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天主神道 第十一章:鬥法
2020/05/19 21:02
瀏覽874
迴響5
推薦34
引用0

第十一章:鬥法 (補充內容 再修正了錯字,如果還有,麻煩指出,謝謝!再次多謝朋友的指正,非常感謝!) 

 
 

血色寂夜,劍蕩星辰,劍風絕行於神州,天行健意尋古韻,運御力風華日盛,笑遊歌敢問蒼冥。 

 
 

君子數窮於川府,武者潛修直大道;生死究極坦旅途,今我智知愛思慕;劍龍動,狂飆火舞;笑語間,彈指行空;藏暗勁,水中戲蠎;明玄目,旋入乾坤。 

 
 

在星州國都,陳國王城,一名武修在上行競技場,投下戰書:今之世代,武者微弱;大道劍墓,再無神曲;十武之後,詩書傭人;蓋世之姿,唯我陽明! 

 
 

致九州修士,狂神強者,唯我而已,我欲起舞臺於世,戰東荒武修,劍之道,達人之名,諸天行者,我欲戰列強之志,十天之期,陳國王城,竪起劍神戰道。 

 
 

冒險公會,在諸葛陽明派傭兵人員,四處廣發戰書,行走各地,並告之以三個上級魔核,以賭戰天下英雄,勝者獲其物,敗者付出等價的寶物,而參加者均要求武宗或以上。 

 
 

在一處酒館,許多群眾看到從冒險者公會發出的告示,在陳國都城,會在十天後,出現武者爭霸的舞臺,聽說一個競技場百連勝高手用豪資說動劍神公會舉辦。 

 
 

有讀書人感慨道:“聽說,一個名為陽明的劍道強者,在幾天前敗劍神公會三大巨頭,而且年僅十九,可謂英雄少俠,如果我們文道諸子有此能力就好了。” 

 
 

有人立刻問道:“三個八級魔核,足以買下一個大城了,如此至寶,足以修練至武聖,為何只作為賭戰之物?還是說,那個人因為只求盛名!” 

 
 

又有少年熱忱的說:“這次的冠軍,可以擁有‘劍達人’稱號,英雄是強人的美夢,少俠是少女的悸動,我決定了,我要看一看強者的蓋世之姿。” 

 
 

在他旁邊的父親笑說:“孩子,父親和一同好友一起去,機會難得,如果你有好友,就應該勸他們赴約同去,三十多年了,想當年,我還是小孩,武者的熱血,真令人迷妄!”說罷,親暱的按了按少年的頭。 

 
 

少年頭冒星星的繼續聽讀書人說:“劍神公會挑戰武神公會、法師公會、騎士公會、聖職公會及刺客公會,更言名,年輕高手陽明,將會以絕強之姿奪冠。 

 
 

所有武宗或以上強者可以互相賭戰,此戰將舉行三天,三天後,賭戰次數最多者將得到劍神公會的最終奬勵,劍神戰裝,雖不及陽明的寶貴魔核,但也是榮譽之衣。” 

 
 

一小孩好奇問道:“老先生,陽明哥哥為何那麼厲害?說動劍神公會,如果將來也可以成為強者就好了,我要變強,我也要成為劍神、達人!” 

 
 

讀書人眨了眨深邃的眼睛,一幅老態龍鍾的模樣,用布滿皱紋的手安撫小孩,慈愛的道:“可以的,只要肯努力,就有希望! 

 
 

他說完後,便落幕和孤影中消失了,而同時,去告示的地方收下了少許錢財,緩步的買吃喝去了。 

 
 

在陳國,許多的酒家,都出現了不少讀書人,他們都非常熱心的發佈著劍神公會的強強之戰,不過,大家最好奇的是陽明是甚麼人,願意用至寶賭戰眾英豪。 

 
 

…… 

 
 

天光城,靖康迎來的是新的春天,這一天,他領眾護教軍對戰開山宗的三位長老,以及五十個核心弟子,由於戰四君子之事被開山宗知道,故戰事一觸即發。 

 
 

這些宗門子弟非常看不起平民,於是輕易的陷入了包圍網,相對宗門的強大武力,所有的傭兵團顯得異常吃力,但他們責任只是防守,組成了一個個戰陣困敵。 

 
 

精良的兵器,改良的戰甲及調整的功法,都給予了他們的許多信心,同時,多天來一直以開山宗的弱點功法攻擊練習,所以,在交戰之時,許多人只是身受輕傷。 

 
 

一位宗門驕子道:“史泰背叛宗門又如何,你們這些蛙兒,根本不明白強者之間的差距,再精於防守,在沒有相應的武力之下,是愚蠢的! 

 
 

你們這群井底之蛙,應該看看我們的手段了,諸位兄弟,大家一同狩獵好不好,看看誰殺得多,殺得痛快,好笑的偽善者,世界的至尊是強者,武力才是尊嚴所在! 

 
 

另一位宗門精英道:“秦檜大哥說得對,那個所謂的教主太可惡了,竟然挑戰宗門的權威,別以為一群鐵甲廢物對付得了我們,今天我手中的血刃是正名的時候了。 

 
 

幾人同時點頭,面色猙獰,血氣澎湃,怒氣揮劍,陣陣邪惡氣息,殺伐之音,轟然而至,陣法中,精湛的武藝如虎入羊群,氣勢上,鋒利無比,如日當空。 

 
 

劍刃如絲絲火光,攻擊的交接令傭兵戰士的盾甲聲聲作响,絕妙華麗的招式,或削或割,或砍或劈,或撩或刺,一波未停,又本能的再發動更強烈的一擊。 

 
 

頓時,令各傭兵队長都壓力倍增,陣烈在絕力的力量上顯得薄弱,如是大海中的小舟,危險的劍浪吹襲而搖擺不定,危機四伏,但他們沒有退路 

 
 

為了自己的尊嚴,為了家族的尊嚴! 

 
 

防守了就是生機,穩住了就是希望,身後的是正式的護教軍,勝利就是他們就位之時。 

 
 

劍和盾的抵抗,弱者成陣的對恃強者的驕傲,這些殺人如麻的敵人,血腥的味道令人討厭,令人反感! 

 
 

心中之劍,如源泉的力量,不斷的支撐著傭兵們的堅持,重擊的劍刃如天然的美感般快速攻擊,但還是一時攻不下團結的守衛及莫視一切的正義之心。 

 
 

見久攻不下,開山宗驕子憤怒道:“一堆爛臭鐵,各位兄弟,讓這些賤民試一試我們的絕技,大家一同出擊,好嗎?”之後,一副高高在上的心態,浪漫的指揮著。 

 
 

明白,秦檜師兄!”數位有身份的弟子示好答道。 

 
 

其他的核心弟子也不約而同的交換了用劍的手勢,一道道凌厲的劍刃成為許多圈圈點點的發出,傭兵的戰甲發出一道道的強烈響聲,好像破山碎石般的威勢。 

 
 

由於長老和眾弟子被分開對負,而三位長老則慎重許多,他們感受到一股股微弱的精神力量在壓制著他們,而想離開之時,發現深入史泰控制的陣法之中,被暫時困著。 

 
 

他們三人是武靈高級修為,五十位核心弟子是武師初級,而傭兵團眾人都是武者中低級,而靖康則以武師中級及強大精神力量壓制三位長老的去向,令他們心神遂步迷失,而百多位護教軍也各就其位的準備群攻正氣歌! 

 
 

正氣歌: 

 
 

罪人們,天國的淨化即將到臨。 

 
 

你們的惡行,至上的主會下定聖預。 

 
 

天道至公,上天行使主的偉大極善的意志! 

 
 

所有的殺戮,一切的義理都一一審判在你的身上! 

 
 

我愛奉義的救主,慈悲的救主,光榮的救主。 

 
 

業力的宿命,天國之判,將奪去一切! 

 
 

護教軍在前方列陣,以軍用之力,判道之法,如同純粹而聖潔的戰歌,光明而秩序的舞曲,一道道以虛空中的澎湃偉力,打入了即將破陣的宗門子弟中,狂暴的力量好像洩氣般的失去源頭。 

 
 

正在欺笑中的狂劍武者都一一乏力倒下,劍聲著地,而人也隨之而昏迷,傭兵們如是生死無常間,持劍穩著搖搖欲墜的身軀,隨之發出熱烈的巨吼! 

 
 

爹,娘,我勝利了! 

 
 

我打贏了宗門的核心子弟! 

 
 

原來,這就是教會的必勝之法! 

 
 

為了家族,為了正氣,為了教會,這就是義理所在。 

 
 

至敬的教主,正如天主的善性令人鼓舞。 

 
 

戰,攻心也,上兵伐謀。 

 
 

這時,眾傭兵都手拿绳索把五十個宗門子弟捆綁起來,並搜索取出他們的空間戒指和寶甲、寶劍等等。 

 
 

他們醒後,只能無奈成為教會首戰的俘虜,並在囚房中暗淡嘆息,強大的力量,優等的資質,竟成了發夢也不敢相信的一群階下囚,獨剩下一身傲骨。 

 
 

…… 

 
 

靖康解除三位長老的精神封鎖,同時所有護教軍和教信成為各自就位發聯合而強大的正氣歌,三位宗門長老在精神感知,深感不妙,核心子弟早已被俘。 

 
 

為首長老收起了從前的傲慢,語氣溫和了不少道:“靖康教主,我們可以坐下談談嗎?正所謂不打不相識,英雄莫問出處!”心中自信滿滿的要求著。 

 
 

另外二位長老也覺得自己等人已是非常的客氣,見靖康沒有回答,便吩咐外圍的人群道:“各位鄉親,還不讓開一條路,我們現在要和你教主詳談! 

 
 

眾教徒置若罔聞,各人同情而可悲的眼神望著他們,但三人還不自覺的喝斥道:“教主,這些僕人也太不像話,你日後還要當真好好調教,學學甚麼是強者禮儀! 

 
 

三人奇怪靖康的冷淡表情,良久,靖康淡然道:“你們好像還不明白現在的情況! 

 
 

無視對方的怒意,嚴肅道:“你們是選擇自己投降,還是讓我們把你們弄成俘虜!當然,在我眼中,你們宗門大多數人都是殺人如麻,是不可輕恕的。 

 
 

殺人者人恆殺之,你們要有這個覺悟!但天主教是仁慈的、公義的、正氣的,我要你們要接受天主的教化,學學怎樣做一個好人,之後,再想一想怎樣救贖自我!” 

 
 

靖康穿著精美的白素衣,手持寶劍,舉起嘆道:“所有的信徒,天主是至善至愛,至公至義,讓這三人體會下正道的力量,正義之人,必受上天的保佑!” 

 
 

明白,教主!”於是集合了眾人的精神力量,發出一道道正氣歌之威。 

 
 

正氣歌: 

 
 

主為世界的心,心扉的大門, 

 
 

主愛的人得到祝福,得到神佑的力量, 

 
 

光明的審判者啊!我們召喚了你,願你化身光明。 

 
 

力量的源泉啊!請你守衛善良的人們,我們需要你。 

 
 

光明,願你真理長存,消滅一切惡心的魔鬼, 

 
 

殺戮者,你們的血成就了你們的罪業和判道, 

 
 

光輝之刻,讓血和火重燃希望,滅罪! 

 
 

三位長老在同樣被強大的心神攻擊,當場吐血而昏迷了,而氣息也變得混亂起來,靖康沒有放下仁慈,而是命令安排了囚房給了這三個被捆綁而封穴之傷員。 

 
 

在囚房,眾核心弟子看到三位長老時,便頓時絕望了,他們不明白,為什麼會輸掉?又不明白,強大的長老,也敗得莫名其妙,心中有的是同病相憐的悲楚。 

 
 

最可悲的是,他們最終只是重傷數人,輕傷百人而已,而宗門資源和家族資源亦都一一被充公了,他們除了忐忑不安外,更多是憤慨無奈。 

 
 

他們是失敗者,雖然一身武力在身,但再無安全感,想到那些弱小者,可以利用甚麼咒術,把自己一下放倒,他們對宗門的前景不再樂觀,同時,對自己更多的質疑。 

 
 

在教會的大堂,孔仁正直地問:“教主,開山宗,諸多惡人如何處置,其宗門名聲浪籍,許多欺凌、惡霸之事均是常態,天光城多年也是深受其害,應否以罪處之?” 

 
 

靖康背起手,沉思抬頭道:“孔仁,天主的教義是令罪人悔改,而非以殺止殺,雖然你疾惡如仇,但這種方式,並非善行,要令對方終生悔悟才是正理! 

 
 

孔仁認真傾聽,又道:“門外許多受害者的平民,都在要求處死他們,他們說教會應該要公審惡人,教主,以武作惡之事比比皆是,我還是覺得不應輕饒他們!” 

 
 

丘吉爾三人雖然覺得有理,但他們也曾犯過錯,覺得最大的懲罰是內心的讉責,並非一時痛快復仇,於是左光斗解釋道:“孔仁,內心的痛苦永遠大於肉體的傷害。”這也是其他二人的想法。 

 
 

孔仁想反駁,但靖康輕輕說道:“從前一個戰犯,他殺了許多人,有一次,一個和尚教化了他,他明白殺人的罪業,良心的發現,從此的改過,但他每天的都發夢,從前的屠刀深深刺傷了心房,他跟隨了善道後,更多的是悔恨的眼淚。 

 
 

武二郎天真道:“這個戰犯太軟弱了,一點考驗都受不了。 

 
 

左光斗拍了拍他的頭,笑道:“這是良心的懲罰,和人的堅強和懦弱無關,如果他沒有淚,便是沒有更生自己,每每想到過錯,都很想忘記,但又忘記不了。” 

 
 

正如鏡中的自己,一切過失,都會浮現眼前,丘吉爾回過神來,說道:“大家,還是聽從教主指示,善人、惡人在天主眼前,都是平等的,我們應以卑微的心呼喚聖神的指引!” 

 
 

押著一眾俘虜出來,在廣場外,民聲沸騰,怒罵不絕。 

 
 

三位長老淡然處之,而五十位核心弟子不甘受辱,對著城中居民狠切大罵。 

 
 

有人說:“殺了他們,我的年輕的愛女就是這個畜生所害,為保貞節而自殺!”又指著沉默中的青年核心子弟痛心疾首罵道:“我的漂亮女兒為何要死,只為你的一時痛快,衣冠禽獸!” 

 
 

要殺便殺,何須多言,成王敗寇,無話可說!”青年冷笑道,便沉默中的無視一切。 

 
 

殺了他!殺了他! 

 
 

眾城中的平民從前的屈辱,如草原的野馬受解放一樣,各種的深仇大恨活是等待即將審判的一刻。 

 
 

雞蛋、蘋果和蕉皮不斷往這些俘虜投放,帶頭的長老怒氣攻心,十指緊扣的掙扎,憤恨交加之時,吐出一口心血。 

 
 

同時,人們的心情激動,採用了石子拋射俘虜,頓時,一時被封穴的俘虜頭破血流,但憑藉著強大的身體素質又恢復了過來,而地上綻放朵朵血花,份外鮮艷。 

 
 

停手,以暴制暴能解決問題嗎?”靖康勸道。 

 
 

這世上,許多人和你們一樣,溫飽不保的同時,常常受到虐待,美女失身成既棄品,男子弱小無出頭之日,若只是處死諸惡,我們便同樣手染鮮血。 

 
 

華夏營,告訴大家,為何要練不殺之劍!”靖康背對太陽,溫文的儒氣不失剛毅之色,深謀的知性不失柔和之音,吸一口氣,把心中抱負說出。 

 
 

教主,不殺代表是不染一絲鮮血,我們是人,代表仁性,仁性之極至,我們要問心無愧,做到終生不殺一人的義士,也為拯救罪人,令他們受感化,受教化,受悔悟,最後用一輩子的時間去救贖自己的污衊和暴行!”一個護教勇士目光崇拜著真理,無畏的道。 

 
 

被俘虜的首領長老又望著沉默無語的史泰道:“小人,你不會有好下場的,背叛者後面的只有背叛者,你可銘記”怒目中斥喝咆哮! 

 
 

史泰好像想透了而滑稽的反問:“五長老,你好像也記得以前說過:‘我為座上賓,可你為階下囚’你也對上一任宗主落敗者,這樣的說過的,還可記得嗎?” 

 
 

好一個‘我為座上賓,可你為階下囚!’,老夫不服,憑甚麼以你一個陣法大師身份委身以事一個小教!”五長老盛怒不失冷靜的內心,但史泰便背身離去。 

 
 

之後自嘲一聲,又譏諷道:“別浪費時間,這個世界只有勝敗,岁月只有強者,世間的道義就是強權,可笑的孩子遊戲,老夫老了,今天之敗,全是天意!” 

 
 

靖康雲淡風輕道:“何謂天意?輸了可賴天意嗎? 

 
 

這位首領長老怨道:“你肯定有至寶,可以操控精神法則,我敗的是本源力量,非戰之罪,你這小小年紀,應該尋個好宗門棲身,怎白花時間這些蟻民身上! 

 
 

只要你願意放了我們,我可以把你推薦給上宗,以便早日成就強者之道,小子,你還年輕,要好好考慮!不要白了少年頭!”其他俘虜都緊張地看著靖康的英俊的臉。 

 
 

不需要了!”靖康斷言道,又鼓勵一眾人民道:“這一次,相信各位有很深體會正氣歌的力量,所以大家要繼續了解天主的大德,律己嚴正,修為個人!” 

 
 

教主,你要怎樣處置他們?”有人說了大家的心聲。 

 
 

全押城中的囚房,我已經和丘城主交代好了,以後,我們遇到惡人,都要從今天的真心開始,救人民!救世道!救蒼生!”靖康作了手勢,很安靜的說理。 

 
 

眾人熱忱的望了一個受傷的勇士,和重傷中堅持過來的傭兵,以及大家手中的一個書,‘正氣歌’,剛才的一幕活是一世難忘,這是代表人民力量可以戰勝強權。 

 
 

天主的教義,是怎樣教大家的?”靖康輕輕問道,又自問自答:“愛我們的近人,更愛我們的仇人,這就是愛人如己,真正的解放是寛恕改過的罪人! 

 
 

靖康站在廣場的高臺,望著所有的受害者,在大大的朗聲道:“各位教眾和居民,天主的教義是令罪人救瀆、悔悟和感化,相信罪人的誠心受罰總比一殺了之痛快 

 
 

我知道大家怨恨,開山宗持以武力,無惡不作,殺人如麻,大惡之徒,比比皆是,但我們不能就此以殺止殺,以惡止惡,我們要渡化所人的惡人,令他們永遠從良! 

 
 

如果他們認錯了,我們便應該寛恕他們,正如天主寛恕我們一樣,如果我們不饒恕別人,便不能進入天主的國,大家明白聖經的道理沒有? 

 
 

眾人回想聖經道理,無從反駁,只得接受道:“明白!” 

 
 

有人懵懂不知方向,心想,自己真的可以做到教主所言,放棄仇恨嗎 

 
 

也有人好像明白過來,抹去了晶瑩的淚水,剛強的活下去,為正氣而活,為真理而活,為天主而活,一個信念:修直上天的道理,把福音傳遍世間每一個角落。 

 
 

而更多的人,只是旁觀者,因為沒有發生過悲劇,只是生活上的各種剥削,他們期待更好的明天,和可以自保家園的喜樂,和恩愛聖神的喜悅 

 
 

正如聖經所說,即使兄弟多次犯錯,都要一次次的原諒,這是天主的準則,也是信徒的信義,只要別人肯認錯,我們就是大度的重新接受他們,成全了友愛大同。 

 
 

自返回教堂之時,奈斯帶著隨從迎面而來,心中愐懷過去,歡喜的道:“人民才是天地主角,教主做得好,一定要讓那些極權者畏懼!” 

 
 

靖康輕笑語:“怎麼不去發展你的地下勢力,卻來這裡浪費時間,我還有事要做,失陪了。”說完不待對方說話,正向著教堂內室而去。 

 
 

奈斯立刻追了過去,緊張說道:“別!別!我過來還不是關心你,如果出意外,我早已打算為你而戰!”又細聲道:“無良心的傢伙。” 

 
 

靖康轉過身來,嚴正地道:“說,你的打算!” 

 
 

奈斯無奈一頓,嘆了口氣,憔悴的請求:“我想學習正氣歌,我見過了,威力蠻大,一招了結眾多對手,可以教給我嗎?靖康大人。” 

 
 

它不適合你,老實說,它只對惡人有用!”說著,不再回頭離開了,只留著奈斯的可憐表情。 

 
 

奈斯驚訝了一聲,不信道:“怎會!” 

 
 

之後的數天,所有的俘虜都在囚房,聽著孔仁幾人的勸導和教化,初時,無視中,但隨著每天的反思和傾聽,內心的自責和內疚感日增,堅持殺道受了強大的反噬 

 
 

對於開山宗,他不會發動攻擊,但通過這次的戰鬥,無疑,開山宗若然再度來戰,只會是肉包子打狗,對於俘虜,只待教化便會釋放,讓他們回歸和宗門爭議。 

 
 

但現在,他好奇的收到了一份情報,關於一個武修叫諸葛陽明,言明鬥戰天下群雄,此等盛事,靖康愛好十武傳奇,也都決定出發觀戰強者的榮耀。 

 
 

反而孔仁他們不太關注武修之事,他們表示會繼續施教教會理念,而只有武二郎要求跟同前往,丘吉爾則在熱戀當中,除了潛修和青兒談情說愛外,再不容其他。 

 
 

…… 

 
 

陳國王城,諸葛陽明,定下了奪冠的目標,手提剛剛修好的青冥,在這一段時間,他組織了三十五個武宗高手的精英團队,而運作的支出由智力較高的少英處理。 

 
 

他要成名,拿下第一,才能吸納真正的強者,日子時光飛逝,賭戰的日子已經到來,上級競技場在眾多高手的宣傳下,城內,人山人海,高強武修隨處可見 

 
 

這裡的武修,有國內的,有國外,有公會的,也有非公會的,武修心中都向往踏入榮譽的天階,擊敗列強,成為至尊,成為千百年的美事談資。 

 
 

十個武臺同期進行,隨著賭戰開始,眾武修擠擁迫挾而進,公會侍者溫柔熱心接待,按順序定下了備戰的事項,同時大商家立刻下了每區的賭注,以添人氣。 

 
 

陽明用一個上位魔核組成了整支團队的開支,又花了一個上位魔核作報酬,挑戰和說服公會立下這一次的盛事,現在手上還有三十六個上位魔核,可謂心中大定 

 
 

天地靈寶都是強者的專利,陽明整理了一下裝束,便踏入了第一戰臺,他在臺上大聲道:“所有武宗聽著,你們都不是我的對手,只有武聖才有資格和我一戰! 

 
 

不要浪費時間了,臺下的人,你們一同上吧!在我眼中,你們都是弱者,劍道之前,我為極尊,劍道之下,我成至尊,今陽明願行天下劍修大道!” 

 
 

好大的口氣!小心掉大牙!”有人反感道。 

 
 

可惡的小子,竟搶了我們的風頭,老哥,一齊打敗他,讓他嚐嚐自大的後果!”又有人說道。 

 
 

說得好,我們一同上,只要給他留一口氣便算,活該!”眾人議論紛紛,同蠢蠢欲試,提劍而上。 

 
 

看著武修的怒恨,侍者無奈,只可乾巴巴的看著,並作了簡單的登記,之後,讓一眾武修上前接戰。 

 
 

戰鬥一開始,百多個武宗,都知道陽明有戰勝武聖之姿,但他的氣息也只是武宗高階,但即使功法超絕,也不能同時挑戰百多武宗,故大家都穩步進擊。 

 
 

劍在芒,霸者無雙!”劍道化成了絕對的狂暴氣息,如同波浪襲來,水流的寒氣深入眾武宗的體內,同時,極為暴烈的化冰之術湧進身心,意識馬上停頓。 

 
 

劍烈,寒冰碎!”又一道劍之意境發出,冰封的前方數十修士都被冰擊打破護甲,忽地,血流滿地,其他剩下的半數之人不由心中驚駭,心中的劍搖搖欲墜。 

 
 

戰,還是不戰! 

 
 

我輩修者,怎會有懼怕之理! 

 
 

狹路相逢勇者勝,戰起風雲萬裡埤! 

 
 

手中劍,心中顫,舉手迎戰! 

 
 

第一招式,霸者劍道,寒流意境,已令眾人嚇怕了膽,而所有三千坐席的觀眾都不一而同的想道:“強者啊!”於是第一舞臺成了唯個場地的唯一主角。 

 
 

他們都難以置信,遠望劍道招招破綻,近攻之時,卻停留著處處殺機,一不小心,便被凍結而冰封,只要他隨意而破冰而響,故劍優姿而輕舞,生死不由人。 

 
 

碎意猶尋敵首,甘露形如劍心,玄冰的光芒過後,是新一股的寒氣蘊釀,周圍的敵人自陽明為中心,努力地御力而發招,可還沒有進擊之時,便心神困頓 

 
 

他們都不由得心道:“怎會,連一招也虛發不了,不敢相信,先發制人之術,如此迅速而無敵,如此微妙而精湛,如此弱小而滂沱,劍停而眾倒!念絕而橫推! 

 
 

劍神公會的會長錢多多,笑道:“二位副會長,那小子還在藏著藏著,真難想像劍之道,會有後進練得如此純熟,相信他很快戰敗陳國英豪,青年成就達人!” 

 
 

正是,會長英明,若不是他太鋒芒太露,我想招攬,但依他的急求成名,可能還真有段故事,看他的為人,很難會如此不智!”一個副會長語重心長道。 

 
 

另一個副會長不以為然,說道:“我們三人既然都敗給了他,就應該遵守承諾,由他來主導這場會戰,天下英豪若都敗在我劍神公會之下,也不失為一件美事。” 

 
 

說話間,水擊之術成了重重水壓,重力壓制了其餘的御劍防守的武宗,他們早有準備,也不能制止不斷增倍的水壓下來,時間一點一點過去,能戰之力皆已敗北。 

 
 

第二招,水壓之術,也成了絕響,為何都能一招敗敵,都是因為劍中的霸氣,斬釘截鐡,不留餘地的順勢而下,這是霸劍第二層的意境之道,也已收割戰果。 

 
 

也如無意外,水屬性的攻勢,意境之下,皆無敵首,冷眼看到醫療队伍,營救傷者,止血療傷,陽明心中淡然處之,緩緩收劍而離開,並輕易取下勝利的無敵之姿 

 
 

觀眾眼中目光如炬,讚道:“精彩,我輩中人,應當如此,英雄者,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同時,座上之人都毫不吝嗇拍手之聲,以及武者之心的崇敬,那青年的蓋世劍法早在心中揮而不去。 

 
 

早前,他買了賭注巨額,戰鬥為之勝利,現在見識了他的強大和高傲,賭商都只可大大賠償了數倍的巨額給陽明,而他的團队也心生崇拜,言行尊敬的道賀。 

 
 

此時,在臺下的挑戰者也已消失得無影無蹤,而團員走了過去跟侍者取下所有的戰利品,而陽明提劍大步往第二個舞臺而去,在他眼中,一切武修,皆是獵物! 

 
 

他為獵人,他要為諸葛家積累實力,他沒有勢力,只有創立美名,才能快速組成勢力,他現在的目標,是迎戰武聖,最後說服他們為自己的手下。 

 
 

靖康在座上看著,心中奇怪諸葛一族不是除了自己便滅族了嗎?那臺上的人是怎樣的身份?忽地,發現弱小的武二郎不見,精神感應發現他跑了過去觀戰。 

 
 

不由得笑道:“還真是一個怪胎,好戰之徒!”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小說類
上一則: 天主神道 第十二章:賭命
下一則: 天主神道 第十章:人心
迴響(5) :
5樓. 巴拿巴
2020/05/24 09:04
申請授權!
西撕兄平安,

我想跟你申請一個長久的授權
就是我們公開討論的信仰問題
我能否直接引用或小幅修改你的問題
再連同我的回覆
一起貼到我的部落格的正文
我最近都沒寫什麼新的文章
跟你的信仰問答集正好可以給我當新文章發表充數
此外
我相信也會有其他的格友對您的問題感到興趣或有相同或類似的疑問
謝謝!

敬祝平安健康!
福杯滿溢!

弟巴拿巴敬筆+_+
無問題,小弟反而非常敬仰 巴 兄的大度,教了我許多道理。 西撕2020/05/24 17:56回覆
4樓. 環保阿嬤
2020/05/21 12:59
午安
手指破了,包紮就好,不必把手指砍掉,東西丟了,放下就好,不必滿世界尋找。
環保阿嬤 境界好高,謝謝安慰! 西撕2020/05/24 17:57回覆
3樓. 巴拿巴
2020/05/21 00:14
不客氣+不必恐慌!
西撕兄平安,

不客氣😊
不必恐慌啦
你每篇小說字都很多
字越多錯字當然也會越多啊
這很正常啦
而且很多我指出來的地方也不一定算錯字
只是寫法跟我的寫法不同
所以我看得不是很慣而已😊

對了
你也可以請陸游兄幫你看看錯字
陸游兄文學修養很好的😊

敬祝平安健康

弟巴拿巴敬筆+_+

明白 真誠 多謝 您 和 陸游兄

去除 錯 字後

看起來 也舒服多了 也在學習中

謝謝 大家

西撕2020/05/21 03:11回覆
2樓. 巴拿巴
2020/05/20 21:53
好看+錯字(2)
這位首領長老怨道:“你肯定有至寶,可以操控精神法則,我敗的是本源力量,非戰之罪,你這小小年紀,應該尋個好宗門棲身,怎白花時間這些螞民身上!

"怎白花時間這些螞民身上"是否宜改為"怎好白花時間在這些蟻民身上"

只要你願意放了我們,我可以把你推薦給上宗,以及早日成就強者之道,小子,你還年輕,要好好考慮!不要白了少年頭!”其他俘虜都緊張地看著靖康的英臉。

"以及早日成就強者之道"是否宜改為"以便早日成就強者之道"?
"其他俘虜都緊張地看著靖康的英臉。"是否宜改為"其他俘虜都緊張地看著靖康英俊的臉。"
如果他們受認錯了,我們便應該寛恕他們,正如天主寛恕我們一樣,如果我們不饒恕別,便不能進入天主的國,大家明白聖經的道理沒有?”
"如果我們不饒恕別"後面是否少了一個"人"字?

也有人好像明白過來,抹去了晶瑩的淚水,剛強的活下去,為正氣而活,為真理而活,為天主而活,一個信念:修直上天的道理,把祝音傳遍世間每一個角落。

"祝音"是否為"福音"之誤?

之後的數天,所有的俘虜都在囚房,聽著孔仁幾人的勸導和教化,初時,無視中,但還著每天的反思和傾聽,內心的自責和內疚感日增,堅持殺道受了強大的反噬。

"但還著每天的反思和傾聽"是否為"但隨著每天的反思和傾聽"之誤?
他們都難以置信,永遠劍道招招破綻,近攻之時,停留處處殺機,一不留神,便著而凍結而冰封,只要他隨意而破冰而響,故劍優姿而輕舞,生死不猶人。

"永遠劍道招招破綻"?
"一不留神,便著而凍結而冰封"?
"生死不猶人"是否是"生死不由人"之誤?


另一個副會長不以為然,說道:“我們三人既然都敗給了他,就應該遵守誠諾,由他來主導這場會戰,天下英豪若都敗在我劍神公會之下,也不失為一件美事。”

"就應該遵守承諾"

第二招,水壓之術,也成了絕響,為何都能一招敗敵,都是因為劍中的霸氣,砍釘截鐡,不留餘地的順勢而下,這是霸劍第二層的意境之道,也已收割戰果。
"砍釘截鐡"是否為"斬釘截鐡"之誤?
已修改錯字,多謝 巴 兄的幫助,謝謝! 西撕2020/05/20 22:44回覆
1樓. 巴拿巴
2020/05/20 21:45
好看+錯字
天行鍵意尋古韻
此”鍵”是否為”健”或”劍”之誤?

有讀書感慨人道
是否為” 有讀書人感慨道”之誤?

為了家族,為了正氣,為了教會,這就義理所在。
如果在”義理所在”前加上”是”,是否更流暢?

“教主,這些僕人也太不像話,你日後還要當真好好調校,學學甚麼是強者禮儀!”

“好好調校”是否為”好好調教”之誤?

主為世界的心,心扉的大門,


主愛的人得到祝福,得到神佑的力量,


光明的判啊!我們召喚了你,願你化身光明。
這裡” 光明的判”
如果改成”光明的審判者”是否會更順口些?

三位長老在同樣被強大的心神攻擊,當場吐血而昏迷了,而氣息也變得混亂起來,靖康沒有放下仁慈,而是命令安排了囚房給了這個被捆綁而封穴之傷員。
其中” 這個被捆綁而封穴之傷員”是否應該是"這三個被捆綁而封穴之傷員"

雞蛋、蘋果和蕉皮不斷往這些俘虜投放,首頭的長老怒氣攻心,十指緊扣的掙扎,憤恨交加之時,吐出一口心血。

其中"首頭"是否宜改為"帶頭"?

同時,人們的心情激動,採用了石子拋射俘虜,頓時,一時封穴的俘虜頭破血流,但強大的身體素質又恢復了過來,而地上綻放朵朵血花,份外鮮艷。
"封穴"是否宜改為"被封穴"?

"但強大的身體素質又恢復了過來"是否宜改為"但憑藉著強大的身體素質又恢復了過來"?

“教主,不殺代表是不染一絲鮮血,我們是人,代表仁性,仁性之極至,我們要問心無愧,做到終生不殺一人的義士,也為拯救罪人,令他們受感化,受教化,受悔悟,最後用一輩子的時間去救瀆自己的污衊和暴行!”一個護教勇士目光崇拜著真理,無畏的道。

"救瀆"是否宜改為"救贖"?

俘虜的首領長老譏諷道:“別浪費時間,這個世界只有勝敗,岁月只有強者,世間的道義就是強權,可笑的孩子遊戲,老夫老了,今天之敗,全是天意!”
"俘虜的首領長老"是否宜改為"被俘虜的首領長老"或"俘虜中的首領長老"?
明白,多謝 巴 兄,看到一大堆錯字,嚇了我一跳,心中有點恐慌,謝謝,已修正。 西撕2020/05/20 22:4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