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聞一多《紅豆》42首賞析(一)
2011/07/01 22:38
瀏覽1,281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聞一多詩選

紅豆(四十二首)

紅豆似的相思啊!
一粒粒的
墜進生命底磁壇裡了……
聽他跳激底音聲,
這般悽楚!
這般清切!

  《紅豆》是聞一多著名的愛情組詩,均系詩人獻給遠在大洋對岸的新婚妻子高孝貞(真)的作品。有這樣一個傳說,說詩人與新婚妻子分別時立下誓約,遠涉重洋赴美後,每到一個地方,就給她寫一封信。聞一多一路情書不絕,但信卻被聞一多的父親“截獲”了。長輩深恐女兒情長會嚴重影響他的學業,於是將信件一一沒收。聞一多經常不見回音,覺得忍無可忍,就在信中大發雷霆:“你死啦!不給我回信!”這時,高真才實情相告。至此,聞一多的相思之情便更加熾烈了。1923年寒假,家信告知,他與高真的第一個孩子就要出世了,聞一多得訊後,感慨萬端,“情思不變,連幹五晝夜作《紅豆》五十首,現經刪削,並舊作一首,共存四十二首為《紅豆之什》”。(聞一多1923年11月26日《給梁實秋》)這就是我們今天看到的《紅豆》組詩。這四十二首愛情詩,雖是在五晝夜內連續作成,彼此有一定的聯繫,但終究還是屬於各自獨立的篇章,為了方便闡釋,又避免啰嗦重複,我們在這裡採用趁篇點評的方式,希望能用言簡意賅的文字為廣大讀者的閱讀提供一點線索。

  《紅豆》之一似整首組詩的“導言”。其中心意像是“紅豆”。紅豆樹本是一種喬木,產生於亞熱帶,其實赤如珊瑚,民間又稱之為相思豆。在中國古典文學作品裡,它常常被作為男女相思的象徵。如王維著名五絕《相思》雲:“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願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其實,相思的是什麼呢?是人心而已,就這樣,“紅豆”與“人心”暗暗地產生了聯繫。在這首詩裡,聞一多正是巧妙地利用了這樣一種隱隱約約的聯繫。紅豆一粒粒“墜進生命底磁壇裡”,那“跳激底音聲”就是“靜夜思”之時聽見的心跳,“這般悽楚”、“這般清切”,亦就是思念之清苦、之焦燥,因為借用了“紅豆”的意象,詩顯得含蓄而美麗。

相思著了火,
有淚雨灑著,
還燒得好一點;
最難禁的,
是突如其來,
趕不及哭的乾相思。

  要理解這一首詩,需知道聞一多的結婚經歷。1922年寒假,就在他即將出國前夕,奉父母之命趕回浠水與姨表妹高孝貞完婚。在此之前,兩人僅見過一面,他們之間的感情完全是婚後逐漸培養起來的,但就在新婚的5個月後,聞一多就登上了開往美國的客輪。可以想像,此時當正是兩人的感情熾熱之時,這也就如詩中所說:“是突如其來,/趕不及哭的幹相思。”聞一多別出心裁地將“相思”也分了幹與濕,而以“幹”來概括自己的因倉促的離別而帶來的心緒煩亂。

意識在時間底路上旅行:
每逢插起一杆紅旗之處,
那便是──
相思設下的關卡,
擋住行人,
勒索路捐的。

  詩人沿著時間的軌道向過去追溯。紅色是交通中止的訊號,所以凡插著紅旗的地方,詩人的記憶都不得不停下來仔細揣摩、品味。關卡多,說明在聞一多的愛情故事中,令人難忘的部分甚多。而在聞一多本人的詩歌意象系統中,金錢財物通常都象徵著男女之間的感情份量。(參見《貢臣》、《詩債》等詩)這也就是本詩所謂的“勒索路捐”。

嫋嫋的篆煙啊!
是古麗的文章,
淡寫相思底詩句。

  聞一多不只一次地通過“嫋嫋的篆煙”來表達心中的愛情。《香篆》一詩曾說:“心愛的人兒啊!/這樣清幽的香/只堪供祝神聖的你。”以香篆抒情,大概包含著這樣幾層意思:①對愛人的崇拜。②表現個人感情聖潔無瑕。③表現愛情本身的柔韌和綿長。

比方有一屑月光,
偷來匍匐在你枕上,
刺著你的倦眼,
撩得你鎮夜不睡,
你討厭他不?
那麼這樣便是相思了!

  相思並不都那麼美麗動人,有一些時候,它倒表現為一種“剪不斷,理還亂”的愁苦之情,或者也可以這樣說,相思中的情人是美麗的、溫柔的、迷人的,但這永遠只是空想的,相思本身卻是令人厭倦的、折磨人的,這或許就是“相思”的二重性吧。

相思是不作聲的蚊子,
偷偷地咬了一口,
陡然痛了一下,
以後便是一陣底奇癢。

  這是寫相思之情如何產生的。“不作聲”、“偷偷”都說明了它的偶發性、突兀性、“奇癢”則表示它對人的糾纏、折磨,而且顯然是由內而外的,難以抵擋、難以消除,把美好的感情與醜陋的蚊子聯繫在一起,化醜為美,顯示了詩人詠歎“愛情”的一貫風格:幽默、風趣,並借此有所超脫。

我的心是個沒設防的空城,
半夜裡忽被相思襲擊了,
我的心旌
只是一片倒降;
我只盼望──
他恣情屠燒一回就去了;
誰知他竟永遠佔據著,
建設起宮牆來了呢?

  形象生動地表現了“相思”與“心”的關係,相思如一支入侵的軍隊,把“我”的心打得落花流水之後便成了定居的殖民者。與前一首的“蚊子”之喻比較,有它的特色。“蚊子”突出“相思”的細密和微妙,可能屬於那種纖弱而幽長的“相思”之情,而入侵的軍隊則銳不可擋,勢如破竹,屬於那種熱血激蕩的“相思”之潮。

有兩樣東西,
我總想撇開,
卻又總捨不得:
我的生命,
同為了愛人兒的相思。

  詩人把“相思”同自己的生命相提並論,當然是突出了這種情感在他內心深處的珍貴;而生命又是人與身俱來的,當生命結束之時,人也就不復存在了。這樣,“相思”與生命的粘連是否也就有了某些宿命的味道:他將永遠這樣的相思下去嗎?相思會成為他一生的主要情感嗎?在暫時看來是遙遙無期的等待中,聞一多大概也曾不知不覺地冒出過類似的念頭。

愛人啊!
將我作經線,
你作緯線,
命運織就了我們的婚姻之錦;
但是一幀回文錦哦!
橫看是相思,
直看是相思,
順看是相思,
倒看是相思,
斜看正看都是相思,
怎樣看也看不出團圞二字。

  這裡借用了一個典故。相傳晉時秦州刺史竇滔流放在外,其妻蘇蕙思念不已,織綿作“回文旋圖詩”寄贈夫君。明人康萬民撰有《璿璣圖詩讀法》,專敘原圖是如何組句成詩的。據稱圖上共有八百餘音,縱橫往復皆成章句,所以可“得詩四千二百六首”。聞一多也打算織就這樣一張“回文旋圖”,但卻是由各自的生命共同織成,自然就更顯珍貴了。

我倆是一體了!
我們的結合,
至少也和地球一般圓滿。
但你是東半球,
我是西半球,
我們又自己放著眼淚,
做成了這蒼莽的太平洋,
隔斷了我們自己。

  以地球喻“我們”的結合、顯得多麼的雄渾博大;而太平洋竟又是彼此的淚水之河,那麼連這分離的悲酸也夠驚天駭地的了。極度的誇張手法使這原本是平平常常的夫妻之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變得如此的富有浪漫主義氣質,“波西米亞”色彩!

十一

相思枕上的長夜,
怎樣的厭厭難盡啊!
但這才是歲歲年年中之一夜,
大海裡的一個波濤。
愛人啊!
叫我又怎樣泅過這時間之海?

  前一首是寫“我們”在空間上的隔離,這一首卻是寫時間上的疏遠。一個“歲歲年年”生動地顯示了這條時間之河的長度。如果說空間上的太平洋還可以用先進的交通工具比較迅速渡過,那麼這條時間的長河則只能是一夜一夜地煎熬。

十二

我們有一天
相見接吻時,
若是我沒小心,
掉出一滴苦淚,
漬痛了你的粉頰,
你可不要驚訝!
那裡有多少年底
生了鏽的情熱底成分啊!

  感情貯存得太久太久了,以致都生了鏽,終於有一天,當它隨著眼淚排泄出來的時候,竟然漬痛了愛人粉嫩的面頰。這一奇異美麗的構思大概包含著這樣兩重意義:①詩人自己情感之深厚、之濃郁。②對愛人美麗溫柔之面影的想像。

十三

我到底是個男子!
我們將來見面時,
我能對你哭完了,
馬上又對你笑。
你卻不必如此;
你可以仰面望著我,
象一朵濕薔薇,
在霽後的斜陽裡,
慢慢兒曬乾你的眼淚。

  這是聞一多在設想將來有一天,他與愛人那動人的相會。他想自己完全不用象現在這樣擺出一副“社會的”面孔做人,他的精神是完全放鬆的、自由的、無所顧忌的,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此外,他有滋有味地構想著愛人的表情,那張濕薔薇式的臉,溫柔迷人,因“濕”而顯得格外嬌弱而惹人憐愛,古語有之:“雨後桃花分外嬌。”

十四

我把這些詩寄給你了,
這些字你若不全認識,
那也不要緊。
你可以用手指
輕輕摩著他們,
象醫生按著病人的脈,
你許可以試出
他們緊張地跳著,
同你心跳底節奏一般。

  在與聞一多完婚前,高真並沒有上過正規學校,識字有限,結婚以後才在聞一多的堅持下上了武漢女子師範,所以這才有了詩中的“這些字你若不全認識。”詩人的意思是,他的詩是超文字、超文化的(只能依靠文字來傳達的詩太世俗、太普通了!)他的詩就是他的生命,他的性情,他的靈魂,用他那顆赤裸裸的愛心凝結而成,只有心與心相通,就可以體驗到他的搏動。這個時候不識字又有什麼要緊呢?文字未必就能傳達真性情,文化之發展就有益於人類精神的諧調。當然,這是“弦外之音”。

十五

古怪的愛人兒啊!
我夢時看見的你
是背面的。

  夢本來是難以理喻的,根本無法用邏輯的原理來推導、解釋。那麼,這一“古怪”的夢境就無法解釋了嗎?否,千萬不要以為這就真是聞一多的夢。詩人的“夢”都是“白日夢”,是他藝術思維的衍射。愛人總是背對著他,正說明他是如此渴望看見她的愛人姣好有貌顏,但不知是為什麼──或許是分離得太久以後記憶的模糊吧,或許是對愛人內心世界的某種揣測吧,總而言之,這是一個未能滿足的願望。愛人因這一遺憾而顯得頗為神秘,而詩人的焦渴則更加強烈。

十六

在雪黯風驕的嚴冬裡,
忽然出了一顆紅日;
在心灰意冷的情緒裡,
忽然起了一陣相思──
這都是我沒料定的。

  長夜裡的苦苦相思會給人倍添許多煩惱,那不能實現的空想無疑深深地渲染著自我的寂寞體驗。但是,在另外一些場合,思念倒也會帶一些慰藉,幾絲溫馨,當人生失意、命運坎坷的時刻,人倫的親情,家庭的依託都是中國人最堅實的心理支點,儘管依然不乏“空想”,但空想的甘甜似乎總比真實的苦澀要好受一些。詩人把它與“紅日”相比,而且是“雪黯風驕”裡的紅日,其能量之大就可想而知了。

十七

討詩債的債主
果然回來了!
我先不妨
傾了我的家資還著。
到底實在還不清了,
再剜出我的心頭肉,
同心一起付給他罷。

  這一首詩應當與《紅燭·青春篇》中的另一首愛情詩《詩債》連起來讀。《詩債》說的是愛情喚起了詩人的靈感,賜予他詩情,但當他那些滿懷深情的詩歌尚未寫就的時候,愛情卻悄然而去了,從此詩人欠下了“詩債”,並且這“債”還會“息上添息地繁衍”。在這裡,詩人將他與愛人間的感情視作“債主”的歸來,於是,這沉重的情感之債將一次性的償清,他只好搭上了自己的全部財產:物質的和精神的。

  自然,償還情感之債還是有它富有樂趣的一面,因為在說是“償還”,又未必就不是一種“收入”。

十八

我晝夜唱著相思底歌兒。
他們說我唱得形容憔悴了,
我將浪費了我的生命。
相思啊!
我頌了你嗎?
我是吐盡明絲的蠶兒,
死是我的休息;
我詛了你嗎?
我是吐出毒劍底蜂兒,
死是我的刑罰。

  將情人的心與旁觀者的心作一有趣的比較,是這首詩的表層意義。在旁人看來,情人的相思無異於自我消耗,自我折磨,而在情人看來,這卻正如春蠶吐絲,蜜蜂吐刺,完全屬於他心甘情願的選擇。但顯而易見,旁觀者的議論也有它清醒的一面,理性的一面和正確的一面。所以,在“文本”的意義上,這首詩又包含著另外一層意義,即既表達自我的赤誠,又顯示了自我的艱辛──兩層意義都有必要向遠方的愛人交待明白。情人的心也包容著普通人的複雜性。

十九

我是只驚弓的斷雁,
我的嘴要叫著你,
又要銜著蘆葦,
保障著我的生命。
我真狼狽喲!

  這一首詩實際上就是對前一首中那複雜的兩層意義的解說,只不過是更為形象化罷了。對於情人而言,愛人因愛而生的種種“狼狽”卻是非常可愛的,可愛之餘也生出一點“可憐”來。愛與憐的統一就是愛情本身的鞏固。

二○

撲不滅的相思,
莫非是生命之原上底野燒?
株株小草底綠意,
都要被他燒焦了啊!

  不要認為這是詩人的擔憂。“火”也是生命運動必不可少的動力,永遠都沒有“火”的世界是死寂的世界,沒有“野燒”的綠意是乾枯的“綠意”。在愛情的原野上,正應當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二一

深夜若是一口池塘,
這飄在他的黛漪上的
淡白的小菱花兒,
便是相思底花兒了,
哦!他結成青的,血青的,
有尖角的果子了!

  這是一幅象徵性的畫面。深夜的池塘顯得寬闊浩大而深邃,這正象是詩人那情感蕩漾著的胸懷,小小菱花就仿佛是他那纖細的相思之心,“淡白”喻其聖潔,“血青”飽含苦澀,果實的尖角又似他執拗的願望。詩人是把自己的全付心靈都投入到了這一自然景物中,因而才產生了這樣“天人相應”式的場面。

.

.

.

.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