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2009白沙屯媽祖南巡北港進香札記 (2)
2009/04/03 17:04
瀏覽2,648
迴響2
推薦3
引用0

(二) 菜鳥初體驗

其實我和朋友都是道地的上班族,一個在彰化,一個在台中,平時在辦公室裡頭敲鍵盤吹冷氣慣了,一想到要用大約三十多個小時的時間完成大約
150公里以上的行程,心裡的擔憂程度,跟多年前接到兵單準備去當兵的感覺是雷同的。

隨著時間慢慢的接近,偶而晚上會去練走一下,一方面訓練一下腿力,一方面也考驗著耐力。不過當時也鬧了一個笑話,我們把出發的日期看錯了!看成是星期六凌晨出發,後來經過它人指正之後,赫然發現應該是星期四晚上準備,星期五凌晨出發!這可糟了~跟當時的打算與假期安排有所出入,幸好媽祖保佑,公司主管知道我要參加徒步進香的行程之後也很阿殺力的簽了假單,只是在簽完之後,他隨即又很認真的問了一句...那~走完的下週一要不要順便請個假在家裡休息? 畢竟那麼遠

呃~,這!!我尷尬的笑了笑~婉拒了他的好意。但是心裡的惶恐卻也越來越大,畢竟這是第一次參加半程的徒步進香,比起去年僅參加一小段王功的進香旅程來說,看來這次玩很大…!

不過,有些事如果老是想著不可能,或許一輩子就真的不可能會做了!既然打定了主意,就好好地準備,然後放開自己的束縛,走就是了。

2009
324號深夜,我和蝸牛約在彰化的火車站一起出發。帶著點忐忑,我們先到通霄這個大站換區間電聯車。想不到同車廂裡幾乎全都是準備一起去參加進香的朋友,而更好玩的是:幾乎每個都是第一次參與白沙屯媽的徒步進香。

既然都是菜鳥,也當然沒有隔閡,七嘴八舌的討論自己準備的東西。比如防止起水泡的秘方、防止長時間行走燒襠的偏方
等等。短短不到十分鐘的車程,大家也很快地認識了彼此,並且達成了某種程度的『革命情感』共識。互相打氣,期許會有一趟平安且美麗的徒步旅程。(其實大家都挫咧等…)

這一次我們可是有備而來,除了最基本的厚襪子+運動鞋之外,另外準備了幾項秘密武器:絲襪、痱子粉、透氣紙膠帶!聽說在長時間行走的狀況之下,如果穿上褲襪的話,可以避免跨下摩擦而破皮,畢竟在長時間悶熱的環境之下破皮擦傷,再加上傷口的汗水刺之下激,那種『走路腿開開,痛苦嘸人知』的滋味,恐怕不會比傷口上灑鹽好多少!而痱子粉則是保持身體乾爽舒適的好伙伴,透氣膠帶則是隨身醫療的必備產品,凡舉水泡、傷口等等的臨時處理,大概都少不了它。整個背包塞了這些醫藥用品之外,另外帽子與毛巾等等則是人身必備的物品。而無線電則是提供了聯繫與緊急求援的用途。零零總總一堆放在背包裡,唐突之外倒也顯得熱鬧!

晚上十一點的時間,在這濱海的小村莊,本應是家家戶戶都掩門閉戶休息的時刻。但是今天卻因為媽祖婆要南巡北港去割火而通宵不眠。當我們抵達白沙屯時已經是人山人海,隨香的香客萬頭鑽動,興奮地聚集在廟門口地等候十二點二十分的出發啟程。鋪地燃放的鞭炮捲起了濃濃的煙硝,我想這一個晚上的燦爛花火,應當是來自民眾對於媽祖婆的景仰與奉獻吧!

我們先將行李放置在遊覽車上,隨身背著輕便的背包之後,也混入了人群,除了到廟口去跟媽祖婆『報到』之外,也感受一下現場的熱鬧氣氛。

其實一起南巡進香的,有兩尊媽祖,一尊是白沙屯媽祖,另一尊則是山邊媽。這兩個姊妹個性不同,聽說扛轎的大轎組人員可以透過行轎的方式得知是那一位媽祖的旨意。奉祀於拱天宮的白沙屯媽比較熱情好客,也喜歡信徒施放大量的鞭炮,所以信徒廣大。而山邊媽則是低調樸實,沒有固定的祀奉地點,每年跟著爐主到不同的家庭作客,比較像是隔壁鄰居的阿嬤那樣親和隨性。

當時間一到起程的時刻,除了鞭炮聲大作之外,原本聚集在廟前廣場的人潮也漸漸地湧出大街,我們則是在路旁等候大轎的到來,結果想不到在前一個路口,媽祖婆就甩掉了在省道牌樓外恭候的香燈腳,逕自往南,朝火車站方向的巷子走去。這可大出我們意料之外,只見所有隨行包括送媽祖出宮的急起狂奔,也給初次跟著行腳的我們上了震撼的一課!原本散漫的精神倒也跟著緊繃了起來。所謂的『媽祖選擇路徑』,其實是靠著『行轎』的方式來擇定路線。比如到了一個分叉路口之後,神轎會停住,然後開始晃動,聽說左右搖是白沙屯媽的旨意,而前後晃則是山邊媽的旨意。當然有時候也會有兩個姊妹互相商量意見的時候,這時就會前後左右晃,然後原地停滯或繞圈。
一旦選擇了一個路線之後,就會持續的往前走。直到要休息的時候,或許是在廟,或許是在民宅,整個轎會突然停住,行轎後三進三退。如果轎頂上的金獅子進入了門內,就代表要過夜,如果在外面的話,則是要休息。至於休息多久再以擲茭來請示。

大轎終究還是走到了省道上,並踏定回程要演戲的空地之後,飛奔似地趕路往南。而我和朋友兩個人則是用我們的步伐頻率,跟著人群慢慢走著。過了秋茂園之後,隨行的香客也漸漸的少了,但我們兩個人還一派天真的有說有笑,不過此時卻已經犯了一個嚴重的大問題,其實媽祖的大轎已經漸漸的離我們遠去,但我們兩個卻仍不知情,不僅一邊走一邊休息,還可以邊聊天開玩笑的,過不久無線電傳來友台的聲音,『媽祖上了西濱快速道路』。

這個神了,西濱快速道路不是只開放給車輛通行嗎?別說是一般的輕型機車了,行人與腳踏車更別想在平常走到上面去晃一晃,想不到這一次媽祖婆居然可以帶領著大家衝上這條只限汽車與重型機車行駛的西濱快速道路,心中不僅嘖嘖稱奇,也覺得不可思議。

只是,印象當中,西濱的入口似乎離秋茂園還有一段距離厚?

管它的,繼續慢慢調整步伐,用輕鬆的心態來走吧!

這一切『太傻太天真』的想法,在上了西濱快速道路的轉角之後,被一個交通指揮的阿伯給打斷了,只見他看到我們兩個人慢吞吞的走著,氣急敗壞的對我們大喊『少年仔!你們如果走不動的話趕快上車!阿婆已經經過很久了!距離你們大約快十公里,不要造成大家的困擾
不行就趕快上車..』。

『十
十公里?』我們兩個驚訝的吐著舌頭真的還是假的?現在不過離出發才兩個多小時,怎麼有可能距離我們那麼遠?

兩個人剎那間沈默了下來,不禁趕快加快步伐,也無心再去欣賞前方一長排燈火蜿蜒在西濱快速道路上的景色,因為我們已經慢慢覺得不對勁!

後面的人好像已經慢慢變少,也慢慢變得沈靜。就連剛剛跟在後面的遊覽車也已經一部一部快速的超前而去,剩下在後面的香燈腳也寥寥可數,只剩黝黑的天色與遠處陣陣的浪濤聲陪著我們前行,我們好像真的落隊很多了。

看了一下隨行攜帶的
GPS,在我們加快行走速度之後,速度大約是在56KM/HR左右,但以如此快速的速度持續行走之下,很快地也覺得腿部肌肉有點不適。但在這個節骨眼上,如果跟不上團體行動,大概之前擔心連救援都跑光的最嚴重狀況就可能會發生。

突然之間,這條西濱公路在黑夜當中變得遙遠且漫長,而漸漸地也聽不到音響車與大鼓車的聲音,在天色微亮的時候,整條路上的香燈腳已經是稀稀疏疏,甚至連隨行的車輛都不見蹤影。我們的心裡已經很明白,ㄟ害!我們已經落後太多太多了~!朋友因為腳痛已經落後我約半公里的路程,雖然偶而無線電會聯繫一下,可以從聲音判斷大家已經很累了,但伴隨著而來的腳痛與肌肉緊繃,似乎也告知著這一次妄想半程徒步進香的夢想已經破碎。只是走過大安溪橋後,連後援部隊都沒了!又如何收拾這個局面?只好咬著牙,忍著痛,一步一步地拐著向前走。

不久,後方慢慢地駛來了一部遊覽車,管他三七二十一,確認是進香車輛後先攔了再說。司機很是配合的停下來開門載我一程,在踏上階梯的那一剎那,突然有種『我認輸了』的洩氣感。用無線電告知朋友我放棄了的消息之後,他也找了一部車輛上去,不再鐵齒地被載過大半個台中。雖然看了一下
GPS上的紀錄,我們不過才用一個黑夜的時間走了約二十五公里的路程,平均時速約5KM/HR。坐在遊覽車的階梯上看著前方,還有零星的香燈腳在默默走著,有的也放棄攔車,在上車前苦笑的跟我打聲招呼後同樣癱坐在階梯上,雖然車掌小姐要我們上去找位置坐,但是那幾個『地獄階梯』,在這個時候卻顯的異常的難以跨上。算了,我還是坐在樓梯上第一層就好!檢視一下雙腿,似乎不堪酸痛地發抖著,右腳則是不爭氣地冒出一個大水泡,媽呀!每那一步還可以隱約感覺到痛從腳底傳來。這才第一天的早上耶!接下去怎麼玩哦?

整輛遊覽車的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擦勞滅的味道
,除了原本就在車上的老先生老太太之外,那些被『撿』上來的香燈腳,大夥就像戰敗的公雞一樣,一臉尷尬,悶悶地被送往整個進香隊伍的前方,再自己選擇要繼續拼,還是繼續耍賴搭車。
重新和蝸牛聯繫上的時候,已經是在梧棲的末端了。這時距離出發大約已經過了九個小時
。 (待續...)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2009/05/05 19:44
我是變瘦耶

這次我就瘦了5kg哦

呵~~不是這6天瘦5kg啦, 是出發前一個月, 我每天晚上都會去練習"走"

這一個月+進香期間的急行  的成果~

1樓. 辛啟松
2009/04/03 17:28
你不是順便去減肥的!成效如何?

肯定沒有操到,體重又多了好幾公斤!!

希望你減肥成功囉!!

好像會變胖耶~
因為沿途熱情的信眾一直提供食物飲料...
我想熱量攝取的速度會遠快於消耗的速度。

不過媽祖婆會原諒的...哇哈哈...
Rockcity2009/04/08 09:1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