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隨風逐流的奇異旅程之監獄風雲---第五、六集!!(全56集完)
2015/08/12 01:58
瀏覽314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2014年8月12號


其實,我並不是第一個華人被關進來的,我是第三個.

第一位聽說是一位叫LORENA CHOU 的一位女老闆, 被抓原因是買偷來的香菸, 這裡的大陸人做生意非常喜歡買偷來或搶來的貨,為了賺錢賺到連禮義廉恥都丟到爪哇國去了~
所以宏都拉斯盜竊這麼多不是沒有原因的,反正抓到了不起就關個兩三年,出來後又是條好漢。在我進來之前,她已經出獄了。


第二位只比我早兩天被關進來,我們也剛好被分配同一間牢房。說起來世界真的很小呢,雖然我與她只有一面之緣,但她弟弟是我認識多年來的朋友之一。
連續幾天看到她一直悶悶不樂,除了每天去前廳拿家屬為她準備的中餐及用餐時間之外,她幾乎整天就躺在床上睡覺的。


第一天已從其他人口中得知,她叫PATY來自中國大陸廣東,有糖尿病及高血壓,所以她的伙食不得不由家屬每天中午從外面送進來,看她悶了好幾天成天懶傭傭躺著只好開口問她是否有其它需要?
這位姊姊早在我被送進來的第一天得知我無床可睡,可能要去擠別人的床時,她馬上就跟我說我可以跟她一起擠的,她說這裡晚上很冷她的被子厚可以禦寒的。


看到她成天郁郁寡歡的面容而我怕也會步入像姊姊那樣的後塵,擔心先生來看我時又要難受了, 於是我假裝很堅強盡扯些有的沒有的話題與姊姊聊天。像今天哪個鬼婆又跟哪個鬼婆像三歲小孩一樣吵架了、哪個鬼婆今天又做了什麼搞笑的事情…等等逗著姊姊笑。
(廣東人說的鬼佬指男生,鬼婆是女生) 相當於台灣人說的阿兜仔)。


到了中午PATY 照例去前廳拿取她的便當,雖然她開是藥房可她先生是開餐廳的,所以每次來都會送來兩個大餐盒,而每個餐盒都塞到爆滿,姊姊看我連續兩天都吃當地餐,好心邀我一起用餐,說反正她一個人也吃不完這麼多食物。可兩個女人生平第一次被抓到監獄來,不管送進來的是不是山珍海味,吃起來都如同嚼蠟一般食而無味。


我表面看起來嘻嘻哈哈,其實已經幾天都吃不好睡不飽了。我也不想麻煩先生為了我的事情跑來又跑去,所以我也沒請他為我送些什麼東西來,跟先生說我就跟當地人吃一樣就好了,不用費心,姊姊的便當我們兩個人連吃了兩噸依然還是無法吃完。(因沒有冰箱,再放下去就腐壞了)
看到當地人眼睛閃著光亮,靈光一閃就問姊姊是否可以把食物分送給她們吃?不然放到壞掉也是浪費。


PATY這幾天跟我也比較熟悉了,吃完中飯後開始跟我抱怨她先生老是都沒有要把她要的衛浴用品送來,而且每天送來的便當永遠一成不變,每次便當一打開除了菜以外就是魚,她真的不想再吃魚了。
我跟其她人也曾想說糖尿病患者為何每天都吃一樣的東西? 難道她吃不膩嗎? 陪著她吃我也吃得好辛苦啊! 原來是姊姊的先生會錯意了.


我問姊姊,那你幹嘛不去打電話呢? 有共用電話阿,我有預付卡妳可以打回家請妳先生幫妳準備妳想要吃的料理或用品阿。馬上拖著姊姊打電話,或許生意忙碌吧,手機電話無人接聽,看到姐姐失望了神情忙勸著說: 沒關係,明天您先生不是還得為您送餐來嗎? 妳看到妳先生時再向他說明也不遲啦,頂多再忍著一天就好了,至於香皂等用品我還有新的未開封可以給妳使用阿,沒差啦。


中午過後沒多久,就聽到走廊有人對著我們這間牢房大喊:支那人外找! 我與姊姊兩人面面相覷後開始納悶是何人外找? 問了她們說是找哪一位? 因為這間牢房住著兩位支那人呢!
結果換傳話的人也傻了,因為她也不知道是要指定找哪一位,於是回說:那你們兩個都一起去前廳看吧,因為外頭警察也沒說清楚呢.


原來是台灣大使館的林秘書先生,他一見我就提著一盒餐盒說,是我先生周日那天來看我時,發現我這幾天瘦了。先生也在周日那天得知女子監獄每日提共兩餐,除了半生不熟的米飯之外就只有黑豆跟玉米餅,才去拜託大使館的人為我送來港式點心。幫忙送茶點過來也是想順便來探望我是否平安。(哈! 果然有朋友在大使館做事情就很不一樣,很有人情味了)


女子監獄只提共一日兩餐, 每天午晚餐每個人分配的食物是有限的,每個人分配2~4大湯匙的米飯、一勺的黑豆及6片玉米餅.
早上起床每個人一杯咖啡 ,是一杯很淡很淡幾乎只有糖味的咖啡。







//////////////--------我是分隔線////////////////////





2014年8月13號,星期三


今天又是到了開放探視的時間了,我也不知道我先生是否會來看我,畢竟兩個份的工作全攤在他身上了,外加還得為我的事情操心。

開放探視的時間是上午10點至中午12點,然後再從下午1點到3點。
要會客的的受刑人必須身穿黑白兩色的衣服,而來探視的親朋好友不能在這裡穿上黑白兩色的衣服, 這麼做的目的是方便警察分辨。
因為宏都拉斯國家很窮,所以女子監獄除了提供一日兩餐的食物之外,其他的全得由受刑人委託親朋好友那裏帶進來。


每個見完親朋好友的受刑者都滿面春風,東西一直從大廳外一直搬進來,般不動還請牢友幫忙搬。
好奇之下問了ANA說: 這麼多東西都可以搬進來嗎? 裡面又是什麼東西呢?


ANA回我說: 每到了探視時間,除了外面是大排長龍之外,還因為每個進來的人不是提著大包小包就是背著布袋進來。(她說是她爸媽來看她時說給她聽的,每次開放前就有不少人早在六七點鐘時就在外面排隊等候著)
ANA 看到我眼中的驚訝對我笑笑用肯定詞對我說 : 對! 沒錯, 用布袋裝!裡面裝的全是自家耕種的主食,有佛手瓜、玉米、嫩黑豆、咖啡。有些家裡經濟好一點的還會帶上生肉類或生海鮮類的進來,不然這裡沒東西吃。


我反問ANA,可我只看到牢房只有電爐並沒有冰箱阿,生的食物放著不會壞嗎?
ANA說: 妳要是有東西帶進來要冰就告訴我好了, 麵包部及雜貨店都有冰箱,視東西的多寡而收大約30~75台幣。
ANA看到我滿臉的疑問,她繼續說: 放心,這裡面有四家雜貨店,夠放的啦!

哇~ 還有四家雜貨兼蔬菜店啊? 而且還是受刑人自己開設的,真猛~~~

其中一家還有賣三餐喔,說完ANA 就帶著我去逛所有雜貨店還有麵包部並告訴我哪家東西賣的價格最便宜,哪區的雜貨店最好沒事就少過去,以免被其他附近牢房的無賴盯上。
於是拿出身上的錢在雜貨店買了雞蛋、酪梨、香蕉,為自己加菜跟飯後水果,當然是買了兩份,一份給自己另一份就給ANA,因為ANA的家很遙遠,家境也不富裕。


下午兩點多了,不少同房間的牢友也都陸陸續續會客完,興高采烈的說今天拿到什麼跟什麼,全部拿出來展示讓大家羨慕。隨後有人問我: NORA ,妳家人不來嗎?
我偽裝笑著回說: 我先生向來很忙的,他上周日有來了,應該不會來了吧。
才說完沒多久,外頭就有人喊著: 支那人,最瘦的那個! 快點出來啊,外找~快點快點,時間快到了唷!
是先生來了,他提著好大一盒炸雞,裡面有10大塊。

我看著那桶滿滿的炸雞說: 你當我是豬啊? 我本來就不愛吃肉,你買了這麼多我吃不完呢。昨天託大使館送來的港式糕點我幾乎沒吃都讓了給那位姊姊吃了。
先生卻央求著我讓我多吃點,看到我這幾天迅速瘦了下來,比他減肥還要快,叫我不論如何都要吃,那怕沒胃口一點一點硬塞進去也是好的。
看著他,我紅了眼眶。
他馬上抱住我的頭對我說,不要哭,不要讓人以為妳在這裡受了委屈,要堅強一點,他會為我找最好的律師幫我討回公道還我清白。


15分鐘後女警客氣地對我說,會客時間到了,請家屬回去吧。
先生怕我哭,馬上站起向我道別後,頭也不回的走向大門。等搜完身檢查沒有違禁品也沒有危險用品就放我回去,我抱著一大桶的炸雞慢慢地走回去,一走進去牢房,大家的眼光閃閃發光,個個羨慕著說: 哇~ 炸雞耶,還是一整桶滿滿的炸雞耶。來看妳的是妳先生吧? 真好!

為了不浪費食物,也想與大家打好關係,這整桶炸雞就瓜分讓大家一起享用了,而那位大陸姐姐比我還開心地邊吃邊說,還是妳老公好,至少還有炸雞,我老公中午還是送了兩盒燙青菜跟魚過來,今天已經是第六天了,光看著便當都要吐了。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