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誰相信美國至上川普會與俄國至上普丁同謀?
2017/06/25 05:06
瀏覽1,057
迴響1
推薦3
引用0

川普與普丁同謀出賣美國?

自從習慣胡亂發言的川普中獎當選美國總統以來,美國政壇沒有一天安寧。培露西參議員領導的民主黨國會議員,在自由派媒體煽風點火下,簡直就像台灣的逢扁必反,川普哪有一天能把心思專注於政務。內政上他至今沒有一項法案通過共和黨佔有絕對多數的國會,外交上更是毫無頭緒,只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臨時應付應付了事。看看川普毫無策略的處裡,北韓小流氓金正恩和北京白道盟主習近平不就一目了然。

培露西和民主黨不斷的怪川普選舉期間他與普丁同謀,才導致民主黨的敗選。美國數個情治單位一致認為選舉時普丁指揮的駭客,的確大舉侵入民主黨競選總部,以及不少投票所,企圖改變票選結果。但這些情治單位也一致認為他們並沒有得逞,並沒有實質影響到川普勝選、希拉蕊敗選的結局。老實說誰會相信美國至上川普會與俄國至上普丁同謀,這不是背離了人之常情了?為了打擊希拉蕊他倆相互利用還有可能,川普出賣美國利益絕無可能。至於企圖左右美國選情的國家絕不限於俄國,鎖定這種違反人之常情的議題,培露西未免有絕望亂投醫之嫌,老實說該換人了。

民主黨為了打擊川普頻頻利用被川普革職的前聯邦調查局局長可彌,好像他是希拉蕊的朋友。要打擊主要敵人利用次要敵人的道理大家都懂,但造成希拉蕊敗選的禍首卻是可彌。可彌是一位很自負,也很權謀,但稍嫌缺乏判斷力的情報頭子。他在選舉最敏感時刻,忽然公布希拉蕊電郵事件的調查結果。雖然他的結論是電郵事件她並沒有明顯犯罪,但選民感到無法把治國重任委託給一位無法嚴守國家機密的人,這才是她敗選的主因。

白宮與聯邦調查局的大鬥法

白宮與聯邦調查局的大鬥法就像一部電影,情節既緊湊又緊張。川普就任後頻頻召見可彌,有次邀請他吃飯,飯後把閣員請出去單獨與他會談。依據可彌的說法,川普問他想不想繼續幹下去,可彌的回答是肯定的,這時川普要他向他發誓效忠,可彌僅答應會誠實,但川普說要忠心也誠實時,可彌不經意地哼了一聲是。川普還暗示可彌,佛利將軍與普丁有無勾結一事的調查適而可止,他是好人,別老是盯著他不放。可彌的這些說法事後全部被川普否認。

可彌以為他局長的位置可坐穩了,但顯然心中仍有點疑惑,所以當晚還是把他與川普的談話一字不漏詳細的記錄下來。次日一早他高興地到加州出差演講,講完與同事們有說有笑經過一走廊時,有人看到遠處高掛的電視正在播送,川普宣布即刻起革職可彌局長的消息。可彌不敢相信以為只是玩笑,但不久卻收到DC同事來電證實。這時他坐專機匆忙趕回DC,赴FBI清理辦公室,完了才回家籌劃報復事宜。筆者心想假如可彌故意不搬出辦公室,川普會不會命令警察把他驅逐出FBI大廈,川普是一個心地夾窄且無情的人,誰敢保證他不會這麼做。

可彌也不是省油的燈,他把一份筆記寄給在哥倫比亞大學法律系任教的摯友,吩咐他故意向媒體洩漏他有一份筆記的消息。報紙如獲珍寶馬上播報此消息,這時川普警告可彌不得說謊,因為他可能握有他們談話的錄音。這顯然只是虛張聲勢想嚇唬可彌而已,沒想到有沒有錄音檔成為以後數星期媒體競相追逐的新聞。有了尼克森致命的錄音經驗,川普怎會重蹈覆轍。

為什麼可彌吩咐朋友那麼做,他自己的解釋是為了逼迫司法部介入真相的調查。果然不出可彌預料,司法部副部長在未徵詢川普之下,命令聘請信譽超然的前FBI局長羅伯特米勒負責組織特別委員會,意在調查俄國有沒有介入美國選舉。普丁介入美國選舉已是眾情報單位所周知的事,何必為此再組織特別委員會,這當然只是藉口,真正要調查的是川普有沒有妨礙司法。

無論是可彌、米勒或司法部副部長羅任斯坦,他們都出身FBI,之間都是同事好友,米勒的特別委員會能否公正也才被川普質疑。川普好友共和黨卸任前國會龍頭金谷立吉,發覺委員會成員以往多半和希拉蕊與民主黨有良好關係。金谷立吉汙衊特別委員會的超然性,勸川普把米勒革職,沒有人敢保證川普不會這麼做。

這些算來還都是小事,米勒真正的命運操在國會手中,而國會參眾兩院都操在共和黨手中,共和黨議員只會向川普靠攏。想在政壇獨占鰲頭靠的是拳頭,白宮WH與調查局FBI的大鬥法,誰勝誰負,夠明白了吧。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GolfNut — 無心的邂逅
2017/06/26 23:59

觀念錯誤,不應該問「有可能嗎」,應該問的是「是否屬實」。

特調長 Mueller 就不問「有可能嗎」,你爲什麼問?

這名版主的文章老顯示他觀念每每出錯,什麼毛病到底?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