻沒人付錢。尤其江口的女人,常常挑一擔東西,翻過十五里高的木古界,一到山上,就被哄搶進了洞子,然后半天不出來。女人不敢進洞去討要,洞里都是一群豺狼餓虎,不扒光你衣服才怪。于是,又只好挑著空擔子回去。        鐵山就這樣在金子的光亮中悄然發生著巨變。   +10我喜歡

E115ERGEG415VEE

台北三重銅雷射雕刻,台北三重銅板雷射雕刻,台北三重陽極鋁雷射雕刻,台北三重玻璃雷射雕刻,台北三重壓克力雷射雕刻,台北三重有色不鏽鋼雷射雕刻,新竹金屬雷雕,新竹不銹鋼雷雕,新竹鋁雷雕,新竹鋁板雷雕,新竹銅雷雕,新竹銅板雷雕,新竹陽極鋁雷雕,新竹玻璃雷雕,新竹壓克力雷雕,新竹有色不鏽鋼雷雕,新竹金屬雷射雕刻,新竹不銹鋼雷射雕刻,新竹鋁雷射雕刻,新竹鋁板雷射雕刻,新竹銅雷射雕刻,新竹銅板雷射雕刻,新竹陽極鋁雷射雕刻,新竹玻璃雷射雕刻,新竹壓克力雷射雕刻,新竹有色不鏽鋼雷射雕刻,桃園金屬雷雕,桃園不銹鋼雷雕,桃園鋁雷雕,桃園鋁板雷雕,桃園銅雷雕,桃園銅板雷雕,桃園陽極鋁雷雕,桃園玻璃雷雕,桃園壓克力雷雕,桃園有色不鏽鋼雷雕,桃園金屬雷射雕刻,桃園不銹鋼雷射雕刻,桃園鋁雷射雕刻,桃園鋁板雷射雕刻,桃園銅雷射雕刻,桃園銅板雷射雕刻,桃園陽極鋁雷射雕刻,桃園玻璃雷射雕刻,桃園壓克力雷射雕刻,桃園有色不鏽鋼雷射雕刻


新北廣告招牌字雷射切割
桃園雙面展示壓克力廣告發光牌雷射切割 新北logo招牌訂製雷射切割 桃園零件治具雷射加工三重治具夾頭雷射切割 新北扭力測試儀雷射雕刻 新竹工作室門面招牌雷射切割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