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斯巴達和雅典: 臺灣兩大政黨拔河能否創出我們的民主發展的分水嶺,教我們的世界向前行,不再回頭? (7-7 給記者無疆界的先生和小姐們 Re:劉曉波)
2010/01/11 01:58
瀏覽748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記者無疆界的先生和小姐們,我知道您們是還不滿意我的有關劉曉波先生被判11年的回應的,所以,我特別在此刊出我在去年十二月三十日寄出給馬英九先生和李濤先生的投書中的一部分,請不要指望我會把我蛛絲馬跡著找到的我認為的真相給全部公佈,你們和我都知道什麼是「敏感」二字! 然而,我也不是對十二月的國際大戰之在走一套老招數没有某種程度的熟悉感的,我在上述十二月三十日的投書中的另處這麼講,

「我寫到今天什麼都没有,有的就是我對知道我的存在的人的公信力,我不能教失去,那怕終極一生我會是默默無聞於這世界上絶大多數的人! ...公信,李濤先生,您們一定要相信我,作我見證,我們在道理救人,我們在道理救世,儘管没有人知道我們做了什麼! 兩岸一定要開放,不能教這個開放成為世界二分的起點,天啊! 這就是兩岸之為亞太北韓以外的另一個熱點的爆發法嗎? 我們和北韓之為熱點有多天大的不同啊! 奔,犇,犇月!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要這麼來形容臺灣之為熱點是這麼爆發法的,啊! 是行星撞地球式的爆發法,一個没搞好,就有人得逃去廣寒了的! 」

請知道,民間一個讀書人的我這麼講起自己那怕一生默默無聞也不在乎,那可不是在講我已上了廣寒,我有的只是和世界保持一個我所喜歡的參商步調,我是真的離政壇很遠很遠的,而且愈來愈能快速地懂得辨識陷阱和什麼可以寫和什麼不可以寫! 我是個世界人,但那並不代表我没有國家,我縱不能保護我的國家中華民國臺灣,我也不能教我的國家中華民國臺灣受我之累,我是要我的國家中華民國臺灣有如當年多少年歐美國家有的整體起來都在走一流的第四權的! 那個David Halberstam的年代, not just The Fifties!

馬先生,李濤先生,                            12-29-30-09

打耶誕夜拼著寫完下面這封投書的我在前天天幾乎大功告成後,本來很高興地跟家人出門團聚吃大餐的,可是席間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我禁不住起難過,那問題是由想問馬先生您來問起的。馬先生,劉曉波先生之成為這場國際臺海大戰的被犠牲者,那是不是胡錦濤和温家寶兩先生的國內和國外的政敵在看著我,而打出的一道包容二分三段人的人口中所謂的「難題」? 懼怕人世康生的我不把胡温當惡魔看,今天他們以劉曉波先生兩夫妻設局來把我設定在一個十字路口,看我是要譴責判起劉曉波整整十一年徒刑的胡和温,還是作倀成為中共的同路人! 我仔細地把我下面的投書再看一遍,我想我是有把立場給抓穩,而去拒絶做起這道人設定的二選一的選擇題的,真相! 我的立場在找出真相,如文中所言,即便窮我在世也不能真確切找到真相,我知道我已經以這封投書為後世打下了一個接續我尋找真相的大綱

惟有多少人能看到我這封投書而理解起我的由自我界定即金溥聰先生講的「角色主義」是也來的回應,從而把重心放在我提出的真相上,而不是去因著劉曉波先生被判十一年的事實來認定起我已失立場? 我知道我不能把這篇文章給刊出的,若刊出,我會是不論有否為人理解,都會教國家遭到傷害,而國人受害,對岸的十三億的人民不會也受害嗎? 無論世間有否真理於民主的建構歷程,最重要的是守住一片天,教百姓能休養生息,有自己的日子,生生,儘管這是一場民主的建構是否「經濟自由」和「政治自由」可以起脫鈎,從而相互漸進的戰爭大辯論! 我願意想殘惡之人的最愛就是伯仁,那有可能就是他們墮落的開始,他們扳不回來,他們也不相信有人能扳回來,而這個「不能」往往就有他們的在教不能,這就是這場以劉曉波先生設局於我的人!

馬先生,我記得當年戴晴小姐曾在面見經國先生時,尖銳問起我們的版本的劉曉波問題,經國先生斷然拒絶往下談,多少年後的今天,變成民間的我在面對這個應是來自對岸胡温的政敵和政敵的跨海藍綠同盟們的屬相同的問題,青天在上,請您和李濤先生作我見證,踏入情實尋求真相的我對曉波和他的妻有的並非伯仁之罪,而是「勇為見義」,那怕劉曉波先生和其夫人本身實不認同於我,我要世人看得見我一刀又一刀砍開而教見的公義! 馬先生,中共的同路人,apologist,一如這場起自十二月中習近平蔡英文故意撞期訪日的國際大戰中各方人馬出的都為老招數,這要把我打為這兩個人種的也是老招數的,是不是? 中共的同路人,apologist, 不光是我,也更有您和您的團隊的,對不對? 我拒絶由譴責胡温來被抓回去所謂民主自由的陣營,我要走在中線和對方打起合作中有競爭,真相可以幫助我這麼做,希望我角色界定出來的答案也能幫助您們繼續開創性向前行!

印象中戴晴小姐似乎和葉劍英關係密切,這一場企圖捲入我的國際大戰中,是否有當年戴晴小姐和經國先生的一場在反向操作? 經國先生創造大環境養大的子弟兵的我是願意給胡錦濤和温家寶兩先生同情的理解的,不為什麼,就為我有看見他們在創造大環境給他們的小老百姓去憑著自己的努力養家活口,他們絶多都在過自己的日子,而不再是統治者和統治階級的人生,百姓一定要長實才會有對黑金政治的真正持久制裁力! 馬先生,不要擔心,我很好的,謝謝多保護!

李濤先生,您看完這封投書後,或會想為什麼我不乾脆不寫,一如我在五月到八月的時候? 我没有選擇不寫的,因為給胡温同情的理解的我這一回不能由放起假來面對劉曉波的被判十一年! 那怕我放完假再回來,我也是要面對劉曉波的被判十一年的,否則我根本没有立場再這麼面對起搞不清楚狀況、但只有愛恨分明的推動人權者繼續務實著寫下去,以教一個解決國際關係的新思維可以繼續發芽! 事實是我在這回寫作中發現,我寫出的新思維並不是真的新的,有可能是過去有人打出來的思維在重生,我完全不記得我是打那裏來的能這麼解碼二分三段的,但是正如文中所言,一路解的我有說不出的熟悉感,那熟悉感在引領我找真相! 時勢走得快,這封投書您們大家要快一點看,而且一定要看懂,除了自保,也有在保我! 加一句,看懂了就好,不要聲張,不要妄動,戰事可能還未完,不說別人,光我界定為這場大戰的主要操盤者之一的邱義仁就會還在等,下詳!

李濤先生,我得再加一句,我知道我這麼跟您們千叮嚀,萬交代,您們是還是會進人的「通天塔」去玩一玩的,但是我也知道您們會一如我般玩個幾天後,覺得發膩之餘,有一場空的感覺,基本上我們不是塔中人,他們實在講什麼,我們不會完全知道! 不過,有兩點我得給您們指出來,一,30個代表字之為塔中人進塔的鑰匙,他們不會只有這麼一把,他們會有好幾把,這抛出的一把極度可能是引人如您我進去走「迷樓」的陷阱,畢竟我這回進去的寫蝶人的「通天塔」很大,而且我也知道他們有的「通天塔」不是只有一座! 二,塔中人並不是真的相互齊心,我的感覺是相互對立中有合作的他們有在和彼此競爭,以看誰能站在誰的頭上,以教自己不要被金融海嘯給滅頂的愈演愈烈的趨勢,最明白的是看來在給抓來打「犇」的親民黨,他們應是在最底層! 您們千萬要小心不要進去玩了起來捨不得出來,到那個情況,很可能是他們在真真假假地餵您們去成了他們的什麼的時候了的,書要正著看,字要懂著寫,您們的自保是絶對可以保人的! 請李先生您們要想著保我來把這封投書給看完,和想清楚我的千叮嚀和萬交代! 我下面投書的結尾還會再給您們次千叮嚀,那可真的是重要中的重要,也請李先生您幫我把這封投書轉給馬先生,謝謝!

柳是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