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馬里蘭高地健行(刊載在世界日報家園版)
2022/08/28 12:17
瀏覽249
迴響0
推薦8
引用0

馬里蘭高地健行(刊載在世界日報家園版)

慶松

 

 

社交媒體上傳來一群校友會的老友站在懸崖峭壁眺望古城的相片,令人嚮往,原來他們是去哈泊斯渡口(Harpers Ferry)的馬里蘭高地(Maryland Heights)健行。

 

親友一車四人選了一個氣候宜人的週末,說去就去。抵達時已近中午,我們就在遊客中心附近的樹林內野餐,享受自己帶來的美食,補足體力,為隨後的健行做準備。

 

四人都來過旅遊勝地哈泊斯渡口,這回不是來遊古城小鎮,而是專門來健行的,挑戰我們都沒有走過的步道。期待行遠登高望古城,以不同的視角高度,一窺古城的整體風華。

 

看了路標指示,由古城小鎮算起,行至登山口,再走綠線、紅線步道至懸崖峭壁,來回共四點五哩,約三個半小時的路程。天氣真好,遊人不少。走過那跨河大橋的行人道,就由西維吉尼亞州到了馬里蘭州,繼續往左,即可抵達步道登山口。站在大橋上,左看波多渼可河(Potomac River),右觀仙納渡爾河(Shenandoah River),正前方就是高山,巨塊岩石層層疊上,近山頂的突高點就是我們今天的目標,鼓舞精神,「登高必自卑,行遠必自邇。」

 

進入步道登山口後,就開始了環山而上的坡路,一路上都有健行者,有的是同方向的上爬者,也有正在下山的回程者。行行又行行,步道寬闊,綠意盎然,左邊偶有小溪流,鳥鳴人聲,不絕於耳,某些觀景點可以俯望波多渼可河的悠閑。途中經過建於一八六二年的海軍砲台,那是內戰時的遺址,平台仍在,古砲早已湮滅消逝,曾經這裡是南軍、北軍必爭的軍事要塞、制高點,幾度易主,如今俱往矣

 

一路上坡,不是緩坡就是陡坡,坡坡相連,頗勞累我們這些老年人,雖然有休息、照照相、補充體力,掌控登山的步伐、呼吸、節奏。順便詢問下山的遊人:「還有多久到達懸崖峭壁?」遊人想了一下後,回道:「大約十五分鐘吧!」我們立即燃起了希望,振作精神,繼續向上。

 

由於個人體力的因素,我們四人逐漸分為前後兩組,兩人一組,距離越來越遠。我在後面陪著二姐,她需要多些休息時間。又走了十多分鐘,仍不見目的地,我們再次詢問下山的人,被告知:「大約十五分鐘吧!」真的嗎?

 

二姐不好意思拖累我的速度,要我跟上前面兩位,見二姐安全無慮,我大跨步,快步前行,沒多久時間,就趕上了另外兩人。三人一起前行,談笑、揮汗、氣喘間,又問了下山者,云:「大約十五分鐘吧!」我們開始懷疑遊人的時間估算了。

 

但,這一回,又走了十五分鐘狹窄的岩石路,多半還是下坡,真的就抵達了懸崖峭壁區了。我們在樹蔭下坐在巨石上俯瞰古城,一橋二河三州盡收眼底,晴空萬里、綠帶無盡、細河遠流、清風拂面,真令人心曠神怡,也令我想到杜甫的「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

 

待了近半小時,恢復了體力,仍不見二姐到來,我們就循原路返程。十分鐘後,遇見拄著拐杖的二姐,她也立即決定跟我們一起下山了。她量力而為,隨興而往,隨遇而安,隨處而歇,隨意而返,〈記遊松風亭〉中蘇東坡說:「此間有甚麼歇不得處?」

 

心中有美意,處處是美景。往返自在,收放自如,急緩自定,何必執著。

 

8/18/2022刊載在世界日報家園版]

https://www.worldjournal.com/wj/story/121252/6536349?from=wj_catelistnews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