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立夏,閑語
2013/06/04 16:12
瀏覽126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記憶中的執著,隨車馬轉踏的奔波流入來年花季五月。倘若春天是屬於每一個夢想的,那麼我必是屬於每一個春天的。靈魂沉思冥動,筆尖下的油墨仿佛褪去了幾分厚度,清淡斑駁。暮色中的風有點涼,寂靜蒼穹點光渺弱,如同那浮動的紙中光影,若隱若現。偌大宇宙布下天籟、人籟、萬籟的舞臺場景,導演一場黑暗中摸索夢想的戒煙巨作。

我是觀眾,我是劇中角色,偷窺別人的夢想,摸索自己的光明……春之尾步攜來悸動立夏,胡同的桃花芬芳殆盡,落下一城風雨冰霧的羞澀天國卷入時代沸騰的曆史弦音。我來了,披著一身夏裝,邂逅那清涼的美好,突然想起了曉風的“千泉邀來千月,萬竅吹來萬風。”此時此刻我是一個生命美好的感受者,感受著我是時代社會的一個“名媛”雖墜入自然萬物潔淨之誘引,卻塵離於歌舞迷亂的躁動浮華,恰似昔日上海南唐北陸,恰不似其青春縱漫。

向往三月白衣蓮葉,驟雨同簷共賞芳華存世;向往撒哈拉的疾風卷沙,執著步印刻寫無悔追逐;向往康橋河畔暮色孤舟,為得伊人劃下滿城憂愁……逝去的歲月不曾歌頌生之美妙,感慨愛之絕世,“一生中有多少人愛,一生中便有多少人恨”,願想做那生命留好的歌頌者,留下一世的歡顏。

我來了,裝滿北國的記憶,帶來南國之思慕,曾何時也曾如此瘋狂的堅定過,憧憬過。青春半老,瞥見了出走象牙塔的人生信條:黑夜給了我一雙黑色的雙眼,我卻用它去尋找光明!我來了,追尋伊人的輕紗,如風如雨緩緩蠕動,如幻如霧迷離惶恐。那嬌豔的花兒啊,曾否會邂逅我那丟走的春華。

歡喜面迎著風,或大或小,忽涼忽暖,即使那冷徹心扉的隱適美北國二月,總會感到靈魂被洗浴般的重生。常常於那陰暗颼颼的天日去追逐風衣被掀起的風向,如同瘋了一般的孩童,笑聲與風聲,相互嬉戲。我來了,踐雪迎光,一種光亮與另一種光亮的寒暄,主題永恒不變的是箋注內心的輕描深刻。一片天與另一片天的輝映,韶華遲暮,依舊恪守信仰!

我來了,要去追逐春去的遠角,又要回望春來的足印,同曉風一樣為之狂亂,為之舍步:讓所有的花,交給蝴蝶去點綴;讓所有的蕊,交給蜂蜜去編冊;讓所有的樹,交給風去縱寵,而那風,交給簷前的風鈴去一一記憶。我來了,記著伊人的美好,面朝大海,心湧波濤。眼對現世這般迷離,山在,樹在,人在,你在,夢想在,我還敢去奢求怎麼一個美好的世界?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