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安慰小林村靈魂,就要擋下越域引水工程
2009/08/14 21:20
瀏覽7,026
迴響11
推薦57
引用2

曾文水庫越域引水與滅村悲劇 文:孫窮理

文: 孫 窮理 

 

昨天才寫了這一篇曾文水庫越域引水與滅村悲劇 ,今天就看到官方證實小林村近300人罹難的消息;這幾天真的、假的、好的、壞的消息,一直從那邊傳出來,媒體(莫非是在官方壓力下?),乾脆把小林村的失蹤人數忽略不計這個無能又無恥的政府,是怎樣,這樣會讓你好過一點嗎?

「曾文水庫越域引水計劃」,作為美濃水庫的替代方案,從我粗淺的認知,也不需要用什麼「工業用水」與「民生、農業用水」,或者「要建設還是要環境」這種問題來做討論;因為它有一個本質上的矛盾。

它的假設是這樣的:

  1. 【前提】曾文水庫是一個很大的水庫,即使是「豐水期」也裝不滿。
  2. 曾文水庫集水區和楠梓仙溪、荖濃溪上游,雖然在「豐水期」水都很多,但是因為曾文水庫豐水期也裝不滿,所以可以透過「越域引水」,從楠梓仙溪、荖濃溪把水調過來,把它裝得滿一點,供應各種需求。

但是,首先發生變化的是,為了保護楠梓仙溪珍貴的生態資源(對,就是現在大家看到的那條「惡水」!)所以,這裡的計劃就首先停擺了,整個計劃只是做一條管子,從楠梓仙溪過去,並不從這裡引水(如下圖)。

3791343011_7fa0fe0c8e_o.png
 
資料來源:南區水資局

這麼一來,整個引水計劃的水量就先少了一半,但這還不是最大的問題,問題在前面所說的【前提】不存在了,因為泥沙淤積的關係,曾文水庫「變小了」,它從7.2億噸的容量下降到5.7億噸,而且,隨著泥沙的持續淤積,勢必越來越「小」(這一次颱風衝進去的泥沙量,又不知要讓它變小多少);到了豐水期,自己都得洩洪,就像現在(為了洩洪還造成下游的災情),引水過去要幹什麼呢?所以如果是水量豐沛的豐水期,引水計劃根本沒用,而枯水期根本引不到水(計劃只在豐水期引水);就變成只有在「水量不豐沛」的豐水期,才會從荖濃溪一條河引水,這時,水量已經不豐了,再把水抽走,對環境造成的衝擊更大。

也就是說,引水計劃的【前提】不存在,整個計劃的作用大幅下降,連「經濟」都談不上了,這裡有一篇國民黨自己智庫的助理研究員寫的文章,就已經清楚地提到,這樣的計劃,比起最昂貴的「海水淡化」的成本還要高。

這還沒有顧慮到楠梓仙溪、荖濃溪上游脆弱的地理環境(一部分還靠引水計劃工程幫忙咧!),他們自己做的攔河堰都擋不住颱風,整個毀了,工程延宕,因為拖太久搞到需要做「環境差異分析」,隧道工程裡,有各種不確定的變因,有斷層、有天然氣,施工狀況頻頻,在這次風災裡,攔河堰工程人員也有十幾位殉職,實在讓人感到不值,他們到底為何而戰?為何犧牲生命呢?

當然更不值的,是所有罹難的居民,是滅村的小林村。就為了這個沒什麼用處的工程,這樣的犧牲,這是「經濟與環境的兩難」?真是狗屁不通!

昨天文章登出來之後,有一些「拋磚引玉」的功能,經過大家的提供資料,小林村滅村與引水工程土資場的關係更清楚了。這邊附上一些後續的資料:

這張是林聖崇提供的資料,從曾文水庫越引保護執行計畫書200607翻拍而得,聖崇註記「實際土資場狀况待證實」。

null

這一張圖片是從「南方手護聯盟」魯台營製作的簡報檔中截出來的,這份簡報檔我之前就看過,八八水災之後,又補上的新的資料,感謝瑾珮提供給我。

這張圖片跟我昨天提出的「三重夾擊」:一、楠梓仙溪洪水,二、獻肚山土石流,三、土資場阻礙水流。有所不同,它直指土資場就是土石流的來源,而其中「旗山二號」土資場的位置在更上游的地方,這些東西可能都還需要再查證(司法單位、監察院該做一點事情了吧?);另外,昨天聖崇也提到過,引水工程「炸山」也是造成地質破壞的重要原因。

要告慰小林村罹難者的靈魂,就要把越域引水工程擋下來。

我把簡報檔放在後面,它有很強的說明力:

為什麼反對曾文越域引水網路版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政治
迴響(11) :
11樓. 朱文向
2013/12/27 00:43
百學校有鬼1234集楊三八天父天陳拍休彭天女陳林王陳簡司青只世有陳林王簡曾司模徐情流綠鬥火白鬼七復貞老陰見咒貞鬼其視本方李李姐妹其人李桌強腦內上文林陳岳話桌強腦視黑電暖器變軟藍淺深蔚淡寶藍桌強腦內其電無右下四五六電那真名密部一到十二月片馬蘋商別下一到三點褪腿螁很跟限艱艮哏拫鞎泿珢詪硍裉豤垠檭齦根無双起擁其食摩OKY其視網桌強腦內廖四劉陳黃田周周張那好高尤陳襪深藍七黑卡藍藍淺深蔚淡寶藍紅所短拉難米資沈賴朱郭黃張黃高彭彭李柳陳楊小姐林陳蕭韓方黃雅總陳辜林朱蔡胡胡張陳張鄭陳廖簡鄭王林高莊林黃高賴王黃郭李簡俞黃閔林楊陳柯鍾莊楊楊邱陳陳盧黃馮廖黃陳黃施唐孟李許劉葉林張鄭江園其男子何范極其男子鍾張丁江王等上藍補其男子豪展其男子林湯楊陳陳潘魏梓許林林李泰吳鍾蕭子許林陳沈胡彭祝謝翊彭謝林林吳台雨其男子林洪潘韋林張林藍蔡徐阮定鄒許偉林王蔡高黃翁楊儒程葉台醫其男子鄭祈黃蘇品其男子古楊協其男子朱陳許劉文其男子周周周周周周周周周周周周周周周周朱黃黃王高王王黃黃黃朱朱朱陳陳林郭林葉侯沈黃國爸其男子周李林許林謝許陳郭何張黃楊陳陳賴許詹丁江黃雲黃鄭李林會其男子九陳楊協男子地幼男子鍾所男司子大哥大小蔡高中其男子王方周潘李直中其男子劉王陳李林黃江黃張林陳林張蔡陳邱江劉林明文會其男子文男子醫楊陳毛施店游店莊親泰高其男子叔盧鄭趙遊其男子江林李許許黃黃黃機黃林陳林蔡陳許吳陳葉楊李許曾林明方王王劉曾王顏黃高心其男子王吳張李連張姜陳王范王蔡蘇張高林梁何顏嚴言莊彭警洪謝謝何李何吳林林韓張張郭蘇洪李梁王蕭黃龍鄭王徐余石王周林林吳林廖林謝莊劉周郭蕭魏吳鍾朱林鍾駱王張簡黃林林李鄭李蔡謝吳賴劉林黃陳許林李高吳洪林吳林林李王陳賴施林葉申花李王何周王朱洪洪何鄭謝周陳莊況黃張高林林鄭陳曲董郭黃單陳林林簡吳林許廖陳王邱陳林李熊張鄭卓黃廖莊詹孫李杜郭邱陳潘羅廖陳施連林曾謝施陳錢周館魏陳楊陳古劉蕭張陳游張黃許賴陳林李吳謝林羅吳吳吳施陳秦林張張梁毛何林林邱張李黃劉魏徐劉陳鍾李王謝陳官莊王李顏杜王李白王高曹邱陳陳張吳簡陳翁梁王徐杜洪譚馬施張陳郭林許簡許張王呂林吳翁周周邱孫水張許陳游楊劉蔡蔡鄭羅李李李胡郭李何蔣謝陳李許孫張傅黃蘇葉王王古吳林林陳陳陳楊蘇劉陳林陳陳相郭李潘蔡高馮許張簡呂陳石洪陳國林林林黃吳徐朱陳章楊楊劉謝藍黃蕭廖吳郭李敖朱曾陳林辜李敖朱曾陳牙林林曹賴葉劉吳鄭王謝戎民園其男子張李林楊徐劉周許陳薛林王王王戴顏董蔡張郝高余陳孫董林徐張李陳孫林林關龐馮王曾蕭賴宋吳陳葉曾林陳邱曾松林廖林羅林李游文洪黃李莊何陳郭李林周周楊施鍾陳葉陳林曹馮李吳張江黃黃謝李陳施周陳張袁男子陳張官郭王林陳泰高其男子徐義江園林牛北天士三八白七六房菜全高外家台灣大學台大新醫院文化大學天母國小天母國中泰北高中士東國小基北桃新苗中彰投雲嘉南高屏恆網墾鵝花東宜馬澎金美非歐亞日其無隔兄地金木水火土王星雲彩七太夕日天能往東西南無穿退不自找以所園101年農優謝耶無隔房店兄和車人遭媽電(elephant76227@yahoo.com.tw)
10樓. 朱文向
2013/12/26 23:59
百學校有鬼1234集楊三八天父天陳拍休彭天女陳林王陳簡司青只世有陳林王簡曾司模徐情流綠鬥火白其人李桌強腦內上文林陳岳話桌強腦視黑電暖器變軟藍淺深蔚淡寶藍桌強腦內其電無右下四五六電那真名密部一到十二月片馬蘋商別下一到三點褪腿螁很跟限艱艮哏拫鞎泿珢詪硍裉豤垠檭齦根無双起擁其食摩OKY其視網桌強腦內廖四劉陳黃田周周張那好高尤陳襪深藍七黑卡藍藍淺深蔚淡寶藍紅所短拉難米資沈賴朱郭黃張黃高彭彭李柳陳楊小姐林陳蕭韓方黃雅總陳辜林朱蔡胡胡張陳張鄭陳廖簡鄭王林高莊林黃高賴王黃郭李簡俞黃閔林楊陳柯鍾莊楊楊邱陳陳盧黃馮廖黃陳黃施唐孟李許劉葉林張鄭江園其男子何范極其男子鍾張丁江王等上藍補其男子豪展其男子林湯楊陳陳潘魏梓許林林李泰吳鍾蕭子許林陳沈胡彭祝謝翊彭謝林林吳台雨其男子林洪潘韋林張林藍蔡徐阮定鄒許偉林王蔡高黃翁楊儒程葉台醫其男子鄭祈黃蘇品其男子古楊協其男子朱陳許劉文其男子周周周周周周周周周周周周周周周周朱黃黃王高王王黃黃黃朱朱朱陳陳林郭林葉侯沈黃國爸其男子周李林許林謝許陳郭何張黃楊陳陳賴許詹丁江黃雲黃鄭李林會其男子九陳楊協男子地幼男子鍾所男司子大哥大小蔡高中其男子王方周潘李直中其男子劉王陳李林黃江黃張林陳林張蔡陳邱江劉林明文會其男子文男子醫楊陳毛施店游店莊親泰高其男子叔盧鄭趙遊其男子江林李許許黃黃黃機黃林陳林蔡陳許吳陳葉楊李許曾林明方王王劉曾王顏黃高心其男子王吳張李連張姜陳王范王蔡蘇張高林梁何顏嚴言莊彭警洪謝謝何李何吳林林韓張張郭蘇洪李梁王蕭黃龍鄭王徐余石王周林林吳林廖林謝莊劉周郭蕭魏吳鍾朱林鍾駱王張簡黃林林李鄭李蔡謝吳賴劉林黃陳許林李高吳洪林吳林林李王陳賴施林葉申花李王何周王朱洪洪何鄭謝周陳莊況黃張高林林鄭陳曲董郭黃單陳林林簡吳林許廖陳王邱陳林李熊張鄭卓黃廖莊詹孫李杜郭邱陳潘羅廖陳施連林曾謝施陳錢周館魏陳楊陳古劉蕭張陳游張黃許賴陳林李吳謝林羅吳吳吳施陳秦林張張梁毛何林林邱張李黃劉魏徐劉陳鍾李王謝陳官莊王李顏杜王李白王高曹邱陳陳張吳簡陳翁梁王徐杜洪譚馬施張陳郭林許簡許張王呂林吳翁周周邱孫水張許陳游楊劉蔡蔡鄭羅李李李胡郭李何蔣謝陳李許孫張傅黃蘇葉王王古吳林林陳陳陳楊蘇劉陳林陳陳相郭李潘蔡高馮許張簡呂陳石洪陳國林林林黃吳徐朱陳章楊楊劉謝藍黃蕭廖吳郭李敖朱曾陳林辜李敖朱曾陳牙林林曹賴葉劉吳鄭王謝戎民園其男子張李林楊徐劉周許陳薛林王王王戴顏董蔡張郝高余陳孫董林徐張李陳孫林林關龐馮王曾蕭賴宋吳陳葉曾林陳邱曾松林廖林羅林李游文洪黃李莊何陳郭李林周周楊施鍾陳葉陳林曹馮李吳張江黃黃謝李陳施周陳張袁男子陳張官郭王林陳泰高其男子徐江園林牛北天士三八白七六房菜全高外家台灣大學台大新醫院文化大學天母國小天母國中泰北高中士東國小基北桃新苗中彰投雲嘉南高屏恆網墾鵝花東宜馬澎金美非歐亞日其無隔兄地金木水火土王星雲彩七太夕日天能往東西南無穿退不自找以所園101年農優謝耶無隔房店兄和車人遭媽電(elephant76227@yahoo.com.tw)
9樓. 大老鷹姐姐
2009/09/07 18:29
媒體報導

工程疑官商勾結 越域引水滅村殺人   壹週刊第430期

撰文:陳肅瑜、李明軒、盧誠輝、曾文哲 
攝影:王禹仁、宋岱融、李智為、蘇暉清 
資料:白裕承 繪圖:許哲源 編輯:徐文正

八八水災十天後,災區家園淒慘殘破依舊,但不少受災戶已經發現,這次雖是超大型天災,但人禍也不少。


像受災最慘重的高雄縣的山地村落受災戶,就針對曾文水庫越域引水工程大加抨擊,認為這才是滅村害命的元凶。此工程由水利署主導,承包廠商之一的聯合大地董事長的媽媽,更是水利署長陳伸賢的乾媽,水利署長涉及利益迴避問題,有關單位應深入調查。

地獄還會比這裡更慘嗎?

 
引水工程 釀重災


正在收拾殘破家園的一位村民看到了,嘀咕著跟旁人說:「我們人都沒東西吃了,狗怎麼會有帶肉的大骨可以叼?」大家聽了也好奇起來,便仔細觀察狗倒底是叼著什麼肉骨時,眼尖的村民大喊:「狗吃人啊!那是人的舌頭!」小黃狗見狀趕快把口裏的人骨放到地上,一溜煙跑掉了。大家這才發現,狗口中的肉骨其實是一塊帶著舌頭的人下顎骨。

在新發村更上游的溫泉鄉新開村,也有三十多條人命被埋在土石堆裡,支援救災的國軍官兵,乾脆一個個趴在地上,像救難犬般一吋吋地聞著石頭瓦礫縫中是否傳出屍臭味,以尋找罹難者大體可能埋身處。

再順著新開村旁的荖濃溪,往上到寶來村、桃源鄉的勤和村,也是處處有人喪命,而與荖濃溪隔著一道中央山脈幾乎平行向南流的楠梓仙溪流域上游,一樣災情慘重,那瑪夏鄉民族村、民權村多人死亡,更不用提被滅村、預估活埋近五百人的小林村。

這些深山裡的淳樸小村落,這次八八水災後一個個變成人間煉獄的重災區,在倖存災民口中,都直指一個共同的凶手,那就是水利署的「曾文水庫越域引水」工程。

野溪暴漲 埋村落

高雄縣長楊秋興不諱言,越域引水的確和這次災難死傷慘烈脫不了關係,而台南縣長蘇煥智更已強烈要求中央暫停這項計畫,並將代罹難者家屬提起國家賠償。

所謂越域引水工程,就是在阿里山脈與玉山山脈中間,東西各挖一條隧道,把楠梓仙溪及荖濃溪流域的水引入曾文水庫,據水利署的說法,該工程是為解決嘉南平原及大高雄的缺水問題,而將水引進曾文水庫,提高水庫利用率,總工程款達二百一十三億元,預計二○一三年完工。該工程也是陳伸賢任水利署長後,在南部積極推動的重大工程。

當外界把肇事原因指向越域引水時,水利署長陳伸賢還哽咽表示,工程與災難無關。不過,從二○○二年開始擔任高雄縣府環境顧問、反對這項工程的高師大教授魯台營卻指出,小林村上下游兩側各有一個越域引水工程的砂石集中場,砂石場的上方剛好是條野溪,而颱風來時,暴漲的野溪與砂石場內六百萬方的砂石,成了壓垮小林村的最後一根稻草。
 
魯台營翻開空照圖向本刊解釋:「這次大雨來時,小林村上方砂石場變成土石流沖擊入村,而下游的砂石場則擋住野溪暴漲的泥流,讓部分土石流改向也沖進小林村,絕非像水利署所說的:『一點影響都沒有』。」

高層介入 續推案

魯台營更指出,去年二月一次地震後,小林村的上方就形成一個堰塞湖,當時學者們就已經發現並通知水利署,但水利署推責任給林務局,林務局又推回去,弄到最後不了了之。結果這次水災時堰塞湖潰堤,加上龐大的土石流,才會有今日的憾事發生。

魯台營本身也是高屏溪管理委員會的委員,這幾年來一直反應越域引水工程的問題給水利署,但水利署都不為所動。這次水災前一週,他才與幾位專家到這次也受災慘重的勤和村工地,那時大家看到原本堅硬的河道被炸成碎石滿布,而山體接近河道處突然多一個大洞,就對安全相當擔心,不料悲劇這麼快來臨,當時他們在現場遇到的施工人員,這次災難中也被沖走,幸好都救了起來。
據本刊調查,越域引水工程是1994年開始規劃,2000年環評通過。但開始推動時,馬上就被高高屏各地方政府及學者質疑,後來在中央高層介入下,工程才繼續進行。

魯台營2002年時就在高雄縣府會議提出反對意見,也為楊秋興採納,但中央還是在2005年發包施工。2006年7月,高雄縣政府召開研討會,與台南、屏東二縣長共同發聲,堅持拒絕越域引水工程。

檢視當時的會議紀錄,楊秋興不但預言了該工程對高縣山區地質生態的破壞,可能造成嚴重土石流,更預言了如果曾文水庫進水量過大,必須洩洪,會讓曾文溪兩岸溢流,水淹大台南。不幸的是,當時這二項預言,竟在這次八八水災中全部發生。


土石流淹沒小林村示意圖

圖中紅線為小林村土石流流動方向,黃色方塊為越域引水工程堆置砂石位置,藍色區塊為堰塞湖。(衛星照片取自Google earth)

曾水越域引水工程

曾文水庫越域引水計畫從1994年開始規劃,2000年陳水扁當選總統後宣示不建美濃水庫,水利署於是改推越域引水等替代方案以解決水荒。行政院2003年4月核定計畫,立院11月通過,預算約213億元。
 
引水工程在勤和村附近的荖濃溪河床設置攔河堰,開鑿隧道貫穿高雄縣的桃源鄉、那瑪夏鄉的阿里山山脈及玉山山脈,引入嘉義縣大埔鄉的草蘭溪,再匯入曾文水庫,全長達15公里以上。

由於是中央政府上至下的決策,地方反對聲浪高漲,桃源、那瑪夏鄉原住民一再抗爭,高雄縣長楊秋興也批評是錯誤政策,一度聯合台南縣長蘇煥智和屏東縣長曹啟鴻向中央嗆聲。不過2006年12月時任行政院長的蘇貞昌疏通後,楊秋興不再強力反對,只表示「痛心」的立場。

預算未過 強開標

奇怪的是,當時這項工程被民進黨執政的高高屏地方政府極力反對,但當時的行政院長謝長廷,卻甘冒外界質疑違法開標的情形下,在立法院都還沒通過預算,就先行開標。

本刊調查,越域引水工程是由水利署長陳伸賢強力主導。第一期總工程款六十億元,採最有利標,最後由聯合大地工程、日本公司西松和大成的團隊得標。但因以五九.八億元得標,太接近底標,引起質疑。

本刊調查發現,聯合大地工程主要負責越域引水隧道的地質探勘、設計和工程設計,董事長王美娜和陳伸賢是多年關係密切的好友,二人從小是鄰居,陳還認王母當乾媽。根據公務員服務法,公務員執行職務時,遇有涉及本身或其家族之利害事件,應行迴避,但陳伸賢卻沒有。

官商密切 頻往來

王美娜現年五十歲,是代理BMW汽車、汎德永業集團創辦人唐誠的遺孀。她在二○○二年於香港和唐誠結婚,三年後唐誠往生,王美娜拿到不少遺產,唐誠子女提起告訴,告王美娜侵占,但最後獲不起訴。

唐誠往生不到半年,王美娜娘家就在信義富邦買了一戶上億元豪宅,她現就住在這裡。一位熟悉內情人士透露:「陳伸賢曾多次在上班時間,一個人到王美娜的豪宅找她,去時還神祕兮兮的,好像怕別人發現。」
 
陳伸賢到王美娜家,最近一次是在五月七日週四中午。瞭解內情人士說:「當天陳伸賢利用午休空檔,由司機開車直奔信義區亞太會館地下停車場。一到陳立即下車,鑽進旁邊等候的王美娜的轎車,直接開進王的豪宅地下停車場。陳伸賢和王美娜共進午餐,待了約二個小時才離開。」

值得一提的是,王美娜的豪宅和亞太會館比鄰,王家豪宅的停車場入口,剛好就是亞太會館停車場出口。如果陳伸賢有公事要和王美娜談,直接坐公務車到王豪宅門口下車就可。偷偷地在地下停車場換車,讓人懷疑二人見面有內情。


熟悉內情的人士說:「王美娜和前台北縣副縣長李鴻源、立委高金素梅都很熟。去年王美娜生日開派對,他們都有參加。」本刊調查發現,曾文水庫越域引水工程計畫—隧道工程的評審委員之一,就是李鴻源。

值得一提的是,陳伸賢負責的水利署,旗下有多項工程都是由王美娜的公司得標。像總工程經費高達二百五十億元的「石門水庫及其集水區整治計畫」,也由聯合大地監造。

地方反對 仍過關

針對此事,陳伸賢向本刊承認,曾多次到王美娜家,但不願多談。和陳熟識人士則透露:「陳伸賢多次到王家,主要是要探視生重病的王媽媽,王媽媽小時候很照顧陳伸賢,吃的和穿的,很多都由王媽媽張羅。」

至於王美娜包水利署工程,是否涉及未利益迴避?水利署強調:「所有工程都是由水資源局照程序簽報,水利署沒有介入,也沒有干預。」

陳伸賢現年五十六歲,之前在勞委會擔任處長多年,之後轉到經濟部,沒多久就被提拔為水利署署長。去年九月,辛樂克颱風來襲,后豐大橋斷裂,造成二死四失蹤的慘劇。監察院最後於去年底彈劾陳伸賢。

沒想到,莫拉克颱風,造成高雄縣小林村近五百人被活埋,當地災民認定,罪魁禍首就是水利署的越域引水工程,而這工程又讓陳伸賢陷入官商勾結疑雲中。


越域引水工程曾因地方政府反對停滯,後來行政院長換成了蘇貞昌。據瞭解,在一次楊秋興與蘇貞昌會面後,楊秋興回到縣府,就違反原住民基本法中進行工程必須取得當地原住民土地使用同意書的規定,代桃源鄉長簽同意書,讓工程繼續進行。據楊身邊友人表示,簽下同意書是有來自高層的壓力,但他簽下去後就後悔了,還跟友人表示:「這個決定是他心中一輩子的痛。」

威嚇村民 壓抗爭

當地原住民在失去法律依靠後,開始抗爭反對工程進行,包括民族村、小林村等地的居民,也曾封路包圍工地,這次水災喪命的小林村長當時也在其中,而楊秋興也私下表示,他絕不動用警察權介入,暗地支持原住民反對該工程。


負責施工的團隊後來乾脆上法院控告五名民族村村民,要求賠償一千萬元,被告的村民中竟還有不識字、不會說漢語的原住民老太太,這項做法引起學術界公憤,最後大成工程因壓力下撤回告訴,但已達到威嚇當地原住民效果,讓抗爭力道越來越小。

甲仙鄉長劉建芳表示,越域引水工程進行時,「前面挖,後面就要找地方堆土啊!」而水利署沒經村民同意,就在小林村南、北各設一個土石堆置場堆廢土、砂石。

劉建芳認為,外界都說引水工程用爆破方式開挖,才引起地層鬆動,導致大雨一來變成土石流,其實爆破只是一小部分,若要找土石流禍首,潛盾工法所製造出來的堆土,可能性還比較大。

學者專家反對越域引水,除了因炸山、使用潛盾等工法,可能在荖濃溪、楠梓仙溪上游造成地質鬆動,並影響山區原住民部落的生存權益,下游的生態及觀光資源也將遭受破壞。

冤死人命 求公道


魯台營表示,這項工程更荒謬的是它既浪費錢又沒有效用。因為這項工程原本希望讓曾文水庫利用率提高,但近幾年,在豐水期時,曾文水庫由於淤積嚴重,能容納的水量已少很多,甚至常要洩洪調節,根本不需引水來補充;而在枯水期時,荖濃溪濁度非常高,能越域供曾文水庫使用的水又非常有限,在「豐水期不需引水,枯水期又抽不到水」的狀況下,就變成一個無用的工程。


不過,一個昂貴又被地方政府認為根本無法調度水源的水利工程,水利署堅持興建的目的到底為了什麼?而龐大的工程與砂石利益,又是誰拿走了?楊秋興在災後看到了縣民的死傷慘重,終於說出部分的真話,但楊秋興更該說出,到底當年是哪位高層堅持興建這樣的工程,讓數百人冤死土裡,上萬人無家可歸?只有讓所有真相還原,才能還給所有受災者一個公道。

 
水利署的回應

水利署長陳伸賢表示,越域引水工程的隧道鑽炸,從施工技術及災後實況來看,與小林村被土石流淹沒之間並沒有因果關連,「但小林村災民表示要以引水工程鑽炸為由申請國家賠償,水利署將會充分配合調查。」

陳伸賢表示,越域引水隧道採用「新奧工法」開挖,鑽炸作業會影響土質鬆動的範圍僅限於隧道周圍極小範圍內,從風災前後的衛星照片可看出,距離施工地點11公里的小林村大型崩坍與土石流,主要分布於溪流兩側,工程墜道附近並沒有明顯的崩坍及土石流現象,顯示小林村遭土石淹沒與引水工程無關。


他強調,越域引水隧道工程開挖已數年,去年卡玫基颱風與辛樂克颱風來襲,工程附近也沒有發生土石流。

但根據魯台營等學者提供本刊的資料,這次旗山溪與荖濃溪流域的土石流起始點,都來自越域引水工程經過處。如荖濃溪第一個傳出災情的地方,就是越域引水工程的勤和段工地,而旗山溪上游的楠梓仙溪流域,也從施工所經過的那瑪夏鄉開始災情慘重,而越域引水工程起始的嘉義大埔山區,這次也有災情,只是未出人命。

而根據甲仙鄉耆老表示,越域引水工程前,當地從未發生過大型土石流,但自引水工程進行後,甲仙鄉就幾乎年年有災情,尤其去年卡玫基颱風甲仙鄉也爆發大型土石流,還造成油礦巷一家八口六人慘遭活埋的慘劇。

八八風災 災情統計一覽


註1:據內政部消防署統計至18日下午,全國至少死亡128人、失蹤307人。另外高雄縣引仙鄉小林村活埋約435人,六龜鄉新開部落活埋約31人。
註2:農委會統計,本次風災全國農林漁牧損失逾122.4億元,僅次於1996年賀伯風災。

 


大老鷹姐姐2009/09/07 18:41回覆
 

王美娜

王美娜目前住的北市信義富邦豪宅,陳伸賢曾去過多次。

撰文:盧誠輝、程紹菖
攝影:攝影組 資料:白裕承、楊米 編輯:吳宜菁

感謝壹週刊記者勇於揭發真相!欲知詳細內容請看壹週刊第431期 包15項工程 水利署長富婆密友起底

大老鷹姐姐2009/09/07 18:53回覆
8樓. 小肉球
2009/08/20 08:53
扁政府遺孽

孫窮理兄的大作,俺已研讀,對於該區越域引水工程,也大致明白。

俺個人認為,那一整區的災情,絕對與越域引水炸山有關。

絕對不可能沒有關聯。

當然,莫拉克豪雨亦為因素。

始自扁中央政府,楊秋興之地方政府背書。楊秋興本人為土木工程出身。

水利署長陳伸賢為綠朝任命,藍朝續用之。

大禍生在藍朝---藍朝擔承!

嘿嘿。那麼多人命,馬英九別再以為輕舟可過萬重山。


名偵探柯南名言:真相只有一個!

再一發:小林村悲劇發生的那一刻…

這一篇本來只是要回應在這裡的truss的,不過在「曾文水庫越域引水與滅村悲劇」和「安慰小林村靈魂,就要擋下越域引水工程」,好多朋友又丟資料給我(出功課?),新的消息也愈來愈多,所以只好繼續「拼」出新的一篇出來了。

首先感謝truss(還有anonymous)對苦勞網的支持,以及truss提供的資料。

我沒有任何工程背景,這邊寫的都只是一個普通人的「假設」,的確像truss說的,得「大膽假設、小心求證」,我想我不會一直這樣只在台北 拼湊災區的樣子的,這些東西都是想做一些事情的一點準備工作。不過說到「小心求證」,可能牽涉到我是不是有這樣的權力的問題,目前已經有消息指出,楊秋興 縣長覺得災民可以走國家賠償的途徑,而相關公務、工程人員如truss所說的,是否涉及刑事責任,或者行政責任,則需要司法及監察機關介入調查。

我要強調一點,任何一個公民,無論是不是「專業者」都有權利,甚至有義務對於公眾事務提出質疑,而決策與執行者,也必須對所有的人提出大 家可以接受的解釋、否證這些「假設」,在疑慮沒有釐清之前,不可恣意行事,何況小林村滅村如此重大的事件,早已經不是一個村落、千餘居民的事情了。

關於truss提出「曾文水庫越域引水」的前提「有效利用原有水庫的閒置空間」,我已經在這一篇文章中,提出了反駁,曾文水庫有「閒置空間」這件事情,已經不存在,而且越來越不存在了,連帶著「越域引水」計劃的正當性也已經跟著消失。

我非常贊成truss說的「在缺水的地區發展耗水產業是很奇怪的事,這個國家的國土規劃和產業規劃有問題」,這要大家一起行動,才能阻止這樣錯誤的決策。

這篇文章的重點在回應水利署「堆置在下游的土石不可能往上淹沒上游的村莊」的說法,我沒有否認「十號橋堰塞湖崩壩」和「獻肚山土石流」是造成滅村的重要原因(是我「假設」的三大因素之一);我們先來看「獻肚山土石流」,我在Google地圖上,把小林村有房子的部份用綠色色塊標出來,然後用「地形」的模式來看:

3821451877_fb7da51c5d.jpg

可以看到水保局說的「土石流潛勢河流」在發生土石流的時候,主要作用的範圍是在小林村的北邊;但是,現在是整個小林村遭到掩埋,南邊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truss說,「土石堆置場是在下游,洪水來時可能直接被洪水沖往下游去了;況且這次眾土石流和上游帶來的土石量恐怕是遠大於土石堆置場 了。」上游帶來的土石量大於土資場的土石量,這一點可以想像,也可以接受,但是它們是不是都「直接被洪水沖往下游去了」呢?借用truss給的災後衛星圖 (from中央大學太空及遙測中心)來說:

3821482239_5377dd111d_o.png

  1. 在這個圖上,隱隱看得到上圖那兩條要命的「土石流潛勢河流」的河道,可以用來定位小林村的位置。
  2. 箭頭所指的「原村莊位置」在小林村南半部,那裡的土石看起來非常地厚、而它的對岸也是;兩兩相對,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決了提的提防。
  3. 河面在小林村前非常地窄,看起來就像受到擠壓一樣,過了小林村之後,河面才開闊起來。

請看這張圖,之前不是這樣的:

3821510127_f5db741d41_o.png

楠梓仙溪在小林村前有一個小轉彎,村前還有一片河灘地,是屬於河川「堆積」的地帶。

我現在把土資場的位置補上,再加上我之前提的假設:

3821480679_d3a1bb8daf_o.png

  1. 十號橋堰塞湖崩壩,河水夾雜土石,快速沖刷下來,兩岸的土資場,受到後方山脈的壓力發生崩塌,擋在河道中間,土石無處宣洩,就在小林村附近開始堆積。
  2. 河水在沒有出路的狀況下,向下掘深,找到出路,繼續向下游流動。
  3. 在此同時,洪流夾帶土石流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加上獻肚山土石流,造成小林村全滅。

看一下今天這篇報導:「滅村一瞬間 整個村莊飛起來…」:

第九鄰鄰長姚元能表示,八八水災當天上午五點多,先是一千多公尺高的獻肚山走山,將楠梓仙溪擋住成為堰塞湖,一個多小時後,溪水高漲,堰塞湖潰堤、洪水沖毀了附近的九號橋及八號橋,二座橋梁之後的小林村第九鄰到十八鄰共有一百多戶人家,全數遭洪水及土石流毀滅。

再看看這一段話:

近六點時,洪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席捲而至,大水一下淹到腰部,黃金寶回憶說:「水竟然像漩渦由下往上捲,真是奇怪到不行!」務農為生的他,對於自然異象很敏感,心頭泛起不祥預兆,立即高聲叫喚親友避難…

這都證明順著楠梓仙溪下來的洪流跟土石,在小林村前「卡住」了;這是造成「滅村」的關鍵時刻。當然,我不曾否認過,獻肚山土石流是極重要的禍首,但是,水利署「堆置在下游的土石不可能往上淹沒上游的村莊」的說辭,要想幫越域引水的土資場洩責,恐怕是還差得遠!

任何的悲劇,恐怕都很難用單一原因解釋,面對天災,也許只能敬畏默然,但問題是,我們在這個環境?面製造了什麼?當它們和天災相伴發生的時候,我們就不能忍受、不能再用「天災」來看待這些事情了。我們來看看下面這張圖,一樣是水利署的人做的:

3822391576_a9c753ba95_o.png

在整個「曾文溪越域引水工程」裡,通過多少複雜的地質環境、有多少的斷層,而水利署用「炸山」的方式,不斷地進行工程;就算不算「土資場」,看看「十號橋堰塞湖崩壩」、「獻肚山土石流」,我們真的只能敬畏默然嗎?

這一篇是「曾文水庫越域引水與滅村悲劇」和「安慰小林村靈魂,就要擋下越域引水工程」的延續,它們都不是「專業者」的質疑,而是一個「普通人」為了提出更多問題所作的準備,希望有機會創造條件,讓我們可以把話說得更清楚。

大老鷹姐姐2009/08/21 07:00回覆
7樓. 海豚gino
2009/08/16 21:25
與村民訪談記錄

我找過民族村,小林村,勤和村村民訪談當時所見的土石流狀況,已寫成記錄共mail給相關的環團,如果您需要我可以提供給你。

希望有更多人為這些同胞發聲,也同時提醒更多人尊重這塊我們的土地。

感謝您提供寶貴的訪談資料。

大老鷹姐姐2009/08/16 21:55回覆
6樓. 沒有主題
2009/08/15 18:13
廢土可能是問題
如果是這個樣子,旗山二號的廢土場可能是個問題,那就要追究,誰在居民點上方弄這個廢土場,而且從施工來看,應該廢土量不少,所以廢土可能是問題.

至於那個炸藥把山炸鬆了,除非用的是核武,不然應該還不至於如此
5樓. 小帥哥~女人可以這樣過日子
2009/08/15 11:51
這是屬於很專業的問題

要跟民眾說的很清楚 是要費點時間和智慧

小林村的被埋 我是不相信政府有能力來操作的

在一年的雨量集中下下來…大概很少能有幾個城市能應付來的

如果是在台北 會更慘 在電視裡看到專家用實體做示範

在風雨無情肆虐 人與人更應該彼此同心協力相互幫忙

謾罵又能幫助些什麼呢?

小帥哥良言也。

的確,謾罵無助,現在是動手的時間,不是動口的時間。

大老鷹姐姐2009/08/15 13:12回覆
4樓. 陳明裕(阿川)
2009/08/15 08:17
人禍?
感謝,讓真相有機會露白。
平溪碌碌和啼燕。花蝶翩翩點翠顏。霧嵐嬉鬧漫巒攀。水竹間。還我幾多閑。
3樓. 不能正經
2009/08/15 06:55
不少看似無能的結果

是起因於在權勢及學經歷包裝下那扎根在骨子裡頭,在讀死書的過程中培養出的不知活用及應變的思考慣性...


水利署
台中縣41350霧峰鄉吉峰村中正路1340號 電話:04-23304788 傳真:04-23300282

曾文水庫及南化水庫聯合運用可行性規劃 
 
發佈日期:2007/11/6
年度:民國91年
縣市:
流域:南區
報告性質:尚無資料
課室別:河川規劃課

http://www.wrap.gov.tw/c10_1.asp?types=3&Id=46

曾文及南化水庫聯合運用相關工程規劃 
 
發佈日期:2007/11/6
年度:民國90年
縣市:
流域:南區
報告性質:尚無資料
課室別:河川規劃課

大老鷹姐姐2009/08/15 07:27回覆

不能正經:良言也。有空我再往下查這個政策是「曾文越域引水計畫」當初是誰規劃,中間是誰執行?


 

中華民國九十二年三月二十六日
March 26, 2003

 

又見政策空包彈-論曾文越域引水計畫

國政基金會永續發展組助理研究員 李至倫

日前,經建會通過了曾文水庫越域引水計畫工程,冀望讓鮮少滿庫的曾文水庫能增加枯水季的庫容。此計畫立意良好,但是花了二百多億,是否真的能達到預定的經濟效益,頗值得準備繳稅的廣大納稅義務人好好思考。

本計畫的最大問題在於必須建設長度為十四公里的輸水隧道,況且隧道通過地區有百分之六十以上是屬於高度一千八百公尺以上的高山,其上方覆蓋層厚度達一千三百公尺的隧道長度達七公里之多,再加上必須經過十多個已經確認的斷層縐褶,對於工程的進行存有極大的不確定性,會不會又是另一個雪山隧道?

此外,此計畫預定以高雄縣境內的荖濃溪及旗山溪為水源,計畫各引每秒二十五噸的水,總計引用每秒五十噸。但是在旗山溪被劃定為魚類生態保護區後,旗山溪的引水計畫就此取消,造成僅能自荖濃溪引水,但荖濃溪是否有如此大的剩餘流量以滿足此計畫之計畫取水量,將是一個大問題。

經濟效益方面,本計畫之原水成本,在滿足最大引水量及達到計畫增供水量(六十四萬噸)的情況下,原水成本為每噸八‧八七元。如今,旗山溪無法引水,本計畫之引水量將無法達到預期的效益,其原水成本會高於原計畫甚多,甚至比未來的海水淡化生產的水還還貴,經濟效益何在?

再來,本計畫之引水期間為每年五到十月的豐水季,根據水文記錄,曾文水庫在此期間水位高於二二五公尺的機率約佔一半,若能引水讓曾文水庫盡量滿庫是十分適當的。反之,枯水季的曾文水庫更是需要引水補充庫容,但是在此期間引水來源的河川流量也不多,甚至有斷流的現象,如何能有多餘的水供越域引水?

至於興建時程與水資源供需是否能配合的問題方面,目前推動的阿公店水庫更新計畫,已經確定跳票(預訂民國九十四年完成),曾文-南化聯合運用計畫即使完工卻也只能滿足民國九十八年之用水成長,使得曾文越域引水計畫勢必在民國九十八年必須銜接供水缺口的。但是,在修正取消旗山溪計畫後,本計畫預定於民國一0三年才能開始引荖濃溪水供曾文水庫使用。因此,自民國九十八年起一直持續到民國一0三年的五年間,都是屬於水資源供應缺乏的。而若是完工時程延後,又再遇到枯旱年時該怎麼辦?

總而言之,曾文越域引水計畫除上述之困難與問題外,曾文水庫增加之蓄水量,洩洪時下游防洪渠道容量使否足夠,以及如何有效的輸送到供水不足的高雄地區,皆是困難的課題。因此,筆者認為經建會通過之曾文越域引水計畫是不妥當的。

綜觀全國河川,高屏溪流域屬於台灣地區第一大,高屏溪是台灣第二大河,但是其水資源開發程度卻是全國最低,僅有百分之十二。就南部區域的河川來看,曾文溪的水資源開發程度高達百分之六十四,遠高於區域內高屏溪流域甚多。因此,政府應該積極規劃開發高屏溪流域之豐沛水資源,在主流與各大支流興建數個中大型攔河堰,塑造成像碧潭一樣兼顧觀光、取水與生態等功能的水利建設,以達到政府推動「創造水與綠的生活空間」的目標。這才是能運行長久的水資源建設政策。

(本評論代表作者個人之意見)

大老鷹姐姐2009/08/15 07:11回覆

資料來源:http://blog.xuite.net/ohyeah/danum/7059560

高縣/曾文越域引水遭環保團體抵制 南區水資源局長無奈
2006/06/29 21:36
記者屈文義/高縣報導

針對有環保團體推動反「曾文~荖濃溪越域引水」行動,南區水資源局長楊豐榮表達相當無奈,他表示該案已執行5年,雖然環保人士有舉出替代方案,除了儲水效率不佳等不穩定因素外,更怕到時又引發其他反對聲音,勢將影響大高雄地區穩定的供水。
 
楊局長表示,面對有些環保團體反對越域引水,負責執行的南區水資源局認為將有3個方式進行,1.若政府認為需要再評估,只好暫停。2.就像核四一樣,就全面停止。3.若為了未來用水著想,則進行強力溝通。
 
他說,對於該3案,政府定會有考量,南區水資源局即據以執行,現在既然已經動工,若出現停止的例子,可能不是很好,會形成惡例,影響政府威信,未來若有人也仿效,政府執行力將受到挑戰。
 
楊局長說,該計畫要成形,是經過專家學者一段時間的集思考量,於90年核定至今,他身為公僕,就是據以執行,其間溝通過無數次,工作進行定有反對與贊成的一面,最近環保團體反對聲勢放大,但是一個計畫不是如此簡單就可停止,要到行政院層次進行考量。
 
他認為,當初沒有興建曾文水庫與南化水庫,南部地區用水何來,現在就是倚賴非常重,若越域引水不做,未來缺水,要從何去找水,很多人也都不在位置上了,要由誰去負責。
 
對於反對人士指稱用水量是10年前的評估,實際並沒有如此高。楊局長表示,過去評估應是以高成長評估,自然會有落差,但是為了拉大用久一點,以高成長來推估,將可使缺水時間拉後面,甚至推估到後絕對不會缺水。
 
有指該計畫使流掉水量超過上億噸,楊局長說,其實1年流到海的數量超過2百億噸,但是馬上就可補注,而該工程只有在隧道開挖時會流失相當微小的量,完成後馬上封起來,所有的水就回到原體內。
 
對於提出使用地下伏流水的替代方案,楊局長說,水庫是一個點,抽取地下水則為一個面,能取得的水量又少,處理成本與維護成本都貴,而且若取水機械每晚轟隆隆叫會否影響其他抗議。
 
他強調,需要的是穩定的與未受污染的水,過去有病死豬埋在地下,很怕取到污染的水,高屏溪的水太濁,大高雄地區好在有南化水庫的水進行調度沖淡原水濁度,才不會缺水。 
 
楊局長說,目前有提出的替代方案,都是不穩定,例如目前執行的吉洋人工湖挖了6、7百公頃,卻僅能儲水30萬噸,因此很難有穩定的替代方案,希望反對人士不要讓問題又回到規劃時的原點,甚至若因而停止,卻又要在沒水時聒聒叫。
大老鷹姐姐2009/08/15 07:16回覆
2樓. 大老鷹姐姐
2009/08/14 21:46
認識我們西拉雅族大武壟社群的小林部落 文:段洪坤
 

小林村位於高雄縣甲仙鄉甲仙東北十公里,西以阿里山山脈與臺南縣南化鄉為界,東以玉山山脈與桃源鄉為鄰,北接三民鄉,南臨關山村。行政區域包括小林、五里埔、南光(牛寮)、錦地(禁地)、埔尾,村落聚集於楠梓仙溪東岸山腳。由於地理位置處於兩大山脈之間,高山阻隔,交通不便,開發時間較晚,小林村村落名稱直到光復後才出現。

小林村日治時期屬於高雄州旗山郡甲仙庄東阿里關,1934年(昭和9年)東阿里關的「熟番」人口還有1123人,算是人口比例相當高的一個平埔聚落,小林部落當時屬於阿里關的第三保,也是相當典型的平埔聚落。口訪當地耆老,他們還可以清楚告訴我們,他們的祖先是從台南縣的玉井、南化搬遷到此地的。根據文獻記載,日治時期日本政府爲掃蕩南部民變,強制溪東、平林(屬今台南縣南化鄉關山村)地區的大武壟社民,遷移至現今五里埔北方的楠梓仙溪東岸集居,也將原來散居在五里埔的居民一併遷移過來,形成新聚落。據說,負責此次遷移且管轄此地的日本警察叫「小林」,於是大家稱此新聚落為「小林」管的地方,久而久之小林就成為此地地名了。

每年農曆9月14-15日是小林傳統祭典舉辦的日子,近年來在高雄縣政府的協助及當地族人努力下已成為高雄地區最具代表性的平埔夜祭,部落中有座傳統公廨,也闢設「平埔文化園區」,小林社區更多次勇奪高雄縣優良社區的評鑑,但這些光榮的事蹟、美好的回憶都已掩埋在這次無情的土石之下了。


小林的災情真相

必需跟大家更清楚說明小林村是由4個角頭組成的,1-8 鄰是屬於五里埔也是目前被救出最多的所謂小林村民報載100多人在小林村待援也是在五里埔,那裡是小林村比較開闊的地方,所以土石流一來比較有空間逃難,常到小林的朋友都知道9-18鄰才是小林本部落也是西拉雅族親集中居住的地方,那裡位於狹窄的河谷沒有開闊的腹地,唯一較寬闊處就在楠梓仙溪旁的公廨園區,但是去年的卡玫基颱風早就吞沒掉園區的一半土地。台21線兩旁是小林本部落房舍密集區靠山一邊約有兩三排房子,路的另一邊約有4-5排房子,也就是說住宅區是夾在山與河谷間狹長的土地。土石流一爆發,我們的族人不像五里埔那麼幸運有路可逃......所以大家要有心理準備!


當年日本政府因為噍吧哖事件,爲防止西拉雅大武壟社的人繼續叛亂,所以強制將南化鄉的一些社人強制搬遷到現在小林的地方隔離。

小林村有600人被掩埋這個數據一直都是一位逃出來的婦人向媒體說的,
以長住小林本部落來說應該沒那麼多人,但是依我的了解300人應該跑不掉。小林村長劉仁和這位多年的老友並沒有逃出來,讓我的心情更沉重!

根據一位住村長附近的逃出族人轉述,街道上的族人應該都來不及逃了! 還有因為父親節有許多旅居在外的小林部落年輕人趕回家跟家人過節,像吉貝耍有一位嫁入小林部落的族人就因為這樣至今沒消息,大概凶多吉少!今天我回到部落聽這位族人的舅舅說,沒有逃出的這位少婦已經托夢給家人,他們一家10多人全被壓在土石下,「她」的頭被巨石擊碎,好痛!雖然是靈異之說,但是聽了真叫人心碎!

我們將設立小林部落專門募款帳號,請大家再等一下,因為牽涉一些法律問題要考量周全,我和高苑科技大學簡文敏老師已經著手進行搶救平埔88水災部落的相關組織團隊計畫,簡老師長期在小林做研究,並且長期協助部落進行文化復振,應該是目前學界跟小林感情最深也是最了解部落的人。我想目前最需要大家冷靜思考的是日後重建從小林、老濃、六龜一些西拉雅傳統部落的計畫。關懷慰問的事情就交給專業的宗教團體,大家毫無目標到災區,大家對部落倖存的人都不認識,去了只是在強迫他們重述一次心中的痛給陌生人聽,不是嗎?

感謝!

西拉雅部落聯盟召集人段洪坤敬上0813

大老鷹姐姐2009/08/14 21:4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