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一杯高粱盡‧笑淚數恩仇﹝從金門再望對岸﹞
2009/11/22 00:05
瀏覽4,141
迴響17
推薦0
引用1

引用文章一衣帶水曾烽火《在對岸回望金門》

↑高梁乾一杯,醉眼看兩岸。

 

機緣就是這樣巧妙,才渡海從廈門大嶝、小嶝島回看金門,過沒幾天又飛去金門攝影行,又有機會隔水再望大、小嶝島和廈門,眺遠幾日前才踏足的小島;異樣的感受更深沉,歷史曾經的恩仇只一水之隔,可歌可泣血淚篇章,在這一衣帶水處被傳頌被感嘆;想像著當年,殺啊!衝啊!的吶喊沙場竟都在豆大島上與灘頭,如今餘音藐矣,只聞風聲夾著浪潮拍岸,或無語隨著潮汐漲退嘆息。歷史會不會就此永遠躺在記憶底,不再翻新變種作怪?

日前 2009 年普立茲新聞攝影獎得主 Damon winter 來台, 11 月 16 日 有幸受邀在政治大學論壇上與他同場對談,雖然談的都是新聞攝影現況與挑戰,但我的開場白就是談這兩次金門、廈門兩地對望的心理感受、衝擊,描繪這一個變動的時代,沒料到有生之年可以這樣親身兩地影像對照,曾經誓不兩立的國共兩方,有了轉圜的喘息空間,而變動就是轉機﹝註:當天開場,其實只是藉以這樣時代變動,導入平面新聞攝影面對網路科技、閱讀介面新挑戰的談話云云﹞。

古寧頭、 823 砲戰後,金廈炮戰從突襲轟炸,到雙方默契的單打雙不打,大家日作一天日息一天,偶有擦槍走火倒也都稱固若金湯、固防海疆維持安穩對峙態勢,「金門廈門門對門,大砲小砲砲打砲」變成當年妙聯。如今金門從十多萬駐軍固防,逐年撤軍只剩數千,都因國防不再內馳外張,既互不挑釁,雙方維持象徵性兵力,金廈海域就成今天兩岸交流溝通緩衝地帶,如果這裡稍事微小緊張了,也會隨即繃緊兩岸所有神經。

特地走了一趟馬山觀測所,當年幾次來這裡都在軍方安排下,經過重重衛哨進入長長坑道,然後從槍孔用高倍望遠鏡去看大小嶝島,或是雙方中線外的舢舨漁舟;如今觀測所一大半變成國家公園,不收門票遊客自由進出,望遠鏡無需投幣,任遊客隨興瀏覽對岸風光。從大小嶝、廈門而來的遊艇,船尾懸掛著五星旗載著遊客,就沿著金門海岸線觀光,近到隨時可跳上岸,他們睜大眼睛好奇的臉孔清晰可辨,金門駐軍也不再驅趕,讓遊艇上遊客盡興貼著金門遊覽,只是遊客沒能上岸消費,對金門沒有實值助益。

金門國家公園所有景點都不收費,相較廈門、鼓浪嶼每個景點動輒 30-50 元人民幣不等收費,金門最是大方送,只是台灣遊客稍遠又稀,廈門遊客還沒能大舉進入,大陸遊客 6 人自由行政策,或也是另一個觀光產業轉機。

金門是一個 151 平方公里的小島,才從戰爭陰影下走出;炮火下的高粱酒,是烽火戰地時代中醞釀出的絕世香醇,也將世世代代被流傳,如同這裡曾經的英勇故事;三天金門攝影行,兩夜高粱都入醺,金高本就是私心鍾愛,在地喝道地美酒更覺親近踏實,一杯高梁盡迷醉,話題就在金廈兩岸恩怨間盤繞,心中迴盪這裡曾經的血淚,點滴滲骨同入味。

小小的島嶼,多少英雄好漢熱血得意滿滿,或已壯志未酬飲恨灘頭,多少少年異地思鄉情愁、半生顛沛流離.......都曾在這裡發生,戰爭下的故事總教人唏噓。

已半年無雨的金門,在我們抵達時開始傾盆大雨連兩日,或也淚眼相迎泣訴......這淒美的秋況剛度一甲子

世間事常唐突,這裡也曾經是。心中所感,欲寫但不盡 ………

↑掛著五星旗的遊艇,從不遠處大小嶝島出發,沿著金門海岸線觀光遊覽。

↑炮火已熄........,珠頸斑鳩閑步其上。

↑↓金門北山老屋牆上1949年古寧頭戰役的彈孔纍纍,如今砲火已熄,「兩岸和......」是否一如瞬息而過的公車廣告般晃眼而去..........

↑馬山觀測站迎面的「還我河山」還在,一如河山都還在。

↑眺望小嶝就在咫尺。過去禁止下灘的告示牌已毀,遊客可盡情在海灘遊走........

↑金門瓊林長長彎曲的戰鬥地下坑道,可躲可守也可攻,是民眾在戰火下的棲身避難所。

↑↓過去神秘的的駐軍翟山坑道也都開放了,遊客可隨意進出,除了讚嘆人為的鬼斧神工,也欽佩戰爭竟造就了許多不可能.........

↑↓消滅萬惡共匪標語依稀可認,但大街上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已與毛澤東頭象並在。

↑↓風獅爺保佑了這塊151平方公里的金門,讓它今天走出戰爭的陰影.....

↑昔日戰爭的地下坑道,用藝術眼光去看......美得讓人發麻。

↑↓金門的蚵架、鬼條柴﹝軌條砦﹞與廈門島高樓對望。炮火後的異樣對峙........

↑↓金門地雷還沒有完全清除.......兩岸心結也還沒完全消失。但古寧頭戰場駐軍已撤,日前已變成和平公園........

↑昔日殺人的武器,成為小孩的大玩具。↓心戰喊話的大喇叭,也跟大嶝島那座一樣驚人。

地下坑道連接海面,可突擊可攻可守,封閉了水道出入口,卻開放了海域與港口,也將永遠關閉戰爭?

↑「血洗台灣」「殺朱拔毛、反攻大陸」的喊話今何在?和平鴿起飛了嗎?

金門明遺老街的老者說:這條路600年了......很舊......但還在。

戰爭摧毀不了的東西還很多,譬如人心的善、老街的美.........

金門土地雖小,遠在海峽的一角,但在歷史上有不可磨滅的地位。常年戰爭讓它充滿神秘與異趣,古樸的閩南建築、和藹的居民、美麗的風光、數不盡的戰爭遺跡,充滿傳奇與故事,是一塊美麗值得挖掘探索的地方。

PS.其餘照片見個人相簿:

200911金門攝影行
..................................................................
ps.2009普立茲新聞攝影特寫獎得主紐約時報攝影記者Damon  winter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7) :
17樓. CDOK
2011/04/09 09:59
有些工程 參與過

HI日安

您好多相片

CDOK曾經和弟兄們打拼參與建設過

尤其是那張喇叭掩體照片

CDOK和弟兄們幹的

很自豪

敬禮

100.0409.0959.

16樓. 石蕊 - 以境界為上
2010/05/15 14:41
還我河山,回我台灣

那張馬山播音站門口的「還我河山」讓我陷入回憶。當兵時我曾調派心戰部隊,每天負責開機對大陸高音貝喊著「親愛的共軍弟兄們 ……」;偶爾加農砲還會拖到站門口打宣傳彈;半夜怕水鬼摸上來槍從不離身;冬天站長會邀播音小姐一起吃火鍋,喝金門高粱 ……

往事已過眼雲煙,回想當年每出門眼望著「還我河山」,心中最想的是「回我台灣」。

恩恩怨怨都在歷史嘶喊中被記憶、被遺忘。政客的權、老百姓的命,唉!

走過的傷心路,若不再有,或也是給子孫開另條新路,願可好走平順。

林錫銘‧攝影筆記2010/05/20 01:56回覆
15樓. 洪明傑〔洪杰〕
2010/05/05 14:18
感動人心的照片!

一系列很美的金門照片!

也送您一張金門特有的景觀照片

呵呵.....「險危區雷」?不知與「雷區危險」是不是兄弟警告牌?

看著這牌子,一邊還可遙望廈門樓宇在海的那一方.......很唐突的歷史組合。

林錫銘‧攝影筆記2010/05/06 05:18回覆
14樓. tzi
2010/04/20 09:21
曾經

少女的時候 母親說 金門只有男孩當兵 才有機會去的地方

在母親的鼓勵下 我參加救國團辦的金門戰鬥營

一恍 多少年

金門 已是人人都可以觀光的地方

看到大師您的圖片

讓我想起許多的~~曾經~~


金門已非當年的金門,今門早已為君開放成今門......... 林錫銘‧攝影筆記2010/05/06 05:14回覆
13樓. 悠遊七海
2009/11/26 00:18
金門與馬祖‧台灣拿甚麼報答你?
金門與馬祖‧台灣拿甚麼報答你?

看了文章,同感。

過去是台海的屏障,現在我們是應該多給些支撐的力量。

林錫銘‧攝影筆記2009/11/27 04:32回覆
12樓. 燕(休息中)
2009/11/25 21:54
^_^

歷史血淚念其心中,以前公公服役時,挖過地道,很辛苦!


莫大小說 ─ 暗潮
莫大小說選 ─ 瘼
可以想見,那地道是血汗溶成.......... 林錫銘‧攝影筆記2009/11/27 04:29回覆
11樓. 山楓 @ 寫出生命的春天
2009/11/24 23:01
謝謝
您的影片與文章給我的生活帶的新的知識、感動、和力量。在這感恩的季節裡,只想說聲謝謝你。

沒新知識,都只老感嘆.........

有機會去金門走走,去驗證我說的.........

林錫銘‧攝影筆記2009/11/25 04:20回覆
10樓. 晨曦Catherine
2009/11/24 22:56
一杯高梁盡 ~ 飲不醉
金門黑老大看過這些照片說 ~

林老書真他X的利害 ~  兩夜高粱都才入醺 ~ 沒醉 ( 下次吼伊 )

翟山坑道和瓊林地下坑道甘真正有這樣ㄕㄨㄟˇ

( 下次遇見金門黑老大千萬別說是偶說滴)

      


薩密.......八分醉稱入醺都不口已喔.........呵呵。還好林老書有練過喝高梁,不欄....醉臥金門身無金山命,浯江酒醉只睡在高梁田.....或哩嘎哉.....

翟山坑道和瓊林地下坑道甘真正有這樣ㄕㄨㄟˇ

請問黑老大:ㄕㄨㄟˇ.....?.....你統管金門多年到底進去過沒?

林錫銘‧攝影筆記2009/11/25 04:19回覆
9樓. luke koolhead
2009/11/24 05:16
a traitor is a traitor, it will never change...

從馬山遊到對岸的故人倒是成為舉世聞名的 -- XX專家.
==============================
that ass will live all his life in shame no matter what 專家 he may be.

a traitor is a traitor - a forever shame.

時代的悲劇,難以侷促時空做歷史評斷。給悲慘時代的人們致意,沒有絕對對錯,榮辱都在自己心底。 林錫銘‧攝影筆記2009/11/25 04:11回覆
8樓. 澎湖群島
2009/11/23 22:00
高質感圖文

放眼過去

展望未來

疼惜今日......... 林錫銘‧攝影筆記2009/11/25 04:2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