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陳文彬「靈魂的旅程」
2010/07/09 06:44
瀏覽3,829
迴響3
推薦70
引用1

990708 - 陳文彬的導演路
陳文彬執導的劇情片「靈魂的旅程」的精彩片段。 新頭殼newtalk 2010.07.08 江綺玲 施佩君/台北報導
 

 在「不能沒有你」飾演李武雄獲得台北電影節最佳男主角的陳文彬,今年又以導演身分,執導劇情長片「靈魂的旅程」入圍2010台北電影獎。陳文彬今(8)日在新頭殼「開放編輯室」中說,他現在最大的夢想,就是開著改裝的行動麵包車,到台灣各部落、各村莊巡迴播放「靈魂的旅程」,讓電影去找觀眾。

「飾演李武雄是個意外。」陳文彬說到,因「不能沒有你」飾演底層勞工讓他聲名大噪,但他相信這些都是過去生命的累積。80年代受到學生運動和社會運動的薰陶,同時從事過許多行業,結交不同類型的朋友,這些都豐富了他的人生。「不能沒有你」只是他過去人生經歷的一個小結。

電影中,陳文彬成功詮釋父親角色,談到演技他謙虛地表示,自己未受過專業演員訓練,只靠自己的生命經驗去揣摩,沒有勇氣觀摩其他電影中父親的角色,是怕自己被既定的框架限制;演戲的當下只專心想像自己是李武雄,同時他能清楚地跳脫真實和角色之間。

在因緣際會之下,陳文彬以一個漢人導演身分,挑戰原住民主題的電影「靈魂的旅程」,作品隨即入圍第23屆新加坡國際電影節、2010台北電影獎。

故事的主軸以古泰雅靈魂和現代原住民對話,陳文彬透過雲霧朦朧之美和故事結合,營造出一段與自己靈魂的旅程,也是片名的發想。談到創作理念,他說,片中主要探討人類對待土地的關係,相較於以「價值」去探討土地的一般人,原住民對萬物皆有靈的信念,認為應尊重土地並平等對待,這些都讓人深思。

有別於一般劇情片的拍攝模式,在山上取景拍片,陳文彬學習尊重大自然的靈,從等待光來、雨停、霧散的大自然變化中,轉念為配合大自然取景,霧來就拍霧,雨來就拍雨景,這是他在山上學到最重要的功課--「轉念」。

陳文彬說,片中「霧」的使用,真實卻又虛幻的氣氛,塑造出電影意象,不僅是匡正漢人對原住民的既定印象,同時從片中讓觀眾看見自己的靈魂,回到原始的心靈深處。他強調,在霧中讓我們看見眼前的山,但背後藏著看不見的靈魂底層。

目前電影還沒找到發行公司,陳文彬仍樂觀的表示,如果人們不能去電影院欣賞,那電影就自己去找觀眾。他心中也有一個夢想,就是將行動麵包車改裝成放映車,到台灣各個角落放映這部電影,並和當地人心靈互動,完成自己的靈魂旅程。

未來他也計畫拍攝描繪80年代勞工運動的劇情片,記錄那個年代的動人故事。

 

 

 靈魂的旅程 重現古老部落遷徙

2010/07/09 00:07 立報 李宜霖報導 (圖/光之路提供 文/李宜霖)


2009年最震撼最動人的電影


不能沒有你


鐵馬影展@彰化 專訪陳文彬

原文取自 苦勞網
作者:王藝樺(鐵馬影展成員)

說明:鐵馬影展本週日(18日)即將在鹿港公會堂前廣場,露天放映《不能沒有你》。這是鹿港人陳文彬編劇,並當男主角演出的影片。阿彬返鄉放電影給鄉親父老看,他充滿期待,阿彬也將與鹿港環境運動前輩粘錫麟共同對談。活動訊息請看: http://blog.roodo.com/ironhorse/

陳文彬,一開始,還真教人不知道該如何稱呼他。這個名字漸為人知之時,是個紀錄片導演,也參與過電影與電視影集的製作,在那之前,他還曾是個記者、國會助理與編輯。現在,他則是一個備受肯定的演員,而所演出的,正是自己所編劇的電影「不能沒有你」。

鐵馬影展與阿彬的訪談就在他水源路上的工作室進行,這十多坪大的空間,便是「不能沒有你」的誕生之地。說來鐵馬影展與阿彬之間的淵源很早發生,他與苦勞網第一代成員同為世新社會發展研究所的同學,並且以一個虛擬角色「一位無役不與的社會運動紀錄片工作者---蒐證刑警老張」來為2005年第一屆鐵馬影展主持開幕式。或許,在挖掘阿彬演戲的天分上,鐵馬也曾有些微小貢獻。此次鐵馬影展又將在本月18日於陳文彬的故鄉─彰化鹿港放映「不能沒有你」,又將彼此的緣分相連繫。

草莽中帶點溫文的陳文彬,出身鹿港警察家庭,兒時其實在一個充滿規訓下的家庭長大,許多生活規範還跟著他直到今日。漸長,在彰化市讀國中的經驗,卻是他一輩子的轉捩點。當時他已透過投稿幼獅少年、轉租漫畫給同學賺點小錢…等方式,在單調的讀書生活中,顯露出些許的古靈精怪,但是,學校老師施予的「體罰」卻讓他的觀念一夕崩解,「原來過去的文明教育都是假的」,在許多不對等的關係中,暴力是如此容易出現。至此,他進入全然的叛逆期,泡冰宮、泡沫紅茶店,也在廟會跳八家將。後來,他念了彰化高中一年後被退學,從而轉入私立中學,並決定立志當黑道,不過,這個立志當黑道的少年,也遇上了改變他一生的一個人、一件事與一部電影。

在這所高中,他遇見了僅僅大他十歲的國文老師盧思岳,也就是後來的活躍社區營造工作者。沒有好好當中學學生的陳文彬,碰上了沒有好好當中學老師的盧思岳,師生二人卻在社區裡找到最好的人生教室。

因為此時,鹿港居民正沸沸揚揚地反對國際化學大廠杜邦在此古色古香的小鎮上設二氧化鈦工廠,雖然跨國企業的黑手伸進來了、警力也進駐了,但許多社會運動能量也進來了,陳文彬因此接觸到了《人間雜誌》一批透過鏡頭與文字貼近底層人民的年輕人。經過一年多的抗爭,杜邦宣布放棄設廠,而鹿港反杜邦運動也成為台灣公民環保意識的萌發點。

而總是在考試的空檔就跑去看電影的他,此時遇見了侯孝賢導演的《戀戀風塵》,其清新的電影表達方式,卻打動了這個黑道少年,「原來電影可以這樣拍」。他回家立刻跟母親說:「媽,我長大要當侯孝賢。」,然而母親卻回答說:「侯孝賢是哪家工廠的老闆啊?」當時鹿港開著一家又一家的電鍍廠,老闆們都開著賓士在送貨,那樣的年代裡,當工廠老闆才是有前途的工作。

考三專考試時,他因為在「三民主義」這一科的申論題上「太有主見」,寫得滿滿申論意見的考卷上,卻只拿到四分。得分太低,因此沒有考上心中的第一志願藝專電影科,從而選擇了還是跟電影有關的實踐服裝設計科,「本來想把模特兒,但沒想到52個同學裡有超過一半是男生」,但是因為思維的突出,他總是可以扮演很好的創意總監,與同學們一起創作出得獎的作品,譬如以美伊戰爭為題材,將小丑形象以戲謔的方式融入服裝設計。服裝設計的專長,後來也的確在製作影視作品時發揮過作用,這使得他比其他導演在服裝與造型上更加敏感,「知道服裝是具有生命的」。同時,他還在實踐專校,以自己的興趣出發,創辦了電影社與台灣文學欣賞研究社。當時,影響整個世代的三月學運爆發了,他自然地走入廣場,參加許多討論新思潮的讀書會、看著第三世界電影展,接受時代的洗禮。

當兵時,他進入特戰中的特戰:政戰特遣隊,因此在受訓的山區接觸到原住民,這或許是他後來拍攝與原住民有關的紀錄片的遠因。退伍後,他因為年少與人間雜誌接觸的經驗,去當了地方媒體的記者,不過「當了記者卻覺得很討厭自己」,當時地方記者總有許多特權,很容易目中無人,「我怕自己也變成這樣」,不到一年便離開了。他去找高中老師盧思岳,輾轉當了立委王拓的國會助理,又與綠色小組的紀錄片前輩們共同組了傳播公司,算是真正開始了影視製作的道路。後來,他陸陸續續參與許多紀錄片與影視作品的創作工作,如導演《回家的路》、《家》、《百年古圳─水路八堡圳》、《甜甜的所在》、《奔馳的縱貫線》、《泰雅千年》等作品,並獲肯定。

2003年,他正讀報給剛生產完的妻子,《不能沒有你》的原始故事深深地打動初為人父的他,他即刻在報紙空白處寫下:寫成電影劇本。後來,他真的將劇本寫成,最初要投稿公視人生劇展,後來則發展成電影,至於會當上男主角,則是經由導演戴立忍的說服。戴導演認為,第一、這部片因為要讓觀眾立刻進入寫實的情境,因此不能由面熟的專業演員演出;第二、陳文彬本身就是編劇,是最了解角色的人;第三、阿彬對底層人民的生活有深刻的觀察與體會,容易入戲。這一番話,可是催出了阿彬的演技潛力。阿彬忠實地搬演了自己的劇本,假戲、「真」做,真摯地以電影形式呈現了他內心對一個小人物掙扎求生的敬意。

「對我來說,拍片其實不是做社會運動,而是一種與社會溝通的平台。若是企圖心太強,會讓我們看不到一些事情。我只想把我所看到的事物呈現出來,把片拍好,社會的討論就可以比較聚焦。…電影拍完之後,就是觀眾的事了,觀眾看到什麼就是什麼。」他的冷靜中立,正如《不能沒有你》本身的基調,故事本身是哀傷的,但是敘述故事的方式則十分低調,只是如實地陳述了民代、官員、媒體的麻木與激情,「電影並沒有刻意要批判誰,這是他們本來的樣子。」然而現實裡的麻木與激情是同一種盲目,都教人看不到人心的初衷和事物的本質,反倒是《不能沒有你》以一種生活的語言與大眾貼近,沉澱出生命的強韌與張力。一直看、一直看,真的看得見!

這次要回到故鄉彰化鹿港放映,他說不上忐忑,但是希望在庶民的場域,這部片子也能讓鄉親理解、接受。他舉在此片在台南台江朝皇宮廟口的經驗,剛開始

廟口和夜市都鬧烘烘的,最後卻越聚越多人,整個廣場也都安靜下來,每個人都專注地看著電影,這對他與整個工作團隊而言,就是最大的鼓舞。

其實陳文彬是個「熱面笑匠」,講起每個人生片段都像是在敘述某個電影場景,我們隨著他走過青春時的憤怒激昂,一路到現在的沉穩樸實,問阿彬下個階段的工作是什麼?他卻答說:「回到最單純的初心、回到年輕時的熱情。」此時的阿彬似乎又與《不能沒有你》中的武雄疊合,不是一個全知的編劇、演員,而是熱切而真摯地活著的人,頭腦冷靜而情感澎湃。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政治
迴響(3) :
3樓. 大老鷹姐姐
2010/07/12 19:32
電影可以是什麼?

對我來說,電影不過是反應社會的一個工具,電影是一個跟台灣社會對話的平台。正因為他反映了台灣社會的現狀,所以電影可貴的地方是在素樸的故事上面。導演沒那麼大、編劇也沒那麼厲害到不可取代,對我來說知識份子的劇本不過是擷取他人的苦難,呈現在多數人的眼前而已。我希望讓電影回歸故事的本質,一個素樸的初衷。至於其他紛紛擾擾的事物,不過是「讓上帝看了也發笑」的蠢事罷了!

─陳文彬

資料來源:http://zh.wikipedia.org/zh-tw/%E8%82%AF%C2%B7%E6%B4%9B%E5%8D%80

肯·洛區(英語:Ken Loach,1936年6月17日-),英國電影與電視導演,影視作品以寫實自然的技法與社會性題材,關注低下階層生活,以及社會主義理念而廣為人識。

生平
生於英國紐尼頓(Nuneaton) 。父親是工廠電工。洛區完成中學後曾效力皇家空軍兩年,之後在牛津大學聖彼得學院(en:St Peter's College, Oxford)修讀法律。他在大學時,曾在現今著名的喜劇團Oxford Revue中演出。

 導演生涯
1961年,他到諾咸頓話劇團(Northampton Repertory Theatre)任助理導演。1963年,他投身英國廣播公司擔任見習導演,在1964年的劇集Z-Cars中擔任導演。其後以紀實戲劇Cathy Come Home(1966年)闖出名堂。在60年代末,他開始拍攝電影,處女作是1967年的《可憐的母牛》(Poor Cow) ,講述一名掙扎於愛情、事業的時代女性,演出者有Carol White(二人曾在電視Cathy Come Home合作)與泰倫斯·史譚(en:Terrence Stamp)。1969年,拍攝《凱斯》(Kes) ,改編自Barry Hines小說《A Kestrel for a Knave》,故事描述了工人階級成長的小孩在僵化的教育制度下,被扼殺發展其他才能的可能,類近關注低下階層的主題,反覆出現在其他作品之中[1]。《凱斯》不單是洛區成名之作,至今還被認為是英國史上最優秀的電影之一,被英國電影學會選為二十世紀一百套最佳電影,排名第七[2]。

由於電影發行制度不佳、微薄的利潤以及嚴格的電檢制度,洛區在七、八十年代沒有條件製作出優秀電影,轉而投入電視劇及紀錄片拍攝。他在1971年拍攝The Save the Children Fund Film一片,資金來自慈善團體。該慈善團體其後更因不滿此片,而考慮予以銷毀,幸好最後仍有上映的機會。

審查
1981年,他拍攝了電視紀錄片"A Question of Leadership",內容關於英國鋼鐵工業中的勞資糾紛,被指「觀點不持平」未獲播映。1983年,他受英國第四台委託拍攝四集紀錄片"Questions of Leadership"副題為工會裡的民主問題:一些前線的觀點(Problems of Democracy in Trade Unions: Some Views from the Frontline),,內容涉及八十年代初的多宗勞資糾紛、罷工,也涉及了工會領袖沒有全力為工人權益的問題,並直指戴卓爾政府執政三年來對英國工會運動帶來的挑戰[3].。可是,此節目被指「欠缺紀錄片應有的公正」,最終沒有被播映。抽起節目的真正原因,被指是英國中部獨立電視台的董事並且是傳媒大亨Robert Maxwell向電視台管理層施壓有關。他當時正要收購親英國工黨的《每日鏡報》,因而作出討好工會領袖的舉動[4]。

1984年,由英國獨立電視台節目The South Bank Show委託拍攝的紀錄片"Which Side Are You On?",講述1984-1985年英國礦工大罷工的工人狀況,當中包括了警察粗暴對待罷工工人的畫面,影片被抽起播出的原因是「在爭議性的題材上持極度片面的觀點」[5] 。及後該片翌年於柏林影展獲得天主教影視獎(en:OCIC)後,罷工將近完結時才得以播映。當時,洛區聲言其作品多次被禁播乃出於政治原因。

洛區是一名電檢制度的強烈反對者。他曾因2002年作品《雙失十六歲》(en:Sweet Sixteen)被列為成人級 (十八歲以上),而公開向傳媒表達不滿。

重回影壇
90年代,洛區重回影壇,製作出一系列具聲望且受歡迎的電影作品至今,還多次獲得多個著名國際影展的獎項。1990年,電影《秘密議程》以關注英國政府在北愛爾蘭人權狀況的美國律師在都柏林被殺事件開始,繼而揭露出七、八十年代美國中情局在英國高層政治運作的陰謀。影片矛頭直指英國當局對愛爾蘭共和軍實行格殺勿論政策漠視人權,以及美國的秘密介入以保持英國保守黨執政地位。由於題材具爭議性,惹來國內的猛烈評擊,影片入圍坎城影展,獲坎城影展評審團獎,便被保守黨議員指為「愛爾蘭共和軍(的電影)入圍坎城」(an IRA entry at Cannes)[6]。

其後四年,他拍攝了三部關於低下階層生活的電影,在在指控戴卓爾主義澎漲下的英國,公共服務私有化,縮減社會福利帶來的不公[3]。《底層生活》(1991年)講述地盤工人在即將建造豪華住宅的舊醫院地盤進行清拆工作,工人面對剝削、危險工作環境,最後發生致命意外。《頂硬上》(1993年)描述了失業工人難得穩定的工作機會,難以負擔六歲女兒接受洗禮時想要穿的新裙子,而向高利貸借錢及後難以清還的境況。描述照顧家庭以及有尊嚴地生活,所面對的矛盾與衝突。《折翼母親》(1994年)是受感情創傷的單親母親的故事,在照顧多名不同婚姻誕下子女,因不小心導致長子燒傷,致使子女被轉交福利部門接管,而面對難以取回撫養權的困境。其中,《底層生活》獲坎城影展國際影評人聯盟獎,《頂硬上》獲坎城影展評審團獎。1994年洛區獲頒發威尼斯影展終生成就金獅獎。

1995年的《土地與自由》,講述三十年代一名英國共產黨失業工人支援西班牙內戰,加入國際縱隊游擊隊作戰期間的故事,獲坎城影展基督教評審團獎及國際影評人聯盟獎。

2004年,洛區獲頒發坎城影展基督教評審團三十週年特別獎,表揚他對電影事業貢獻。2006年5月28日,洛區憑電影《風吹稻浪》(en:The Wind That Shakes the Barley),贏得坎城影展的最高榮譽金棕櫚獎[7]。《風吹稻浪》關於1920年代的愛爾蘭獨立戰爭。由於影片觀點趨向同情愛爾蘭人民,故影片備受英國傳媒的評擊[6][8]。2010年,電影《愛爾蘭道路》以伊拉克巴格達國際機場連接市中心的同名道路(Route Irish)為名,描述駐伊拉克前英軍現為私人承辦商回到伊拉克工作,並回憶起以前作戰時的創痛記憶[9],並入圍第63屆坎城影展競賽項目 [10]。

 電影風格
洛區作品最廣為人知是其寫實的風格。他的作品亦強調演員之間交流的真實性,故此有些段落甚至讓演員不唸劇本而自由發揮。洛區還喜歡僱用業餘,而與角色經歷接近的演員,以表現貼近現實的面貌。而與洛區合作過的專業電影演員,亦會應他所求,刻意表現出近似真實人物的狀態。例如在電影《麵包與玫瑰》(en:Bread and Roses), 洛區選用了曾參與工會的人物作為演員,女主角Pilar Padilla更與角色的經歷相似-有偷渡的經驗。

洛區總希望在他作品中的演員可以感受到真實人物的生活,表現出真實的情感。他甚至在拍攝前的數分鐘才向演員交代該場戲的劇本,以捕捉演員最真實、自然的反應。有些電影的場景中,可能只有主角知道該幕戲的來龍去脈,其他演員被隨時會因突然發生的事而感到驚訝或恐懼。

在《凱斯》(en:Kes)中,主角小孩誤以為導演真的殺了他最愛的寵物-鷹,而表現出極大而真實的反應(事實上,那是另一隻鷹的屍體)。在《頂硬上》(en:Raining Stones) 中,女主角被債主上門追債,在毫無預先通知的情況下,債主強搶了女主角的結婚介指。

大老鷹姐姐2010/07/12 19:34回覆
2樓. 老查居士新書4-明月依然在心底
2010/07/10 18:56
夜安

姐姐吉祥

陳文彬  不就是葉璦菱的老公嗎

-------------------

就這幾張 學生的獎狀

往後的人生空白

沒油  也沒料了

因不比  所以也不氣自己

也無法氣別人

很自己哦

祝如意


<鏡煙湖>
山水田園詩
詠物懷人詩
佛宗禪理詩
抒情憶愛詩
鏡煙湖的世界,沒有亂耳的絲竹,亦無勞形的案牘,只有不愧對美好時光的詩,靜靜相伴……

居士吉祥:應是不同人,同名同姓,都叫陳文彬。

哈,沒想到從社會議題轉成演藝圈 @@"

好厲害喔

2005年,東森購物在鴻禧山莊召開廠商高峰會,歌星葉璦菱(左)應邀表演,他的老公陳文彬(中)同行,場外與老友陳淑芬(右)不期而遇,3人都很高興。葉璦菱與利菁是表姊妹(姨表),是我當晚意外得知的獨家消息。

資料來源:http://map.answerbox.net/landmark-3455085-bbs-2.htm

大老鷹姐姐2010/07/11 04:51回覆
1樓. 黃彥琳~~墨西哥坎昆自由行
2010/07/10 04:53
陳文彬

咦?

好久以前台北的平面媒體有個專拍雜誌封面的人就叫陳文彬,

是不同人嗎?


彥琳,我不清楚耶

可能得直接問陳文彬本人

不過這位演不能沒有你的男主角陳文彬是實踐服裝設計科畢業,也曾任創意總監,在服裝設計也得獎,也製作影視作品,也曾是記者.....

大老鷹姐姐2010/07/10 13:0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