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藏拙
2020/03/26 15:33
瀏覽4,032
迴響82
推薦220
引用0

     

                                                                 藏拙

 

 

水天一色的遠方

夕日與片雲爭辯不斷

意識邊境已成萬里浪

醉吟與詠嘆

皆是斷句與篇章

 

 

眾聲雜遝的回想

徒攪亂黝暗的心房

是夢太疏

語太柔?

遍尋找不著詩的靈感

 

 

在躊躇磋跌中

僅出現兩行

且漸吟漸虛漸喘

原來詩的真顏

在孤寂的角落躲藏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自訂分類:美的沉思
下一則: 新貧與素美
迴響(82) :
82樓. 終南山
2021/04/02 11:02

81樓. cundiff
2020/08/29 14:53
這一帖 把心事藏得很深, 欲語還休。 船離岸,熙攘的交會也隨時光之波流逝, 敞開的荒涼於是如潮湧來。


傾聽土地的聲音
有欲語還休的心事
在沉默的幸福中
燃燒蒸發 石蕊 :詩酒待春臨2020/08/31 09:15回覆
80樓. l.s.f
2020/08/17 16:55

靈思躲藏 賦辭無恙 詩人嚮往 恬雅篇章 雲端風浪 淡定懷想

祝好~~

月落空床
秋滿故鄉
花催詩香
夢盡人散
有酒忍酌
孤枕何妨 石蕊 :詩酒待春臨2020/08/26 13:21回覆
79樓. 藍衫客
2020/06/17 13:12
我意思是, 分明巧思洋溢, 卻自稱藏拙, 你是否過謙? 
藏拙的真義是藏巧於拙,厚積薄發、以曲為伸。
凡事寧可隨和而不必自命清高,謹記『韜光養晦』收斂光芒,不要在人前炫耀自己,這是古人處世的智慧。 石蕊 :詩酒待春臨2020/06/18 19:46回覆
78樓. 藍衫客
2020/06/16 10:52
詩的真顏躲藏在孤寂的角落, 我以為是藏巧, 你以為呢
77樓. 慕白
2020/06/06 21:07
在沒有回程的日夜

讀著昨夜裡殘餘的夢

沉澱不下的雜亂情緒

像風雨壓在飛行的翅膀上

構不成美麗的風景


一隻孤獨的火鳥

為了摘下天國裡的綠意

亡命的往銀河飛渡

悲劇的足痕

正等待另一種形式的重生


今天到十二寮,峨嵋湖,龍昇大潭湖南瓜綠龍隧道,北埔老街。
讀著昨夜殘餘的夢
頁頁有詩篇的餘緒
但是啊
翻閱到第七篇
發現有幾句猶豫的詩韻
料是為詩靨增添神祕
靨裡有一絲迷人的氣息
在無意迸發中接近奧義
解開夢影
詩中的感情世界
會有多少純粹? 石蕊 :詩酒待春臨2020/06/07 08:26回覆
76樓. 慕白
2020/06/05 20:06
風已遠蕩

失望是一種無償的損失

一顆放浪的心

疲乏得撐不住自己

打落了天邊殘月

夢已放逐到洪荒的某個角落


風  患了趕流行的時髦病

踉踉蹌蹌大老遠的跑來

賣弄著夏已到的消息

油桐花  開啟了夏的盛世

過去。現在和未來

交會在被扭曲的時空隧道裡
一顆放浪的心
遺落在空濛的銀河裡
伸延藍色的光鬚
探觸天譴的流星
疑似隱士的眼睛

在原始的夜裡沒有回程
幽邃的邊境
只留下亡命者的腳印
從這個女體到那個天體
繾而綣之如亡魂的涉渡 石蕊 :詩酒待春臨2020/06/06 07:59回覆
75樓. 慕白
2020/06/04 19:43
不經意的一揮

水與天就從此分出

信手那麼一抹

綺麗的雲彩就憂鬱了起來

曾經有過的英雄幻想

已在躁進的空間中迷失

握滿砂粒的手

卻無法阻止它的流落

拖著落寞的影子

從人生的沙灘上走過

那隻浴火鳳凰

正等待重生的解脫
過去和現在交會在虛幻的時空
落寞的身影延伸到洪荒的角落
走過狂飆歲月
留下許多風雲星月的傳說
該慶幸?還是該惶恐?
不提,無聲一場夢

延伸的身影不是幻象
其實是自己靈魂的驛站
日落時,夜露滲透指隙
疲乏的骨脊撐不住自己
遲歸的烏鴉令我微噫
除非曦日從山阿升起 石蕊 :詩酒待春臨2020/06/05 08:01回覆
74樓. 慕白
2020/06/03 18:49
織一張綺麗的夢

從鬱鬱綠綠的南方走來

多年之後

流浪的影子已不再是過客

在擁擠的高樓之間

孤獨的修練了幾十年

等待

網破展翅那一天

鎮懾在五指山的心猿

撰寫初飛的詩篇

一朵憔悴的毋忘我

留下一副淒楚的畫面

如今,風雨過後的藍天

已經華麗的展現
走過歲月,穿越風雲
走過大山,穿越小巷
有時在大雨中徘徊
有時在不同空間迷失
越走越遠,越走越孤獨
沒有莊嚴的理想
卻有不捨追逐的步調
心存英雄的幻覺
拒絕接受失敗的成果
不願再回頭
浴火中的鳳凰
留下憔悴的畫面 石蕊 :詩酒待春臨2020/06/04 07:56回覆
73樓. 慕白
2020/06/02 20:41
不寐的午后

陣陣的清風催人入夢

從蟬聲中逃出

卻無法像風一樣瀟灑


五月的陽光亮似雪

照在纖細的葉脤上

天上掉下一絲冷卻的雲朵

上演著美麗的大逃亡


趕上七十年代的鍍金潮

慧劍斬斷多情的執著

悲傷的往事

卻已足夠釀成一甕的相思
門前一條野溪流過
山泉是新綠的血脈
掬一把清泉
釀一甕相思酒
一杯入喉
從抑鬱走進悠思
兩杯下肚
頭頂光冕誤闖夜暈
三杯入腸
浪子的身影不再是歸客
恍然,把淒涼留給毋忘我
痛飲之後
泛輕舟於無風的湖心
飄飄然消隱於煙霧中 石蕊 :詩酒待春臨2020/06/03 08:05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