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關於敵後國軍部隊的「偽化」問題
2013/04/03 21:22
瀏覽523
迴響1
推薦0
引用0

在大陸的「主旋律」電影中,凡是描述敵後抗日游擊戰的電影,都喜歡安排所謂「偽化」的國軍出現來做為八路軍與新四軍的打擊對象,來證明中國共產黨領導革命的「正確性」,因為只有透過這樣的方法,大陸的執政者才能夠向「解放後」的民眾灌輸一套理論,那就是「民族解放並不是中國革命的唯一目標,除了打倒日本侵略者外,也必須要透過社會革命的方式來剷除國內的反動勢力。」

從抗日到聯日

所謂的「偽化」國軍,基本上指得是一些留在淪陷區持續戰鬥,且隸屬於國民政府的游擊隊與地方保安隊,他們在表面上依舊打著抗日的旗號,聽從重慶方面的命令,偶爾也會在一些衝突中對日本侵略者開槍,然而絕大多數的時間他們的首要敵人為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八路軍與新四軍,而在打擊這個主要敵人的情況下,可以間接的與次要敵人,也就是日軍乃至於汪精衛政權的和平建國軍合作,甚至於接受後者所賦予的番號以避免遭受日本人圍剿。

在難以「黑白分明」的敵後戰場上,這種「偽化」的國軍確實廣泛的存在,儘管他們絕大多數都並非隸屬於中央軍的精銳武裝,而是地方實力派的所謂「雜牌軍」,然而由於這些隊伍當時畢竟接受了國民政府的命令而舉著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幟戰鬥,甚至還有不少人在對抗八路軍與新四軍的戰鬥中英勇奮戰犧牲而得到了表揚,因此中華民國政府在撤退到台灣後基於維護自己的顏面,而不願意對這些曾經「利用」過侵略者的部隊進行描述。

記得在觀看台灣拍攝的抗日戰爭紀錄片【一寸河山一寸血】的時候,曾經有一位名叫樊永湖的老兵如此回憶自己昔日在山東打游擊的狀況:「我們兩家跑,北邊我們就打共匪,南邊我們就打日本。」

在仔細觀看了這位樊永湖老先生的部隊番號後,我才知道他所服役的暫編第12師其實就是山東地方上最有名的一支「偽化」國軍,其師長為從滿洲國軍中「反正」投靠了國民政府的趙保原,在中國大陸的歷史評價中他一直都被許世友與聶鳳智等八路軍地方武裝領導人視為「欲除之而後快」的威脅,只因為趙保原是一位堅決反共的國軍軍官。

不過樊永湖老先生講得也沒有錯,趙保原一度是國共兩黨所共同推舉的抗日英雄,尤其是在日軍猛烈打擊山東各游擊區的抗戰初期,他還曾經擔任過所謂「抗日聯軍」的司令官,統合在蘇魯游擊區進行游擊戰的各中國游擊隊與日軍戰鬥,根據大陸方面的資料顯示,整編12師從1938年11月到1940年2月,共有與日軍交戰過二十七次的紀錄,即便連來自於八路軍方面的評價,都認為他打仗非常的積極。

進入1940年以後,暫編12師的抗日行動就只剩下了一次,其餘將近六十二次的攻擊都是針對八路軍的,而自此之後趙保原也將「抗日聯軍」司令官的職務調整為「抗八聯軍」(即抵抗八路軍),開始間接甚至直接的與日軍合作抵抗共產黨人,同時也接受了南京汪精衛政權所給予的剿共第7路軍番號,成為了不折不扣的「偽化」國軍。

而當八路軍於1945年開始對敵後淪陷區展開反攻之際,這一類「偽化」的國軍反而成為了中共打擊的首要目標,主要原因有二,一是中共明白自己無力打擊日本軍,二是這些「偽化」的國軍雖然表面上為支那派遣軍的「友軍」,並且服從汪精衛政權的命令,但實際上仍然是為重慶的利益所服務,若不藉機以「打漢奸」的名義將其消除掉,等日本投降後國軍的正規軍回來與這些部隊接頭後,將直接威脅到所謂「解放區」的安全。

在這樣的情況下,八路軍對趙保原的打擊是堅決的,甚至聶鳳智還專門挑1945年農曆年的時刻,對自己口口聲聲喊的「同胞」,也就是剿共第7路軍(暫編第12師)發動攻勢(我相信1968年的越南共產黨人就是學中共搞「農曆春節攻勢」的),將這一支他們宣稱的所謂「漢奸」部隊從萊陽駐地趕到了日軍位於即墨的防區內。

戡亂戰爭的先鋒

這一點讓趙保原對共產黨恨之入骨,因此在抗戰勝利後,他的部隊又重新被編入了國軍的指揮體系下,以第96軍第12師的名義成為了反共先鋒,但是他的部隊卻不幸於1946年6月8日在與八路軍的戰鬥中遭到擊潰,而他也在逃亡途中遭到共產黨人擊斃,死後由國民政府方面追贈為中將。

相比起胡璉、張靈甫、戴安瀾、邱清泉與方先覺這些在「正面戰場」上與日軍殺個你死我活,但是在國共內戰期間也同樣堅決反共的中央軍將領而言,趙保原這一類「偽化」的國軍將領才是中國共產黨遭遇到的「最難纏」敵人,因為他們反共的態度不只比前者更為堅決,同時也因為大多數都是「在地人」的緣故,所以往往能夠比國民政府的正規軍得到更多地方民眾的支持,讓共產黨難以擴張自己的根據地。

而在國共內戰的時候,絕大多數中央軍與黃埔系統的將領大多數看到戰況不對,都會作出撤退、逃亡、投降甚至直接叛逃的抉擇,但是許多「偽化」過的國軍將領卻往往會選擇戰鬥到最後的一兵一卒,不僅時常在戰場的最前線遭到解放軍擊斃,在失去一切希望的時候則會作出舉槍自盡的表現,這些都是讓人非常嘆為觀止的。

趙保原這一類國軍將領,絕大多數在抗戰初期都英勇的與侵略者作戰過,而且在內戰時的表現也極為可歌可泣,無論從「民族大義」還是「置個人生死於度外」的表現上都可圈可點,為什麼會冒著當「漢奸」的風險去與日本人合作,甚至還有出現當日軍遭到八路軍包圍時,整編第12師的官兵出面打擊共產黨,並且營救侵略者的情況呢?

若我們把Nigel Thomas與Peter Abbott等歐美學者對東歐戰場的研究,移植到中國淪陷區的情況來看,我們就能夠完全理解為什麼有一些敵後的國軍武裝力量,會作出與侵略者合作打擊共產黨的原因,除了「搶奪地盤」這個最基本的因素外,這一些人對在淪陷區壯大中的共產黨,也有著遠較在後方的國府官員與將領更多的瞭解。

趙保原這一些人比任何人都明白共產黨在抗戰初期,是如何藉由日軍對國軍力量的打擊漁翁得利的,他們也比那些在「正面戰場」上與日軍作戰,但是卻不用擔心自己落得「漢奸」罵名的中央軍將領,更能夠體會同時遭到日軍與共軍雙重包圍與夾擊的滋味,並且深深的相信要是政府不在日軍撤退前對八路軍的擴張之舉進行提防,淪陷區在日本投降後勢必會成為一片紅色的海洋。

在體會到日本人遲早要滾出中國的情況下,這些人或許是基於投機,或許是基於「愛國愛鄉」的信念,作出了就算要犧牲自己的名譽,也必須要消滅共產黨的抉擇,因此他們便如同南斯拉夫的切克尼特游擊隊一樣,開始以日軍「友軍」的身分與八路軍戰鬥,他們之所以不希望八路軍將日軍消滅的目的,毫無疑問的是希望日本人的存在能夠當作一個介於他們與共產黨之間的「緩衝區」。

總體而言,這些「偽化」國軍的任務無論有沒有得到蔣中正與國民政府的批准,目的都是希望能夠在政府回來前,盡一切可能的打擊與消滅八路軍「反動勢力」,以方便中央的受降與接收行動能夠順利進行,因此稱呼他們為反共與戡亂戰爭的「先鋒」,在我看來並無不妥,而趙保原在日本投降後也確實得到了中央政府的承認與嘉獎。

大陸出現平反趙保原的聲浪

由於趙保原過去堅決反共的原因,他長期以來在中國大陸都被視為一個十惡不赦的「漢奸」,即便到了近年來都還有大量的資料在指責他當年如何配合日軍進攻八路軍,乃至於他如何參與迫害與屠殺「進步人士」的黑暗事蹟,由於他確實曾經有過接受汪政權番號的歷史,所以一般而言中共也較為容易站在「民族主義」的角度對他進行醜化,至少比批評起那些「正面戰場」上的國軍更為簡單。

不過近年來在山東萊陽也開始出現了為趙保原平反的聲音,甚至還有整編第12師與剿共第7師的後人在百度上為這位長年來被攻擊為「賣國賊」的國軍地方將領成立紀念網頁,讓我感到嘆為觀止,雖然趙保原的事蹟如今在台灣已經為絕大多數的人所忘懷,但是在中國大陸上他可還是好幾位中共開國名將所親自點名的「反動戰犯」,真的有機會「平反」嗎?

我個人的感覺是,中國共產黨本來就是一個可以基於自己的現實利益,隨意調整歷史論述的政黨,好比說需要蔣中正的時候可以呼喊他為「民族救星」,而當要反對他的時候又可以給他「人民公敵」的外號,在這個強調「第三次國共合作」與「兩岸聯手收復釣魚島」的歷史氛圍下,要將趙保原從「漢奸」改稱為「愛國主義戰士」的情況就算發生,我也不會感到特別意外,因為這就是共產黨的習性。

或許共產黨平反趙保原,可以給那些他昔日的老部下後人帶來一些安慰,甚至讓他們更願意的「站在紅旗下」為中國的「繁榮富強」而奮鬥,但是在「去中國化」已經二十年的台灣社會裡面,哪怕爺爺或者外公曾經參加過暫編第12師的外省小孩,恐怕也不會有太多的情感吧(就我個人來看,趙保原是一位國軍的反共英雄,強調要與中共對抗,但是卻不記得他的台灣社會反而有點悲哀)。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人物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訪問抗日殺奸團老人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1) :
1樓. 真相君
2014/08/23 06:44
国内历史记载是有出入的,事实上,赵保原是吞弹殉国的,而不是被枪毙,我的老爷爷亲口说的,他当时是其副官,陪司令走过了最后一路,但是他最终生还,去了台湾,估计是对国军也彻底失望,后来也未曾对国军方面提及。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