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河洛造神之鄭和下西洋(八)之五、施進卿合縱蘇門達喇諸小國
2018/03/09 05:23
瀏覽723
迴響0
推薦23
引用0

五、施進卿合縱蘇門達喇的諸小國

「陳祖義盜夥,從洪武年間,官兵就開始追勦。經得二三十年,盜夥南竄東洋之後,又在舊港盤據,更盤根錯節。而這二三十年,大明國無法勦清的盜夥。今寶船隊遠道而來,要將變成舊港地頭蛇的陳祖義盜夥,一舉斬草除根。豈是易事!若想徹底勦滅陳祖義,這條盤據舊港的地頭蛇,光憑寶船隊,是絕無法辦到。除非是能得舊港與鄰近諸國的相助,釜底抽薪,方得斷其去路...」曾助朱隸奪取皇位,精於運籌帷幄的鄭和,也不是不知道這個道理。所以去夏,受陳祖義盜夥偷襲,倉促率船隊離開舊港之時。當時鄭和,即對舊港的唐人頭領施進卿,亦有所囑託。即囑託施進卿,需得利用寶船隊往來西洋,這半年時間,暗中合縱蘇門達喇島上的諸國,裡應外合。如此方有可能,將陳祖義盜夥,這盤據滿喇加海峽的毒瘤,給一舉斬除。

蘇門達喇島,呈西北東南走向,為一數千里狹長之島,橫於滿喇加海峽之南。島之西半,多為山脈,東半則為沼澤。而其島上諸國,皆為小國。無論舊港國、啞魯國、蘇門達喇國、那孤兒國、黎代國或是南浡里國,可說長年,更飽受陳祖義盜夥的荼毒。因島上諸國,國小力薄,面對陳祖義盜夥的肆虐,除了恐懼外,卻也不敢反抗。但鄭和船隊出使西洋,到過舊港國後,局勢已然有所轉變。舊港國的唐人頭領施進卿,本與陳祖義盜夥,水火不容。知鄭和有意勦滅陳祖義後。施進卿受鄭和所託,亦開始極力奔走,並派出親信,暗中疏通蘇門達喇的諸小國。欲合縱諸國,共同結盟,予陳祖義的背後,插上一刀。

啞魯國,位於舊港國之西,好風航行四晝夜,可到其港。其國的南方,是綿延的山脈。北方面臨大海。西邊與蘇門達喇國接壤。東邊則有可耕種旱稻的平地。百姓多以農漁為業,民風淳樸,婚喪喜慶之禮俗,則與爪哇或滿喇加相類。國王與百姓,多信奉回教。比較特殊的是,啞魯國中,其深山叢林,有一奇特的飛獸,稱之為「飛虎」。唐人有一詞,曰:「如虎添翼」。意即會吃人的猛虎,乃萬獸之王。倘若猛虎長了翅膀,那它就更將所向無敵。而這長了翅膀的飛虎,並非僅是傳言。啞魯國的山中,就有此珍奇之獸。幸好,這亞魯國的飛虎,約僅有貓那麼大隻。遍體灰毛,翅膀也只是肉翅,就像是蝙蝠。前足的肉翅一直連到後腳,雖然能飛,卻也飛不遠。所以這啞魯國的飛虎,非但傷不了人。反而還常被人所捕,被人殺而食之。

蘇門達喇國,位於啞魯國之西,乃是西洋的總路。從啞魯國的港口出海,好風一晝夜,可到蘇門達喇國的港口。那是一個叫做苔魯蠻的濱海番村。泊船港口後,由陸路向東南走十餘里,就能到其王城。只不過要到蘇門達喇國,有一危險海域。即蘇門達喇國,有一條大河流出海,海口處潮汐起伏,波濤甚為洶湧。至使海船一個不慎,就可能會沉沒。其國,北臨大海,南接大山。東邊與啞魯國接壤,亦是大山阻隔。西邊即是西洋。南邊高與天齊的山脈,綿延數百里,西方又與兩個小國接壤,即那孤兒國與黎代國。

那孤兒國,又稱為花面國。位於蘇門達喇國之西。其國只是一個深山之中的部落。部落的百姓,臉上都刺有三尖青花的圖騰。因此其國王,人稱花面王。雖說那孤兒國,土地不廣,百姓僅千餘戶。然而卻是民風剽悍。又因深山之中,田地少,米糧所產不多。所以那孤兒國,時而會入侵蘇門達喇國,使得雙方,難免時有交戰衝突。約莫十年前。那孤兒國,因米糧欠收,百姓饑荒。花面王,即率領滿臉刺三尖青花的那孤兒國勇士,入侵蘇門達喇國,掠奪其糧食。而蘇門達喇國王,面對那孤兒國入侵,亦親自領兵,與花面王相戰。交戰之中,蘇門達喇國王,不幸卻被毒箭射中。因那孤兒國勇士的毒箭,乃是用一種深山之中的毒蛙,將其皮上的毒液,沾於箭上。而這毒蛙之毒,只要一針尖,就能毒死一條牛。因而蘇門達喇國王,被毒箭射中,自無生理,當即斃命。蘇門達喇國王,中箭死後。國王之妻,至感憤恨,卻因兒子尚幼,無法報父仇。於是王后,即昭告蘇門達喇百姓,立下誓言說:『國王被那孤而國所害。只要有人能替國王報仇,再收復被那孤而國侵佔的土地。那我嫁給他當妻子。並擁立他當國王,共同掌理蘇門達喇國。』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當時,苔魯蠻那個濱海村莊,有一個老漁夫,天生有奇力,身手不凡。據聞其自幼能在沼澤與鼉龍搏鬥,能入海生擒鯊魚。老漁夫得知王后立下誓言,願下嫁給能為國王復仇之人後。即自告奮勇,願領兵出戰那孤兒國的花面王。果然,那漁夫也真有本事,不但一舉擊殺了花面王,還將蘇門達喇國失去的土地,全都收復。更令那孤兒國的花面勇士,全都敗逃入深山之內。而蘇門達喇的王后,在老漁夫凱旋而歸後,亦遂行誓言。當即與老漁夫結為夫妻,並共管國事。因為老漁夫並非真的國王,而是王后的姘頭,俗稱「小王(註:這是二十一世紀,對姦夫的稱呼)」。故蘇門達喇的百姓,則稱老漁夫為「偽老王」。意即假的國王之意。然而偽老王,後來還是與王后,又生下了一子。

蘇門達喇的偽老王與王后,共管國事,那已是多年前的事。多年後,原本王后與舊王所生之子,亦已成年。名為蘇幹喇。當然,對王子蘇幹喇而言,這偽老王不但佔據了其國,還佔據了其母。甚至連蘇門達喇的王位,日後恐亦將落入偽老王的兒子之手。這自是令蘇幹喇,成年之後,日漸對偽老王感到不滿。正是偽老王與王子蘇幹喇之間,衝突日劇。使得蘇門達喇國,看似承平,卻似有山雨欲來之勢。

黎代國,位蘇門達喇與那孤而國之西。南臨大山,北臨大海,西接南浡裡國。百姓約三千戶,婚喪禮俗與蘇門達喇相類。黎代國的深山之中,人煙罕至,因其滿山遍野都是讓人恐懼的犀牛。這成群的犀牛,巨大如一艘小船,渾身更似披上鎧甲,刀槍不入。雖說犀牛沒有像是虎狼般的尖牙利齒,卻是虎狼皆懼怕犀牛。因為犀牛的鼻上有一尖角,但只要被其衝撞,那怕凶猛如虎狼,亦必肚破腸流,當即斃命。故稱之猛獸,不為過。

南浡里國,位於蘇門達喇島的最西端。自蘇門達喇往正西,好風行三晝夜可到。其國邊海,百姓約千家有餘,皆是回回人,民風甚是樸實。地方東接黎代國,西邊與北邊,皆臨大海。南邊是山,山之南又是大海。國王亦是回回人。國王的王居,其房屋用山上的大木所造,高四丈,就像是樓房。屋舍的樓下,並沒有什麼無裝飾,而是把牛羊牲畜都養在樓下。屋舍的樓上,四邊以板折落,甚乾淨整潔,日常生活,坐臥吃處,皆在其上。百姓所居之屋,則與蘇門達剌國相類。東西洋分界的帽山,就在南浡裡國的西北方,半日遠的海上。帽山山邊,約二丈深淺的海中,生有一種海樹,稱之為珊瑚。這種生長在海底的樹,約二三尺高,樹幹有拇指般粗,椏枝婆娑可愛。將海樹清洗晾乾後,整株珊瑚樹,如墨之沉黑,如玉石之溫潤。因此南浡裡國的百姓,皆下海撈取,當成寶物販賣。...

襖熱的滿喇加海峽,南風漸起。大戰將至的不尋常緊張氣氛,有如搭上了箭拉滿的弓弦。舊港的唐人頭領施進卿,暗中派出親信,搭乘貨船出海,攜重金與厚禮,奔走於啞魯國、蘇門達喇國、黎代國、南浡裡國。甚至連深山之中的那孤兒國,亦翻山越嶺,前去遊說合縱。而其目地,無非或以重禮賄賂,或以利害相示,企圖說服蘇門達喇島的諸國,齊心合力,共擊陳祖義。然而施進卿這半年,對蘇門達喇島諸國的遊說,事實上並不順利。一則,蘇門達喇島的諸國,都是小國,少則百姓千家,多則數千戶。其人民還多有老弱婦孺。相較於陳祖義的五千盜夥,個個皆是精壯,凶猛虎狼。那怕陳祖義一聲令下,即能將一國之百姓,全都給殺光殺盡,讓其一夕亡國滅種。使得這些長年飽受陳祖義荼毒的小國,對陳祖義恐懼甚深,豈又敢公然挺身,與其對抗。

二則,陳祖義是唐人,其五千盜夥也多半是唐人。施進卿也是唐人。就算遠道而,天朝上國的龐大船隊,同樣也是唐人。唐人有如一大群的蟻群般,嘯聚在滿喇加海峽,當起海盜;劫掠海上,荼毒鄰近小國。唐人又派出了龐大的艦隊,遍海風帆的來到滿喇加海峽,要勦滅海盜。無論怎麼看,對蘇門達喇島的諸小國而言,這都是唐人打唐人,也是唐人自家的事。「就像兩隻犀牛在打鬥,爭地盤一樣。人看見了都避之唯恐不及,怎會有人還自己湊上去一腳。一個不小心,可是會賠上了性命。反正就等兩隻犀牛鬥完。看誰勝了,我們就聽誰的...」正是蘇門達喇諸國,面對施進卿的遊說,為免無端招禍,無不明哲保身。使得施進卿,企圖聯合蘇門達喇島諸國,共擊陳祖義的大計,困難重重。


仲夏南風已起。滿喇加國海口,寶船隊新築的大港。但見遍港的高檣大舶,紛紛拔錨揚航,號角聲此起彼落,準備出海。滿喇加的國王拜里米蘇拉,為感謝來自天朝上國的寶船隊,在滿喇加築港建廠,且天朝皇帝,並賜予國王的冠帶玉璽。所以船隊啟航之日,拜里米蘇拉亦率滿喇加的百姓,親到港口送行。海風鬣鬣,遍港雲帆,寶船隊已然補充滿了淡水與糧食。正因在滿喇加,有拜里米蘇拉傾力相助。所以約有十數艘的大船,包括鄭和座駕的寶船在內,亦已完成備戰,整個船身包覆了花錫鎧甲。國王拜里米蘇拉,甚至親力親為,率領滿喇加的人民,幫著船隊搬運淡水與疏果糧食上船。

正是寶船隊,此去舊港,恐將是場與陳祖義的惡戰。眼見船隊離港,漸漸航向外海。但見國王拜里米蘇拉滿是皺紋的臉上,張眼遠望,卻是一片愁雲慘霧籠罩。忽而雙膝跪地,雙手合十祈禱:『真主阿拉。請原諒我,做了不誠實的事啊。我也不想做個說謊矇騙之徒。但我是非得這麼做不可啊...』隆隆戰鼓聲,猶似從遠去的寶船隊傳來。當鼓聲,逐漸被海上的濤浪聲掩去。拜里米蘇拉仍久跪於地。卻不知拜里米蘇拉口中所言,到底是做了什麼不誠實之事?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