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下雨了 是你為我撐傘
2016/04/20 21:29
瀏覽313
迴響1
推薦0
引用0

瀟灑的風輕輕的吹彿在女孩的臉蛋上,一頭柔順的髮絲隨風飄揚,女孩任由雨滴打在身上,彷彿不想做任何躲避的行為,迎接大自然所發下的戰帖。

 

男孩把雨傘扔在地上,只聽見骨架斷裂的聲響──「ㄆㄧㄚ」一聲,宣告著「你是楚河,我是漢界」我與妳永不相見,上一秒與下一秒的差異極大,成長是必經之路。

女孩冷冷的笑,男孩默默離去。

傘是兩人中的綠帽。

一切的遊戲至今日結束。

過去的甜都化為今日的痛,甚至悲泣。

真正的痛、真正的冷,其實是內心真正的感受,與外在的一切好像沒有關係。

 

  • 我背著學用書包,穿著飄逸的褲裙默默地走入樺旅中學。

還記得當初新生訓練時所編排的班級在五樓樓梯前,但現在呢?

「忘了!」我快速跑到校門口張貼的編班海報查看自己的班級,但這樺旅實在太大了,校園裡總共有六棟長得一模一樣的教學大樓,每棟高達十層,所以每層樓一定有電梯,方便師生行走;而各年級有一百個班級,可見多麼廣大,其中的四棟大樓有專屬的姓名:北極星、南天宮、西洋樓、東勝館,按照前三樓依照順序是中一二三的帝國,東勝館則是教職員辦公室,最後是體育館,而體育館沒有名字,只有美麗與殘酷的傳說......

 

正當我躊躇不前時,突然後方冒出一位高大的男孩,看起來就是籃球隊的選手,他身上散發出薄荷的香味,強健的體魄有著男人味的氣息,像是天生俱備完美的基因全都聚集在他身上,周圍全都是帶著花朵芳香的女學生團團包圍住,像是花枝綠葉般,這怎不會讓女生深深著迷呢?

 

「妳在幹嘛?」男孩漸漸走向我,帶著充滿疑問的口氣問道。

「詮,不要裡她啦!」剛才還被我認為是花朵的女孩現在變成惡毒的巫婆一直在旁加油添醋。

「ㄜ......找不到教室......」我苦笑著說,看來準成為笑話的。畢竟我是菜鳥並不是很熟悉校園,若有個人帶路,心中會有股安心感湧上心靈。

高大男孩對我露出靦腆的微笑,順間小鹿亂撞,第一次有位男人在我面前.....,好吧,是像吃到甜度很高的糖果,是很有好感。

「妳叫真千芙沒錯吧!」他爽快的問,旁邊的女孩都大驚失色看著我,應該是我疑慮的看著她们,不過在人群中真的有壓力。

「妳們先走吧,我有事要找她聊聊!」他發號施令,巫婆们都惡狠狠的瞪著我,又不是搶妳男朋友。

 

「好啦,說正經的,我發現原來妳和我同班。多多指教!我叫仁.....疏詮!妳應該認的我吧!」

你和我同班?我有沒有聽錯啦?!

我記得你嘛?好像有,又好像沒有!

仁疏詮說完便拉了一位交通隊的高大男生到我和他之間。

「ㄟ~阿德,我們教室?」你也和我同班?

「阿仁,交女朋友了:〉」我吐......等會兒我扁你唷!

「靠逆!真千芙,她也是我們班的!而且我在等你回答!」

「真千芙?喔!我先收拾一下,問一下小寧吧!」德夜羽說完後不到一秒鐘就跑走了。

「剛剛那是我的損友,他是德夜羽,他女友是白幼寧,他都叫她小寧,他們夫妻倆算是我從小的玩伴。妳應該知道吧?」

好一個「妳應該知道吧?」,想套我真千芙的話?哼:沒那麼容易,不過為何你會知道本小姐的大名?看來要好好調查了。

 

櫻花隨著風一瓣一瓣的灑落在大道上,彷彿是春神帶給我的禮品,那我就不客氣收下了。

 

此時,一男一女朝我们走過來。

他们分別是德夜羽和白幼寧。

 

「芙兒~久遠了!」白幼寧邊跑邊叫的跑向我。

「蛤?」我頭上有許多問號爆發。

「妳忘了我們嘛?」白幼寧慌張的看著我。

「國小一二年級同學。」仁疏詮一個字一個字說。

對了!我想起來了!

那時後的仁疏詮最喜歡拉著我的小馬尾玩,當時還被他弄哭了,當初看他慌張的樣子就很可愛。

而白幼寧是小時候的玩伴,我都叫她幼幼,她阿~可以說是我的【青梅竹馬】和我一起長大的,不知這樣想會不會讓德夜羽吃醋?

但是我對德夜羽真的沒有印象。

「噗嗤!」我大笑,想起來了,可愛的童年阿。

「芙兒我就知道你不會忘了我们!」幼幼拉著我的手説著。

仁疏詮看了看手錶,說:「時間不早了,妳們回去在敘敘舊。」

「十樓」德夜羽正經八百說著。

「最晚到的要叫我帥哥」臭氣沖天的仁疏詮拿著球和德夜羽說完馬上跑走,都不等一下嘛?

好像和他們一起回到了小時候,那樣的天真,那樣的純潔,為彼此種植下童年最珍貴的回憶,那是用金錢換取不到的,因為只會深深地絡繹在你心。

 

噹~噹~噹。

上課中響起,彷彿催促著學子趕緊提起最高的精神吸收課堂上的香味一般。

 

走廊上出現了『叩~叩~叩』的聲響往教室走來。

一位看似大學剛畢業的女老師走到講臺上,她那婀娜多姿的身材,配上飄逸且俱有淡淡香氣的一頭長髮,又加上水汪汪的雙眼皮大眼睛,這完美組合都在她身上,沒想到她是未來陪伴我們三年的班導師!男生们不『露出馬腳』才真正奇怪。

 

她優雅的拿起粉筆,龍飛鳳舞的寫出她的大名:『雪符瑢』

出水芙蓉,多麼棒的詞彙,她父母肯定是高學歷的資優生!

「好啦!我們先選出維護正義的班長吧。」雪老師用甜甜的音調對著我們這群小孩說。

一片鴉雀無聲  . . . . . .

或許是因為人、事、時、地、物都不熟悉的關係,整間教室只有雪老師的聲音;沒有半個想犧牲自己丟臉,這是新環境,當然自我要保持好形象唷!

 

「老師,我推荐一位。」仁疏詮頓時勇敢站起來說,打破了這寂靜,全班同學都投以好奇的眼光看向他,仁疏詮不但不驚慌,反而更穩重。

女生们花癡的望著他,男生則佩服他下一句是什麼。

「請說吧,仁同學。」雪老師的眼睛裡出現了『你是英雄』的訊號。

「真千芙」仁疏詮說完馬上眼睛深深地看著我。

天阿,這不讓人害羞嘛?

且是在......

「好唷!千芙就妳了!」雪老師似乎都把信心放在我身上了。

「芙兒~加油:〉」幼幼傳了一張粉紅色的小紙條給我,真像她的那麼幼稚的風格。

順間,全班響起美妙的掌聲。

在為我鼓掌,歡天雷動!

可是......

我還是覺得仁疏詮比較適合,大家都可以乖乖配合他的各種命令,也都不會反抗,或許這就是天生擁有領導的能力吧!

 

 

做了班長職務後,一順間馬上就是中一下學期了!班上的人都很有同學愛,唯一沒改變的情況就是仁疏詮和德夜羽旁的女生沒有愈來愈少,只有愈來愈多。

圍在德夜羽旁的女學生〈巫婆〉讓白幼寧周圍的醋味很重。

真的很重!

我對於開學後的露營活動真的很期待,因為和他們一組,比較會有安全感。

 

但現在是寒假。

月光姑娘~妳可以把時間調快一些嘛?人家等的不耐煩啦。

真不知道他現在在做什麼?

為何有股想他的念頭?

我到底怎樣了?真千芙,振作阿!別被他那來電給下著了。

 

鐘聲響起~上學年已經結束了!

雪老師交代我們寒假要過的開心,但別忘記要複習所學過的一切,開學後樺旅中學可是要舉辦『精熟』測驗,為了二年後的會考準備的活動。

這可是虐待學生的腦子!抗議!

反正,我早就忘了一乾二淨。

宣布放學後,仁疏詮趕緊跑到我面前說:「真千芙,我帶妳去一個地方散心。」

散心?!我又怎麼了?

「有點心的話~我就去!」我說,帶別人去外,怎麼可以少了『吃』的東西?是不是。

「貪吃鬼,我早就準備好了。走」說完,他便牽著我的手走了出去。

他的手比我還大,但是有一種溫暖的感覺。

他好像都不在意他人的眼光,更不會害羞!

「你快看~是...」

「詮詮~你怎麼可以這樣!」

「真千芙~我記住妳了!」

各式各樣的言論在我耳邊『嗡嗡嗡嗡』的響徹。

我正想抽開時~仁疏詮愈牽愈緊,好像知道我的心思。

「不要理她們」他說。

還是弄不清楚他到底想幹嘛?

正當我無法顯示答案時,腳步停了下來。

硬聲聲往他身上撲倒!

「妳還好吧?」

「嗯」隨便回他一句話。

我们慢慢地走進去一條隧道,四周圍都是柳樹,空氣中飄出淡淡的花香。

「到了」

哇!前面是一個圓明圓的放大版!

有雄壯的高山,妖嬌的水仙花,還有還有......

看不完的美景!

現在就只有我和仁疏詮,屬於我們的小世界。

耳根子不知不覺熱起來了!

「千芙~有個故事妳要聽嘛?」

「好唷~洗耳恭聽」

 

有一個男孩帶著他心愛的女孩走到的柳花圓來欣賞美景,過程中路過了許多小小隧道,他都小心翼翼地牽著女孩的小手,不想要讓她受傷。

女孩是他從小的玩伴,小時後為了想引起女孩注意,沒事都喜歡拉她長長的馬尾玩耍,但是每次總是傷了她,想要說對不起也說不出口,就只是死要面子的小孩。

今天,他帶她來到這地方,只是想說一句『對不起』送給她,還有,告訴女孩,『我喜歡妳,因為想保護妳』;不知道她接受嘛?

 

說完,他轉向我。

我知道,故事中的女孩就是我。

眼珠子一顆顆掉落下來。

仁疏詮緊緊的抱著我,給我一個空間喘息。

「別哭了,好嘛?」

「答...應.... 你,詮」我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說著。

 

此時,天空飄下了與雨來,彷彿為我們歌唱......

 

                                                  〈全文完〉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隨風的幻想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1) :
1樓. 星奈☆
2016/05/14 13:57

這什麼...

結局Orz ==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