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照片裡的地方
2011/09/30 01:32
瀏覽551
迴響1
推薦15
引用0

引用文章春天來了 ● 怎知道?

"春天來了“ 文中的照片裡的地方,有我一段生命,極短的幾個月,可是又感覺似度日如年的,一小段生命。

我住在公司替我租的,在橋這邊的一個旅社裡, 像遊客,又像本地人一樣,每天在旅社門口的碼頭上搭交通船,到 downtown 去上班,下班有時在外吃了晚飯,有時回來運動過,再出去找食。

(為了寫這文 去網上查,那時我住在 McMahon Point, 經過一站 Luna Park,就到了大碼頭 Circular Quay。)

那是十幾年前的事了。 我一出旅館大門,就看到雪梨大橋,由大橋下可以看到歌劇院,好像是就生活在明信片裡一般。 每天三點,就準時的有一輛觀光巴士,停下來,滿車的日本遊客下來照相。 我有時想混進去,也裝成觀光客,藏起自己的寂寞。

我生活在水邊,那水色就是英文的, (還是法文?) turquosie 的碧藍,水十分的清澈,可以看到很深。 淺處可以看到魚,也看到底。 我不會游泳,可是,每天有好幾次想著跳下去,享受那美麗的清澈, 同時也可以結束我的寂寞。

我去澳洲出差前,醫生正式的診斷我是 clinical depression。 已經吃了一個多月的 antidepressant。 我後來戲稱那是快樂藥,吃了幾個星期後,我會不知不覺的自己吹口哨。

我的精神科醫師給了我三個月的藥。 我的心理師,只給我兩個功課: 戒酒和寫日記。 我帶著幾把心愛的鋼筆,和日記本就飛到了雪梨辦公室。

不喝酒在澳洲是不容易的,在美國我可以點沒有酒精的啤酒,照樣可以在酒吧混。 澳洲人,不但沒聽過這什麼,還瞪著我看,我也真想回答,是啊,我是有病!!

安定下來,我就去找健身房。 在 downtown,辦公室附近的,不但貴,而且多是俊男美女朔身之處,有點不敢去比,就決定還是買雙跑鞋, 每天跑步以代。 可是 跑步的寂寞感也是一項巨大的挑戰,後來再找了個美女網球教練陪我打球。

就這樣按時吃藥,每日運動,寫日記,我在那像天堂一樣美麗的南半球,寂寞地面對著自己的憂鬱症。

出差結束,回到美國,有時想想,多浪費呀,那一段時光與美景。 有多少人一生能去一次地方啊? 我只像個在陌生地的陌生人,自怨自艾自憐地錯過了。 可是,自己的健康,甚至生命一步一步的找回來,還有什麼可惜的呢。

我回來一年以後,沒有再服那快樂藥。 日記也早不寫了,老友酒蟲又每天回來找我,呵呵呵,盡可能地,每天運動。 我後來也沒再看精神科,倒是我的家庭醫生說, 要拼命的運動 (exercise like hell!)

生病的時候,倒是寫了不少東西, 我寫詩的靈感也跟著憂鬱症走了,有時還挺想念他們的。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憂鬱
上一則: 鳥不生蛋的地方
下一則: 祭友文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Jacaranda
2011/09/30 06:20
Me too, exercise like hell!
More photos:Lunch time walk @ North Sydney


Lavender Bay, yeah, that's it!!

Deja vu, 看您的照片。

我是1999 年一月,二月在 Sydney。  驛馬星動的一年, 年尾就到了巴黎,猶記鐵塔晚上有燈飾,倒數記日,迎接2000. 

OldMan - 風景線2011/09/30 09:2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