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中華民國101年空軍子弟學校校友大會桃園機場空戰英雄毛節盛先生(二)
2012/01/16 09:40
瀏覽1,479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中華民國101年空軍子弟學校校友大會桃園機場空戰英雄毛節盛先生(二) 分類:同學會資料 2012/01/14 11:00 ~校友大會在現場遇到八號老鄰居. 桃園空小傑出校友

梁玉麟.梁玉飛校友. 校友會何秘書長有提到毛節盛教官...

我並不清楚但梁玉飛校友(前桃園機場指揮官) 毛教官是偶像

桃園機場打米格機空戰英雄! 我聽進去了....

我拿相機走動無意中聽到 有人在介紹毛節盛先生本人!

趕快請兩兄弟來. 他們相談甚歡.....

(轉貼秦學禮校友部落格)http://tw.myblog.yahoo.com/jw!keTSXYSRAxslXhniDIJ99EQ-/article?mid=367

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風騷。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鵰。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分類:未分類資料夾http://tw.myblog.yahoo.com/jw!keTSXYSRAxslXhniDIJ99EQ-/article?mid=2053&prev=10&next=2052 桃園埔心-十一號眷村-大家管他叫「十一號」毛節盛 分類:未分類資料夾 2011/11/22 06:01

那些戴過光環的英雄——台海空戰記實

陳邦夔

http://boxun.com/hero/2006/xsj1/90_1.shtml

震撼往事重新迴盪

我曾經服務在一個「兩極」性的部隊,这支部隊很是彪悍,從南京轉進台灣,一直都在扮演著衛戍首都空域的角色,因此,她的成員,在天空饒勇善戰,以抓「機」爲樂事,在地面調皮倒蛋,打起架来決不做孬種,我從生活紀律方面去「帶」他們,可以說是喜憂參半,中樞神經幾乎天天要隨著他們的動向起舞。

那時候桃園埔心有個十一號眷村,大家管他叫「十一號」,部隊隊裡不論資深的主管,資淺的飛官,有眷的幾乎都住在這一個村子裡,未婚的小伙子,則規定要駐隊,隊部宿舍兩人一室,雖然没有電視、冷氣、冰箱,可是以當時的物質條件來說,還是蠻夠水準的,尤其是空勤伙食,早餐吃的是手擀麵,佐以可口的各色小菜,外加紙盒鲜奶,中晚餐由伙伕頭老田設計變化,南北口味、海鲜牛排,餡餅抄手,樣樣都有,休閒生活,每晚可以欣賞洋人的電影,每隔一段時期,部隊爲他們辨一次音樂晚會,星期假日不擔任警戒的人,可以乘大卡車到台北新生社輕鬆個幾小時,但是如果三五成群,到市區去「單飛」,他們年輕氣盛,偶爾也會出些狀況,這便是他們的生活。

這兩個住區,方圓不過幾百公尺,卻名將輩出,像抗日老將楊紹廉、張光蕴、蔡名永(曾獲青天白日勳章)、李向陽、李□【析世鑒:□字,左爲“石”旁,右爲“質”。】(曾獲青天白日勳章)、陳鍾琴、司徒福、陳康,吳振猷、洪奇偉、趟襄國、矯捷等,中生代的有冷培澍,彭傳樑、陳履元、董啟恆、喬無遏、汪夢泉、劉紹堯、張維烈……而且產生了前後三任總司令——司徒福,林文禮,唐飛——還有現任的國防部副部长趙知遠,和四十七年台海空戰之前,「以弱勝強」的毛節盛,首開「以寡擊眾」擊落米格十五機的孫嗣文;序幕展開後,再創第二個「八一四」的李中立,劉憲武、秦秉鈞、劉文網、尹滿榮、梁金中、潘輔德,跟著又有「八二五」的蔣天恩,顧樹庠……以及「九八」,「九一八」「雙十」空戰立功者的全部,及「九二四」空戰健兒的一小部,可以說全都住在這塊「龍蟠虎踞」的土地上,今古戰場,難得一見,真箇是「八方風雨會中州」。

我寫這篇短文,對今日台灣大環境來說,是以「吃果子拜樹頭」的心情;對個人的感觸來說,是與他們有著血膿於水的袍澤之義,來爲三十五年前此一「關鍵之戰」的因,種下了今日安定繁榮之果,作一見證,要是那一次的戰役失敗了,那以後的事,就真不堪設想!

「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渡陰山」,希望歲月雖在迅速流轉,而讓老一辈的人,在此時此地,對此一極具震撼性的往事、重新迴盪,讓年輕的朋友,體念今日自由自在的生活,得來不易。

毛節盛揭開紅蓋頭

早在民國四十三年五月十一日的下午,文文雅雅的毛節盛,還像一個就讀高中的大孩子,因此大伙兒暱稱他叫「毛毛」,那一天他随著長機金華上尉,飛向東南沿海,執行空中巡邏任務,他架的是 P - 47 螺旋槳機,在浙江玉環縣,披山島上空,突然遇上了兩架米格十五噴射機,直向他的長機撲來,他大叫一聲「米格」示警,話音剛出,一條白光已從金華座機右側掠過,毛毛先壓低機頭,避開一擊,然後回頭爬升,瞄準米格側翼,狠命攻擊,解救長機,此時米格挾其優势性能,還想捕捉射擊目標,毛毛根本不閃不懼,迅速從斜刺裡穿過去,逼近其中一架米格左侧還不到五百尺,一按電鈕,一排子彈,掀開了一大塊漆有紅星的米格鉛皮,那架米格受創後迅速用很小的角度,倉遑逃走,前後只不過一分廿秒鐘.結束了這場「以弱勝強」的空戰,雖然是跨出了短短的一小步,可是對爾後建立我空軍作戰的信心,可是走出了一大步。

後来到了民國四十七年,「九一八」空戰,毛毛再度擊落米格十七機,當選了當年的「克難英雄」也印證當時空軍的士氣高昂,訓練和贍識,樣樣精湛。

毛毛的勇敢好強,不僅表現在戰鬥上,也落實在演習和訓練上。民國五十二年十月間,我三軍在湖口舉行了一場命名爲「紫辰」的聯合大演習,總統蔣公中正親任大閱官,參觀來賓有世界各地僑胞、三軍將領、官兵代表、民意代表,不下數千人,毛毛駕 F - 86 軍刀機隨長機作高難度的空中投擲汽油彈,不偏不倚,非常精准的命中「目標」,一團火炬,直沖幾百呎,一時紅火、黑煙,襯上天空白雲,蔚爲奇觀,贏得全場來賓和友軍叫好,蔣中正總統也莞爾不已。

又有一次,毛毛任務完畢回航,遭到惡劣天氣,雨急雲厚,能見度極差,他按下機頭,穿出烏黑的雲層,下面就是大屯山,他卻從群山一處凹字形的窩中衝出,和死神擦身而過,飛回基地,作了一次「 Happy Running 」的落地。

鮮活往事越陳越香

民國四十四年十月十五日的下午,孫嗣文、林佐時各架一架 F - 86 軍刀機,在馬祖以北上空執行海峡巡邏任務,已近下午四時,正準備回航之際,發現米格十五機四架,掠空而過,孫嗣文一陣心跳,認爲機會難得,他自己一個翻身,同一時候也叫林佐時:「快!」立刻咬住米格二號僚機的尾巴,咻咻咻,一排排的子彈送過去,卻打個正著,眼看米格機變成一團火球,直墜大海,前面的機群見同伴被襲也無心戀戰,只好倉皇逃逸,我機因油料關係,立刻凱旋回航。

孫嗣文、林佐時落地後,他首開擊落米格機的捷報傳遍基地,全基地的官兵沸騰了,把他高高抬起,連美軍顧問看過照相槍放映出來的「成績」,也大呼「頂好!」

當夜,廿六中隊的飛官王政文,立刻驅車趕到臺北,接來正在就讀東吳大學外文系的姜文銖小姐到基地來參加慶功宴,姜銖出自浙江名門,爲東吳有名的美人,與孫交往經年,在感情上本已呈現「危機意識」,但經過了這一次的「戰績加溫」又出現了轉機,真是喜上加喜!

這一次空中狩獵,最大的貢獻,是對空軍的作戰信念和士氣的鼓舞,是無舆倫比的,因此他在立功後的一段時光裡,簡直忙不開交,也有很多人情味和有趣的事陸續發生。

按空軍規定,軍種階層,對擊落敵機者,要頒發一等星序獎章,而且奉令要趕在第二天——十月十六日,大隊隊慶時,在台北空軍新生社,由總司令王叔銘上將親自佩戴,可是空軍已好久没有擊落敵機了,人事署已無存品,要定做又來不及,於是動員全體同仁,翻箱倒箧,忙得雞飛狗跳,最後在抽斗底下,找到一只應了急,後來趕快定製了一批一星、二星……的星序獎章,在四十七年的空戰中都一一派上了用場。

政府除頒發孫嗣文七等寶鼐勳章而外,還蒙總統蔣公召見,垂詢時,頻頻問他有女朋友没有?還當面交代王叔銘總司令,替他想辦法,此一關心,促成了次年四月十四日,在台北中山堂與姜文銖小姐,英雄美人,終成眷屬的好事。

在稍後的一段時光裡,孫嗣文接受了雲南前輩李宗黃、張維翰、李彌將軍的慰勉,和全國各界一批批的慰勞。

四十七年十月中美兩國軍方在桃園機場舉行了一次全球性的記者會,由孫上尉和美國韓戰空戰英雄 COL 賈伯萊共同主持,到自由世界各國記者一百餘人,詢問的事情很多,都是有關空戰的,皆由他們兩位一一作答,可說盛況空前,影響也很深遠。

民國四十八年元月,又奉派率同曾在台海空戰第二次擊落米格的錢奕強,前往日、韓、菲、越、泰、寮等國作友好訪問,並宣慰僑胞,所到之處,備受禮遇,韓國是由李承晚總統赠勳,在日本防衛廳簡報時,參謀長(即總司令)以下,聯隊長、各級指揮將領,均參加聆聽並即席發問,當時菲律賓亦爲美援軍刀機國家,菲空軍對孫嗣文的「現身說法」,不僅感到高度興趣,也提高了他們對「米格」作戰的信心。

孫嗣文的傑作,不止於此,當金門砲戰,台海空戰序幕連續展開之際,他於九月十八日的空中掃蕩戰,在金門南方十五浬的上空,再次擊落米格十七型機一架,這些鮮活的往事,像八月的桂花,越陳越香。

粉碎共軍迫降美夢

四十七年八月二十五日,正是金門發生猛烈砲戰的第三天,近晚時分,蔣天恩率領八架軍刀機,在金門南方二十浬上空執行監控任務,八架飛機分了兩個編組,第一組是蔣天恩、孫木山、顧樹庠、毛節盛;第二組是路靖(曾是大鵬藍球國手)、葉傳煦、林文禮、靳文紀,我地面戰管管制官劉辭讓,在雷達幕上( SCOPE )發現大批米格機群蓄势待攻,即迅速通告他們的方位、距離和高度,首先第二組葉傳煦發現敵蹤,立刻由路靖拉近距離展開血戰,不到幾個回合,四架米格由主動變成被動,被逼得不敢應戰,立刻爬高轉頭,利用陽光的反射掩護,脫離戰場。

就在相差不過兩分鐘的時間,蔣天恩的一組,也攔上了四架米格十七,鏖戰方酣之際,同時發現現場的空域中,還有四十架米格機層層部署,硬是有備而來,我基地聞訊,董啟恆大隊長率領機群,飛馳前來支援監控,使接戰飛機無後顧之憂,此時蔣天恩、顧樹庠分別咬住了他們的長機和二號機的尾巴,緊盯不放,任它一架爬高脱逃,一架想用小角度轉彎圖遁,都逃不過蔣天恩和顧樹庠的槍眼,首先他們的二號僚機給顧樹庠的機槍掀開了座艙蓋,頓時爆炸起火,接著被「咬」的長機給蔣天恩一路追擊到無法閃避的當口,一排槍彈,打得它四面冒出火花,轟隆一聲,竟堕入它的「機窩」××機場。

這一戰役,粉碎了共軍發動金門砲戰「迫降」的美夢,也奠立了爾後「九八」「九一八」「九二四」「雙十」空戰大捷的基礎,從而掌握了空軍「打開勝利之門」的關鍵。

還有值得一提的是,蔣天恩擊落的一架米格十七駕駛員。據得自敵後消息,是中共極有地位的某高幹的兒子,曾参加韩戰,有擊落美機三架的紀錄。

又當年「八二五」空戰,在馬公 CRP 引導我空中作戰的地面管制官劉辭讓,正是現任內政部警政署航空警察隊的隊長。

七次空戰縱横天空

天下事有很多湊巧在湊巧之中也往往產生奇蹟,正當我空軍悍衛戰士在海峽上空克敵致果,舉世矚目的當口,也正是「老虎」將軍王叔銘大力推行「老虎風」的時候,空軍上下,無論是集會、訓練、作戰,都強調要有「老虎」的機警,銳利、勇猛……就在一波一波的戰況顯示,這一股「風」吹得正是時候,一個個的「小老虎」,縱横天空,抓「機」而噬,創造了七次空戰勝利,和三十一比一的破世紀戰果,現在讓我們同來憶往:

「八一四」之役,李中立率領有劉憲武、劉文綱、梁金中、潘輔德、秦秉鈞、尹滿榮,向馬祖方向搜尋敵踪,上午十一點二十八分,戰管單位,提出了警訊,並告知了敵機的距離方位,李中立立命僚機「下油箱」,並叫劉憲武那一組在高空掩護,自己推下機頭,正碰上米格十七機四架編隊通過在他的飛機同一高度。李中立改平了機身,對準米格四號機的尾管攻击,兩次擊中,看到尾管冒黑煙,米格長機見情勢不秒,一個小轉彎逃回大陆。剩下三架僚機,因轉彎圖逃,半徑太大,全部暴露在我機火網之中,李中立抓住機會對準四號機機身,給它致命的一擊,而告火化,此時尹滿榮追上二號機,正要開槍,耳機裡傳來「讓開!」原来秦秉鈞已擊傷了它的腰部,雖然它開了後燃氣企圖爬高逃竄,秦秉鈞緊跟在後,撳開機槍按鈕,一排子彈,三號機立刻應聲,螺旋墜海。

此時二號機也給潘輔德釘上了,先給它的右翼開了幾個大洞,它正拉高機頭企圖擺脫時,又碰上正在高空擔任掩護的劉憲武,給它一個迎頭痛擊,不用說,也歪歪斜斜地向大陸海岸飄撞下去。

此役是三比○,可與民國二十六年在筧橋上空與日軍作戰六比○的戰果,前後輝映。

「八二五」之役,蔣天恩一組同僚的傑出表現,前文已有介紹,此地不再贅述。

「九八」之役,李中立又一次率領余鍾提、劉憲武兩個機組,上午十一點多鐘在浙江澄海海面上空,發現了十二個黑點。就在他们的前方,余鍾提眼明手快,來不及擺開陣式,直來直往,立刻快速攻擊,彈無虛發,當時擊落一架米格十七機。僚機朱偉明,追上右面的一架米格纏鬥,連攻三次,它才中彈冒煙落海。此時秦秉鈞從三萬呎高空,也咬住一架米格,一直追降到八千呎,子彈幾乎打光,仍然把它揍下去。至此,他已保持了擊落兩架米格十七的紀錄。

另一組劉憲武,見獵心喜,立刻調轉機頭,向距他一千呎的米格攻擊,在相距六百呎的空間把它打下。原本到此,空戰已可結束,正在收兵返航,不料另一批米格在他們機群的下方飛過,劉憲武打得興起,一個俯衝,只與敵機距離百多尺時對準開槍,米格應聲爆炸,破片反射打中了劉憲武的翼板,真是好險啊!

同組梁金中,也湊上熱鬧,擊落和擊傷米格十七機各一架,外沿的李貽鈞、王濤也各抓機會,分別擊落擊傷一架。至此,八分鐘的空戰,總共擊落了米格七架,擊傷米格二架,完成了一次空中大豐收。

「九一八」空中掃蕩戰是詹承矩、孫嗣文各領一組,於下午四時左右,在金門上空正掩護我登陸中的船團,發現十六架米格,甩下副油箱,表示要來向我機挑釁。我機立即調整隊形,也表示「歡迎」。因爲敵機這一次不是避戰,而是迎戰,在還没飛到有效射程時,他們即槍炮齊發。我機都是戰場老手,無視敵機的聲勢,立即展開廝殺。 董光興首先开张大发,把其中一架,打得开花。詹承矩追击的一架却被它拉高逃脱。毛节盛佔位特佳,抓住一架,集中火力,解决问题。这是他继四十三年击伤米格十五,又一次的击落了米格十七。

另一組的孫嗣文率領的四架軍刀機,也在金門南方十五浬上空與十六架米格遭遇,孫嗣文以「王」對「王」的心情,盯住了對方的長機,進行了一番纏鬥,當抓住有利位置,立刻開槍,一舉而擊中要害,米格長機變成一團火球,飲恨下海。

此時林文禮盯上了二號,劉心葉盯上了三號,搏鬥不休,而劉心葉兩次開槍都擊中了三號機 ,它偏偏不下去,乃怒從心中起,第三次開槍,擊中了它的座艙,使它立刻冒出一縷長長的黑煙,由於距離太近,照相槍的顯影,最爲清晰。

爲了挽回頹勢,他們二、四號機,合力向林文禮座機衝來,林輕輕避開後,卻意外地發現其中一架,平飛在他的正前方,立刻發動急攻奏效,這一仗縱横空際無敵手,他們想「以多吃少」,我機卻能「以少勝多」,贏得了五比○的戰果。

「九二四」之役,是敵我在台海北部上空,一日之間,作了兩次大規模的空中會戰。第一次是上午十時四十分,我領隊李叔元,率同劉赓元、錢奕強、宋宏焱、謝祥龍、傅純顯等五名戰將,與敵方剛自東北調來,而曾經韓戰立功的精銳「王牌」部隊發生遭遇,原想這一回一定有一場硬仗可打,可是想不到第一回合李叔元便把它的射下大海,接著錢弈強、傅純顯又各擊落一架,正準備得勝收兵,立即增援三十架而來,我戰管單位立即反映基地,大隊長冷培澍也親率機隊支援,唐積敏、劉載權首開殺戒,在兩千尺空域合擊米格一架下海;王淵博和王心墉也如法炮製,合擊一架成傷;馬大鵬在李維揚和餘長清掩護下,也揍落一架;跟著夏繼藻也在海面幾百尺的低空,打下一架。

第二次是同一天下午的三點二十分,陳景春、李子豪、雷定國、金士正,正在××島上空,擔任高空掩護,突然無線電傳來米格動態。不到兩分鍾,就看到左前方黑壓壓的一片,算一算有五六十架米格,奇怪的是他們卻向左轉閃避。陳景春見「機」不可失,猛一翻身,追上一架開槍,對方頓時尾管著火。雷定國此時也鎮住一架猛追,突然想起,今天的情势有些不一樣,回頭一看,果然發現四架米格偷襲,此時部署在中層的大批米格作層層包圍狀,企圖迫我機飛往大陸。陳景春不愧智勇雙全,運用我平日苦練精神的技巧,率領僚機左衝右突,打出一條通路。反之,米格太多,臨場有著很多顧忌,只有讓我安全突圍。綜計此役,我出動軍刀機三十二架,米格十七卻出動了一百多架,而我擊落了它其中的十一架。

「雙十」國慶獻禮,因爲當天日子特别敏感,一大早路靖率領六架軍刀機,在大陸沿海上空巡邏,任務完畢回航時,僚機丁定中發現米格二十幾架,利用朝陽,躲開我機的搜索。路靖立刻叫丁定中「上!」丁和羅承志馬上甩掉副油箱,直衝敵陣,和四架米格大捉迷藏。丁咬尾成功,兩挺機槍,彈無虛發。此時路靖也攔到一架,一擊無效,就再繞一圈,一記「回馬槍」奏功。就在此時,張迺軍見上層敵機自左上方俯衝而來,爲保護我機側翼安全,立刻開槍擊中一架,米格受傷减速。張在追擊中未料有此狀況,一時拉開不及,轟然一聲,敵我兩機同時墜海。此爲靠背「八一四」以來,唯一壯烈犧牲的一架軍刀機。

台海七次空戰的戰果,對爾後台灣安全的貢獻,中外人士,有目共睹,不待贅述,但是還有幾點,值得在此表白:

一、金門砲戰中,我唯一的尚義機場,被共軍如雨的砲彈,打得千瘡百孔,我空運部隊,卻能不顧生死,不畏危險,運用高度技術,在砲火中起落,搶救傷患,運補彈药糧秣,像馬載平、劉裕生、李徵道、陳毓書、史星河、郝新玉等,都應列入英雄榜。我地面戰管部隊,尤其是偉大的無名英雄!

二、作戰開始後,因有盟軍第七艦隊進駐台灣海峽,並有部份機砲支援,因此一般傳說,我機多是利用「響尾蛇」襲敵獲勝,其實我們幾乎絕大多次戰役都是使用機槍殺敵致果,這可在每次空戰歸來,照像槍放出来的影像中求證。

三、共軍並非「魯蛋」爲何每次空戰,我方都能克敵制勝,全師而歸呢?此無他,就是我們的指揮機動靈活,我們的訓練嚴格踏實,每一飛行員的膽議技術都經過反覆磨練,而共軍一個命令一個動作,飛行時間短,又缺乏實戰經驗,處處顯得僵化,所以不刊一擊。

八架米格機擺烏龍

四十七年九月尾,有一天的上午,×× CRC 雷達幕上發現了幾個亮點,向我北部移動,漸漸逼近時,數一數有八架,而且翅膀在搖動,經研判可能是來投誠的。說来也蛮合邏輯,因爲連番空戰,已使他們士無鬥志,投誠總比被擊落好。於是,基地長官下令警戒並作接機準備,空地勤官兵忙做一團,匆忙中做好分工,地面人員忙著腾出八個機堡,以便接納掩護;防砲,警衛人員,忙著對空和對地監控。我奉命電請憲兵二一四營鍾期成營長申請兵力維護安全,基地官兵又興奮又緊張,個個引頸瞭望靜待米格出現。這一措施本來是正常的反應,可是不巧,洽在此時,空軍總部政二部門高參段世昭中校來電詢問前兩天戰況,接話人上等兵朱鴻鈺答稱「主任不在,他到機場去了。」段問「到機場作什麼?」朱答「去迎接米格機投降。」段急問「有幾架?」朱答「有八架」。

天哪!一煞時段高參熱血沸騰,自忖這一「獨家新聞」,不容他人分享,立刻飛奔「羅漢堂」(總部單身宿舍中間是圖書館,爲開會場所,俗稱羅漢堂),向正在出席軍務會報的處長龍歷夫上校面報,龍也及時向同在開會的主任魏崇良報告,魏也向總司令陳嘉尚輕聲說明消息來源,總司令興奮萬分,當場宣佈此一天大的喜訊,引起全場與會主官不約而同,高呼「中華民國萬歲!」「蔣總統萬歲!」接著軍帽齊飛,歡聲雷動,此時列席會報的空軍廣播電臺台長陸君才中校,一個直覺的反應是打電話到電台,要他們趕快向社會廣播,於是空軍電台每隔幾分鐘就播報一次。因爲機場電話打不進去,從中廣到各家公民營電台,都是個個跟進,繪聲繪影,好不熱鬧,各報馆也出了號外,滿街叫賣,台北市自下午開始,鞭炮放個不停,一時狂歡得不可收拾。

基地這邊可不得了,一大群中外採訪記者都阻絕在大營門外,吵鬧不休。駐台美軍包括第七艦隊,派員乘直升機前来了解。此時可疑的「米格」早已遠颺,基地上下也已解除警戒,卻要忙於應付這個「烏龍」狀況,真是啼笑皆非。傍晚時分,官方雖已澄清事件經過,可是仍不能善了,因爲:

一、民眾鑒於日來空軍的斬獲,不相信是一場誤會,連國内外媒體,都紛紛憶測,硬說這八架投誠的米格機是因爲某種顧虑,已經轉往菲律賓去了。

二、浙閩沿海機場,共軍空軍停飛清查,一連十幾天都没有活動。

三、上級成立联合專案小組,徹查此事,但是歸根究底,只是一通電話惹的「禍」,而且接話人是一個上等兵,他的應對也沒有錯,錯的是認爲當時這種事太有可能,未經查證罷了。最後,讓龍處長、段高參受到處分,真是過意不去。

這個故事,已塵封了三十幾年,到現在每次與老友提起,仍是「美談」。

懷念祝福「龍城飛將」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麥克阿瑟將軍曾說:「老兵不死」,這些當年群英會中冒險犯難,火中取粟的戰將,近況可好?我們有理由來關心他們:

毛節盛做分隊長的那一年,轉任到華航去當機師,民國六十六年十二月與高士青小姐在紐約結婚,婚後定居在加州的橘郡,次年十月生女毛芸菁,轉眼間他的愛女已在今年六月十六日畢業於加州的 MORINA HIGH ,九月間即將升入大學。由於毛毛常年駕機在空中,培育女兒的責任,大都落在太太的身上。毛芸菁一直以最優秀的榮譽生,修完十二年級,她在五歲時就進入當地的中文學校,講得一口標準國語,寫得一手好書法,而且口齒流利像母親,聰穎好強像父親。

毛毛於八十一年元月已届滿六十歲,結束了四十年的飛行生涯。此四十年中,在華航就飛滿了二萬五千個小時,歷練過不少機種,尤對波音七四七—四○○,有獨到的經驗。這經驗他還在繼續爲華航後進傳承。

孫嗣文於六十七年任職空軍總部情報署,少將副署長——任内退役,他畢生最得意的事是除了首開擊落米格機紀錄外,就是與姜文銖生了兩位很成材的兒子。長子家傑,現在南非經商有成,在僑界是常常露臉的人物。次子家□【析世鑒:□字,左爲“亻”旁,右爲“其”。】在美國波音公司專職電腦,都說得上將門虎子。一年之中,他們三爺仔總要相互探望過 一兩 次,可謂舐犢情深。

孫嗣文休閒生活只是研讀科技和軍事書刊,二十六期的同學,都是他交往的對象,對昔日長官,也有過從。

蔣天恩在六十一年至六十四年間,派任駐菲武官,六十六至六十七年調總統府交際科長,六十九年任空軍總部情報署長,七十一年退休。在他退而不休,爲某貿易公司借重的時候,他的夫人倪秀中竟在七十六年三月,因患癌症不幸去世,所幸育有二個女兒,都在美國結婚就業,目前蔣天恩已是三個外孫的外公。經過一段落寞的歲月,蔣天恩結設了任職高速公路局的高美紅小姐,高小姐也是空軍子弟,慧美嫻諍,他們相交甚是投緣,終於在八十年六月結婚,並在楊梅購 屋屋定居。「九一八」空中掃蕩戰的林文禮,依其才能功勳,後來升遷爲空軍總司令總統府參軍長現任航發中心主任等要職,可以說是一枝獨秀。

「八一四」,「九八」之役的李中立,退休後曾與當年並肩作戰的戰友余鍾禔等合開了一家旅行社,聽說已结束了,余鍾禔則由華航機師退休,李中立就不知雲停何處?

劉憲武是個人擊落米格機最多的保持者,但在若干年前飛 F - 14 失控殉職,真令人懷念不已。「九二四」大空战的傅純顯和謝祥龍,都很活躍,也仍在搞航空公司,其餘的當年「龍城飛將」大多人在國外,我們都很懷念他們,也爲他們祝福。

~常穿這件夾克. 現場好多人問顏色很配.....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在地生活 桃竹苗
自訂分類:同學會資料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