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台灣二二八事件真相─台大教授研究篇
2009/03/23 20:27
瀏覽1,450
迴響5
推薦31
引用0

                              二二八事件真相還原

                                                朱浤源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

                                     台灣大學教授

我在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擔任研究工作已經二十二年。十多年來注意二二八的深層研究。近來因為獲得民進黨政府的二二八基金會有關當年受難人數的統計〈詳見表一〉,以及昔年的史料,而有新的突破。

一、二二八基金會統計表大批露

根據基金會執行長所提供的統計表,可以清楚看到:七年多以來,全國因二二八而死亡並申請得到補助的,竟然不是史明所說的十多萬人,也不是昔年賴澤涵教授領導的研究小組所估計的一萬八千到二萬八千人,而是六七三人,表一:民進黨政府的二二八基金會受難人數統計表〈歷次董事會通過公告名單受難縣市統計表〉

縣市別 死    亡失    蹤其    他小    計
台北市922885205
台北縣711742130
基隆市793424137
桃園縣1723958
新竹市1207789
新竹縣601824
苗栗縣421824
台中市1834667
台中縣2434168
南投縣1902847
彰化縣1213952
雲林縣41113284
嘉義市631735115
嘉義縣621081133
台南市815665
台南縣221187120
高雄市8615126227
高雄縣1052439
屏東縣1837596
宜蘭縣1772145
花蓮縣61176183
台東縣006363
澎湖縣5319
其他地區1034
合計67317412372084

 〈資料時間:93.01.02〉

非因二二八而死亡卻算入。

備註:

1.其他包括:羈押或徒刑、傷殘、健康名譽、財務損失..等〈通常為多項併計〉。2.其他地區包括:江蘇省、福建省、浙江省、廣東省。

二、即使是六七三這個數字也遭灌水

由於差別太大,我特別要求赴基金會進行了解,但被該會執行長拒絕。不過我的研究團隊根據基金會網站的資料,竟有進一步發現:原來六七三人的死亡人數居然仍遭該會灌水,把並非因為二二八事件而死亡者也置入其中,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澎湖。據許雪姬研究員研究,澎湖並無任何人因此死亡或失蹤,但上表之內澎湖欄中,赫然列著五人死亡與三人失蹤。其他地區例如台南,我們也知道有這種現象,但是因為基金會的資料被鎖在會中不給看,而無法追蹤研究,十分遺憾。

三、十五年來追蹤研究的一點成果

十五年以前,我與許雪姬研究員就開始以口述歷史方法,展開對二二八的研究,當時就發現許多疑點,但是沒有餘暇來解答。不過,卻看到賴澤涵研究員所主持的行政院研究小組的報告,有許多偏見存在,我覺得非常遺憾,但也無能為力,因為這個研究工程實在太大了。

兩年前開始,我與黃彰健院士合作研究,在數名博、碩士班研究生:田立仁、沈哲煥、楊晨光、林碧芳、楊欽堯、鄭仰峻、黃文德的協助下,以及名翻譯家黃文範的參與,才重新根據十多年來新出現的檔案,進一步加以探討,而開始有許多新的突破。

我們強調,當年政府在二二八之後,一再忍讓,前後有一個星期。在這段期間,政府與全省人民,特別是外省人,成為被批判與毆打的對象。突然出現的一大群有組織、有武裝、有計畫的暴徒迅速在全省串聯,並且搶奪軍隊武器,同時在台北、台中、嘉義、高雄、鳳山等地展開攻擊,致使政府人員、軍隊以及人民傷亡慘重,被掠劫的武器相當的多,財務方面也有重大損失。

根據台灣省警備司令部參謀長紐先銘在民國三十六年五月二十六日記者招待會上答詢〈《新生報》民國三十六年五月二十七日,版四〉,從二月二十八日開始,全省各地政府、部隊及一般人員被傷害,武器被搶的情形十分嚴重。根據司令部統計:2月28日至5月26日原被劫掠的武器數量相當驚人,因此政府人員與軍隊都處於嚴重挨打的地步,最後被逼在三月六號以及十號以後開始鎮壓,並收繳被奪的武器。非常令人訝異的事情:根據統計,到五月下旬已收繳回來的步槍與手榴彈,竟然高過各部隊所報被搶的數量,但是手槍則遺失非常之多,如表二。

表二:二二八事件中遭暴徒搶劫的武器及收回情形對照表

武 器 種 類前 遭 搶 奪 量後 經 收 回 量
步騎槍2532枝2748枝
軍刀3977把3578把
手槍1607枝200枝
手榴彈36846個37027個

資料來源:《新生報》民國三十六年五月七日,版四

在國軍被迫出兵之前一週中間,政府機官人員與民眾被傷害的數量,今天已經無法精確統計,但是根據當時各單位事後報給警備司令部的資料,計有470人死亡或失蹤,2131人受傷。死亡的部分:公務員72人、軍警130人、民眾268人,共470人;受傷的部分:公務員1351人、軍警397人、民眾383人,共2131人〈見表三〉。財務損失,私人方面共四億四千萬台幣;公家財產為一億七千萬台幣。

表三:二二八以來被暴徒加害人員傷亡統計表

死亡+失蹤=小計受  傷
公 務 員64+8=721351

軍   警

90+40=130397

民   眾

244+24=268383
小   計398+72=4702131
合   計470+2131=2601

我們的研究團隊最大的發現是:2月28日開始的短短幾天之內,政府及民眾被暴徒傷害的,高過後來3月6日之後較長的時間中政府軍被迫出兵平亂所造成傷亡的人數。

結語

我們十分感慨,二二八基金會有這麼重大的發現:原來死亡人數這麼少,卻不願意大聲說出來,而只放在抽屜中。若非我積極探訪,全國人民都將被矇蔽。我認為,二二八基金會不該如此,而使人民以錯誤的、經過高度誇張的歷史記憶:數萬人,甚至十多萬人死亡來痛恨昔年的政府。因此促使不知真相的李登輝等人逆向操作,擴大人民與人民之間的歷史傷痕,而與二二八基金會成立的三大目的:「使國民了解事件真相、撫平歷史傷痛、促進族群融合」完全違反。

                                            全文完

格主的話:

一、這份研究報告是朱教授在民進黨執政時期就公佈並在網路上流傳,除標點符號之外,有關文字部分均照原文繕打呈現。

二、二二八事件跟台獨一點都扯不上關係,但是馬英久先生在擔任國民黨主席期間,就年年去參加經過嚴重扭曲的二二八紀念活動,年年受屈辱卻仍年年參加,至今如故。他的遠大目標當然是希望能促進台灣族群間融合,可是效果如何?這些斑斑史蹟的事實真相,為什麼當時在野的國民黨主席及現在執政的國民黨總統,不運用正式方式向國人公佈,昭示國人止紛養息,卻仍要全黨同志及支持者去揹負所謂「歷史的原罪」,任令那批無恥野心政客年年扭曲事實真相,在二二八這個事件中予取予求,繼續撕裂這塊土地上的族群及這個國家呢?

與其年年參加這一少數家族舉行的紀念活動,馬總統是不是可以將事實真相昭告國人,然後把在二二八事件中死難的台灣人、非台灣人合併紀念,讓台灣各族群真正融合,斷絕野心政客蓄意撕裂族群的禍心,讓紀念活動變成全民性的活動,這樣不是更有意義?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公共議題
自訂分類:不分類
迴響(5) :
5樓. 西拉雅野百合
2009/07/01 13:58
真相
我只知道 228這二十年來不停的被消費
4樓. 徐百川
2009/05/08 17:05
台獨如何利用二二八
但是當時的台灣青年,則是完全在日本統治進入軌道之後成長起來的,他們對中國和台灣的認識是一片空白,而任由日本統治者塗上圖案和色彩,連抗日先人都視之為【土匪】,心靈和意識都是單方面在日本教育的灌輸下長大;二戰時日本在各地戰場節節勝利,國威如日中天,他們競相崇拜日本,醉心於皇民化、熱衷於【皇民煉成】的言行和表現,記載在當時的文冊書報上彰彰明甚。台灣的光復使得這些青年在國家民族的角色上,遽然在一夕之間倒轉過來,請問他們如何能夠適應過來?

二二八發生時,在電台的號召下,皇民青年奔走相告興奮不已,唯恐後人地起而效尤,有的還穿起過去的舊軍服或學生服,自動集結起來攻擊政府機構和外省人,他們在全省一致行動的結果,整個情況宛如全民暴動。「昔日的官兵們!今日可以拔出指揮刀了!特攻隊的勇士們挺進!奇襲的時候來到了!」「集中我們的武器!爭取時間,奪取他們的武器!全體同胞,一致武裝起來!」諸如此類的文宣,就在各處分發張貼。各地為這些青年所佔領的電台整天激烈囂叫殺氣騰騰,煽激鼓動不休,更使得這些青年的情緒亢奮沸騰起來。對他們來說「替天征討不義之徒,膺懲暴支」的時候又到了,他們高唱日本軍歌,舞著武士刀,大罵大陸人為「巴格野魯」的「支那人」「清國奴」,並且以日語檢驗行人,凡是不懂日語者,立即以刀棍毒打砍殺。   

台獨除了利用先人抗日的碧血,中上代人歡迎光復的熱淚,塗抹洗刷掉當時青少年身上皇民化的痕跡與色彩之外,還從台灣人抗清抗日的獨立主張,說二二八是台灣四百年來抗拒外來政權所凝聚成形的台灣意識所引發。於是這些只知道為日本的「大魂國命」盡忠效命,熱衷「皇民煉成」,根本找不到絲毫半點獨立建國精神反抗日本殖民的二二八作亂青年,都被金裝加身,尊為獨立建國的「先知先覺的烈士和精英」,以此號召台灣人也都要產生台灣民族意識的覺醒,不使先烈的鮮血白流,重拾二二八精神獨立建國。   (完)


3樓. 徐百川
2009/05/08 17:02
台獨如何利用二二八
台獨除了盡量誇大台灣人在二二八的受害人數之外,還扭曲史實,隱瞞受日本教育成長的那一代人所受的皇民化影響。一般台獨的說法,就是:當初台灣人歡天喜地,滿懷熱情地回歸祖國的懷抱,卻沒想到這些祖國「同胞」有一天竟然成為屠殺殘害數萬台灣人(其實不到千人)的劊子手。

事實上,「台灣人歡天喜地,滿懷熱情地回歸祖國的懷抱」這一句話大有商榷餘地,二戰時期台灣的青少年在日本教育的洗腦下,醉心於日本文化,熱衷於皇民煉成,一心為大日本帝國效命,為天皇盡忠,這是不爭的事實。電影海角七號就描述了當時年青一代台灣人與日本人水乳交融,依依難捨的一面。上回陳水扁競選總統時,有不少海角七號那一代當過日本兵的台灣人還穿戴著當時的日本軍服或軍帽,在台中成立陳水扁的後援會,會中多數人還以日本話發言。

日本統治台灣五十年,台灣人因世代不同,有著不同的時代背景和經歷,是以在國家民族認同上的觀念也不同。親身經歷二二八的史明,當時就發現二二八時僅是青年學生和舊日軍人在「起義」,原因就是當時台灣老一輩的人仍舊懷著中國情結,所以未能出來參與打阿山的二二八「大革命」,甚至還偷偷保護大陸人(阿山)。總的說來,光復時許多台灣青年的祖國觀念薄弱無根,內心裡未必是熱情歡迎祖國,而且不少人是對失去日本統治感到如喪考妣,熱情歡迎祖國的實際上是台灣老一輩的人。

光復時台灣老中青三代的民族認同,正如台灣當初以鮮血和頭顱寫下的抗日史詩,到民族認同上徬徨無主,胡太明心態的【亞細亞孤兒】,再到宣揚皇民煉成的小說【道】,這三種心態所反映的一樣,有著迴然不同的三種民族認同層次。這是因為中年以上的台灣人是在中國意識的國家社會中成長起來的,加以經歷過日本統治初期殘酷鎮壓的一面,自然對日本統治抱有抗拒之心,心中餘留的故國唐山意識自然強烈。   (待續)


2樓. 徐百川
2009/05/08 16:34
台獨如何利用二二八
為了激起敵愾同仇的台獨意識,台獨對二二八可說是渲染又加工,說中國軍隊在二二八姦殺擄掠,在全島展開浴血屠殺。諸如「濫殺:在馬路上遇人便殺,許多小孩子、婦女、老人因上街購物而被殺害。」「沿戶屠殺:在市區中沿店掠奪、強姦、虐殺。」「由北而南,肆行掃射,殺得痛快淋漓」「中國在二二八殺的人,比日本五十年統治殺的人還多」「二二八和南京大屠殺兩者在本質上是一樣的」‧‧等等,死亡人數據估計之不同,從一萬至數萬不等,務使台灣人感到這是「慘絕人寰的歷史浩劫」。於是當台灣人讀到這樣的二二八屠殺史,再念及當初滿心喜悅熱烈迎接祖國,卻換得如此下場,就會哀痛得一字一垂淚,一句一飲泣,悲憤莫名,因而喪盡中國情,拋棄中國心,矢志獨立建國了。

然而根據當時為記者的吳濁流先生,在其所著無花果一書中對二二八的記述:『在這種情況下,女人還是貴重寶物,因為不管這種程度的危險,可以不在乎地出來買東西。‧‧‧,在二二八事件中,沒聽說過有女人被打死的。』可見即使有女人被打死,也是少到難以聽聞,並且如果國軍真是如台獨所說的「屠殺、濫殺、姦殺擄掠」,女人怎麼可能膽敢『可以不在乎地出來買東西』?而且二二八辦理補償申請十多年,可以申請的包括羈押、傷殘 、健康或名譽受損害等,提出申請的總共卻只有2403件,其中成立的補償中有679人死亡,174人失蹤,這個數字與當時唯一有能力調查統計的政府報告也十分吻和。


1樓. 小帥哥~女人可以這樣過日子
2009/03/24 09:04
說的好…

那些思想已死的人

已經無法理性對待 只會越來越糟

我們馬總統思考太單純了

特偵組檢查官李文忠去職前才說:感覺還是陳水扁在當總統、在主導特偵組辦案。我覺得這句話對李文忠本人及絕大多數國人來說都蠻悲哀的。因為大家確實感覺政黨並沒有輪替,自去年五二○之後,仍然是陳水扁及民進黨在主導台灣的輿論及社會議題,我們的馬總統在國家重要施政方向上消失了,對他來說,選舉還未結束,徒留下劉兆玄帶領的馬政府在盲人開車到處亂撞。

謝謝您的支持,因為恨鐵不成鋼、恨泥不成屋,在這個問題上本人往往是曲高和寡的。

達嚕鼓2009/03/26 10:1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