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書頁夾樹葉 / 張金剛
2022/09/26 06:25
瀏覽616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一箱舊書被母親拋至院內老槐樹下,深秋淡黃的槐葉覆了數枚,與泛黃的書籍很是搭調。這些書,自我的學生時代結束便被塵封,再未打開過。我心頭一熱,湊前蹲下,翻出一本《自然》,右手掌心托書脊,左手拇指按封底,從後向前快翻書頁。

倏地,一枚樹葉赫然現出,書頁戛然而止。輕輕捏起,是一枚梨樹葉子,卵形,直挺,暗黑,還有淡淡的葉香。順著清晰的葉脈,思緒回到了三十年前的小學校園。

當年,常與同學志剛坐在教室外的老梨樹下背書。當背到“樹葉的形狀有橢圓形、心形、掌形、扇形”時,恰巧一枚泛紅的梨樹葉子落在志剛腿上。我順手撿起,把玩一番,夾在了書頁中。不想,這一夾就是三十多年。如今,志剛已不知身處何方,可一見這梨葉標本,便又想起了那個秋天,想起了我們兒時的模樣。

很喜歡韓國詩人金匡的小詩《樹葉的香味》:“夾在書頁裡/一枚樹葉/有森林的香味/  有天空的香味/只要小小的一枚樹葉/就能把偉大的/秋的森林/長久保持在心裡呢”樹葉夾在書頁裡,竟能珍藏自然的香味,珍藏整個秋天、整座森林,何其詩意與美好。特別是在這樣的深秋,讀來更有韻味,也催我再翻書頁,找尋不經意夾在頁間的樹葉及那時光的香味。

厚厚的《現代漢語詞典》除了解疑釋惑,還有一大用途,就是夾樹葉,吸收水份,重塑葉型,沉澱色彩,制成標本。果然,再翻那本被我用得破舊的詞典,真發現了數枚保存完好的樹葉標本,令我浮想聯翩。

那枚紅紅的楓葉,想來是與發小老四攀登村內隋唐時期的石佛堂時收集的。秋高氣爽,最宜登高。老四一口氣攀至峰頂,衝我招手:“山頂的楓葉正紅,加把勁兒哦!”我氣喘吁吁地應聲,拿起傻瓜相機拍下了叉腰站在丹楓下的老四。賞完楓葉,我蹲在地上挑揀了一枚掌形最完好、色彩最艷麗的,裝進背包,回家夾在了詞典裡。

數年後,老四進京打工;再數年後,淡了聯系;再數年後,聽到了他因遺傳性糖尿病去世的消息。從此,每每爬至石佛堂半山腰,都惚恍若見丹楓下的老四向我招手,我也會踩著滿地的楓葉,想起當年那枚。當年的那枚,此刻捏在指間,使我又想起了當年瘦小的戴著眼鏡的幽默風趣的老四。老四已逝,楓葉尚在,回憶尚在,令步入中年的我更加懂得了珍惜。

那枚叫不上名字的樹葉,來自放學路上的一叢灌木。這灌木,長在石牆根上,對稱的葉形很美,葉緣自然生成鏤空的雲紋模樣,摸著有絨絨的手感。捏在手中,仿佛又聽到了小伙伴們沐著夕陽放學回家的純真笑聲。

那枚心形的楊樹葉子,來自讀初中時常去玩的河灘小樹林。隨風飄飛的落葉鋪了一地,一幫懵懂少年在林間逐葉奔跑,“沙沙沙沙”,似是為律動的青春之歌伴奏。捏在手中,當年與同學用楊樹葉柄“拔河”的快樂時光,歷歷在目,如在昨天。

那枚碩大的橢圓形柿樹葉子,來自家鄉谷地溝的那棵老柿樹。每個秋天都會果實累累,紅柿、紅葉高高地在枝頭招搖。全家人樂樂呵呵齊動員,父親、哥哥攀在樹叉舉竿夾柿子,母親和我在樹下撿拾裝籃。捏在手中,不由想起那棵已被冷落的柿樹,此刻必是掛滿紅柿,卻有的落在地上摔得稀爛,有的正被長尾鵲啄食,剩下的,只待霜凍、雪壓,干癟,墜落。

我把在其它書頁中尋得的樹葉統統夾在了那本詞典中,帶回了城裡的家,鄭重地擺在了書架上,並意欲繼續當年最詩意最有情調的小舉動——“書頁夾樹葉”。

先從在北京工作的這年深秋開始。打算在護國寺街撿一枚國槐樹葉,在什剎海撿一枚柳樹葉,在景山公園撿一枚楓樹葉,在西單街頭撿一枚棗樹葉,在群力胡同撿一枚柿樹葉,在月壇公園撿一枚銀杏葉,到西山賞秋撿一枚黃櫨樹葉……夾在伴我夜讀的《林清玄文集》中,待日後借一枚樹葉回憶難忘的北京掛職時光。回到家鄉,繼續撿花椒葉、杏樹葉、榆樹葉、栗樹葉……用樹葉填充那本《現代漢語詞典》的書頁,讓葉香與書香共融,讓飄零的自然樹葉載著飄零的當年歲月成為一生珍藏。

讀到一則上聯:“書頁夾樹葉,葉在頁中。”想了很久,也沒對出滿意的下聯,我且在“書頁夾樹葉”的日子裡慢慢想著吧。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分類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