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為你朗讀
2023/08/06 07:34
瀏覽324
迴響0
推薦13
引用0

豐饒之書

 

波士頓,就像一本內容豐富的精裝書,而燈塔山(Beacon Hill)則是其中最耐人尋味的篇章。

 

去除房價的考量,如果你問我最想住在波士頓哪一區?我一定會毫不猶豫回答:燈塔山。為什麼呢?因為燈塔山滿足我對居住環境的五大需求:一、人文氣息濃厚。二、成熟的生活機能。三、交通便利。四、周邊有書店和咖啡館。五、鄰近公園綠地。

 

燈塔山位於波士頓公園和波士頓公共花園以北,西接查爾斯河,北臨麻州總醫院,距市中心步行僅十分鐘,鄰近地鐵綠線、紅線和橘線,交通非常便利。它曾是波士頓市中心最高點,原由三座山丘組成,因其中一個山丘上設置為社區居民發送信號的燈塔而得其名。

 

燈塔山是波士頓一個古老的街區,一直以來,被市民視為最美的街區,也被美國社區評級網站Niche評為波士頓最宜居的區域。這裡的住宅,以擁有精緻漂亮的門、裝飾性的鐵欄杆、花草簇擁的窗景、鋪滿鵝卵石的街道、煤氣燈以及舊殖民時期磚砌排屋而聞名。

 

整個燈塔山充滿靜謐和文化底蘊,十九世紀時,文學沙龍和出版社在此創立,許多名人包括文學家思想家亨利.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小說家露意莎.奧爾柯特(Louisa May Alcott)、詩人希薇亞.普拉斯(Sylvia Plath)、詩人羅伯特.佛洛斯特(Robert Lee Frost)、政治家丹尼爾.韋伯斯特(Daniel Webster)和廢奴主義者律師溫德爾.菲利普斯(Wendell Phillips……等,也曾居住於此,他們像是一顆顆被時間擦亮的寶石,默默為燈塔山增添無可取代的價值。

 

當然,與美國其他大城市相比,波士頓顯得嬌小,更不用說燈塔山了,它佔地只有六分之一平方英里,面積真的不大。但是,在這個小區域,竟然有教堂、書店、咖啡館、餐酒館、旅館、雜貨店、乾洗店、超市、骨董店、禮品店、服飾店、藝廊、紀念碑、藏書家協會、社交俱樂部、銀行。

 

這個不可思議的區域,值得一再造訪,只要有朋自遠方來,我一定帶他們來這裡走走逛逛,欣賞建築,以悠閒腳步叩問時光的祕密,喝一杯咖啡,閱讀幾本書,在煤氣燈林立的街道感受歷史拂拭的痕跡。

 

每年六月初的「燈塔山藝術漫步」(Beacon Hill Art Walk),可說是視覺與聽覺的饗宴,有超過一百位優秀的藝術家受邀前來展覽或創作,搭配音樂家現場演奏,是夏天最值得計畫參加或怦然邂逅的活動。

 

發光的詩篇

 

你能想像有一條街,被稱為美國最上鏡頭的街道嗎?在這條出鏡率超高的小街上,許多男生求婚成功。許多前來朝聖的遊客,拍出文藝唯美的相片,成為記憶裡難忘的一隅。連本地攝影師也時常以這條街為創作場景,留下不同季節不同時刻的專業視角。

 

這條迷人的街道,有個可愛的名字:橡子街(Acorn Street)。

 

橡子街最初叫做廚房街,是一條用鵝卵石鋪成的狹窄斜坡小街,昔日是弗農山街(Mt. Vernon Street)和板栗街(Chestnut Street)富豪們雇用的廚師和馬車伕所居住的地方,有些房子甚至曾被當成馬廄使用。

 

只要進城,只要時間允許,我一定會繞到橡子街晃晃。我喜歡被復古的氛圍擁抱,喜歡陳舊的建築散發十九世紀的氣息。那一顆顆鵝卵石,彷彿發光的詩句,被時光膠囊封存著,也像被一雙無形的手栽植的詩卵,經過幾個世紀,長出圓胖的意象,形塑為雋永的詩篇。時間反覆琢磨,我反覆朗讀,在詩篇的終點,白雲飄過藍天。

 

離開橡子街,我通常會散步到波士頓公共花園看一看鴨群雕像,那是以兒童繪本《讓路給小鴨子》(Make Way for Ducklings)為主題而設立的青銅雕像,作者是羅伯特.麥羅斯基(Robert McCloskey),故事大部分內容都發生在燈塔山,描述一對野鴨夫妻和一群鴨寶寶在波士頓安居的過程。鴨群雕像常根據時事和節慶換裝,非常時髦!每年五月的親子遊行,從燈塔山走到野鴨築巢的波士頓公共花園湖邊,藉以紀念這個可愛溫馨的故事。

 

寫給波士頓的情書

 

二二年秋天,波士頓藝文界最振奮人心的新聞,便是「燈塔山書店」(Beacon Hill Books & Café)開幕。在閱讀人口逐漸下降的年代,能有人大刀闊斧成立一間規模不小的書店,簡直就是幫愛書人蓋一座書香城堡。

 

創始人梅麗莎.費特(Melissa Fetter)曾是燈塔山的居民,二一九年她回到這裡,發現歷史悠久的燈塔山文學街區竟然沒有書店,當她著手企劃時,沒多久便碰到新冠疫情爆發,這一延遲便是近三年時間,所幸,疫情沒有澆熄她的熱情,她排除萬難,逐步實現她的理想藍圖。

 

燈塔山書店座落於查爾斯街七十一號,是一棟五層樓建築,光是這個地址和樣貌,便讓我想起英國倫敦的查令十字路八十四號,位於五層樓建築的「馬克斯與科恩書店」(Marks & Co)。只是馬克斯與科恩書店歇業後,原址成為唱片行,後來變成餐廳,而燈塔山書店這棟樓原是一間餐廳,現在搖身一變,成為一間美麗的書店。

 

費特說:「我想營造家的感覺。」她期望它能與社區緊密連結,甚至還設計了書店吉祥物佩奇(Paige),佩奇是一隻長著濃密尾巴的可愛松鼠,牠有一本專屬故事書《燈塔山的佩奇》(Paige of Beacon Hill),作者是莎拉.布瑞南(Sarah Brannen),故事內容緊扣著書店:年輕的松鼠住在燈塔山一個廢棄的建築裡,牠擁有四本書和一張郵票,當牠在波士頓公共花園度過一個快樂的暑假也結交一些新朋友之後,回去竟發現老家已變成一間書店!

 

雖然費特並無銷售書籍的經驗,但她的構思十分縝密。透過一隻吉祥物,吸引孩子們的目光,經由趣味的故事,抓住孩子們的情感,這是非常聰明的宣傳手法。除了松鼠故事書,也有松鼠絨毛玩具,兩者皆能在書店購買,而且,費特竟然佈置一間佩奇小小屋,這足以讓孩子們瘋狂,宛如窺見童話世界。

 

讀至此,你以為這是一間專門賣童書的書店?不,這是一間藏書約一萬多冊的複合式獨立書店。它開幕之後,我去過兩趟,當時一樓的咖啡館尚未營業,但我從新聞得知,費特將聘請一流的廚師和咖啡師,以提供優質的餐飲服務。

 

當我第一次走進燈塔山書店時,映入眼簾的是滿牆的書籍、奢華的壁爐、溫暖的壁燈、復古的吊燈、黃澄澄的檯燈、慵懶的臥榻、柔和的軟墊座椅、想一直窩著的沙發、畫龍點睛般的綠植、透光的格子窗……每一本書都在書架上等待與讀者產生火花,每一個物件都擺在剛剛好的位置,散發出貴族氣質。

 

毫無意外地,書店擠滿了人,現場卻相當安靜。感覺每個人已找到最舒適的站姿與坐姿,一頭栽進文字構築的世界中。我緩慢移動腳步,繞過他們,以好奇的目光欣賞每個角落的巧思,以讚嘆的眼神回應書店的魔法。

 

財力雄厚的費特,買下這棟一八四年代的希臘復興式建築,經過專業建築師的翻新和修復,增加現代化設施,例如電梯和最先進的廚房設備,使其恢復昔日的輝煌,也添加科技時代的便利性。書店和咖啡館的內部由專業室內設計師裝潢,書店以淺藍、灰綠、米白、寶石紅為主要色系,咖啡館以嬰兒藍和白色為主調,為了保留十九世紀古典風格,每個房間都有客製化的壁爐和雕刻,書架和家具也相得益彰,可以說每層樓都是精緻優雅的範本。

 

書店二樓和三樓擺滿小說、散文、詩集、傳記、歷史、美學、食譜以及旅遊類書籍,有一個書櫃是店長選書,當然也包括暢銷書,非常具有參考性。四樓是兒童和青少年讀物區,裝潢概念來自老電影「歡樂滿人間」(Mary Poppins)裡的托兒所。除了可愛之外,一扇可讓小小孩鑽入鑽出的迷你門(門牌號碼71 ½,是對書店地址71 Charles St的致敬),一列在書架頂端和天花板之間穿越兩個房間的模型火車,牆上有一個閃閃發光的紅色按鈕,上面寫著“PRESS ME”,只要按下它,模型火車就能發出鳴笛聲,這些細節安排都很體貼小讀者們的心思。至於五樓(我猜是閣樓),目前尚未開放,期待未來可以看到費特的創意。

 

燈塔山書店與許多獨立書店一樣,除了書店和咖啡館的日常經營外,還將舉辦相關活動。費特說:「我們將舉行作家座談會,甚至會開辦寫作課程,我們也將邀請各領域專家演講,從歷史、育兒、藝術到烹飪,應有盡有。」她希望書店可以形成推廣閱讀、分享想法和自在交談的聚集地。

 

第二趟去書店時,我才發現有一整櫃的Persephone Books,這是一家位於英國巴斯的獨立出版商,主要是重印和發行十九世紀末和二十世紀女性作家被忽視的作品。

 

我和四個朋友趁著人潮較少的時刻,搶拍幾組獨照和合照,在書與非書之間,以微笑寫下相遇的緣分。習慣逛書店一定會買書的我,買了一本《The Best American Poetry 2022》,朋友們也各自購入喜愛的繪本與物品。我們一致認為,這是一種神奇的體驗,走進它,彷彿走進一棟豪宅,隨意坐在家人精心佈置的客廳和起居室,被書療癒,被高質感的環境安撫,心宛若一面鏡子,被知識擦得晶晶亮亮。

 

所謂理想的下午,或許就是讓指尖輕輕摩擦書頁,燃起對閱讀的熱愛,沉浸於一個人,卻也不是一個人的時光之流中,為人生找到答案。

 

這是一間面向整個波士頓和前往波士頓的旅人的書店。費特志在打造一個新地標,一個珍貴的禮物,一封特別的情書。她對書店的期許正如「如果我不在家,就是在咖啡館;如果不在咖啡館,就是在往咖啡館的路上。」這段話一樣,希望破除網購的習慣,讓宅男宅女走出家門,與書店發生親密關係,重返真實生活。

 

希望這一間爲波士頓打開篇章的書店,像一千零一夜,故事講不完,一章又一章,永遠存在。

 

 

(刊於《WAVES生活潮藝文誌》第21期.Summer 2023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