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的氣象生涯(一) - 在氣象中心的時光
2020/07/12 18:11
瀏覽180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一、我的氣象生涯

民國59年,高中畢業後,懵懂的我,考取了軍校聯招,同年816日進了空軍通信電子學校,在經過一次性向測驗後,我被分發到氣象專長,一個非我所願的專長。當時,原想退訓,但在父母及師長的勸說下,勉強隨著大家到成功嶺受三個月入伍訓。經過兩年半的氣象基礎教育,民國62316日畢業,分發到台北公館的空軍氣象中心,從此開始了我四十四年(民國62 ~ 106)的氣象生涯。

(一)我在氣象中心日子

當時,我與另外三位同學(王X蜀、白X亮、蘇X玲)分發至氣象中心。當時氣象中心宿舍(現在公館國小旁)只有2個床位,我與王X蜀就被安排住到半山腰的宿舍(圖一),那裡原是氣象中心辦公室,後來辦公室搬到作戰部營區內,原辦公室即變成宿舍。在上山的步道旁還有零星的夜總會(孤墳)。在山上居高臨下,視野極好,現在的台灣科技大學與公館國小,當時還是一片稻田,宛如鄉野。報到完成後,讓我很驚訝的是,氣象中心的宿舍居然是在空軍作戰司令部營區之外,大門口既無衛兵也無崗哨,行動自由,除了值班之外,幾乎沒人管。在氣象中心預報課值班,除了常規的地面與高空天氣圖外,有許多圖是在學校從未見過與教過的輔助圖,如厚度圖、變高圖(DH)、變溫圖(DT)…等,都要從新學習。記得我的第一個大夜班是與王X蜀一起當班,從夜裡12點進預報課,一直忙到第二天早上10點才下班。說實話,剛畢業對氣象真是毫無概念。當時的課長(朱X光,9)及預報長(李X城、隋X森,13期、戴X碧,15)對天氣圖之要求特別嚴格,尤其是對新進的氣象官就在這樣的環境下,對氣象繪圖逐漸進入狀況。在適應了預報課繪圖作業後,不值班的時間很多當時預報課的氣象官有三個席位,有AB班及傳真班,每一席位有四個氣象官,共有十二個氣象官;因為傳真班的工作很簡單,只是將當時地面與高空天氣圖,局部的複製一份給通信人員,再傳真給各基地。為了節省人力,預報課將傳真班的工作交給較資深的A班氣象官,傳真班的人力納入繪圖氣象官輪班,於是預報課氣象官就變成只有兩個席位,卻有12員氣象官輪值。值班四天(AB班、小夜班、大夜班)下來,可以休息八天,這對現在而言,簡直是天方夜譚。我在工作環境熟悉後,便買部單車,下班時就騎單車在台北市各街道穿梭。這樣約一年過後,覺得這樣不行,想要找機會進修當時電視老三台都有各種演員、修護、通訊等訓練班在招生,於是幾個同學結伴去報名台視的電視修護訓練班,利用星期六、日上課及實習,為期三個月,因我們均非電子科班出身,也只能學個皮毛,難以為業。

民國62年,當時還有美軍駐防台灣,美軍第13航空隊就在台大大氣科學系斜對面,每天早上會有美軍氣象官到氣象中心,抄錄預報長的台灣地區的預報此外,美軍廣播電台Armed Forces Network Radio TaiwanAFNT)(維基百科,2019)即現在ICRT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Radio Taipei )的前身,每天會打電話到氣象中心問當時的天氣及當天預報。當時氣象中心的課長、預報長,很多都是軍售留美回來的,遇到老外,對談如流,非常羨慕;當時想,如果有機會考軍售留美,也是不錯的選擇,於是開始找補習班學英語會話,找了幾家補習班,但環境都不好,最後找到一間教會的英文查經班 (English Gospel Mission),老師是外籍牧師,全程英文,研讀英文聖經,小班制10人,一個月60元,一週兩次,上了半年,對英語會話略具心得,至少見到老外,不會不敢開口。

在預報課待了一年多,也從菜鳥逐漸變成資深氣象官;民國64年9月,中正理工的沈X與李X恩(兩位前聯隊長)畢業,跟著我見習。年底我調到作戰司令部戰管中心 (ACC ) 的天氣室,工作性質如各基地的作戰組氣象官,提供氣象預報資訊給指揮室及監控台灣空域天氣狀況,另外的重點是每日下午的作戰會報,這時才真正接觸到天氣預報;值班時,白天較為忙碌,下班後至翌日清晨,因各基地任務減少,閒暇時間很多,所以會將平日遇到的預報上的問題,會翻過去的課本找尋答案,累積些經驗。同年10月左右,24期學長鍾X興邀我一起考「科學軍官班」,因全無準備而作罷。翌年適逢該輪調外島(金馬)的期別,為了避免調金門,於是開始讀書,將過去在學校上課的筆記,拿出來利用值班與日常閒暇時間溫習,同時蒐集一些過去考古題。物理是我的弱項,剛好同住在山上宿舍的前聯隊長徐X佑、沈X,他們都是中正理工學院物理系畢業,都成為我的最佳家教,在此感恩。還記得當年,參加科學軍官班考試,氣象共計有七員,都是我們前後期別各班級的菁英。錄取規則是,不論專長,只算總分,錄取前36名,考完也沒甚麼把握會考上。直到民國65年12月中旬,一直沒有消息,心裡想,這次調金門怕是成定局了,利用回嘉義老家的機會,搬一些行李回家,打包行李準備調差,沒想到12月25日,突然接到同學劉X華,從通校寄來一封信,告知他與我均考上第13屆科學軍官班,當時還不相信,到處打探真假?後來從空軍訓練司令部,老隊長處得知是真的。

民國66年農曆新年過後,即前往空軍機校科官班報到,受訓半年,在機校什麼事都不用做,就只是讀書,空軍透過建教合作,從成功大學請來英文、國文、微積分…等科目教授來上課,將大學一年級的課程複習一遍,成功大學因沒有氣象科系及師資,所以請氣象班教官陳X雷(8期)來上動力氣象學(Holton)。然後,暑假7月考大學插班,成大沒有氣象系,我與劉X華必須到台北來考文化大學。同年9月開始過三年軍職的學生生活,不須值班,還有寒暑假,每個月初,與學長們結伴到淡水聯隊部領薪餉,當時在文化讀書的還有陳X利(22期)、鍾X興(24期)兩位學長。

民國68年9月,文化大學畢業,我與同學劉X華都調到氣象中心。我又回到作戰部的ACC值班,待了4個月左右,調到預報課接預報長工作。這段期間,我有考過軍售留美的ECL (English Comprehension Level),沒多久接到命令要去大直的外語學校,受半年英文儲訓班。因為適值中美斷交(68年),軍售留美班次很不穩,常常取消,始終沒音訊。民國69年底的某一天值班,主任劉X英要我找人事官報名,考國防科技留美,距考試僅有二個星期,根本來不及準備,只有就手邊能蒐集到的國文、英文、政治…等科目看看,根本不抱任何希望。不久接到中山科學研究院的正式公文,給我兩年時間考托福及申請學校;就這樣一面當班,一面準備考托福,一面透過在美國的前聯隊長沈X及文大老師方X脩的幫忙申請學校,很快的在一年內即通過托福考試及申請到美國密蘇里州的聖路易大學(Saint Louis University)地球暨大氣科學(The Earth and Atmosphere Sciences)研究所,民國72年1月19日前往美國讀書,下飛機時,外面正在下雪,那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雪;來接機的是我文大時的老師方X脩,沈X已經畢業回台灣,當時在美國讀書還有易X成。正式結束了在氣象聯隊的日子。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