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司馬懿:從忍讓到爆發
2010/07/28 22:33
瀏覽3,151
迴響3
推薦3
引用0

司馬懿:從忍讓到爆發


2010-03-04 13:46:43   華夏經緯網

 

司馬懿

 

曹爽

    司馬懿,三國時期輔佐曹魏四代君主的重臣,早年被曹操視為不安於人臣的隱患,晚年又被曹叡臨終托孤,委以重任。他用五十年的時間來證明自己是個忠臣,最後卻重演了曹家篡漢的一幕。

    曹芳時代,司馬懿在和曹魏宗室曹爽的明爭暗鬥中,演繹了老子所謂“居善地,心善淵,動善時”,表面的浮華最終抵不過司馬懿的輕輕一擊。

    人常說“亂世出英雄”,天下大亂,社會不按常規運轉,機會就出乎意料地來了。司馬懿在當時就是亂世中的一位英雄,被名士楊俊譽為“非常之器”。

    對司馬懿來說,開始運氣不怎麼好,因為他恰好遇上曹操這個一代梟雄,只好老老實實在曹操手下做事。可是時機一到,他的全盤陰謀與雄心大志都在血腥屠殺中得以實現了。

    看司馬懿的一生,正如《老子》所言,只有保持虛空狀態,才能不斷接受,順勢而變,最終得逞。

潛伏大師“居善地,心善淵,動善時”

    有人形容他為潛伏大師。出道時二十多歲,來到曹操身邊做事,一幹五十多年,到七十多歲才執掌大權。最後把曹魏大權全部奪到自己手裏,為西晉王朝的建立打下了非常堅實的基礎。

    他的目標一開始並不是那麼清楚。

    司馬家族,史書記載是儒學傳家的。他身上的特點,很多跟老子哲學對應。如《老子》裏說“八善”,最重要的就是“居善地,心善淵,動善時”。“居善地”就是善於選擇自己的地位,在什麼時候,什麼地位對你最合適。“心善淵”,心思要藏得深,不能輕易給別人看出來。“動善時”說要善於把握行動時機。

    道家還有一點叫順其自然。對於司馬懿來說,順其自然不是隨大流,而要在自然之勢中加入自己的努力,使自然之勢的變換朝著有利於自己的方向。

    從他出道說起,他也是個世外高人,曹操聽說這個人很有本事,要請他出山。司馬懿不幸,他遇上一代梟雄,打敗袁紹之後,當時整個天下大局都已定。

    開始他不願意,他說他有風癱症,不願意起來。後來曹操發覺這是個花樣,就派手下人跟他說,出來幹就幹,不出來幹,就把他逮起來。曹操的習慣是這樣的,人才要麼為我所用,不為我所用,除掉,沒有選擇。

    那就只好來到曹操手下幹了。但是像司馬懿這樣的人能成大器,難道曹操看不出來嗎?曹操其實對司馬懿一直是提防的。但另一方面他確實有才能。

    “居善地”,司馬懿在曹操時代非常清楚自己合適的地位是什麼。他兩個表現很關鍵,一是當時曹操試圖篡奪漢的政權,當時反對的人還有不少。司馬懿就很明白地跟曹操說,像你這樣的才能,像你這樣的功德,天下人敬服你,順從你,這是當然的。曹操當然開心。第二,司馬懿在曹操手下做事,特別盡責謹慎,把一件一件事理得特別順,像是一個可靠的僚屬。但是曹操跟曹丕說,這個人不是甘為臣下的人,將來恐怕要壞你的事。

    曹丕當時究竟是什麼態度?那就牽涉到司馬懿跟曹丕的關係,“居善地”,在不同人的面前,要扮演不同的角色,找到自己最好的位置。曹操開始特別喜歡曹植,所以在立曹植還是立曹丕的問題上,猶豫不決。司馬懿清楚地看到,將來的天下是曹丕的,所以他跟曹丕的關係特別好。

    司馬懿的眼光確實與眾不同。

    他跟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身份。在曹操面前他是一個恭謹的、忠順的、有能力的僚屬。在曹丕面前他就是一個有智力的、能決斷的、能提供最大幫助的謀臣。在曹操身邊,司馬懿坐得挺穩。到了曹丕身邊,他的地位提升一層,因為他鼎力支援,贏得了曹丕的信任。

    明帝曹叡時代,司馬懿已經成為國家重臣了。當時三國之間經常發生戰爭,在明帝時代主持軍政大事就是司馬懿。

    有一個重要銜接,在曹丕臨終前,他把明帝曹叡託付給司馬懿。司馬懿是一個有才能的人,政治才能、軍事才能都很強。

    到明帝時代,司馬懿已經六十多歲了。這個年齡,要不然就選擇做忠臣終老。因為曹室的政權在曹丕和曹叡的時代,都非常穩定。

    司馬懿還得等待機會。曹丕、曹叡做皇帝的年代都不長。曹叡臨死的時候,又把政權託付給他,因為曹叡的兒子齊王曹芳當時很小。在歷史上發生了非常動人的一幕,曹叡病重時,司馬懿正在遼東作戰,曹叡就連下五道詔書,召司馬懿進宮,司馬懿就乘一部當時最快的戰車,風塵僕僕,直奔洛陽,到洛陽連家都不回,直接進宮。這時候,曹叡已經奄奄一息,說了一句特別令人感動的話,我終於把你等回來了。

    那時曹芳只有九歲,他就以後事相托。據有的史書描寫,曹芳上去就抱著司馬懿的脖子。司馬懿跟曹家幾代,已經從開始時的處處提防到現在親密無間了。

    好戲才剛剛開始。

    曹芳是小孩,大權就可以轉移到自己手裏來了,機會來了。

    還有一個對手,就是曹爽。

    當時曹叡把曹芳托給兩個人,他和曹爽。曹爽是曹氏宗室,大將軍曹真的兒子。從曹叡的角度來說,他這樣考慮也很週全。一個是自家人,一個是最能幹的人,有這兩個人來輔佐自己的孩子,穩當。

    曹爽和司馬懿相處怎麼樣?皇帝是一個小孩子,所以皇權是一個虛位,那國家大權就轉移到兩個人手裏,誰來掌握這個大權?就構成兩個人之間的紛爭。那麼這時,所謂“居善地”,司馬懿又在考慮自己的位置。從資歷、年輩、能力、聲望來說曹爽都不如他。但是曹爽是曹氏宗室,如果說代行皇帝權力,那麼曹爽比司馬懿更名正言順。

    當時,這種對抗的力量相對比較平衡,但這種平衡是怎樣打破的呢?

表演大師“忍常人之不能忍”

    據後來史書記載,因為曹爽不願意把權力跟司馬懿分享,而且司馬懿對他也造成壓力,一個長輩,德高望重,功勳卓著,他得想辦法把司馬懿架空。

    理由說得很堂皇。司馬懿德高望重,年輩又高,地位反在我下面,這不好啊,我很不安啊,應該提高他的地位。讓司馬懿擔任大司馬,三公之一,執掌軍權。又有人建議,說前幾任的大司馬,都死在任上,好像不祥。再往高擱一點,擱到太傅。太傅可以解釋為帝師,很高了。太傅就是那些功勞特別高的,半退休狀態。

    當時行政機構是尚書省,主持這個機構的叫錄尚書事,等於國務院負責人。把司馬懿抬高到太傅的位置,不合適再管事了。錄尚書事就到了曹爽的手裏。曹爽把自己的一批親信都提拔起來,放在要害的位置上。這樣整個行政架構就到了他手裏了。

    曹爽盡力削弱司馬懿,而司馬懿的態度卻非常謙卑,任由曹爽擠兌。司馬懿是一個心思很深的人。在司馬懿看來,曹爽奪權對他正是機會。如果說,曹爽不那麼進逼他,可能他的機會反而少。老子謂“將欲歙之,必故張之”,要使你的對方消退下去,先要讓他擴張開來。吹一個氣球,它吹得不夠大的時候,很有彈性,不容易把它弄破。要把它弄破,最好的辦法就是鼓勵吹,氣球太大了,太漂亮了,再吹大,輕輕一捅,“砰”就爆了。

    讓對方無限膨脹,無限擴大,司馬懿採取了兩種方針。一個是在朝政方面,他保持退讓的狀態,當時何晏、丁謐、畢軌、鄧飏這些人都是曹爽提拔上來的,算是京城中的名士,威風得不得了,個個風度閒雅,談吐動人。何晏是古代重要的哲學家,但這些文采出眾的人,參與到政治中,真行嗎?

    在司馬懿的鼓勵下,曹爽就不斷地膨脹起來,郭太后被他遷到永安宮去了,得罪了太后,他要付出代價的。

    另外,當時還處在三國時代,在對外作戰時,司馬懿都堅持自己領兵去打仗。打東吳,他親自挂帥。當時朝臣有人勸他,這麼大年紀了,派別人去。但司馬懿堅持。戰爭對一個政治領導人來說,是建立威望的最好機會。通過戰爭的勝利,他可以讓朝野維持對他的敬服。這種威望是深植於人心的。從曹操以來,曹操、曹丕、曹叡的時代,他都打仗。比較糟糕的就是曹爽也打了一仗,對蜀國這邊,打敗了。看起來很牛,但其實威望在降低。表面司馬懿在謙讓,實際上在進取。老子格言“柔弱勝剛強”。表面上看,曹爽無限膨脹。他把政局空間是越擠越滿,留給司馬懿的政治空間就越來越小。還是老子那句話“動善時”。可是時機怎麼到來呢?得想辦法製造時機,就是讓對方出現漏洞,讓他完全放棄戒心。架子端得很大,又不謹慎,漏洞隨時就出來了。

    有個故事,司馬懿打了兩仗,然後就躺倒不幹了——風癱症又發作了。

    早在曹操時期,司馬懿就得過一次風癱。曹操不相信,派一名刺客,深夜闖進司馬懿臥室,果然看到司馬懿直挺挺躺在床上,沒反應。刺客覺得不對勁,於是拿刀,作勢要砍,司馬懿還是一動不動,刺客相信了。後來證明那是裝的。

    風癱在需要的時候就來了。曹爽想證實,正好有一個叫李勝的到荊州去做刺史。李勝拜訪,司馬懿坐在那兒,李勝進來,他要站起來表示禮貌,站不起來,丫鬟把他扶起來。他跟丫鬟說要喝水,丫鬟就端了稀粥來。他端起來喝,點點滴滴都喝不進嘴,沾得滿身。瞧上去就是一個行將就木的人。李勝說,我要到家鄉本州去,太傅是國家的棟樑,您病成這個樣子,我心裏很難過。司馬懿說,你要到并州去啊,并州那地方跟胡人相接,您小心一點啊。

    李勝看了眼淚都流下來了,回去就告訴曹爽,說太傅形神已離,神不附體,不足為慮。

    司馬懿的表演才能實在堪稱一流。司馬懿自己說“忍常人之不能忍”。之後,曹爽內心就更爽了,對司馬懿的戒備心就更差了。

    接下去機會就來了。那就是高平陵事件。在嘉平元年正月,皇帝曹芳出城給他父親掃墓。曹爽兄弟也跟著去了,沒帶多少兵。

    洛陽城內立刻就動起來了。只見司馬懿騎著一匹馬,白髯飄飄的,精神矍鑠,哪是個風癱的病人,直奔皇宮找了郭太后。讓郭太后下詔,說曹爽兄弟居心叵測,危害國家,要廢除他們。

    雖然曹魏自建朝後,就規定後宮不得干涉朝政。但他只要把詔書拿到手,就算是有了一個合法手續。太后本來不管國事,又是武力相逼。她本來對曹爽有意見,說廢就廢了。

    這有幾個條件,一,司馬懿長子司馬師,也是一個狠傢夥。一直擔任中戶軍,禁軍的一個首領,這部分禁軍是一個基本可用的骨幹武裝。同時,司馬師還暗下養了三千死士,分佈在民間。加起來武裝力量就已經可觀。再加上司馬懿威望高,派使者拿了太后的詔書,到曹爽手下禁軍將領那裏直接把兵權給收了,那些人不敢動。一瞬間,整個京城大權落到司馬懿手裏。

    當時,朝廷大臣大多是跟曹爽的,但司馬懿一動,就沒有什麼人敢有動作。這也是司馬懿的威望所在。也有人在做另外的判斷,當時很重要的人物是大司農桓范,也是三公之一。原是曹爽父親曹真的屬下,足智多謀。桓范趁著洛陽城還沒安定下來,就匹馬出城了,跑到曹爽大營去了。桓范一走,蔣濟去報司馬懿了,說,桓范腦子明白得很,他一去恐怕大事不妙。司馬懿胸有成竹。他說桓范雖說有才能,可是他跟曹爽歷來面和心不和。曹爽不是一個能用人的人,駑馬只看到眼前食,哪想得遠。如果說曹爽一直聽桓范的話,哪至於有今天。本來就不聽,現在也聽不了,不足為慮。

    桓范出的主意可真是很厲害。當時皇帝跟曹爽在一起。桓范說,您趕緊帶著皇帝到許昌,許昌就是原來曹家最初興起的地方。然後讓皇帝發佈詔令,說司馬懿叛亂,以皇帝的名義發詔書平叛。這是很厲害的一招。因為司馬懿是通過太后發出的詔書,從法理來說是不充分的。

    曹爽猶豫不決。他還在等消息,司馬懿到底拿我怎麼辦?這時司馬懿就派人去傳遞消息。意思是你是國家的元老重臣,是皇室,司馬公不會對你怎麼樣,可安享晚年。司馬懿去送傳遞消息的使者,還指著洛水起誓,要是傷害了曹家兄弟,我們全家不得好終。曹爽心動了,與其去冒那個險,還不如平平安安的,就在京城裏做一個富家公吧。

    實際上,曹爽一開始無限膨脹,但他內心還是脆弱的。這時,他心裏很害怕,不想再跟司馬懿鬥下去了。曹爽沒有聽桓范的,他最後投降了。桓范發覺自己失策,但已經捲進去了,心裏直後悔。

    曹爽的結局如何?發了誓當然要管用,但我可以查出你另外還有問題。當時,曹爽回到他的大將軍府,住起來,他覺得在裏面挺舒服,吃吃喝喝。他不知道司馬懿玩一個花樣,在洛陽找了八百農民,在大將軍府的四邊起了四個高崗樓,派那些人一群群值班,瞧著曹爽在幹啥,羞辱他。

    曹爽確實沒志氣,賴著。司馬懿又不能讓他活著,就有宦官張當,原來曹爽的親信,告發他怎麼監視皇帝,謀篡皇位,叛逆罪。不僅僅是曹爽一人,曹家兄弟,曹爽親信,何晏、丁謐、鄧飏、畢軌全都進去了。這時就可以看出司馬懿的狠。這些人後來一律被殺,而且很多人因為連坐滅族了。

    最厲害的是,按照古代的法律,已經出嫁的女子算是夫家人,不連坐。但司馬懿連這些女子都誅殺了。世人感嘆,“天下名士減半”。後人說起這件事時,還覺得心寒。

    司馬懿死後,他的兩個兒子,司馬師、司馬昭相繼執政,到司馬炎那兒水到渠成,來一個禪讓儀式,學曹丕。

    司馬家族的奪權過程,很大程度上是曹家奪權的翻版。

來源: 文匯讀書週報

後續司馬昭如何奪取曹魏家族的王朝,弄到檯面上來,弄得師馬昭知心,路人皆知。

http://blog.udn.com/hausky/3585735 

有誰推薦more
迴響(3) :
3樓. erhlb
2014/08/09 06:01
2樓. dpbuq
2014/06/29 20:25
1樓. hausky
2010/07/30 01:16
補充一下曹氏家族

曹操 四子 曹昂(為保護曹操戰死)曹丕(頗有智謀) 曹植(文學天才)

                 曹彰,綽號黃鬚兒,出色武將,有勇無謀  曹熊(多病難保)

曹丕 文武雙全 有遺傳到曹操的個性 

曹睿 還算賢明 托孤司馬懿 種下禍根

曹芳 開始弱下來 權力被架空 魁儡一個

曹髦  完全無實權 有心振作 但無實權 英勇戰死 不忍辱偷生

曹奐 曹氏末代皇帝


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