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風‧雷‧紅針(名稱暫定)第一回.荷塘‧烈焰(Part1)
2014/05/18 16:38
瀏覽810
迴響0
推薦64
引用0

 

第一回.荷塘‧烈焰(Part1)

艷陽如焰般肆虐地燒著,綠湖鎮崔家莊眾人盡坐在廳堂中飲著涼茶。莊院左面,崔新柳倚在他那間屋子窗前,望著外院中幾棵柳樹衰頹枯垂的柳枝與滿塘嬌顏盛綻的荷花,執著扇的手慵疲地揮動。在他身畔的小几上,擱著飲剩半壺的涼茶與一只茶杯,一本破舊污損的《禮部韻略》在几邊搖搖欲墜。

廳堂中眾人笑語聲陣陣傳來,崔新柳心想:「準是那管家的老羅又在閒扯他年輕時的風流帳了。哼,月華那蠢婦,竟也跟著眾僕湊啥熱鬧。」

他發了一會兒愣,將几上的半壺涼茶飲盡,一揮手,道:「來人!」
屋外不遠處一名僕人便進屋,收拾了茶壺與茶杯,正要退下,崔新柳倏地猛踹了那僕人一腳,喝道:「蠢驢,難道不知大爺要午睡?傳話叫外頭眾僕閉嘴!」
那僕人踉踉蹌蹌地退後,應道:「是。」
崔新柳心浮氣躁,隨手將那本將墜未墜的《禮部韻略》揮至地上,走到床邊,倒頭便臥。

那僕人出去不久,廳堂裡便鴉雀無聲,整個崔家莊靜得宛若深夜,只隱隱聽得微弱的蟬聲,從崔家後院的幾棵樹上傳來。

崔新柳揮了揮扇,拋下,迷迷糊糊地正要睡著,忽聽得微細的腳步聲。他微微睜眼一線瞧了瞧,原來是新婚妻子孟月華捧著幾本書籍進了屋。他理也懶得理,心想她又拿那些勞什子的書進來做啥,便索性閉眼假寐。

孟月華將那疊書籍輕放於小几上。她身著一件淺藍滾紅邊,鑲著花朵的薄衫,在廳堂幫著料理諸事初罷,閒談一會兒,忽覺汗濕透衫,便想至內室更衣。豈料她踏進屋來,走了幾步,便踢著了落地的那本《禮部韻略》,險些絆倒。她收拾了《禮部韻略》,走進內室,愀然不樂,取了件新衫,發著愣,心道:「公婆過世得早,新柳要我扶持,豈料他如此冷落於我,這也罷了,我鼓舞他讀的書籍,竟被他棄如敝屣,他既無意習書考取功名,卻也不願勤練家傳武學,看他這般度日,我豈不是愧對早逝的公婆?唉,聽老羅和侍女們說,新柳性情頑劣,經常遊手好閒,欺侮老弱殘窮,這可如何是好?」越想內心越煩亂,竟忘了換衣。

此時,忽聽得屋外眾僕喧鬧不已,「小姐,請留步!」
「少爺正在午睡,小姐也等他醒了再跟他報備呀!」
「少爺怪罪下來,小的可無法承擔!」
一個沉穩的老翁話聲忽地蓋過了眾聲,管家的老羅邊踱步邊慌忙道:「小姐,外頭熱得緊呢,要出門也不急在這時。」
崔新荷的丫鬟雲兒勸道:「唉呀,小姐急著出門,別攔了!這不是得罪了小姐嗎?待會兒少爺醒了,我再回他說小姐有急事出去了便行!」崔新荷的

鬧聲未止,崔新柳睡意已退了大半,嚷道:「吵甚麼?打擾本大爺清夢!」他滿臉慍怒地進了廳堂,只見雲兒正與老羅對峙著。崔新荷已跨出了廳堂的門檻,見了他,強笑道:「哥,你醒啦,我趕著出門,未來得及告知你,莫怪!」

言罷,只見崔新荷輕盈地過了檻,翩然若燕地奔至後院,她一身紅衫如焰般燒過了院中小徑,倏忽已到了荷塘邊。眾僕眼望著那紅焰速掠而過,每張臉上盡是驚詫之色,暗道:「小姐的輕功何時變得這般高強?」
崔新柳卻是震驚中摻著憤恨:「我這妹子實是荒唐,家傳武學也未見她熟練,卻不知她何時練得一身好輕功,還如此張揚!哼,武學有啥用處?管它家傳不家傳,本大爺才不費力練這些勞什子!我雙掌一出,即力大如山,何需啥武學?荷妹敢在我面前賣弄,眼裡可還有我這個兄長?」

崔新柳性情易於激憤,心頭怒火未消,便也無意問及妹子的去處,僅責罵了眾僕擾眠,便悻悻然踏出廳堂。

此時,孟月華已更衣罷,著一身新衫子進了廳堂,問道:「新荷去了哪兒?」

崔新柳冷言道:「去張揚家傳武學和她卓絕的輕功了!」憤然往房裡走去。

孟月華聽在耳裡,滿心憂慮,心細如她,已隱隱感知新柳、新荷兄妹的性格實是南轅北轍。她驚懼著丈夫崔新柳對家傳武學的輕視,亦心寒於新柳對新荷的冷語。月華心中實是極喜愛新荷,待新荷似自己親妹子般,新荷亦喜愛與月華這位溫藹的大嫂談心。她與新荷交談頗多,已深知新荷的武學功力匪淺,正矢志踏上紛亂的江湖路,仗義行俠。月華心亂如麻,她懊惱自己無力鼓舞崔新柳有作為,憂懼崔家兩兄妹有日將分道揚鑣,。

後院那頭,崔新荷已從那荷塘上騰躍而過,眾僕驚嘩聲中,忽傳來一個中氣十足的男音,叫道:「荷妹,別去了!」

孟月華向聲音來處一望,只見一位相貌溫文的男子,正從後院厚牆上翻越而過,身法迅捷。那男子一足踏進後院,一手往院裡石桌一撐,借力奔騰,不久便已奔至崔新荷身後三丈處。

那男子奔得快,崔新荷的輕功更是不凡。眼看崔新荷將要奔出後院,那男子驟然取下了青布腰帶,管家的老羅認識這帶子,不禁脫口而出,讚道:「蘇家公子取出家傳的『青雲帶』來啦!他使這青雲帶可厲害得緊!」

孟月華聽了此語,心生好奇,問道:「什麼是『青雲帶』?」

老羅道:「嘿,這青雲帶的厲害我見識過幾次,倒不是老朽可輕易言說得盡。這位蘇家二公子蘇敬言正住在崔家隔鄰,他與咱家二小姐是青梅竹馬之交。蘇家家傳的青雲帶可剛可柔,妳親眼瞧了便知。」

老羅稍稍賣了個關子,孟月華便似小娃兒看戲法般,緊瞧著蘇敬言手中的青布腰帶。只見蘇敬言將那「青雲帶」一放一拋,那腰帶便往崔新荷奔馳的方向捲去,他將力道拿捏得極穩,妙到毫巔,那腰帶到了崔新荷身旁,忽地輕繞住了她的纖腰。崔新荷柳眉微蹙,回頭嗔道:「敬言兄,好端端地,你綁我是何用意?」

蘇敬言慌忙道:「我擔憂妳孤身行走江湖,遇著風險!」

崔新荷嘆道:「我並非孤身一人,可打算探我的夥伴們去。敬言哥,你行行好,別使青雲帶跟我鬧著玩!」

蘇敬言仍緊握「青雲帶」,那青布帶繞著崔新荷的腰,崔新荷縱是輕功高強,頗有氣力,偏是無法逃脫,亦怎也扯不斷「青雲帶」特殊的家傳布料。她雖慍怒、憂急,也無可奈何。

「青雲帶」一繞便揉合了三種力道,那是蘇敬言苦學多年的內功與家傳手技,逐步積累、蘊化成剛柔並濟的獨門武學;那是多年不滅的柔情,總使得他堅韌的心神在這青帶拋出之刻,眼前始終宛若又見著自己與崔新荷幼時一同練武的往昔;那更是他力揚家傳武學的決心,與多年深藏的相思,兩者緊緊相融,終成一種只有他最明白的「柔中帶剛」,只有他使得妙的「青雲帶武訣」。

崔新荷雖惱怒,卻也明瞭蘇敬言極關照她。眾僕皆望著自己,她可不想為這小事鬧太久,亦不想傷了蘇敬言的面子,思索了一會兒,笑道:「敬言兄,這回我真是嘆服了蘇家青雲帶了,你別再耍威風了!行走江湖之事,我思索三日,再作打算。」

蘇敬言鬆手,道:「荷妹,我們自小就一塊兒切磋武術,每回皆是不分軒輊,可有一回你勝了我三招。這回我雖贏了妳一招,算來你總是勝了我的。」

崔新荷嫣然一笑:「咱們是多年老友了,又何必計算輸贏。敬言兄,喝壺茶再回去吧!」轉身喚道:「老羅,備茶!」

蘇敬言隨著老羅進了廳堂。崔蘇二人飲茶閒談了些武林佳話、練武甘苦,約莫一個時辰後,蘇敬言便離去。

是夜,崔新荷臥在涼榻上,卻輾轉難眠。她起身啟了窗,向後院望去。她屋子正是鄰近後院而設,一眼瞧去,院中的荷塘上,荷花綻得正盛,夜色中更增神秘之美。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