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木音樂才能教育
作家:Taiwan Suzuki Method
文章分類
    Top
    師生緣起
    2017/12/15 14:44:04
    瀏覽:35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 分享到LINE



    [本文刊登於2017年TSA協奏曲音樂會Concerto Festival 節目單]

    2017年11月份,在David Gerry博士,同時也是國際鈴木協會(ISA)、美洲鈴木協會(SAA)、與歐洲鈴木協會(ESA)的註冊鈴木長笛教學法師訓指導者的認可並向台灣鈴木協會(TSA)的推薦之下,本人成為台灣鈴木協會長笛科師訓指導者。

    與David Gerry博士相識於1999年加拿大麥克瑪斯特大學(McMaster University)音樂系的入學甄選,Gerry博士是審查員。這一面,結下Gerry博士與我的師徒之緣。由於甄試的時候和老師有短暫的交談,讓獨自在外求學的我印象深刻,倍感親切,於是後來選擇就讀麥克瑪斯特大學。在大學的主修課程指導者為加拿大著名長笛家Suzanne Shulman老師,老師師事於長笛名家Robert Aitken以及在歐洲接受Christian Lardé, Michel Debost, Marcel Moyse and Jean-Pierre Rampal培訓,曾仼教皇家音樂院(Royal Conservatory of Music and the Faculty of Music)、於多倫多大學(University of Toronto)、同時也是Gerry博士求學時期的指導者,並選修Gerry老師的室內樂課程。於大學期間,在兩位老師的傾囊教授之下,除了長笛的學習之外,更珍貴的是與老師們之間真心相對的交流。

    學校有開設介紹奧福與鈴木教學法的課程,Gerry老師負責鈴木教學法的部分。老師自多倫多大學取得碩士學位之後前往位於日本長野縣松本市的鈴木才能教育音樂院(TERI)與鈴木 鎮一博士研習鈴木哲學,並與鈴木長笛教學法創辦人高橋 利夫先生學習長笛教學。在老師詳細解說與幼小學生們的示範演出下啟發了我對於鈴木教學濃厚的興趣,進而以美洲鈴木協會(SAA)的師徒制(apprenticeship)方式展開長笛教學研習。我們一週上三次課,每次數小時,依當日狀況而定。漢米爾頓寒冷的季節長,記得總是坐在老師家的沙發上,喝著熱茶,邊上課,邊等著老師準備下午茶點心的烤麵包,上課的時候老師的屋裡總是香氣滿溢。接近耶誔節的時候,老師會從耶誕樹林場帶回耶誕樹,所以會綴著樹香,在溫馨的氣氛中上課。除了講解理論與吹奏之外,老師詳細與我分享不同年齡層的孩子可能在身心理發生的情況影響到上課的各種狀況與處理或應對的各種方式,再與四位個性不同的學生家長商量,半堂個別客讓我在老師與家長的監督下指導。於是,在研習之初,我便非常幸運的有四位學生指導,老師一開始的叮嚀便是「必須與孩子平視,和孩子們在相同的高度看待事物,肢體如此,心也是如此」。尊重重孩子,用心體會他們的想法,在孩子們感到安心的狀態下教育孩子,孩子們才能安穩紮實的成長。我的師訓課被安排在孩子們上課的前後。我們討論分配給我的課題。小朋友上課時,老師先教半堂課,之後換我負責進行課題。下課學生離開,我們討論剛剛的教法是否最能使學生理解並達成目標,以及是不是還有更好的方法的可能性。漸漸地,在老師受邀前往各地教學之際,會將他家的鑰匙與課程表交給我,讓我擔任他的代課老師,指導老師的學生並做記錄,待老師返回一一討論教學上遇到的各種情形。自2004年起迄今累積之師訓時數已有約千小時,老師及多位鈴木教師們每每見到學生們也相當肯定大家的表現。

    鈴木 鎮一先生主張首先要培育的,是孩子的心。心養好了,再談其他。老師教誨時時刻刻要引導孩子以誠實的心面對自己,能夠坦然認識自己。當遇到困難時,先把孩子的心穩住,一起找到困難與壓力緊張的根源,而不是針對片面觀察到的狀況調整,那只會衍生出更多問題。當觀察到孩子的某些狀況與家長討論時,家長相同以坦誠的態度面對是對孩子最具正面影響的方法,迎向需要調整的部分,按部就班不著急、不休息慢慢修正,從中領悟學習一項能力最真切的意義。鈴木敎學培養的是心;吹奏出的聲音是發自內心的聲音。此外,感受與聆聽也是學習的一部份。彈奏熟練不是「學會」。「學會」這個詞是在基本食衣住行的能力上以及一件經驗,例如:嬰兒學會行走、學會使用筷子、學會扣扣子等。用來形容對於學問的追求卻充滿著模棱兩可。有些時候的學會其實是誤會,依樣畫葫蘆只是結合邯鄲學步與東施效顰。「懂」和「通」是關鍵,而邁向「懂」與「通」往往需要比追求表面多很多的時間。思考邏輯與合理性、啟發思想、用心感受,才能享受。感受越深,鑽研越多,享受學習的程度越大,完成的結果越有深度。

    在國際場合裡,老師引薦多位各國鈴木界傑出的長笛師訓指導者們讓我認識交流。每位老師達成目標的路徑不同,同僚間互相交換意見,相互成長,學生也能籍由不同面相的切入點精進。

    2017年,在我的教學生涯中邁向第二個十年的途中,老師提起:他非常明白我具備能指導鈴木長笛教師研習生的能力,詢問「在TSA成為正式的長笛師訓指導者有什麼條件?」他非常希望推薦我成為鈴木長笛師訓指導者,語畢,老師立即寫了推薦信,我成為David Gerry博士在亞洲唯一指定的鈴木長笛科師訓指導者。

    感激老師對我的信仼與提擕,無數的恩情銘記在心,今後會以審慎的心傳承鈴木長笛師資的培訓。

    David Gerry老師(右)與黃怡萍老師   鈴木世界大會 2013/4日本

    回應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