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尷尬的溫家寶
2009/08/03 14:46
瀏覽5,721
迴響60
推薦10
引用0

網路上偶然看到一段溫家寶最近接受CNN專訪的影片。主持人冷不防向溫家寶提出六四及中國民主化的問題,只見溫家寶滿臉尷尬,勉強擠出一點答案。

溫家寶是該尷尬。1989年六四前夕,他是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一般被視為總書記趙紫陽的人馬。1989519凌晨,趙紫陽來到了天安門廣場,看望已經絕食數天的學生。趙紫陽手舉著一支喇叭,喉嚨嘶啞地苦勸著學生愛惜身體,停止絕食,而他的身後,則是一臉嚴肅的溫家寶。當時的報紙上都登出了這張歷史性的照片。不僅廣場上大學生和新聞界人士,而且許多中共黨內人士也都認為,這意味著中共中央委員、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溫家寶,在中共高層的分道揚鑣中毅然站到了趙紫陽一邊。

 

六四之後,趙紫陽人馬坐牢的坐牢、軟禁的軟禁、出國的出國,只有溫家寶生存下來,還一路當到總理。不過,六四的陰影也一直跟著他,以其嫌疑待罪之身,要在中共黨內生存,對六四話題只有避之唯恐不及的份。這次碰到其狠無比的CNN主持人Fareed Zakaria,當場秀出那張歷史性的照片,溫家寶竟然沒有中斷訪問,拂袖而去,已算他有風度。

 

溫家寶說,中國應該首先逐步完善民主選舉制度,使國家權力真正屬於人民,國家的權力被服務於人民。其次改革司法系統,講求法治,建立獨立和公正的司法制度。第三,政府應受人民的監督,特別是新聞媒體等監督。

 

在溫家寶這個位置能說這種話,已經算他膽子很大,但這些敷衍的話鄧小平也說過,江澤民也說過,不算稀罕。所以我還要進一步送給溫家寶一段話,這是他的老上司趙紫陽在被軟禁十幾年後最沈痛的覺悟。

 

趙紫陽說:「縱觀二十世紀以來的各種政治制度,君主專制、法西斯獨裁、軍人政變、無產階級專政,多已退出政治舞臺,唯獨議會民主制顯示了它的生命力。如果中國不實行議會民主制度,不推動新聞自由,就無法解決腐敗及貧富差距擴大的問題,就不可能建立健康市場經濟和現代法治社會。」──國家的囚徒 趙紫陽的秘密錄音

 

我這個部落格有很多大陸朋友喜歡造訪,和我辯論台獨和民主的問題。也有很多台灣朋友對自己的民主沒什麼信心,對中共集權統治的高效率卻贊譽有加。

 

對這些朋友,我也要送上趙紫陽這段話,希望能有點啟發。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不分類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60) :
60樓. WhiteWood
2009/09/17 02:51
I'm sick and tired of talking about China

It is good that he started talking about that word. But it is mainly lip service.

I talked about that word 30 years ago. And I'm still talking and sick of it.

That word is Democracy. - http://en.wikipedia.org/wiki/Democracy

59樓. Taiga
2009/08/09 18:13
「風派」的建言

板主寫的另外一篇文章〈吃嗟來之食的態度〉很有意思。我原文照抄,他說:「嗟來之食非吃不可時也只得吃。但稍有羞恥之心的人只會默默吃,偷偷吃,並希望有朝一日不要再吃,絕不致於邊吃邊叫好吃,吃了還想再吃,甚至還大肆宣傳的吃。」
〈不食嗟來食〉出自《禮記》,大意是:有一個挨餓的人因為「不食嗟來食」以致於餓死的故事。故事的最後是:「曾子聞之,曰:『微與!其嗟也,可去;其謝也,可食。』」
板主認為,不得已吃「嗟來食」時只能「默默吃」,不能大聲嚷嚷地吃。他說,這叫「有恥」,大聲嚷嚷地吃就是「無恥」。但這個故事最後曾子明明是這樣說的:「其嗟也,可去;其謝也,可食。」也就是說,那個說:「嗟!來食!」的人要道歉,才可以吃,否則是不能吃的。
所以,親愛的板主,您的說法讓我想起了孟子的「五十步笑百步」的故事,板主是「五十步」而葉金川或吳伯雄是「百步」。

不過,現言歸正傳,由板主的這篇文章,我們也可以知道,其實「新潮流」和「泛藍」對未來局面發展的判斷是差不多的,他們都是「現實主義者」。

板主的這種現實主義的論調其實在民進黨內是很難生存的,如果這種文章你在部落格上再寫多一點,我估計您是「第十二寇」候選人。古人有云:「良禽擇木而棲」,可惜了板主,您!

58樓. adobe
2009/08/08 19:18
都好都好

樓下的原來是個倒來倒去都無所謂的人, 那何必在這邊和人辯論呢? 沒理念何必寫字呢? 有時間怎不去吃飯拉屎呢?

我想你如果在日據時代應該是台奸一流, 國民黨來了變成國民黨, 以後共產黨來了也會第一個迎共產黨吧

22年在歷史上是很短, 但對個人的生命來說卻很長, 你就慢慢期待吧. 不過, 我想你也不會期待, 反正你都好都好

57樓. Taiga
2009/08/08 11:18
關於「民主」與「人權」

板主回覆說:「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只要堯舜當道, 孔子復活, 管他是皇帝還是共產黨都沒關係 這就是你對政治的全部思考」
板主是學政治的,又是民進黨的幹部,處在您這個地位,和大位祇有一線之隔,所以藍執政、綠執政或紅執政,對您來講是「差很大」;但我不是學政治的,也不搞政治,「藍、綠、紅」哪一邊執政,對我來說都「差很小」,所以,哪一邊對我「有利」,我就倒向哪一邊。所謂「人生如蓬草,風吹兩邊倒」或者說「西瓜偎大邊」是也。

板主說:「我誤會你是大陸人, 是因為你的邏輯和語言都是大陸式的, 包括對民主是"普世價值"的質欵, 我真是全沒想到這會是台灣人的思考方式, 誤會之處很抱歉」
「民主」是好事,「人權」也是好事,但把它們當成「工具」來使就不妙了;譬如說紅蘿蔔很有營養,你認為你兒子該吃,你就請他媽媽把它做成很好吃的食品,那麼你兒子也就吃了;如果你不此之途,你說:「兒子!你把這塊紅蘿蔔吃了,我就帶你去看電影。」這個時候,這塊紅蘿蔔在你兒子眼中變成一塊噁心的黑蘿蔔。
我不質疑「宗教」,我也不質疑「人權」、「民主」,但我質疑把這三者當成政治工具的偽君子。同時,我也不認為「反對者」天生的就站在「民主」這一邊。

板主說:「又, 我從來沒說過台灣人是高等民族, 但我認為台灣人確實是中國人裏面比較幸運的, 有機會可以脫離中國人那種自我沈溺的苦難」
我們的網友Bingo先生已明明白白地告訴我們他們並沒有「自我沈溺的苦難」,他們也有信心解決自己的問題,但你卻以高高在上的姿態想教導Bingo先生如何書寫「人權」這兩個字。

56樓. Taiga
2009/08/08 10:13
外科手術,傷口愈小愈好。

板主說:「我沒看到對中共的專政體制有什麼影響. 22年搞下來,證明中共就只願意這樣了,再進一步是不可能的.」
板主又說:「歷史的進步總要有些英雄.你們在過去二十年中,直到現在,也都還有些英雄出現,他們有的還在監獄裏,有的在國外,有的還在軟禁,有的才剛剛被軟禁, 我們都在持續關注他們.我也希望你是敢做英雄的那種人.」

22年在人生是很長的一段時間,但在歷史,它祇是一瞬間而已。溫家寶敢於這樣對外發言,我認為有九成九以上是中共中央的意思。以許榮淑為例好了,她去參加個撈什子的會議,想要對記者發表個看法就硬生生地被人拉走了,這就是說黨不許妳對外隨便發言,是這個意思吧?回來還被開除黨籍。您認為溫家寶如果是「隨便發言」,他回去後還有活命的機會嗎?既然不是「隨便發言」,我就不認為中共「再進一步是不可能的」。

立國於世,國與國間只有弱肉強食,毫無人情義理可言的;處在流氓的社會,生存之道就是,「打不過它就加入它」。這雖然是失敗主義的論調,但這是很現實的。

不說別的,以中國大陸目前下的「東南亞國協+1」這步棋來講,台灣就窮於應付。中國跑到東南亞當起大哥來了,連1979年剛被「教訓」過的越南也承認了中國的大哥地位。馬英九以〈ECFA〉來因應,這就把台灣和東南亞國協十國等同起來,承認中國的大哥地位。但我很懷疑中國會讓馬英九的這一招過關,馬英九的態度是「和而不合」,但中共當局是「合,要不然沒得和」。搞不好包宗和教授的〈一中共表〉就是〈ECFA〉碰了壁的情況下接著使的另一招。(純猜測,沒有證據)

最後,板主要Bingo先生學學您在台灣「敢衝敢闖」的精神,衝撞中國大陸的政治體制,這一點我認為不必要,我贊成Bingo先生他自己的觀點,畢竟外科手術傷口是愈小愈好。

55樓. apple
2009/08/08 09:24
哈哈
國民黨善於搶佔道德最低點, 做出的事更是難看
54樓. adobe
2009/08/07 18:08
惹人訕笑
樓下的, 罵阿扁和民進黨沒關係, 但不要因為討厭阿扁, 就希望堯舜再世, 孔孟復生,徒惹人訕笑, 也暴露藍民的水準 . 我討厭阿扁, 可我不會附和老共的說法
53樓. Taiga
2009/08/07 17:04
民進黨擅於占據各種「美德」的制高點,但沒做出什麼漂亮的事。
板主說:「等待是沒有用的, 政治改革一定要有人敢去衝撞, 敢去挑戰才行. 台灣的經驗就是這樣.你們今日所討厭的陳水扁就是這樣的人. 雖然他今天的名譽不好, 但他當年確實做了許多台灣人所不敢做的事, 而今日那些批評他的人, 很多是當年不敢行動甚至附和著國民黨政權做幫兇的人.」

民進黨人擅於占據各種「美德」的制高點,譬如說,它的黨名就叫做「民主進步」,而陳水扁還在位的時候,他演講時口中絕對離不開「改革」二字。板主在民進黨中雖是屬「徒孫」輩的,但也繼承了這個習慣。殊不知我們台灣人有個觀念,取名字的時候是「缺什麼補什麼」,名字和事實是互補的。由知可知,民進黨人最缺的就是「民主和進步」。

其次,令我很訝異的是,板主居然拿陳水扁來做為「敢衝敢闖」的樣本。板主您雖然是「唸政治、搞政治」的,但我對您的政治敏銳度,老實說,有點疑惑。民進黨自從黃信介離世、許信良靠邊站後,我上上下下、前前後後地「審視」,就是找不到一個政治家,祇剩下一堆「敢去衝撞」的近視蠻牛。以陳水扁為例,他以前就是一個言語犀利、行動激烈的「闖將」。假如他生在中國大陸的話,肯定會受到毛澤東的賞識。在台灣,他也闖出了一片天,坐上了總統寶座。但畢竟是「紅衛兵」式的人物,底氣有限。登頂後,拔劍四顧心茫茫,看來看去,沒什麼好「改革」的,又不能不「改革」,所以就將自家的錢包改大一點,將「金庫」改到外國去。他「確實做了許多台灣人所不敢做的事」。
52樓. Taiga
2009/08/07 15:28
板主,您搞錯了,我和您一樣,是「高等民族」的台灣人!
人間非天堂,人類沒有聖人。所有的「政治制度」都是人設出來的,既然沒有聖人,當然就沒有辦法設計出來「完美的政治制度」。英國的「議會制度」是相對的比較好的制度。

你說:「如果你要自由民主制度, 就要有多黨制.」讓我們假設「堯天舜日」終於出現了,依你的看法,那還是「非民主自由」的社會;又假設「多黨制」而成天打打殺殺的,難道你會認為這是「民主自由」制度嗎?所以,你要知道的是:搞政治必須要有個良善的出發點,政治的目的是讓人間更公平一點,政治的最高理想是「大同世界、太平天國」。我們是為了讓人間更公平而提倡「民主自由」的,不是為了「民主自由」而「民主自由」。
再說,人世間,有「當家的」就有「反當家的」;有「執政者」就有「反執政者」,從來就不缺「多黨制」。

最後,我想告訴你,我不是「你們那裏」的人;我不是「中國人不是那麼次等民族」的人。嘿!嘿!我和您一樣,是您口中的「高等民族台灣人」。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只要堯舜當道, 孔子復活, 管他是皇帝還是共產黨都沒關係 這就是你對政治的全部思考

我誤會你是大陸人, 是因為你的邏輯和語言都是大陸式的, 包括對民主是"普世價值"的質欵, 我真是全沒想到這會是台灣人的思考方式, 誤會之處很抱歉

又, 我從來沒說過台灣人是高等民族, 但我認為台灣人確實是中國人裏面比較幸運的, 有機會可以脫離中國人那種自我沈溺的苦難

WC2009/08/07 16:47回覆
51樓. Taiga
2009/08/07 12:06
因時制宜、因地制宜的制度就是最好的制度

板主說:「自由民主制度的定義之一就是多黨制,這是基本前提,不容模糊……」

我認為,政治是要為人民服務的,是為了讓人民有更好的生活的。以此為目標設計出各種政治制度,沒有所謂什麼制是「基本前提」,什麼制度一定放之四海而皆準的。譬如說,世人覺得由英國實踐發展出來的議會制度是個相對較好的政治制度;但大英帝國把這套制度留在印度、馬來西亞、新加坡、澳洲、紐西蘭、南非、肯亞…,我們可以看出來,文化背景和英國相似的澳、紐,發展得相當好,但其他地方,由於吸收了不同的文化養分,開出不同花,結出不同的果。再舉一例,美國把它認為最好的政治制度留在菲律賓,結果還不是爛成一攤。因此,我認為參考別人的做法無妨,但得「因地制宜,因時制宜」才是良策。
從前的帝國主義者拿「宗教」這個「普世價值」來「拯救你的靈魂」,不聽的話,繼之以武力;今天的帝國主義者拿「民主、人權」這個「普世價值」來「拯救你的政治制度」,不聽的話,繼之以武力。伊拉克就是最佳樣板。

你沒懂我的意思, 我是說, 如果你要自由民主制度, 就要有多黨制. 如果你不要, 當然就不用多黨制. 你可以不追求自由民主制度, 但你不能告訴我一黨制也能有自由民主制度

看得出來你對自由民主制度是懷疑的, 你們那裏在爭論自由民主是不是"普世價值"的問題, 就和二十年前的台灣一樣. 我相信中國人的社會是做得到的, 胡適在七十年前就說過了, 但總有那麼些人對中國很沒信心, 而這些人不是軍閥, 獨裁者就是他們的同路人. 我希望你能對自己的人民有點信心, 中國人不是那麼次等民族, 非得有個皇帝或最高領導人才活得下去. 你們奧運的口號不是"同一個地球, 同一個夢想"嗎? 在政治制度上總不該同床異夢吧.

WC2009/08/07 12:4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