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雨季青春,花樣年華
2015/12/23 12:20
瀏覽52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若時間為經,空間為緯,經緯相交的點,便是青春,每人只擁有一次,並且終將逝去。
 
  不知何時,不知何故,他的身影漸漸佔據了我的視線,飛揚的Pretty Renew代理人白襯衫,猶如一朵飄逸於微風中的雲,一如他的笑容,清新乾淨。愛極了他騎單車遠去的背影,儘管我看到的只是背影而已,儘管他從不曾注視過我。後來從同學口中得知,他叫堇,是全校的體育尖子。
 
  三色堇,我最喜歡的花。
 
  堇,一個很言情的名字。
 
  我跟他,原本是兩個世界的人,在茫茫人海中相遇不相識。驚鴻一瞥把我和他聯繫在一起,我狂熱追求,我軟磨硬泡,終於,我們走到了一起,互訴心聲,你儂我儂。
 
  成績跟愛情從來就是對立的。望著那張打滿紅叉的試卷,我的心滿目瘡痍,那是我生平第一次被老師叫到辦公室訓話。老師厚厚的鏡片閃著銳利的凶光 ,我不敢吐露真言。走出辦公室,我只覺昏天黑地。這時堇也從辦公室走出來,他吃驚地望著我,抖抖手裏的試卷,苦澀地笑笑,陽光給他的臉蒙上一層陰翳,這時他已沒有騎單車時那般輕風飛揚,像霜打了的茄子。
 
  本以為是王子與公主的愛情,卻只是成績與情感的矛盾。也許,該放手了。
 
  臨近中考一個月,那周星期六,堇約我去遊樂場。那天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我們穿著雨衣,把所有遊樂設施都玩了個遍,酣暢淋漓地笑著,仿佛整個世界只有我們,並不存在那所謂決定命運的中考。玩累了,我倒在遊樂園的木椅上,Pretty Renew代理人堇在我身旁坐下,問我:“你知道三色堇為什麼有三種顏色嗎?”
 
  我感到莫名其妙,閉上眼睛漫不經心地回答:“不知道”
 
  “因為它既有初遇時粉紅的想望,也有熱戀時火紅的甜蜜,還有不得不分離的灰白的憂傷。”
 
  我驚奇地睜大眼睛,還沒等我開口表示驚訝,堇就已說:“所以,我們分手吧。為了你的前途,也為了我的命運。”
 
  他的聲音平淡而冷靜,但我還是明顯地感到他在顫抖。“嗯。”我的聲音微不可聞。我早就料到,這一天終將來臨,就像宿命一樣,即使堇不說,我也會說:即使我們都不說,也會有人勸我們說。相遇,是宿命,分離,依然是宿命。而在操控著這一切的,是青春,每人只擁有一次,並且終將逝去。
 
  堇沒說再見,我也沒說再見,因為再見是一個謊言。人們常說:“無言是最好的結局。”他騎上單車,遠去,我佇立在原地,悵望他漸漸消失在地平線的身影。一切宛如昨日,恍然若夢,少女癡癡凝望著單車少年,只是已無昨日的欣喜。人生若只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灰白的憂傷,灰白的憂傷……
 
  當成績與愛情同時出現而又不可Pretty Renew雅蘭兼得時,我們都不約而同地選擇了前者。是軟弱嗎,是理性嗎,還是說只是青春朦朧的戀情?
 
  經過一個多月的努力,我們奮戰中考,結果都考上了重點高中。拿到錄取通知書的那天,我喜得熱淚盈眶,徹夜無眠。
 
  的確,相濡以沐,不如相忘於江湖。
 
  回想那個下雨天,他問我三色堇的含義。堇說:”因為它既有初遇時粉紅的想望,也有熱戀時火紅的甜蜜,還有不得不分離的灰白的憂傷。”忍受了這“灰白的憂傷”,收穫的將是一片豔陽。你有你的如花美眷,我也有我的錦瑟流年。
 
  三色堇,是青春的縮影。青春,每人只擁有一次,並且終將逝去。
 
  感謝那個下雨天,因為雨過,即是天晴。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單身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生命的綻放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