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西藥廠的真相 張緒通博士
2010/04/13 10:59
瀏覽5,135
迴響1
推薦1
引用0

作者簡介:美國明道大學 University of Tao 長、美籍華裔知名學者和名醫,出生於名門和御醫世家;早年曾留學日本和美國,獲西醫內科、哲學、法學三個學位。 

身體是自己的,本來就應該關注自己的健康,應該學會判斷什麼對自己好,什麼東西對自己不好,生病當然要看醫生,但是什麼叫作「生病」也要弄清楚!吳世楠老師曾在社區大學討論過,40~50 年前感冒時,大家都知道多喝水,喝個紅糖薑湯,多休息,冒身汗,過 2 天就好了。

而現在或許有人知道感冒根本沒藥,只是「症狀緩和劑」,小朋友只咳嗽一聲,還沒咳第 2 聲就已送到急診室,加上以上是 2~3 顆藥,現在多是一大把。

看官,您說日積月累下來,下半輩子一定會健康嗎?

別忘了,您有選擇權!努力讓自己健康不要生病吧!

---防癌長鏈 124 志工服務團

西醫治療癌症,完全依靠所謂化療和放療,這兩個療法毒性巨大,而且本身就是致癌的凶手。

病人沒有不更受到藥物副作用傷害的,滿頭秀髮,一律掉光不算,其他嚴重副作用之一是造成病人極度貧血,十分倦怠,生不如死。

於是又有對抗這些副作用的藥物,給病人在絕望中還產生一線希望。

抗貧血的藥物有:

1美國Johnson & Johnson公司銷售的 Procrit

2)全球最大的製藥公司美國Amgen公司生產的 Epogen Aranesp美國電視,報紙,雜誌隨時都可以見到他們大幅的宣傳廣告。廣告中有一個極度衰弱的接受化療或放療的病人,服用 Procrit 以後立即精神健旺,能追捉小孫兒遊戲。

任何一個病人看了這樣的宣傳後,還能夠不動心的恐怕就非常難!這三種藥品雖然均為促紅細胞生成素,它們都宣稱:可以增加紅細胞的數量。

然而這種化學製劑的副作用卻非常厲害!

這些促紅細胞生成素,可迅速導致血栓、心肌梗死、心臟病突發和腎臟衰竭。

實際上,除了化療等療法的本身,具有劇毒外,同時原以為可以減輕副作用的解藥,反而更增加癌症和心、腎病人的死亡危險。

連沆瀣一氣的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 FDA 對三種治療貧血藥物都不得不發出最嚴厲的警告。

由於膳食太過油膩肥厚,心血管堵塞,心臟病成為第一殺手。

醫生們不指導病人膳食之道,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卻拼命向病人推銷抑制膽固醇的藥最出名的是 Atorvastatin 利皮脫 Lipitor

姑不論膽固醇是否真的是心臟病的首惡(學理上有很大的爭論),僅就利皮脫強制阻斷肝臟製造和代謝膽固醇來說,以及對病人產生的副作用,就能讓人嚇出個心臟病來!

其已經熟知的副作用如下:

毀壞肝臟和腎臟,削弱甲狀腺機能,肌肉疼痛無力,反胃,胃痛(導致胃潰瘍),頭痛,暈眩,嘔吐不止,神經痛,瀉痢,赭色或黑色尿,皮膚搔癢,皮膚疹,降低免疫功能,致癌。

然而利皮脫的大幅廣告卻每日出現在電視,報章,雜誌上,它用一個醫師出來現身說法,說的你好像不吃利皮脫就活不下去的樣子。

最普遍的利皮脫是 20mg 劑量,90 粒一瓶,每天服用 2-4 粒,每瓶 135 美元。

更妙的是,這種藥以莫須有的預防理由,必須長期服用,Pfizer 製藥公司可以長期大發利市。

說到心血管堵塞的問題,最新技術是用鐵絲網,送進血管內,叫它撐開、擴張心血管,以避免心臟病發作。

其間醫學界曾一致恭維這個最新科技的辦法,徹底解決了心臟病的疑難。

誰知施行不到三年,事實說明,不但不能防治心臟病,反而促進心臟病發作,發作時無可救治!

再回頭來替利皮脫算一筆帳,今設若某甲吃了三年利皮脫,三年之內沒有得心臟病,這就算是利皮脫的功勞,可以大肆宣揚。

不過某甲卻得了胃癌,雖然藥典裡載明瞭利皮脫的副作用可能導致胃潰瘍或癌症,但並沒有指定為胃癌。從法律的觀點來說,患者很難舉證他所得的胃癌一定是從吃利皮脫而來。

從醫藥的觀點來說,他得了胃癌,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意義,得病就要治療。

治療是:先進行胃切除手術,然後再化療和放療。

因此而又患上嚴重貧血,就用 Procrit 治療貧血。

因而又得了腎衰竭。

因腎衰竭而上了洗腎機,一個星期做 3 次洗腎。

人衰弱到極點,想起床,站不住,從病床上摔了下來,頸椎骨折斷,當場死亡。

死亡證書上的死因是:因事故而死,誰都不必負任何法律責任。

可是這一路下來,誰都從某甲的腰包裡挖去一塊。

某甲受盡了苦楚折磨,傾家蕩產,自己摔死,誰都怪不了。他吃了 3 年利皮脫,每月以最低 135 美元計算,3 年就花了約 5000 塊給美國 Pfizer 公司。

此外手術費,住院費(約 $5000一天),洗腎費,以及其他醫藥費,喪葬費(約 $6000)等等,沒有上百萬下不來。

即使某甲有醫藥保險,保險公司也不一定肯認帳。

總之,某甲為了想活命,結果是找病,尋死,好像上了一隻無底之船,而且死得好生淒慘!

這個故事並非杜撰,做醫生的每天都面對這樣的事例,司空見慣,不足為奇。

平常同事之間,大家當笑話傳講,但誰都不願對外說這些對己不利的話。

(最最精彩片段,千萬可別斷了自己的財路啊!)

所謂西醫(對抗療法醫學 Allopathy,中國人習慣稱它為西醫。)所使用的藥品,一律都是化學製劑。

其中有來源於植物、動物、礦物的萃取有效物質,也有直接人工化學合成的。

其來源於植物的萃取,除了提取製造時須用化學加添劑含有劇毒以外,是把原來天然物質變成了人工的化學毒品。

譬如,阿斯匹林 Asprin 最初是從柳樹,分離抽取出來的有效成分柳酸」製劑。抽取的過程中必須加其他化學物質,才能提取。提取出來的物質,並非原來的柳樹,而是稱為柳酸的化學產品。

由這個柳酸再製成不同量劑成分的顆粒,然後裝瓶出售。這是西藥製作的一套方法論。

這個方法論是西方人士堅持不易引以為豪的,並且與時俱移,變本加利。

他們的頭腦從來不會考慮:這樣的分離提取有效成分的方法,破壞原來柳樹醫療價值的自然平衡。

柳樹原來本是有生命的東西,在提取後的物質裡只有化學的死物質。

這種死物質表面上看起來,似比柳樹強力,好像是的確使藥物力道加強了,但就在這個過程的同時,可怕的副作用就應運而生。

阿斯匹林,除了味道極酸,使得很多人的胃腸受不了外,它的副作用是使人內臟出血,瞎眼,腦充血……

阿斯匹林生存了 70 多年,是西藥中壽命長的藥品了。

其他藥品的壽命都很短,譬如,奧克斯康定的生命只有 9 年多,就因藥品副作用太大,不得不退休了事。

其他藥品也都輝煌過一時,隨即因副作用而被淘汰。

其原因就是:化學製劑都有劇毒。

世界上沒有一個西藥不是化學製劑,沒有一個西藥沒有毒沒有副作用!

藥物本身的壽命是根據它的副作用的大小強弱,明顯度快慢,來決定它的生存時期。

那些倒楣的人或不知就裡盲從的人就遭到了禍殃,有口難言,有冤也無處訴。

製藥大商人在投資製藥的同時,更投下巨資,技巧的宣傳藥效,更重要的是透過教育,學術,新聞,媒體宣傳他們的 方法論。

其宣傳效果必須達到:只有西藥製造的方法論才是正確的,現代的,科學的,進步的和創新的。

同時盡量貶低任何與之相反和不同的方法論。

特別仇視重視整體,生命,生態,平衡,和諧理念的方法論。

用盡一切可行的辦法,非毀滅掉它不可,這已經成了堅固的意識形態問題

說來也難怪,西方的歷史裡,本來沒有什麼輝煌的醫藥體係與事蹟。

及至近代,藉科學的概念,好不容易建立起來這麼一個嶄新的醫藥體係來,當然視為至寶。

初生之犢,目空一切,也是想當然的。

其實,道理非常簡單,人類是精神(靈)、智力(魂)和軀體(體)的生命體,豈是區區化學所能主宰的?化學是科學的一部分,原無可厚非,其本身沒有善惡。

不過,一旦與金錢掛鉤,做了金錢的奴隸,就必定釀成巨大禍患!

西藥的一個特點,就是:不斷的淘汰,又不斷的出新藥。讓人在感覺上誤認它是不停的進步的創新的,因為事實上它的本質逼得它不得不如此。

實際上哪裡又能有這麼多的新發明?至於戲法怎麼變,這是另外一個課題了

整個西方,國家雖多,而製藥公司卻是被少數幾個人所壟斷。

他們的製藥公司以不同名義散佈各國,新藥在某一國上市,就在其他國家哄抬造勢。

藥還未賣,而股市上已經大發其財。

他們還有更好的理財方法,就是先到世界上某些地區去找病,再向他們兜售解藥,解藥又生出副作用,再兜售解藥的解藥。利是無窮!

這除了經濟上的理由外,更重要的是政治上理由。

經濟,政治雙管齊下,互補互利。控制、壟斷醫藥,就是控制、壟斷人類的生命權

因此,看醫藥問題,若不看它的背景和實質,是看不出什麼名堂來的!

僅就醫藥的表像來討論醫藥,抱怨醫藥,也是絕對得不到結果的!

世界上很多地方通常對化學藥物,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罰歸罰,賣歸賣。

一切都是製藥公司說了算,他們打定了算盤,不論賣什麼假藥、壞藥、毒藥都是穩賺不賠

製藥公司的背景就是他們自稱的世界的主人,因為他們幾個人是世界的壟斷者,手握制命權。

高高在上,政治、經濟大權在握,他們自己保護嚴密,行動詭秘,沒有人能把他們怎麼樣。

他們勢力浩大,威逼利誘的手段,層出不窮,世界上的人很難逃得出他們的手掌!

在美國、歐洲及澳洲,我遇見過很多很多頑強分子,從八九十歲的健康老人,以至二十來歲的年輕人。

他們說一輩子都沒有碰過阿司匹林(最普通的常用藥)。

我問他們:你若是病了怎麼辦?他們說:我們看順勢療法 Homeopath 的醫師,吃他們的自然花做成的藥  Box Flower;或是吃中藥 Chinese Classic Medicine 或是吃美國(歐洲)傳統草藥 Herbalism;或是吃印度傳統草藥 Ayurveda絕對不沾對抗療法醫學的化學毒藥

我問他們基於什麼理由?他們有的說:

(一)最簡單的理由是:不做人家發財機器裡的一個無名的小齒輪

這個被弄壞了,隨時再換上一個新的,有的是。

(二)化學藥劑都有毒,現在的空氣,水裏...到處都是毒,我已經被毒怕了,不願意再吃些更毒的東西。

(三)我們是有憲法和主權的法治國家,我們宣佈海洛因是毒品,法律嚴厲禁止,連吸一口大麻煙都要坐牢。可是我們又容許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人,在我們的國土裡,製造奧克斯康定那樣和海洛因一樣的毒品,卻讓他們正式合法的來毒死人,傷害人。我們的憲法和主權在哪裡?

我是愛美國的忠實公民,一向遵守法度,我不能背叛我們的憲法和國家。

因此,我拒絕吃他們換個名字的任何毒藥。

(四)生命是我的唯一所有,我不寶貴他,誰來寶貴他?

上帝在造人之先,已經造了各種可以醫治人的東西。

就等於人造了汽車,得先造好零件,這是為準備售後服務用的。不然,汽車就不能存在了。

如果我們吃麥子(上帝造的)可以生存,就必定有比麥子更強的什麼,也許是蘿蔔或是人參什麼的,可以醫治疾病。

我相信自然,因為我們的祖先就是這樣存活了幾萬年。

怎麼突然我們聰明了起來,突然要靠我們人手亂配製出來的毒品而生存?

整個道理不通,至少我是想不通。至少我不願用我自己都想不通的東西來傷害我的生命。

(五)我是化學專業,深知化學藥物的毒性

有的藥物毒性大些,有的小些。

有的人可以承受大量些的毒性,沒有及時反應;有的人承受不了很小的毒性,即刻就有反應。

那些沒有即時反應的人不等於他們對毒藥有免疫能力,等到積聚多了的時候,一反應起來就更不得了。

藥物的毒性就表現在它們的副作用列表中。

聰明的病人在買藥時,一定要藥房把此藥的副作用先列印一份出來,看清楚了之後才決定買不買。

主要的問題(這也是一個現代醫藥學理上極其困擾的難題)是:

正當我們要用一個藥治療身體的某一個部分的疾病時,這個藥的副作用卻同時傷害了身體的另一個部分。於是我們不得不趕緊去補救那個部分,所用的藥又傷害了一個新的部分

這樣循環不絕,使醫生們手忙腳亂,非常懊喪;使得病人遭受許多的委屈和折磨,甚至生不如死。

我本人是談虎色變,所以不敢輕試任何化學藥物。

們吃不起藥,一瓶動不動就是幾百幾千的,現在的藥都貴的離譜,還要醫生開藥單。

一去醫生那裡,光是檢查費,就不得了。

如果要住院,一天住院費就是幾千元,我每天才掙 200 元,要吃飯,要住房,我根本付不起醫藥費。連醫藥保險費也付不起。

(七)我是從經驗裡學到的,我那年 60 歲,一向很健康。

覺得右肩窩和上臂痛,以為是不小心扭傷。

家裏人一定要我去見醫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科學百科
自訂分類:健康危機意識
迴響(1) :
1樓. kitty
2010/05/07 18:20
有關鹿式運動?
有關鹿式運動,何處可學習?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