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蔡英文難以面對的問題
2011/12/09 23:41
瀏覽6,597
迴響19
推薦39
引用0
蔡英文在「宇昌案」上的行為再度證明了看似善良的人,在權利面前一樣會變得如此貪婪且毫無簾恥。和陳水扁時代的其它貪污案不同,宇昌案不管是現在還是將來,應該都難以成立法律上的貪污,但如果細就蔡英文在本案當時以及現在的應對,都足以證明此案與陳水扁執政時期的其它貪污案實在無分軒輊。如果看了蔡英文跟民進黨在此案上的各種「生氣」、「亂掰」及「瞎扯」的表現還相信民進黨已有所改革,那不是瞎了就是頭腦有問題。

儘管蔡英文跟民進黨一再強辯當初是因為政府找不到人投資,所以才由蔡英文幫忙找了家族的人來投資,但無論是法律上還是邏輯上都完全不通。何美玥跟民進黨應該要告訴我們,為什麼當初宇昌案非如此緊迫投資不可?如果宇昌公司的成立目的是生產當時禽流感的必須用藥或是國內急需的疾病用藥,或許可以解釋為何政府必須要這麼急著找人投資;但是根據何美玥的說法,政府急著投資宇昌的目的似乎僅是出於急於獲得美方合作生產機會的壓力。如果只是商業上的壓力,為何當時的扁政府需要如此急迫的找人投資宇昌這家公司,甚至找人找到「個人」身上?

更進一步要問的是,當初何美玥到底找過多少企業家投資?又為什麼那些企業主不想投資所以最後找上蔡英文家族?如果這件投資案真的對國家對政府如此重要,為什麼不先動用政府的基金投資?又既然國發基金都已投資,為何政府還需要去找蔡英文家族投資?難道當時政府實在沒有其他管道可以找到資金?

就算完全不考慮前述問題好了,蔡英文只是一個法律博士專長在國際貿易法跟藥品生產有何關係?不是說非要藥學或生技相關專業的人才能擔任宇昌公司的董事長,而是民進黨必須解釋為什麼當初要派蔡英文去擔任一個非她所長的公司董事長?依據何美玥跟部分民進黨人士的說法是因為希望借重蔡英文的國際談判經驗,以利跟美國談判專利及技術移轉,所以才指派蔡英文去擔任宇昌的董事長。但是這種談判涉及到許多專利跟科技東西,蔡英文完全沒有接觸過相關的領域,如何能解釋她的專長是宇昌公司必需?如果依據徐國勇在電視媒體上的說法,蔡英文是因為其它出資老闆沒有時間所以把董事長給了當時「最閒」的蔡英文,那更暴露出民進黨當初執政的荒腔走板,一個被民進黨視為如此重要的投資案,其最重要的公司董事長竟然只是因為「閒」就被推舉出來,這讓納稅成立國發基金的平民百姓情何以堪?

最值得質疑的是,既然蔡英文自己都知道宇昌是一家有政府投資的公司,又有自己家族的投資在內,為何還能安心擔任董事長?她自己長期擔任政府的顧問跟政務官,難道不知道這樣形同她一人身兼政府及她的家族代表,然後拿政府的資金來替她的家族賺錢?就算因為旋轉門條款被刻意修法排除了生技產業的適用,但蔡英文在宇昌案上百分之百違反了利益迴避原則是不容懷疑的事實。

因此我希望蔡英文在痛罵國民黨搞負面選舉之餘,應該要老老實實回答下列問題:

1.到底宇昌案有什麼急迫性跟重要性非要政府在那個時候投資不可?又為什麼政府在找不到出資者時會找到妳的家族而不是別的家族?如果當初政府不保證不會賠錢,妳的家族還肯答應投資嗎?

2.妳憑什麼原因可以擔任宇昌的董事長?因為妳完全沒有專利權談判的經驗跟專長,如果聘妳是因為跟國際談判能力,那可否請妳說明到底妳在宇昌董事長任內都怎麼跟美方代表談?又替宇昌爭取過什麼利益?

3.當民進黨興高采烈攻擊馬英九的大姊沒有利益迴避時,妳有沒有檢討妳的家族?是不是應該也讓大家檢驗一下妳的兄弟姊妹有沒有利益迴避這個問題?

希望蔡英文要誠實回答這些問題,不然我們就必需合理懷疑她必然會是下一個陳水扁,因為當她把這種撈公家油水可以解釋成是在幫國家做事,那跟陳水扁利用編造南線專案來詐領國務機要費有何兩樣?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政治時事短評
上一則: 誰家孩子去做兵?
下一則: 一場沒有靈魂的總統辯論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9) :
19樓. 時和
2012/01/01 23:08
不只是蔡英文,翁啟惠、何大一、與陳良博等三院士最好能出來澄清
叁、學術界必須澄清的黑鍋

同一個生物製劑:TNX-355 就是 TMB-355;TNX 代表 TaNoX,TMB 代表 TaiMedBiologics。為何申請兩年的南華生技被否決?而還沒成立的 TaiMed whatever 被選中?

合理的懷疑是學術界在爭生技產業的主導權。


何大一院士否決南華生技,卻當宇昌生技的創辦人之一、兼董事,並獲得5%的技術乾股。



裁判兼球員,不知利益迴避?絕對會被批判。

陳良博院士現在為 TaiMedBiologics 美國子公司的董事長。

何大一和陳良博是台懋生技民國96年9月3日成立時的三位董事中之二位,而蔡英文是第三位;台懋生技是蔡英文家族投資的公司,蔡英文是董事長。

何大一、陳良博、與蔡英文等三人被懷疑為形成裡應外合,內神通外鬼的圍事態勢。

翁啟惠院長所主持的中央研究院之基因體研究中心後來則拿到 TaiMed whatever 的研究計畫。

ㄧ個台懋宇昌案讓三個院士都揹了黑鍋?

翁啟惠、何大一、與陳良博等三院士最好能出來澄清:在民國96年9月5日成立「宇昌生技」(TaiMedBiologics)時,到底知不知道「台懋」的英文名字叫 TaiMed whatever?

TaiMedBiologics 與 TaiMed whatever 有沒有〝撞名〞?

國發基金投資的 TaiMedBiologics 是否是一開始就註定是「台懋」的子公司?

台灣的生技產業也揹了黑鍋?
18樓. 路人Juno
2011/12/12 15:10
如果蘇貞昌今天發現經建會主委沒把他這個行政院長放在眼裏還沒聲音,我想他從台灣政壇退休算了

版主:

而且就算首長要找小公務員當貪污的替死鬼,也不會把小公務員找來然後一五一十告知詳情。很多小公務員來不及自保的原因就是自己根本不知道事情的全貌,也不是每個小公務員都像Juno一樣有柯南的腦袋可以嗅出長官指令裡面的問題,所以等到檢察官或政風找上門才知道出事,也晚了。

我沒管過錢,不過在服兵役時管過另一樣很容易出人命的東西。   情形類似,搞丟甚麼,我要倒大楣,雖然那個東西不在我手上,我也不能抱著它睡覺。

行政院是一個非常龐大的機構,行政院長除了在主持行政院會議時,根本不知道也管不了其它部會在幹嘛。事實上不管是陳水扁時代還是馬英九時代,各部會首長其實在真正重要的案子上都是直接報到總統府或國安會討論,很少會去請示行政院長的意見,除非那些案子被總統指定由行政院長處理。如果不是如此,那些銀行財團也不會把錢送到總統官邸,反之你現在有聽過財團送錢到行政院長官邸嗎?

那要看情形。   事情報到總統府或國安會討論沒問題,但是立法院質詢官員時,如果列席行政院長和行政院其他部會一問三不知,那麼你就要倒楣,因為總統府和國安會告訴你去做的人絕對不會在你被立委轟成砲灰時出來救你,你身旁可能挺你的只有行政院長和其他部會官員。

說到這裡,相關簽呈列為極機密的另一個可能是別讓立法院知道,否則這件事在蔡英文離開行政院轉任宇昌董事長時早就在立法院爆發。

再考慮行政院的分層負辦法,既然當初蘇貞昌已經指定由蔡英文負責宇昌案,蔡英文就可以代表蘇貞昌決行,因為她當時已經是副院長,如果副院長不能決行還要都向院長報告,那蘇貞昌何必授權蔡英文去負責?他自己跳下來指揮不就好?所以我不像你認為蘇貞昌說的話會對蔡英文有什麼影響,因為他出來也就只能說他當時已經授權蔡英文,所以他只是蓋章而已,這也的確是事實。

我們一兩天前討論,按照現在解密的說法,蘇貞昌在第一份簽呈上有他的名字,第二份簽呈則直接由經建會主委寫給副院長蔡英文,蘇連看都不需要看。

如果蘇貞昌今天發現經建會主委沒把他這個行政院長放在眼裏還沒聲音,我想他從台灣政壇退休算了。


17樓. 路人Juno
2011/12/11 14:28
我相信藥廠停產應該是政府主管機關的要求

|123t:

除了是買保險以外, 就是在以錢傷人, 杜絕競爭.
想想, 它買下了, 而它自己又生產口服的,
那它就少了針藥那方的競爭, 而就可以跟其他口服生產商(或是它自己)壟斷市場
價格全任它自己來抬了.

這種事其他產業也在做,差別是藥廠是救命的,因此你感受更深。

所以藥劑界是很多埋沒良心的事. 老是說研發經費貴,
一些比較罕有的病, 明明有藥可改善情況, 或是減低病患痛苦的,
他們就是說停產就停產. 我看過一個紀錄片, 忘了是什麼病,
明明有一種藥, 打下去病患不會有反應, 他們就是停產,
病患只能回去用一種替代品, 但那種針藥, 打下去病患是痛得死去活來的.

藥品研發本來就很貴。   有幾個因素(以美國來說):

* FDA要通過一個藥品核准上市,通常要好幾年,甚至十年都有可能;

* 常常你看到一個在市場上熱賣的藥品,後面你沒看到的是十個沒有通過測試核准的藥品研發;

* 也有已經通過FDA核准上市在美國賣的藥品,事後被發現有副作用,被取消核准甚至還被使用者控告要求賠償。

有專利的藥品一般不會停產,會停產多半是主管單位下令。  你說的例子有一些不合常理:

* 如果A藥廠有一種病患沒嚴重副作用的藥品而B藥廠有治同樣疾病但痛的死去活來的藥,那麼A藥廠更應該把要拿出來賣,而且可以賣好價錢;

* 如果這兩種藥都是A藥廠的產品,那麼A藥廠大可以兩種藥都賣,而且因為一種藥沒有嚴重副作用,A藥廠可以把這種藥定價訂高。

我相信藥廠停產應該是政府主管機關的要求。

16樓. 路人Juno
2011/12/11 12:15
我的直覺是民進黨內部有人在扯蘇嘉全的後腿

|123t:

老人話真沒說錯, "不是不報, 時辰未到".
真的一式一樣. 民進黨說國民黨抹黑奧步,
但仔細看來, 一招一式都是其來有自, 只不過是以其人之道, 還治其人之身.

=======

我不敢說我知道。   蔡英文的這個宇昌案還有些有趣的地方,但是蘇嘉全的農舍案以及他太太去看猛男秀這兩件事,我的直覺是民進黨內部有人在扯蘇嘉全的後腿,因為如果蔡英文獲勝,蘇嘉全就是民進黨下一個梯隊的接班人。

邱毅號稱爆料天王,而且以爆料來說,他算有專業的,但還是要有人提供資料給他才行。   問題是蘇嘉全農舍的事情以前就吵過,蘇自己也選過台中市長,差點打敗胡自強。   如果這些資料當時就被國民黨或邱毅掌握,台中市長選舉時應該早就拿出來了。   這些資料當時沒出來,蘇嘉全選副總統時出來,讓我懷疑是民進黨自己人讓邱毅借刀殺人。

至於蘇夫人看猛男秀這件事,我個人並不認為這一定和蘇嘉全的能力操守有重大關聯,但他太太和朋友去看猛男秀,顯然讓蘇嘉全很難堪,在場的可能有錄影帶的當然都是自己人。   這麼多年這個錄影帶沒出來,台中市長選舉也沒出來,現在冒出來,讓我很好奇。

15樓. 路人Juno
2011/12/11 12:00
蘇貞昌

版主:

Juno,不是每個小公務員都這麼「勇敢」的!如果都是這樣,也不會搞出什麼南線外交還是新生高架橋弊案了。事實上基層公務員很怕黑掉,除非不在乎升遷,不然只要在升遷的過程中被卡一卡,可能一輩子就是科員到退休;另外還有些性格本來就比較膽小怕事的公務員,長官擺臉色吼幾句就乖乖蓋章,所以不要苛責公務員碰到長官會硬起來,會懂得錄音或弄保命公文,上面的長官也會看人,不會挑那些比較「硬」的公務員去幹件不得的事,而是專挑那些比較「軟」的公務員來指揮。

小公務員當然未必會這樣「勇敢」,但是保自己命應該是常識,聽長官口頭指示辦事,到時候監察院彈劾或進監牢的可是自己。   余文進監獄後,還有公務員不懂這件事,那我也只能說活該(這只是一個例子,我不認為馬英九有給余文任何口頭指示處理單據)。

另外我不相信這個案子是蘇貞昌主導的原因是「他不懂」。根據在北縣任職的朋友說,蘇貞昌這個人有個習慣,不熟的領域不碰,除了不想被當白癡,也怕被屬下賣了。更何況蔡英文跟蘇貞昌完全不是一個派系,蘇貞昌那時沒必要那麼賣力的幫蔡英文安排後路又圖利她的家族。

我也不相信蘇貞昌有太多涉獵,但是印象中目前為止蘇貞昌是當時的行政院長,蔡英文當副院長做了些甚麼,把甚麼事當極機密,蘇貞昌絕對知道,他應該也有在那些極機密簽呈上批可。  但就像你說的,也許蘇貞昌「他不懂」,相信何美玥及蔡英文的報告,也許總統府有告訴他甚麼,總之蘇自己和他的幕僚沒拿好處,因此他最多只有政治責任。

目前看來蔡英文顯然不需要蘇貞昌的幫忙,也許蘇貞昌應該選擇出國散心,否則蘇貞昌在台灣如果被記者堵到問他這件事,他怎樣說對自己對民進黨不好。  不過蘇貞昌的言行有可能對這件事發展有重要影響,如果他決定開口的話,我們再等著看。


我只能說每個機關每個公務員面臨的狀況都不同,你講的是理想狀況,我說的是實際。余文案子當然不是馬英九口頭指示,馬英九那麼忙,根本不會有時間去算計這些小事。但是余文的確是被口頭交辦的,交辦的就是他的那些上司,市長秘書跟市長室主任,而這些人交辦也就是為了幫馬英九拿到他的錢罷了!

行政機關就是如此,許多時候不見得是首長想貪(他們就算想貪也未必知道該如何著手),反而是他的機要或幕僚主動「揣摩上意」或「逢迎拍馬」就主動幫主子下令了。所以往往可能只是A首長要B秘書去瞭解一下,經過中間層層加碼到H小公務員時就變成「老闆下令要你辦成」。

而且就算首長要找小公務員當貪污的替死鬼,也不會把小公務員找來然後一五一十告知詳情。很多小公務員來不及自保的原因就是自己根本不知道事情的全貌,也不是每個小公務員都像Juno一樣有柯南的腦袋可以嗅出長官指令裡面的問題,所以等到檢察官或政風找上門才知道出事,也晚了。

行政院是一個非常龐大的機構,行政院長除了在主持行政院會議時,根本不知道也管不了其它部會在幹嘛。事實上不管是陳水扁時代還是馬英九時代,各部會首長其實在真正重要的案子上都是直接報到總統府或國安會討論,很少會去請示行政院長的意見,除非那些案子被總統指定由行政院長處理。如果不是如此,那些銀行財團也不會把錢送到總統官邸,反之你現在有聽過財團送錢到行政院長官邸嗎?

再考慮行政院的分層負辦法,既然當初蘇貞昌已經指定由蔡英文負責宇昌案,蔡英文就可以代表蘇貞昌決行,因為她當時已經是副院長,如果副院長不能決行還要都向院長報告,那蘇貞昌何必授權蔡英文去負責?他自己跳下來指揮不就好?所以我不像你認為蘇貞昌說的話會對蔡英文有什麼影響,因為他出來也就只能說他當時已經授權蔡英文,所以他只是蓋章而已,這也的確是事實。

反而比較弔詭的是當時的蔡英文背後還有沒有人?別忘了綠營跟醫界還有生技產業的關係本來就比較好,是不是因為某些綠營的生技或醫界人士向總統遊說後,由總統指派蔡英文去處理,這是很難說的事情。
Berserker2011/12/11 16:41回覆
14樓.
2011/12/11 02:50
不好意思
最早一篇回應是在公司打的, 公司不容許裝中文,
只好用英文回應. 謝謝格主包容不見怪.  在此再三謝過.
客氣了,希望別嫌棄在下的英文差。 Berserker2011/12/11 08:51回覆
13樓.
2011/12/11 02:48
Juno
那麼, 現在情況不止像興票了,
更像沈富雄在陳由豪事件的情況啦.

老人話真沒說錯, "不是不報, 時辰未到".
真的一式一樣. 民進黨說國民黨抹黑奧步,
但仔細看來, 一招一式都是其來有自, 只不過是以其人之道, 還治其人之身.

不過, 如此下去, 台灣的政治就完全沒有可以期待的了.

我一貫主張未來的新總統在上任後應該要花半年到一年時間仔細清算現在政府的情況,把這些所有欠債、亂花錢、亂投資、貪污圖利等等都清理出來,不是政治追殺也不是針對哪一黨哪一派,只是要把家裡打掃乾淨了,你才知道家裡真正還有什麼東西,也才知道還缺什麼東西。

如果以後的總統還只想當好人,或是指想把前人的爛帳當成連任時的攻擊材料,那我們永遠不知道台灣政府到底爛到什麼程度,也只能忍受各黨(不要以為親民黨可以超越藍綠)繼續用這種揭對手瘡疤的方式打選戰了!
Berserker2011/12/11 09:07回覆
12樓.
2011/12/11 02:42
重殼蝸牛
除了是買保險以外, 就是在以錢傷人, 杜絕競爭.
想想, 它買下了, 而它自己又生產口服的,
那它就少了針藥那方的競爭, 而就可以跟其他口服生產商(或是它自己)壟斷市場
價格全任它自己來抬了.

所以藥劑界是很多埋沒良心的事. 老是說研發經費貴,
一些比較罕有的病, 明明有藥可改善情況, 或是減低病患痛苦的,
他們就是說停產就停產. 我看過一個紀錄片, 忘了是什麼病,
明明有一種藥, 打下去病患不會有反應, 他們就是停產,
病患只能回去用一種替代品, 但那種針藥, 打下去病患是痛得死去活來的.

天天說黑心, 白色巨塔, 其實藥劑界中就有許多黑心事, 不為人知而已.
一切藏在專利, 商業機密背後.
藥界本來就很黑,特別是新藥或所謂的標靶藥物這塊,利潤特別大,髒手也就特別多。

在這個案子上一直打機密跟旋轉門條款有什麼意義呢?以蔡英文這種小心的人,法律問題一定早就研究過了,不會這麼明白違反法律給對手打。真正值得追究的是政府為何要投資這個藥的決策過程,因為宇昌生產的藥是治療愛滋病的,參與投資的有何大一博士,一個愛滋病的新藥有必要由政府以如此急迫的方式投資嗎?如果愛滋病是台灣死亡原因第一名或前十名,那政府這麼緊急投資是有道理的,但顯然國人死於癌症及心血管疾病的人數要比死於愛滋的人多太多倍了,不
去投資治療癌症的新藥卻去投資治療愛滋的藥,我不懂蔡英文跟當初民進黨政府的邏輯是什麼? Berserker2011/12/11 09:01回覆
11樓. 莫大小說
2011/12/10 21:40
看到你提出三民主義這個由孫文搞出來狗屁不通東抄西抄的爛主義
哈哈! 終於有人明白道出孫文這草包,唬濫中國百年的雜碎是什麼

新作「乖蹇」連載中
10樓. 路人Juno
2011/12/10 16:22
這件事遲早燒到蘇貞昌身上

版主:

抱歉,我誤解了Juno沒在政府機關工作,原來Juno是雄赳赳氣昂昂的軍官,真是有眼不識泰山,抱歉抱歉!

區區小官,何足掛齒。

......

另外在程序上我不認為會一定有這麼多人看過,事實上行政機關有很多「首長交辦」跟「授權決行」的案子,可能首長下令要秘密進行,然後就由承辦人直送主秘或副首長就決行掉了,不見得會經過那麼多人。假設當初行政院負責生技產業小組的頭頭是蔡英文,這個案子可能由蔡英文自己下令何美玥執行,頂多經過國發基金的承辦人、會計、經濟部長,然後經濟部長就決行掉了,這樣才能盡量減少知道的外人。

目前這個風波還在醞釀之中,會停在哪裡沒人知道,當然現在選總統的是蔡英文不是何美玥,對蔡來說她的最好策略是低調拖過選舉(我個人認為她最好策略應該是出來一次沒保留說清楚,不過可能真相對她非常不利)。   但是就像當年興票案一樣,宋楚瑜不停變換的長輩說法最後讓他落選。  蔡英文不說清楚,中間選民不會有多少人支持她。

另一個外卡是蘇貞昌。  聯合報一篇報導很含蓄: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S6/6773033.shtml

.......

那麼曾經參與宇昌案的民進黨相關人士,都可能長期陷入說不清、講不明的困境。

這一行沒指名,但它當然講的是蘇貞昌,這件事遲早燒到蘇貞昌身上。  他如果在選前出來說明白,他就可能害慘蔡英文。   如果他選後或三四年後才開口,又會有人質疑他當初為甚麼不幫蔡英文說話。  反正蘇貞昌遭殃是定案的事,他只能選一個傷害最小的方案。

對蘇貞昌最好的是他在選前把他知道的說清楚,扛下自己該有的責任(有可能只是政治責任),這樣民眾對他反而會有加分。  但是這樣做就把蔡英文比下去,到時候蔡英文如果輸掉選舉,民進黨(其他派系)會把帳記在蘇頭上,四年後蘇可能得以獨立身分參選,如果他還想選總統的話。

而且行政機關還有一個很賤的地方,就是很多長官都只會口頭表示意見,而不會寫在公文上,越爭議的案子越是如此。所以我相信就算解密宇昌案的公文,應該也看不到什麼東西,真正的決策過程大概只有蔡英文跟何美玥自己知道了。

現在小公務員也都知道,長官口頭表示意見,問題是簽呈最後還是得有一個人批可。  沒人批可,其他機關不會送錢過來。   其他機關的長官口頭指示小公務員撥款,那麼小公務員自然會留下保命公文。   如果實在沒有,就別怪小公務員帶錄音筆去長官辦公室了。

Juno,不是每個小公務員都這麼「勇敢」的!如果都是這樣,也不會搞出什麼南線外交還是新生高架橋弊案了。事實上基層公務員很怕黑掉,除非不在乎升遷,不然只要在升遷的過程中被卡一卡,可能一輩子就是科員到退休;另外還有些性格本來就比較膽小怕事的公務員,長官擺臉色吼幾句就乖乖蓋章,所以不要苛責公務員碰到長官會硬起來,會懂得錄音或弄保命公文,上面的長官也會看人,不會挑那些比較「硬」的公務員去幹件不得的事,而是專挑那些比較「軟」的公務員來指揮。

另外我不相信這個案子是蘇貞昌主導的原因是「他不懂」。根據在北縣任職的朋友說,蘇貞昌這個人有個習慣,不熟的領域不碰,除了不想被當白癡,也怕被屬下賣了。更何況蔡英文跟蘇貞昌完全不是一個派系,蘇貞昌那時沒必要那麼賣力的幫蔡英文安排後路又圖利她的家族。

反觀蔡英文除了在副院長任內就一直搞產業,特別是生技這塊,她自己家族裡又有多位醫生跟經營生技公司,完全有理由在宇昌案上扮演關鍵性角色。我是猜測當年應該是蘇貞昌把這塊完全交給蔡英文主導,蘇也知道蔡是可以直通陳水扁跟李登輝的國王人馬,所以蘇大概也就抱持尊蔡的態度,在蔡的領域內完全尊重蔡的決定,他只是蓋章而已。否則以蘇的個性,早就出來開罵了,因為他最恨被講貪污。更何況在本案裡他跟他的人一毛都沒撈到,有他這麼蠢的行政院長嗎?自己冒風險批公文讓下屬去圖利貪污?或許Juno可以解答我的疑惑。
Berserker2011/12/11 10:0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