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誰的人權?
2007/12/10 20:47
瀏覽5,622
迴響10
推薦84
引用0

人民像山豬,喬治。奧威爾如是說。
所以以抓山豬的力道,款待人民,國家的最高敬意。by munch

台灣難道只有統獨問題?
台灣難道只有選舉?
當權者安排鼓掌行程
警察開道保護

統治者看不見底層人民的掙扎
夸夸人權的台灣總統看不見樂生的漢生病人權被踐踏

阿烈是藝術學院的學生
寡言,總是安靜的在一旁
湯伯伯說,阿烈的父親是樂生院的醫師
是少數心腸好的醫師
很照顧院民,
樂生院民從小看著他長大
而今天阿烈也陪伴著樂生院民

他常常默默帶著攝影機,沒想到警察也對付和平的他,munch忠實記錄阿烈那刻溫和的人眼中的怒火                   -by 大老鷹

 
 

樂生嗆扁 

警方下猛招扛山豬塞人

TVBS 2007-12-10 18:58

今天是國際人權日,陳水扁總統今天為台灣人權紀念園區主持開園儀式,不請自來的樂生自救會,就在現場高分貝嗆扁,警察採取強硬措施,全力排除不同聲

音,有學生被架走時,警察竟然對學生用力掐脖子,也有女學生在台下嗆總統,卻被一

=====================文:陳柏屼(台大社會系)

今天是世界人權日,也是「台灣人權景美園區」的開幕。
台灣人權景美園區,就是以前的軍監,主要是關政治犯、思想犯,在白色恐怖的時代。

                                                                            
一個說著 現在的民主自由是由前輩的血汗灌溉而成的樹,
但在入口處陪坐著的我們,卻感到無比的諷刺。




                                                                               
早上七點半,樂生青年及關心的朋友老師們從各地出發,
到「台灣人權景美園區」集結,
原本希望能夠進到會場,
既然是標綁著「人權」,既然高喊著「人權立國」,
我們天真的以為可以進到會場裡,
靜靜的說著我們的訴求,表達我們的理念。
                                                                               

但「人權」是有分等級的,
只有受邀的,有vip卡的,曾經受到政治迫害但現在位居高位的人,
才能進得了「人權園區」。
                                                                               
我們進不了,只好坐在入口處的圍牆下,
阿公阿姨們、三四十位的學生、鮮花、白布條以及寫著「記取教訓,保留樂生」的板子。
手無寸鐵的,
就坐鎮在「台灣人權景美園區」旁,
我們要看看,這漂亮的園區,但底是如何「人權」的可能。
                                                                               
大官們魚貫的入場,
我們高喊著那些大官們的名字,
渴求他們走過來聽聽我們的訴求,
看看人權真實的樣貌。
                                                                               
無奈,
大官沒有來,
警察、國安、刑警卻向我們包圍、靠攏。


                                                                               
我們一樣天真的猜想,
如果民進黨政府、陳水扁政府 若還有一點點的良知,
還有一點點的反省能力,
還有一點點的腦袋可以思考他們高喊著的、召喚著的人權到底是什麼,
我們或許不會被抬,被公權力粗魯的對待。
                                                                               
但我們真的太天真了。
                                                                               
就在丘延亮老師發表言論,
訴說著當年他比呂秀蓮等人還早進這個景美軍監、
控訴著權力讓理念腐化、
悲憤地說著如果那些前輩沒被槍決(在這軍監)一定也會義無反顧坐在學生的旁邊,
這時,
警察舉了第一次的牌。
                                                                               
在幾次的抗爭後,
我們早已習以無常。
這個牌子背後的意義早已不需再多說明,
集遊法是如何撕裂自由民主制度的期許和信心。
                                                                               
許多來賓走進園區,
穿著綠色背心,上面寫著人權標語的字樣,還有象徵和平的鴿子,
不知情的人或許真的在為台灣的人權,感到歡欣,欣慰及讚揚,
但只要轉頭過來看,
就會看到一群
手無寸鐵(最硬的東西大概就是mic吧)
鮮花、白布條、標語紙板,
喊著「停止迫害樂生人權,記取歷史教訓」
的我們,和阿公阿嬤,
而圍在四週的是號稱人民的保姆,
兇狠粗魯的公權力,
緊緊地監控著我們。




                                                                               
右邊和牆裡,是震奮人心的樂音,白鴿,氣球和一片祥和的綠,
左邊和牆外,是弱勢中的弱勢,沒權沒勢的底層人民,被國家暴力給包圍著。
                                                                               

三次舉牌,
山雨欲來,
坐在一起的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雙手緊緊的和旁邊的朋友緊緊相扣,
用一種生命共同體的姿態,悲微的向公權力做微型的抵抗。
                                                                               
數十名警力訓練有素地,
破壞了假象的祥和,
上前,
雙手一掐,扣住你的下巴骨往上一提,
掌面緊緊地壓著你隻頰,用拽的,
連叫的機會都沒有,你就被拽出人牆,
橫躺在路旁。
                                                                               
有玩過三國無雙嗎?
邊放無雙邊衝向敵群的樣子,
就像我們那時候一樣。


                                                                               
我看著一位滿臉橫肉,身材壯碩(超乎常人)一看就知道是練家子的人
(後來問得知是新店分局的武術教練那類的)
把身旁的朋友一個一個,一隻一隻的拽到旁邊,
我感到很害怕,真的。
                                                                               
前一秒我看著好朋友小易(易俊宏)飛撲在我前方,
下一秒換我被拖飛仰望著天空躺在地上。
                                                                               
口中不停著喊著「停止迫害樂生人權、記取歷史教訓」……
                                                                               
                                                                               
我被幾名警察雙手一架站了起來,
推拉之間我被送到警車之前,
但我要求他們放開我,不要碰我,我自已走,
在我前面一位朋友被強拉進警車,
但他努力的在做抵抗,這趁機一轉身
光廷拉了我一把,
我們走到了旁邊。
                                                                               
我手上還拿著漂亮的菊花,
悲憤之下我將它甩向裝飾用的汽球群,
無奈的大喊「這算什麼? 這算什麼?」
                                                                               
後來我站到那些還坐在地上奮力抵抗的朋友旁,
大喊著口號,
媒體、學生、老師、阿公阿嬤、警察、國安,現場混亂不堪……。
                                                                               
在警察的威脅恐赫下(地上的障礙已被清除)
我們不得向後退,
退到一面牆上,
上面諷刺地寫著充滿藝術感雕板的「台灣人權景美園區」
阿公阿嬤坐上輪椅上,在這排字底下,
是多麼的,讓人不解。
                                                                               
突然間,混亂、對峙、衝突又起,
莫名奇妙站在旁邊的我被掃進了警車,
後來才知道原來是我們偉大的陳水扁要到了,
警察好心的安撫我們說 載到100m就讓我們下車,
前十秒口口聲聲這麼說的他,
下十秒卻完全沒停車的意思,
加足馬力想把我們載得越遠越好,
警察公然的說謊,用他的公權力操控著我們的身體,一再地崩裂我們的期待。
                                                                               
同車一位政大中文系的同學,
大聲的高喊若不停車我們就跳車,
並把後門打開,
警察嚇得連忙又說,好好,我馬上停,
但嘴巴這麼說,
不但沒打方向燈,一直還在高速道上行駛,一點停車的意思也沒有。
                                                                               
後來我們受不了,把門完全暢開,
在險象環生下我們才下了車……
心裡只有一個幹字。
                                                                               
我們慢慢用走的想要回現場,
但警察早已守在路口,
進去要接受盤查,限制通行,
電話詢問得知,
其他人被警察逼到園區旁的一條小路裡,
一條沒有大官,沒有媒體,沒有別人看得見的小路,
路頭一群警察圍著,
路尾又一群警察圍著。
不能進出,
變相的軟禁。
                                                                               
我從巷尾想要跟大家會合,也被限制和驅離,
後來剛好公視的記者看到,想要接近
我就一邊跟她們聊天一邊隨他們走進被軟禁的區域裡。
                                                                               
漫長的等待,
哪兒也不能去,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邊有沒有違法啊?妨礙自由?)
                                                                               
過了半個小時多,
幾個媒體在通知之下過來了這邊,
我們將我們的布條再度拉起,
喊了幾口號,
旋及,
在舉一次牌之下(只有一次喔)
我們在被軟禁的狀態下全都被壓上了警備車。
                                                                               
?不解對吧,
限制我們的行動,把我們全部的人圍在一起,限制行動
我們一喊口號,又說我們違反集會遊行法。
多荒謬?


                                                                               
上車後的大家情緒激動,
把開警備車的窗戶,
搖晃著鐵絲網,
大聲的告訴外面的媒體為什麼我們被抓進來,
控訴著警察違法,就在我們被限制自由後(所以不得已聚集)
又說我們聚集是違反集會遊行法……
                                                                               
我透過鐵絲網,
拿著標語,
對著遞上來的麥克風,
我大聲的呼喊,
我不懂為什麼會被這樣子對待,
我不懂園區內高亢的情緒是在證明了什麼,
是人民的生活,還是選舉前的操弄,民進黨歷史的”創新”的一頁?
                                                                               
這個圍牆,切割了時空,可笑地轉換了立場:
                                                                               
在人權立國的高喊下
監獄的外面,
弱勢的人民被暴力的對待,粗魯的公權力,被階級化的人權。
                                                                               
而監獄的裡面,
西裝筆挺,陳水扁、陳菊、澎明敏、呂秀蓮、張俊雄…讚訟著他們打敗了過去的威權,創造了人權的台灣,是新的希望,是不一樣的未來。
                                                                               
在這當下,
我們全部的人,
被趕進新莊分局的樓上大廳,
沉悶、焦慮、不安。
                                                                               
後來過程也是紛紛吵吵,
警察這時說一套,等會兒再說一套。
                                                                               
即使我們都了解警察的職責壓力,
但依然可見手段和圈套,軟硬兼施。
                                                                               
吃完飯,
大部份的人查完身飯即可離去,
但我們卻被告知一位朋友要被訓問,
警方卻提不出證據,
另外顧玉玲老師及他的朋友三人
在我們被軟禁的那段時間成功的混進會場,
在陳水扁發言完後大喊口號(但隨即被架開,還被打頭,脖子)
也被要求要訓問,
後來得知是「高層」壓力,要辦人,
要搞清楚他們是如何混進來的,
可憐的基層人員聽說已被處份。
                                                                               
我們想要等到大家都出來再走,
於是坐在警局門口。
原本副局長是說只要我門不舉牌,不喊口號應該沒問題,
但到了三四點,
媒體一聞訊,來了兩三家,
警局門口突然又開來了警備車,
警局裡也調派了數十名警力…
                                                                               
大家都練就了處變不驚的功力,
我繼續的跟基層的警員聊天,
其實,就是無奈。
                                                                               
我問他們,我們不過是學生,長官幹麻那麼怕,
要把你們都調出來?(許多刑警和便衣都回來)
他們訕訕的說,長官怕媒體。
                                                                               
                                                                               
局長副局長出來溝通,
我們只是在等朋友啊?!
等朋友出來,
閒聊,發呆,抽菸,
沒喊口號,沒拉布條,難道又犯了集會遊行法?
                                                                               
呵呵,
是的,
又舉牌了。
                                                                               
他們說,只要三個人集聚就算了…
                                                                               
幹他媽的,他們說的就算。口口聲聲說法制,說理性,但怕媒體怕上層壓力,
鬼說都可以說的出口。
                                                                               
聽坐在前排的同學說,
這一次的手段又比早上還要粗魯兇狠,
原本沒掛彩,這次真的掛了彩。
為了什麼?
為了坐在分局前等朋友出來,如此而已。
                                                                               
一個一個,又被抓到警備車上,
黑黑,大大,鐵絲網的警備車…
                                                                               
                                                                               
從新站,
一路到新莊輔大。
                                                                               
心情慢慢沉澱,
和警員打屁閒聊針鋒相對……
                                                                                
                                                                                
                                                                               

人權,不是每個人都有人權。
                                                                               
阿扁喊的人權,是那些被國民威權時代的政府迫害,除此之外,
他看到不其他的人權。
                                                                               
阿扁被說是人民的總統,
可是他在兩年前世界人權日到樂生訪視說的承諾,
從來沒有兌現過。
                                                                               
人權是屬於有權有勢的人的,
我們小老百姓,是不配談人權,是沒有人權的,
我深刻沉痛的用身體感受到了這點。
                                                                               
原本以為是早上就會結束的活動,
整整九個小時,
我貼近了底層的弱勢族群,也看盡了警察如何「行使」職權,
交換條件、弄法;也感受到了台灣的人權,是如此的虛假,殘破和可悲。
                                                                               
回程的路上
認識了許多的朋友,
我檢視自已的傷口,
神奇的已快速的瘉合,結痂,
但是我知道
有一道很深的傷口,
在這段時間不斷的被割不斷的被破壞被玩弄,
我希望終有一天可以結痂、可以痊瘉,可以,自自然然,健健康康。

照片:阿烈、torrent

2/10世界人權日,陳總統主持「台灣人權景美園區」(原景美軍監)開幕典禮。青年樂生聯盟、樂生保留自救會、政治受難者丘延亮、文化界人士郭力昕、民進黨創黨黨員楊祖珺、台灣綠黨、人民火大行動聯盟、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主婦聯盟等社運團體一百多人於上午九點,在「台灣人權景美園區」門前靜坐。手舉象徵堅忍與正義的「菊花」,手舉布條「陳總統記取歷史教訓,停止迫害樂生人權」、「反迫遷,定古蹟」,搶救樂生的社會各界「請陳總統給樂生幾分鐘」。上午九點四十,陳總統踏入園區的同時警方開始驅離靜坐人士,共有約50名靜坐者與一位院民被帶往警局,遭警方違法拘留。 

一九六八年白色恐怖下入「景美軍監」的「政治犯」丘延亮(現任中研院民族所副研究員)說:「三十九年前,我來到景美看守所,當時還未完全修竣,我屬於第一批新客人。當時犧牲和損失,是希望有一個公平正義把人當人的社會!出獄流放一直到兩年前才回到台灣,出獄流放一直到兩年前才回到台灣,感激樂生的父老和樂生聯盟的青少年,讓我重新見到一個為希望和公義抗爭的台灣,也看到了少年以來一直追尋的希望。我知道,每一個我的同僚,如果今天還在,也必定會跟我們站在一起,一同抗爭、一同勝利!」丘延亮發言時遭警方舉牌警告,他怒斥「法西斯警察閉嘴!」,並說:「社會抗爭的道路上,如果要再次坐政治牢,我也早有準備。不管是再回到這裡,或去到新政權蓋的新監獄,那樣也就是回到我那些死去同志和先行者的身邊。」

青年樂生聯盟表示:「對此我們感到痛心不已!在政府高喊「人權立國」的同時,樂生療養院的古蹟建物、病友們的居住人權、病友們為台灣公共衛生史犧牲的血淚史,在政府「標準不一」的對待下,猶如風中殘燭,即將消逝隱沒。不僅如此,只是和平靜坐竟用警方暴力相向,宛如戒嚴再現。」青年樂生聯盟譴責陳總統「世界人權日竟對樂生這些錯誤政策犧牲者不聞不問,對靜坐者暴力相向,打壓言論自由!是人權日最諷刺的事情,也是台灣人權之恥。」

樂生自救會提出三點訴求,要求政府具體回應,否則抗爭將持續不息:

一、立即展開樂生院的古蹟審查作業,指定樂生療養院全區為國定古蹟;儘速規劃樂生院為下一個見證台灣人權歷史的「台灣人權樂生園區」。

二、確保院民原地續住與安老之權利,不得強制搬遷樂生院民

三、立即立法保障漢生人權,恢復病友名譽,洗刷冤屈。

樂生應指定古蹟全區保留設立「台灣人權樂生園區」的理由:

1. 日據時代建造的樂生院,從戰前到戰後強制隔離上萬名漢生病友,遭終生隔離的病友如同犯人,遭受各種侵害:不當的強制勞動、禁止結婚、結紮、強制墮胎、不當的禁制與處分等非人的待遇。院民身心受煎熬,人權遭剝奪,是台灣最重要人權侵害事件之一。

2.受社會歧視、以院作家的樂生院民,由於院區被劃為機廠用地,於2002年遭受第一波強迫搬遷,搬遷過程導致數人死亡,數十個家庭遭拆散。

3. 樂生院民於2004年展開對日求償訴訟,於2005年底獲得勝訴,日本政府正式為錯誤政策道歉賠償,更是台灣人權史重要的里程碑。

4. 樂生院拆遷事件是台灣首次獲「聯合國最高人權委員會」關注的案例:針對強制搬遷一事,聯合國最高人權委員會於 2005年7月 20日,發佈公報強烈主張台灣政府應確保所有漢生病友人權受到完整的保障。並指出,當局基於國際人權法之義務,包括經濟、社會與文化資產國際公約,尤其應保障相關健康權與適當居住權。

1210請陳總統謹記歷史教訓,停止迫害樂生人權記者會

丘延亮教授發言稿

丘延亮教授為一九六八年白色恐怖下入景美軍監的政治犯,由於政治犯的身分,一直無法回台任教。兩年前,終於獲准從香港返台任教,返台後,他繼續參與各樣
的社會運動,樂生的各樣陳情抗爭與活動,都必然看到他的身影。

三十九年前,我來到景美看守所,當時還未完全修竣,我屬於第一批新客人。我選擇來這裡,是和人民在一起抗暴必付的代價,從來未曾反悔,更不覺得委屈,這
是人之所以為人不得不做的,沒有什麼好怨天尤人的。

一九六八年進來時,這個逮捕不但是全球反動政權鎮壓學生運動、反越戰運動的一部份,更是親美政權對戰後台灣本土新生左派殺雞儆猴的企圖。在我們之前,拋
頭顱灑熱血何只千萬?我們損失一些青春,算得了什麼!然而,不管是什麼犧牲和損失,難道是要為今日貪腐政權舖上血紅的地毯嗎?當然不是!犧牲和損失,是希望有一個公平正義把人當人的社會!不公不義、目中無人(人民)、作賤百姓,就是所有權力禿鷹的本色。選擇和人民站在一起,只有和貪官腐吏和反人民政權對抗。

出獄流放一直到兩年前才回到台灣,感激樂生的父老和樂生聯盟的青少年,讓我重新見到一個為希望和公義抗爭的台灣,也看到了少年以來一直追尋的希望。
天,在無時無刻不進一步法西斯化的政權宰制下,對外是反恐的幫兇、奴工制的同謀;對內,民不聊生、價值扭曲、斯文掃地......。
一個真正有良知的人,是絕不能依附在政權的卵翼之下,而是要站在人民的一邊。我這個老政治犯也就不能不毛遂自薦,希望新興的運動抗爭能不嫌棄地將我進行資源回收,讓我再次在自己的土地上站穩與不公義的政權對抗的立場。

刻意漠視樂生院裡這些弱勢的阿公、阿嬤一直以來被剝奪的人權,忽視他們這麼多年來為生存而不斷發出的吶喊、心聲,而繼續地踐踏、毀壞樂生院所代表的底層
人民的歷史,這樣的政權怎麼還能大言不慚地在此侈言人權、賣弄歷史、空談民主?

我今日要說,在樂生人權、溪洲原住民居住權...等社會抗爭的道路上,如果要再次坐政治牢,我也早有準備。不管是再回到這裡,或去到新政權蓋的新監獄,那樣
也就是回到我那些死去同志和先行者的身邊。因為我知道,他們每一個,如果今天還在,也必定會跟我們站在一起,一同抗爭、一同勝利!

楊祖珺教授發言稿

楊祖珺教授為民進黨第一屆33位中央委員之一。從1978年即已正式登記為黨外助選員,選擇加入黨外陣營。然而,直至今日,在各樣的社會運動中,仍然可以見到她賣力的身影。

景美軍監所代表的意義,不僅包含了台灣島內四十幾年軍政統治下熱血青年的犧牲,還包含了世界冷戰體制下全球有理想人民的血淚與犧牲。景美軍監所象徵的冷
戰體制,更使得台灣人民在二次大戰後被剝奪了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權利。

今天除了跟隨「青年樂生聯盟」到這裡暴露民進黨政府罔顧人權、文化資產保護等的非現代民主國家的落後行徑,更要對接下來來到景美軍監作秀的民進黨政府控
訴── 「美麗島」案件的律師們及民進黨的當權者,你們是台灣六十幾年來的政治受益人、而非政治受難者。你們獲得政治權力的來源,是踏著冷戰體制下無數理想青年的頭顱、以及台灣人民在人權上徹底的犧牲而換來的。到了今天,民進黨政府還要踏在台灣殖民時代「樂生療養院」風燭殘年的阿公阿嬤、以及「樂生療養院」院址所在的文化資產上,遂行罔顧人民權利的惡政。

民進黨政府在今天,還拖著一些政治受難家屬,來到景美軍監作秀。你們如果要作秀,就讓一直支持「青年樂生聯盟」的中研院丘延亮教授在這裡現身說法。讓他
來告訴民進黨政府及社會大眾:當初在景美軍監中,堅持革命的熱血青年是如何在被拖出去槍斃前的義無反顧,他們究竟希望台灣變成什麼模樣?從1968到1971年因為堅持革命在景美軍監坐牢的他,為什麼至今還堅持站在第一線支持「青年樂生聯盟」,他所作的抉擇又是什麼?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樂生
上一則: 湯伯伯的故事
下一則: 【樂生社區學校】招募人手
迴響(10) :
10樓.
2010/03/21 09:59
快醒來吧~~~
大家都知道政客騙台灣人很久了不要相信任何政客的承諾
大家都知道阿扁執政八年很爛 ,不能改革過去八十多年的爛攤子,也罷
現在馬 只當了兩年的總統也是不能改革什麼 只會說謊
希望各位清醒吧 不要只是看到過去怎樣 重要的是現在和將來 請往前看吧
現在有比阿扁執政好嗎 不要讓眼睛瞎了好嗎
醒醒吧
9樓.
2007/12/21 14:01
說的好

說的真好

台灣不僅是只有正名、去蔣

應該把經濟、治安、防自殺列入考慮

還有不當的鑽戒來源也需查一查


8樓. 星喬
2007/12/12 02:29
請改一個字
去嗆扁的是國際勞工協會的顧玉玲,不是顧燕伶

星喬:

感謝您的指正,玉玲 是我的偶像,您知道嗎,雙十圍攻時,幸好有她及時救了一個自焚的民眾。

大老鷹姐姐2007/12/12 12:28回覆
7樓. anybody
2007/12/11 20:54
仔細的閱讀完

慟…不足以形容心中的感受!

民進黨當初號稱和人民走在一起

如今倨傲的可以


6樓. shu chen
2007/12/11 16:27
我對於這個政府
已經無話可說....
5樓. 野口女
2007/12/11 15:18
自由
活生生的鐵幕下的臉孔
最喜歡從折射裡 看你的不小心
4樓.
2007/12/11 14:16
我最真實的心情 希望大家來看看
我最真實的心情 希望大家來看看  -墮落的思念
3樓.
2007/12/11 13:44
真傳神...

第一張照片的眼神, 實在太傳神了...

2樓. 張爺
2007/12/11 11:13
照片說明了一切

munch的照片拍得太傳神了

頒他一個普立茲獎

 

1樓. Molly Lee
2007/12/10 23:27
人權?

第一張照片上鐵絲網裡的嘴臉,鄙睨的眼神,真是邪惡啊, 比希特勒更恐怖了吧!在一字一句看下來,看到你們這一場貼在泥上的痛,是真的顯示領教那阿扁政權的誆孽之下,什麼事都變質了,人權則是代表那群有官有錢有勢力的人了?!

要怎麼說才能悟進那些愚昧無知擁護者的認知裡,啊~上帝阿~我真的不知道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