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詩經‧魏風‧碩鼠
2008/08/16 21:54
瀏覽17,241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詩經‧魏風‧碩鼠

【題解】

   《碩鼠》出自《魏風》,三章,章八句,為地方民歌,也是相當深刻的政治諷刺詩。《毛詩‧碩鼠》:「《碩鼠》,刺重歛也。國人刺其君重歛,蠶食於民,不修其政,貪而畏人,若大鼠也。」《鄭箋》:「碩,大也。大鼠大鼠者,斥其君也。」碩鼠:肥大的老鼠。一說碩同「鼫」,即田鼠。《碩鼠》寫農民不堪剝削壓迫,企圖逃亡。他們嚮往一方樂土,實際上在當時社會是不存在的,但它反映了農民心中的理想。

    《碩鼠》一詩把不勞而獲者(統治者)比作偷吃莊稼的大老鼠,指出他們貪得無厭的特點。請求這些碩鼠不要再吃他們的黍、麥和苗,這麼多年來,我侍奉著你,你卻不照顧我,不感激我的恩德,體諒我的辛勞。他們哀訴生活無人照顧,好處無人體諒,辛苦無人慰問。為了脫離這種壓迫,他們立誓要離開家園,尋覓一片乾淨的樂土。哀怨而無奈,充分表現了農民把統治階級喻為偷糧老鼠的痛苦心情。

    從詩中「無食我黍」等句來看,作者是擁有自己的土地財產的,其身分可能是下層貴族或其他農民。魏國農民年年辛勞,卻得不到絲毫恩惠,剝削有增無減。他們感到忍受不了這幫傢伙的沉重壓搾,因而決心尋找「樂土」。強烈表達了對統治者貪婪剝削的怨恨與控訴。這種反對過度剝削的意見,也是明智的統治者所願意認可,並認為值得警戒的。

 

【作者】

    《詩經》是中國最早的(文學史上第一部)詩歌總集,非一時一地一人所作,採集從周初至春秋中葉五百年間的歌謠作品和宗廟樂章,共三百零五篇,另有六首有目無名的《笙詩》。它約編於公元前六世紀前後,產生的地域橫跨黃河南至江漢流域。原稱《詩》或《詩三百》,漢代學者把它奉為經典,始稱為《詩經》。為中國文學總集之祖,代表當時北方文學。漢初傳者有齊、魯、韓、毛四家,漢末以後,齊、魯、韓三家詩逐漸衰微,惟毛詩,盛行至今。

    《詩經》的基本內容與藝術手法:

    「詩六義」的名稱,見毛詩˙大序。即風、雅、頌,為《詩經》的內容、體制,賦、比、興,為《詩經》的手法。大抵說來,《風》又稱《國風》,為各國的歌謠,多反映社會問題的作品,有《周南》、《召南》、《魏風》等十五《國風》,共一百六十篇。《雅》是「正」的意思,指朝廷正樂,是周王畿的歌曲,可分為《大雅》和《小雅》。頌是廟堂祭祀的樂歌,則可分為《商頌》、《魯頌》和《周頌》。賦是敷陳其事,比是指物譬喻,(朱熹說:「比者,以彼物比此物也。」)興是借物起興,是詩經的三種表現內容的方法。 

    《詩經》反映了西周初至春秋中葉的社會形態和民情風俗。《詩經》的題材和內容十分廣泛,包括:從年代說,它包括了從西周初年至春秋中葉上下五、六百年間的作品;從作者說,它包括了當時社會不同身份、不同生活經歷,以及不同性格、性別作者的創作;從體裁說,它包括有抒情、敘事、諷諭、頌讚等各種文學樣式。而題材內容更是多種多樣,有寫政治、戰爭、行役、狩獵、宴飲、祭祀,有的寫農事、民俗、愛情、婚姻、歌舞,而且形象極為生動,感情濃郁,美妙動人。它就像當時社會的一部形象化的歷史,一個精金美玉雜收並儲的寶庫,豐富多采,眩人耳目。

 

【原文】

碩鼠碩鼠,無食我黍!三歲貫女,莫我肯顧。逝將去女,適彼樂土;樂土樂土,爰得我所。(比)

碩鼠碩鼠,無食我麥!三歲貫女,莫我肯德。逝將去女,適彼樂國;樂國樂國,爰得我直。(比)

碩鼠碩鼠,無食我苗!三歲貫女,莫我肯勞。逝將去女,適彼樂郊;樂郊樂郊,誰之永號?(比)

 

【注釋】

碩鼠:就是《爾雅》的鼫ㄕˊ鼠,又名田鼠,齧ㄋㄧㄝˋ齒類動物,形似兔,尾短、眼紅,毛有黑、白、褐等色,穴居河川沿岸,喜食粟豆及栗柿等。為農作物的巨害。今北方俗稱地耗子。解作「肥大的鼠」亦可。大老鼠,指統治者而言,比喻剝削無厭的統治者。

○無:同「毋」,勿,不要。

○黍:小米。植物名。禾本科稷屬,一年生草本。葉細長而尖,有粗毛,平行脈。果實呈淡黃白色,帶黏性。宜於大暑時植於旱田。與下文「麥」、「苗」,均指農作物。

○三歲貫女:就是說侍奉你多年。方玉潤《詩經原始》:「三歲,言其久也。」三歲:三年,表示長時間,泛指多年的意思。貫:與「慣」字相通,縱容或伺候、事奉、侍奉、養活、供養。女:通汝,即「你」之意,指鼠,比喻統治者、剝削者,不勞而獲的貴族。

○莫我肯顧:「莫肯顧我」的倒裝句,一點兒也不肯顧念我們。第二章「莫我肯德」與第三章「莫我肯勞」亦同。顧,照顧,顧念,體諒。德,恩惠;勞,慰問。

○逝:讀為「誓(《公羊傳》徐彥疏引作誓)。」表示堅決之意;誓要。楊樹達《小學述林》卷一:「此詩本表示決絕之辭。三家作誓,用本字也。《毛詩》作逝,用假字也。」一說發語詞。

○去女(汝):言離汝而去。去:離開。女,即「汝」,「你」的意思。

○適:往、到、前往。

○樂土:連同下文「樂園」、「樂郊」,均指不受剝削壓迫的快樂之地。

○爰得我所:爰:ㄩㄢˊ,猶「乃」;乃是。於是。所:處所,指可以安居之處;在那裡獲得我們安居的地方。「得我所,獲得適合我們安居的處所。

○德:恩德,作動詞,施恩德,有感激、回報的意思。「莫我肯德」,你卻一點兒也不肯給我們恩惠;或作「你卻一點兒也不感激我們。」

○爰得我直:那兒才是適合我們安居的處所了。得我直:使我的勞動得到相當的代價。直:同「值」,價值,即所勞與所得相稱。與「所」同義,意思是處所。

○莫我肯勞:你一點兒也不肯慰勞我們。勞:指慰問、慰勞。

○誰之永號:誰還用得著長歎?有誰還會長呼短歎呢?之:猶「其」。永號:猶「長歎」,長呼,歎息。號,指「號叫」。

※末二句言既到樂郊,就再不會有悲憤,誰還長吁短歎呢? 

 

【翻譯】

大老鼠呀大老鼠!不要吃我種的穀!多少年來侍奉你,竟然不肯照顧我。

發誓從此離開你,往那理想新樂土。新樂土呀新樂土,才是安居好去處!

 

大老鼠呀大老鼠!不要吃我大麥粒!多少年來侍奉你,不肯感激我恩德。

發誓從此離開你,往那理想新樂邑。新樂邑呀新樂邑,才能得到我價值!

 

大老鼠呀大老鼠!不要吃我種的苗!多少年來侍奉你,不肯體諒我辛勞。

發誓從此離開你,往那理想新樂郊。新樂郊呀新樂郊,有誰長吁又短歎!

 

【賞析】

    這是一首運用比的手法,表達人民對統治者沈重剝削的怨恨與控訴的諷刺詩,詩人將貪鄙的君比作田鼠,將剝削人民的統治者比喻成害人的大老鼠,指出人民供養他們,卻得不到照顧,只得遷徙他鄉,另謀生路。在對「田鼠」的哀告與斥責中,表現了百姓不堪重壓的悲慘境況和嚮往樂土的心願。

    《碩鼠》這詩在形式上有重章疊句的特點。作者運用疊詞,加強了呼告的氣勢,抒發了作者的感情,以直接呼告的獨白形式寫出了老百姓的心聲。全詩有三章,每章的句式、用語大致相同,只轉換了幾個字。另外,本詩另一形式上的特點是通篇運用四言句式。在引文的一章中,運用了疊詞,如「碩鼠碩鼠」、「樂土樂土」。此外,本章也運用了比喻法,以碩鼠擬作腸滿肚肥的剝削的統治者,則透過大老鼠專偷吃人的食物的特性,及其人人見而追打之的形象,生動而透徹地表現出統治者的醜惡面目。

    詩的「主旨」古今看法分歧不大,古人多認為「刺重斂」,《毛詩序》曰:「國人刺其君重斂,蠶食於民,不修其政,貪而畏人,若大鼠也。」朱熹《詩序辨說》曰:「此亦托於碩鼠以刺其有司之詞,未必直以碩鼠比其君也。」今人多認為是反對剝削,嚮往樂土的。自從人類進入階級社會以後,被剝削階級反剝削鬥爭就沒有停止過。奴隸社會,逃亡是奴隸反抗的主要形式,殷商卜辭中就有「喪眾」、「喪其眾」的記載;經西周到東周春秋時代,隨著奴隸制度衰落,奴隸更由逃亡發展到聚眾鬥爭,如《左傳》所載就有鄭國「萑苻之盜」和陳國築城者的反抗。《碩鼠》一詩就是在這一歷史背景下產生的。全詩三章,意思相同。頭兩句直呼剝削者為「碩鼠」,並以命令的語氣發出警告:「無食我黍(麥、苗)!」老鼠形象醜陋又狡黠,性喜竊食,借來比擬貪婪的剝削者十分恰當,也表現詩人對其憤恨之情。三四句進一步揭露剝削者貪得無厭而寡恩:「三歲貫女,莫我肯顧(德、勞)。」詩中以汝、我對照:我多年養活汝,汝卻不肯給我照顧,給予恩惠,甚至連一點安慰也沒有,從中揭示了汝、我關係的對立。這裏所說的汝、我,都不是單一的個人,應擴大為你們、我們,所代表的是一個群體或一個階層,提出的是誰養活誰的大問題。後四句更以雷霆萬鈞之力喊出了他們的心聲:「逝將去女,適彼樂土;樂土樂土,爰得我所!」詩人既認識到汝我關係的對立,便公開宣佈「逝將去女」,決計採取反抗,不再養活汝!一個「逝」字表現了詩人決斷的態度和堅定決心。儘管他們要尋找的安居樂業、不受剝削的人間樂土,只是一種幻想,現實社會中是不存在的,但卻代表著他們美好的生活憧憬,也是他們在長期生活和鬥爭中所產生的社會理想,更標誌著他們新的覺醒。正是這一美好的生活理想,啟發和鼓舞著後世勞動人民為掙脫壓迫和剝削不斷鬥爭。 

    這首詩純用比體,《詩經》中此類詩連同本篇只有三首,另外兩首是《周南.螽斯》、《豳風.鴟鴞》。這三首的共同特點就是以物擬人,但本篇稍有不同。另兩篇可以看作寓言詩,通篇比喻,寓意全在詠物中。本篇以碩鼠喻剝削者,雖與以鴟鴞喻惡人相同,但《鴟鴞》中後半仍以鳥控訴鴟鴞展開,寓意包含在整體形象中,理解易生分歧;而本篇後半則是人控訴鼠,寓意較直,喻體與喻指基本是一對一的對應關係,《詩序》認為老鼠「貪而畏人」,重斂者「蠶食於民……若大鼠也」,對寓意的理解與兩千年後的今人非常相近,其理就在此。 

(部分文句參考:http://www.quanxue.cn/ct_rujia/ShiJing/ShiJing113.html

 

【感言】

    兩年前紅衫軍的倒扁運動,ㄧ場反抗政治運動,大家一無所懼,一起出來抗議,見證這一段「反貪汙」「反碩鼠」的歷史;而當時的主政者最近身陷在「海外洗錢」風暴中,連同兒子、兒媳都將面對司法,發展出乎多少綠營支持者的意外,豈是「親者痛,仇者快」一語所能形容的!

    《詩經》的「碩鼠」,將貪官汙吏形容為「肥老鼠」,吃老百姓的麥子,讓老百姓只想離開自己的國家到別處尋找樂土定居,就知道古人的心理與今人無異。有趣的是「碩鼠」這一首詩中所反映的,是當政者以為自己權力有多麼了不起,利用權勢欺壓百姓。但回顧歷史一看,詩經的「碩鼠」還在傳唱,而那些貪汙者已經無人知。〈碩鼠〉中「碩鼠碩鼠, 無食我黍」以老鼠肆虐橫行的行徑象徵官吏的暴斂狂奢。試看前八年的政黨輪替,「換人換黨做做看」,我們到底得到多少?又失去了多少?

    近幾年來,由於前政府濫用私人、任人不依制度,文官體制幾乎破壞殆盡。一些人仗著上頭有人撐腰,打著二次金改、轉型正義的名號,前後發生了許多奇形怪狀的事件:公營銀行轉賣給財團,有否高價低賣呢?國有資產、土地的拍賣、承租,合約是否合理?價位是否偏低?高捷高鐵弊案以億計算的金錢流向成謎,可曾查清來龍去脈?轟動一時的巴紐案,憑空消失的十億台幣,主事者豈是「被騙子騙了」一句話就沒事嗎?有無任何款項裝進某個私人腰包?各縣市陸續發現閒置未用的蚊子館,責任誰屬?種種無法攤在陽光下的醜陋行徑,五鬼搬運,掏空國庫,吃相難看,……。涉案者真的無辜就還他清白,若涉有刑責也該儘速移送法辦,以儆效尤。眼看國庫的空虛、經濟的蕭條,企業的出走,失業民眾的燒炭、自殺,……許多的悲劇每日不斷在我們周遭上演,老百姓幾十年辛苦的血汗錢最終卻養了一群貪官碩鼠,真是令人咬牙切齒啊!

    坐視貪贓枉法案件的層出不窮,執法單位卻遲遲辦不出什麼成效,廣大民眾望治心切,內心對貪官碩鼠的憤恨,卻掩不住一次又一次對政府的失望。其實政府當局對這些問題並非沒有對策,只是有關法律條文規定在那些官員和碩鼠眼中已成一張廢紙,徒具形式的空文。如今既已二度政黨輪替,但願馬總統還公道於民,司法單位能認真面對,及早懲處這些「貪官碩鼠」,給老百姓一個像樣的交代啊!

    有一付對聯,傳說是送給降清明臣洪承躊的,上聯寫著「一二三四五六七」,下聯是「忠孝仁愛禮義廉」。橫楣:『南北(或南征北討)』。這是譏諷人乃「王(亡)八」、「無恥」之輩,『不是東西!』。如果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分子,乃至從政的高官們,心中只有名和利,完全不知道德為何物。當他們讀到此聯時,不知心中可會有「震撼彈」即將引爆的感覺呢?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