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2022 南澳溯溪
2022/06/30 23:01
瀏覽833
迴響0
推薦17
引用0

      去年因為疫情的關係, 溯溪停辦一年; 今年即使疫情仍然如火如荼, 但政府的共存政策, 和民眾的悶久悶壞, 所以我們毅然決然要恢復溯溪活動, 在朱大哥的安排下, 今年我們溯南澳南溪.

6 月 29 日星期三

      早上搭 8:21am 的自強號前往南澳, 朱大哥已在車站等我們. 他的大本營換位置了, 現在離車站很近. 大夥兒見面寒暄一番, 到了朱大哥的民宿後, 開始著裝彩繪. 文姿和筱婷熟門熟路的, 很快就換好衣服, 化好妝了.

      健慶是第一次參加, (不得不)很甘願地被文姿畫成這樣! (額頭那隻綠色的, 後來一直沖洗不掉的, 到底是什麼咚咚啊?)

      裝扮既成, 一行 23 人分搭三輛車, 前往金洋部落, 朱大哥帶我們從南澳南溪下水.

      我們 2017 年的溯溪來過南澳南溪, 但每次風災或地震過後, 地形和水道就會有所改變. 我跟 Gary 本來都希望今年去溯鹿皮溪, 但尊重朱大哥專業的判斷, 今年還是來南澳南溪.

      即使前幾天都有午後雷陣雨, 但今天溪水依舊清澈且流速頗快. 我們進入溪流, 往上走不到 30 公尺, 便來到一處水池, 讓大家玩水.

      Gary 和毛毛要爬上一塊岩石來跳水, 可是, 爬上去的動作怎麼看起來怪怪的......

      這塊岩石不高, 就當作讓大家練習跳水的試金石.

      Sarah 第一次來溯溪, 遇到這種高度, 居然有一點點遲疑; 反倒是其他小朋友, 都很勇敢地一躍而下. 跳過水後, 再往上走一小段, 來到兩道小瀑布.

      我們要橫越這段激流, 從對面爬上去. 嚮導之一的老黃, 拉了繩索走過去, 做為定錨.

      大夥兒則拉著繩索, 逐一過去.

      來到對面, 這一道瀑布比較高也比較急, 老黃抓著每個人到瀑布下, 去享受激流的負離子 SPA.

      在水流沖擊下, 即使不怕水, 但雙眼無法睜開, 所以每個人還是被沖得很狼狽.

      按照慣例, 每一段地形, Gary 先爬上去, 從上面拍照, 我則在後面照相, 盡量幫大家抓住每一刻的時光, 然後我們倆會互拍, 呵呵!

      從旁邊爬上岩石後, 來到一處寬廣的水域.

      不同於鹿皮溪的狹窄驚險, 南澳南溪比較寬廣和緩, 所以可以攀爬的小瀑布比較多. 甚至有些地方夠寬敞, 還可以玩漂流遊戲, 我都戲稱是 "浮屍"!

      但遇到小瀑布, 即使水位落差不大, 一不小心還是會讓人瞬間滅頂.

      這一塊水域由於很寬敞, 朱大哥要大家卸下背包, 下去玩水. 水底有好多魚, 而且長達將近 30 公分, 看起來鮮嫩好吃的樣子, 呵呵!

      前方的一道小瀑布, 又可以玩負離子 SPA~

      我穿著防寒衣, 所以這樣沖水很舒服, 但 Sarah 沖水到此刻, 已經有點兒冷了.

      我要她去旁邊曬曬太陽, 休息一下, 我繼續過去沖水, 跟老黃拍照.

      Sarah 則找了一塊岩石做日光浴, 我提醒她兩分鐘後要翻身煎魚, 才會溫暖的平均一些.

      大夥兒坐在溪邊吃點心, 喝酒, 補充能量. Gary 拿著小漁網下水, 沒多久, 居然撈到三隻蝦子. 這兒的蝦子還真是不小呀!

      我們吃著朱大哥帶來的餅乾夾辣椒醬, 配著琴酒和高粱酒. 不一會兒, 朱大哥突然抓起一隻蝦子, 說 "誰要吃沙西米?" 一邊說, 一邊居然活剝起蝦子! 我們都驚呼一聲, 沒人敢吃. 朱大哥去頭去尾後, 咬了一口, 剩下一半拿給我, 我說 "好吧, 我小時候常常流鼻血, 確實是聽了偏方, 吃活蝦治好的." 於是, 吃了他剝好的剩餘蝦子. 蝦肉不難吃, 只是我不習慣吃生魚片, 口感沒那麼好, 而且, 直接吃總感覺有點兒殘忍!

      休息過後, 來到溪水分流處, 朱大哥帶我們從這兒往上爬一段攀岩.

      嚮導們先爬過去, 因為翻過岩石後, 是一段很冰冷的深潭, 他們先過去拉繩索, 好讓我們方便抓住繩索游過深潭.

      Sarah 在我家是最小的孩子, 沒想到來到這兒, 發現有許多小小孩, 於是她偶爾還充當保母, 幫那些小朋友爬上岩石.

      過了岩石, 游過冰冷的深潭, 來到一處淺水潭, 可以從旁邊一塊礁岩爬上去玩跳水.

      礁岩不高, 但攀爬的著力點很少, 所以跳水簡單, 反倒是要爬上去很難. Gary 游過去且爬上去後, 我在他的協助下, 才終於抓到著力點而跟著爬上去.

      雖然很低 (才一公尺左右), 但我們還是只敢乖乖直接跳水, 不像年輕的嚮導可以後空翻跳.

      繞過岩石, 後面有一道比較高的瀑布, Gary 先爬上去, 準備幫大家拍照.

      兩位嚮導走到瀑布旁邊, 抓著每個人去沖水.

      瀑布下有石頭可以踩, 但因為瀑布水流很強, 如果沒有心理準備, 往往會突然被水流一撞擊, 沖到花容失色.

      士博也是沒在怕水的, 但走進去時, 不小心沒踩穩, 滑了一下; 兩個嚮導趕緊抓住他, 結果, 這畫面似乎很像是要抓去屠宰的感覺哪, 哈哈哈!

      每個人來到瀑布下, 都被老黃把頭壓進瀑布裡去沖水. 我第一次被他壓著頭, 覺得很不好, 第二次再玩, 就跟他說 "你不用壓我的頭啦, 我自己來." 於是, 轉過身來, 一手一腳往後伸出去.

      他可能怕我被水沖倒, 還是忍不住壓著我後腦杓. 我轉過身, 告訴他 "真的不用壓我啦, 我可以站得穩."  從瀑布中伸出雙手比 ya, 完成瀑布激流下的擺姿.

       大夥兒都過來沖水, 享受負離子 SPA. 我們趁機拍照, 尤其我們 "溯溪 F4" 的年度合體, 先來一張唄!

      接著回到岸邊休息喝水, 朱大哥要我們拍拍網美照. 慧宜的精油團不想再爬上岩石, 我們這幾個就自己去拍.

      女漢子文姿, 擺出雄壯威武的姿勢.

      Gary 的 S 型姿勢.

      伶靈的靦腆照.

      結果我發現毛毛最會擺 pose, 連續四張, 居然姿勢完全不同, 太厲害了, 天生的模特兒!

      我們抱怨說 "這次沒甚麼跳水呀!" 朱大哥本來要帶我們再爬一段南澳古道, 到更上面去跳水 (像 2017 年那樣), 但考慮小孩子太多, 分成兩組各玩各的又不好, 所以今年只玩到這裡. 好可惜呀, 雖然是很輕鬆悠閒, 但沒被刺激到, 總覺得有點兒遺憾. 我和 Gary 都想 "明年要來辦 18 禁的溯溪!"

      開始往下走, 回到南澳南溪主河道, 大家就著救生衣的浮力, 玩起漂漂河的遊戲.

      這漂漂河太舒服了, 居然有小朋友漂了十幾次, 才被我們催著回去.

      回到入水口, 拍兩張大合照. 由於時間太晚了, 這回不玩潑水遊戲, 就直接去餐廳吃飯.

      沒想到, 又有小朋友想跳水, 而且在嚮導的支持下, 玩起 "倒立落水", 呵呵!

      最後在餐廳吃過飯後, 由於許多人趕著回家, 今天也不去沙灘放空, 也沒陪朱大哥喝酒. 我本來沒訂回程車票的, 想說陪完朱大哥喝酒聊天後再回去, 但其他人居然訂好車票了, Sarah 也說她累了, 想回家, 所以我只好跟著大家一起離開.

      最後趕著請慧宜幫我抹一下精油, 大夥兒便去搭 5:23pm 的區間車回羅東. 也不知道在累什麼, 居然在車上睡著了.........

      朱大哥, 明年, 我們要玩大一點的.........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旅人手札
自訂分類:宜蘭景點
上一則: 2022 立槳初體驗
下一則: 宜蘭新景點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