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害怕春雷來時
2011/03/30 20:04
瀏覽1,692
迴響27
推薦241
引用0

我好怕打雷,怎麼辦...


初春的帷幕一旦掀開,失去依靠的心靈,小心春雷來時將無處可躲...

「轟隆~!!」 蟄伏多時的雷響了幾聲,孩子嚇得摀著耳朵衝進了門....

孩子一臉困惑的表情,看著正要外出的媽媽。

媽媽對著孩子一陣比手畫腳後,孩子不禁沉下了臉,用力地比畫表達說:

「都要下雨了還要出門嗎?我房間寫功課的地方,還有...屋頂會漏水怎麼辦?還有....我好怕打雷....」

媽媽立刻拉著孩子的手走進了門內,拿了幾個疊在一起的水桶給孩子看,露出了一個滿足的笑。孩子點點頭,望著那像是內心的補丁般,堆疊上去的水桶。

孩子垂下了那對肩膀,低頭嘆了口氣後,抬頭看著媽媽比著:「那...雷聲怎麼辦?」

媽媽拉出孩子的手,在孩子的手掌心上不知寫了什麼,接著比著說:「媽媽把你的耳朵藏起來了,這樣雷公找不到你的耳朵,你就聽不到雷聲了...也聽不到恐怖的聲音了。現在你的耳朵裡面有護身符...」

「的確!」

每次媽媽這樣幫他「作法」完,孩子總覺得心裡有說不出的踏實,就像在寂寞蜿蜒的山路上疾行長年的驢馬,走入春暖花開的朝市,感受到生命勇氣的加持一般。

「快下雨了,有帶雨傘出門嗎?」

確認過後,媽媽點頭,又以著手語告訴他要趕公車。

送走媽媽匆忙的身影後,關上門,放下圖畫紙與書包。孩子吃著昨天一樣的菜色,才咬了幾口,屋外伴隨著一陣又一陣的雷聲。

沒多久,屋頂滴滴答答的雨聲提醒著孩子,必須趕緊把這些猶如補丁功能的水桶,有效置放在屋子每一個需要承接雨水的地方。

孩子放下碗筷,含著一大口沒有咬盡的食物,仰著頭,透過窗外篩下的昏暗光線,抓準天花板上反覆漏雨所留下的水漬,在將水桶們就位後,這時卻聽到門外敲門的聲音。

「一定是房東來要房租了,忘了跟媽媽講了。」

這陣敲門聲並沒有隨著孩子的假裝不在而停下...。

隔了一陣安靜後,突然又開始猛烈地敲著,這奪命般的急撞,差點沒讓孩子的心臟跳了出來。

「轟隆~!!」 雷聲與敲門聲鼓動著孩子的小心臟,讓伏在屋內的孩子摀著雙耳,仍忍不住發抖,雨聲繼續在屋外喧嘩著。

「媽媽的護身符沒效,怎麼辦?我的耳朵好像聽得更清楚,更可怕了....」

孩子明明沒有哭的打算,卻讓這陣前後夾擊的外來聲響,轟出兩道沒有意識的淚痕。

孩子屏住了呼吸,起身,躡手躡腳地躲到門後,看到媽媽用廣告傳單空白背面貼的字條:「先給房東一半房租,另一半下個月一起給。」

媽媽每次寫這樣,就得由孩子來向房東說明,也因為母子倆拖欠的弱勢立場,一直以來都不敢向房東要求太多,任由房子十年來缺乏修繕,冬天得面對從窗門縫隙鑽入的冷風,夏日則得忍受炎陽蒸融的酷熱,屋況彷彿在無意間,也左右了孩子每天的心情。

再繼續撐過幾分鐘後,狂敲門的聲音才終於斷去。而孩子卻得背著一屋春雷的聲響,屋外半預警的雨音,還有無情的陰暗光線,而這些負面交加下,讓孩子身心受到的驚嚇一時難以平復....

孩子摀著雙耳,再從門縫裡偷看,確認門外沒有人影,再次以著即將入喉的意志,才將剛才口中沒有咀嚼完畢的飯菜吞下。

「差點噎到~又差點嚇死!」 孩子驚魂未定地回到小茶几邊喝了口早就涼掉的菜湯,拍著胸脯,用著兩肩的衣服擦著淚臉。

打從那孩子有記憶起,那不會講話的媽媽就靠著在飲食店幫忙廚房的工作養活他,帶著孩子自主性地到各處萬善祠廟灑掃。上學後,有家長說他媽媽不尋常,孩子介意的情況下鬧說不想去了,只剩媽媽一個人,仍一本初衷獨自堅持那沒有報酬的善行。

「媽,妳這樣是為了什麼?可以告訴我嗎?」

「為了還一個宿願,你懂嗎?」

「為媽媽自己可以嗎?不用為了我。」

這些沒有出口的對話,就像是兩枚影子的唱和一樣,以著最淡弱的形色,暗藏最深的失落。

「可是,等到現在....爸爸哪有出現?」像是人間蒸發一樣,在他還沒有出世的時候,就不知消失在哪個人間角落。

「媽,妳有爸爸真好,但是妳不懂我的心情,我什麼都沒有,只有妳沒有聲音的對話。」

這是孩子最想說的一句話,但是媽媽死守著那份他永遠也無法理解的執念,以著日夜相思的肝腸發聲的無聲言語,硬是讓孩子又吞下了無法宣洩的鬱憤。

「如果爸爸變成了孤魂野鬼...」

媽媽在惡夢驚醒後,滿面哀戚地比著手語告訴孩子,當天要準備豐盛的佳餚供品,去萬善祠供養那些被世人遺忘的無主孤魂,孩子面對媽媽心中那份沒有邊際的等待,自己就像化身在無盡荒原中,被牧羊人忘卻的小羊,縱使在草原中心哀號終年,也許仍無人看顧。

孩子看著飯桌上不成風景的畫面,再看看那捲老師要他補交美勞作業的空白圖畫紙,傻傻出神。

雖然那張媽媽給的照片已經看過不知道幾萬次了,就是無法用想像畫一個他們口中的爸爸。

「騙我也沒關係,至少我....有那個感覺畫得出來呀。」 孩子那空蕩的視線,盯著皺巴巴的圖畫紙出神。

一個又一個冰冷線條,陪著孩子承受冰雨入侵的水桶,此起彼落波搭波搭地哀鳴著。

「咚咚咚!」敲門聲又起。

 雨滴滴答答侵入屋內的水桶。

這回,孩子沒有躲避,像是赴死一般沒有畏懼,痛快地打開了門。

才一打開門,一個淋得滿身濕的男人站在門口。

「你是誰?」 張著小嘴大眼的孩子與男人同時說出了這句話。

「轟隆~!!」 像是惡作劇的春雷,在兩人說完這句話時,冷不防一記響擊....。

聽到雷鳴,男人嚇得摀住耳朵,縮起雙肩,此時看到孩子驚嚇的臉孔,孩子眼睛裡那蕩漾著水波的瞳眸,直盯著男人猛看。

「我是....阿霖....」

男人不捨地將兩手離開自己的耳朵,趕忙幫孩子摀上了雙耳。

「只要你不是房東就好.....我好像知道應該怎麼畫了....」

孩子抱著那個....與媽媽給的參考相片長得相似,卻老了好多的陌生男人,莫名其妙地哭了起來,男人繼續摀著孩子耳朵說著:

「我也好怕打雷....」


驚蟄的春雷何時遠去了?

孩子卻在媽媽的搖晃中驚醒,眼旁還是未乾的水珠,興奮地說著:「我看到了!我知道該怎麼畫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下一則: 見伊的清明
迴響(27) :
27樓. 許涼涼
2012/11/15 13:09
孩子何辜
這篇文字  好苦 但是 好美!
用字唯美  情感真郁
我常於格主的文字裡 發現許多獨樹的形容  美麗或者動人的描繪
因著這樣的用心 或者說 文字裡對於美感的天份 整篇故事顯現的更為扣人心弦
感動處像是以著提琴來回撥動著人心最柔軟的樂章  份外心酸也份外心動

文字裡存有那樣深刻的痛
阿霖的痛!!
母親的她  生活艱苦 精神更苦
然而 對於似懂又非懂  最須要父母關愛的阿霖 卻更是無奈 被迫的一無所有!
為了生活  母親不得不獨留阿霖一人的為難可以理解  然而 那份對於父親執著的愛  看在孩子眼中 卻是無法透晰的懵懂
再加上 因著母親特別的舉動而為同儕所排擠..  小小年歲必須一個人面對房東..  更要獨自忍受雷聲來時的恐懼....
若以我身為阿霖  對於母親 是否會衍生出某種層面的難以諒解  其實很難把握
"這些沒有出口的對話 就像是兩枚影子的唱合一樣  以著最淡弱的形色 暗藏最深的失落 "
"我什麼都沒有 只有妳沒有聲音的對話" 阿霖的媽媽 可聽見孩子內心真正的渴望與請求?
"面對媽媽心中那沒有邊際的等待 自己就像化身在無盡荒原中 被牧羊人忘卻的小羊 縱使在草原中心哀號終年 也許仍無人看顧"
"...以著日夜相思的肝腸發聲的無聲言語 硬是讓孩子又吞下了無法宣洩的鬱憤"
內心的刻劃那樣的深刻 卻又那樣的讓人哀傷
出自一個寂寞孩子的意念 讓人不禁想像 母親多情的執念之於阿霖  幸 或 不幸?
26樓. 許涼涼
2012/11/15 12:56
孩子何辜
末段似夢境的描繪  讓人紅了眼眸
憑空雖可以想像  比如對外星人  總能天馬行空
然而 生下我們  世上獨一無二的父母親  如何能信手隨意捻來
對阿霖而言 這份美勞作業  無非又是傷害折磨一回

不論回來的那人是真實抑或虛幻  淚眼中為這個孩子的心撫慰著
"男人不捨的將兩手離開自己的耳朵  趕忙幫孩子摀住了雙耳"
阿霖別怕且不要哭泣  這個看似老了好多的爸爸  跟你一樣很怕打雷
很愛你呀!

感謝格主動人的好文 !! 
阿霖與母親  有著共同的苦澀  卻又有著各自難以出口與解釋的痛
願上蒼看顧他們母子  以及更多更多在這樣絕境下  掙扎的家庭與孩子們!!!

25樓. 只是路人
2011/04/07 00:26
再給您按個讚

只是路人
來散步

路人

為什麼您要給我讚

是日行一善嗎

鼻塞國度2011/04/07 19:43回覆
24樓. the dreamer girl
2011/04/06 16:12
圓不了的夢
一份殘缺的愛是永遠無法彌補之遺憾
the dreamer girl~~ 最新作品:

拿撒勒報喜堂( Basilica of Annunciation)

謝謝夢女郎

這個缺憾 只有揣摩那個孩子得心理

才會懂得...

鼻塞國度2011/04/06 22:19回覆
23樓. 只是路人
2011/04/05 18:12
我來......

我路過找碴一下......

上次讀到文中「孩子停止了呼吸......」就嚇了一跳

這次再讀還是傻眼了一下──是孩子屏住了氣息吧!剛讀完您另一格的文章再跳回這格,「熊熊」沒適應,以為出人命!啦


只是路人
來散步

喔 我懂只是路人對這個表現的要求了

嗯 好哇

那就用妳建議的措詞 好吧

鼻塞國度2011/04/06 15:12回覆
22樓. TMD麻吉老師
2011/04/04 16:39
賺眼淚呀

鼻塞

你這篇文章搭配音樂

真的讓我很想哭耶

真是的

賺我眼淚呀


派大星教官 謝謝來訪

難得聽你講會有這樣的感受

不愧是心理系的ㄍ一ㄥ人第一人

讚喔

鼻塞國度2011/04/05 12:32回覆
21樓. 野口女
2011/04/02 19:55
複雜

真是怕得好複雜喔   只是怕雷聲   只是怕房東討債

不過這兩樣   都可能要人命


看文章 一定要三心二意

野口女 感謝前來

要害怕的也許複雜 但是最複雜的是

世間上存在的關係呀

鼻塞國度2011/04/05 12:33回覆
20樓. doriswu
2011/04/02 13:56
如果
如果人能左右自己的夢境,那麼白天無法完成的心願就可以在夢裡實現,就如孩子在夢中遇見爸爸一樣。但是人如果真能主宰夢境,那麼可能很多人就不願醒了。

謝謝doris

那可以說這是一個既捨不得又害怕醒來的夢

對吧

鼻塞國度2011/04/05 12:33回覆
19樓. 看雲
2011/04/02 12:01
想到真善美的插曲
由打雷想到這首《真善美》的插曲 My Favorite Things
電影裡瑪麗亞到德雷上校家的那天晚上下雷雨
小朋友嚇得躲到瑪麗亞的房間
瑪麗亞教他們在害怕或沮喪的時候想想自己最喜歡的東西
因此唱了這首“My Favorite Things”
昨天寫出來,不知道字怎麼變成白色,難怪你看不到
今天看連插播的影片都不見了 … 大概我的電腦還是有毛病
待會兒把那個留言刪掉,免得朋友看了奇怪 

看雲鮮子 了解了 謝謝這麼用心

原來有這樣的一個出處與聯結 才會分享

似乎怕雷聲 是許多孩子的共同記憶...

鼻塞國度2011/04/05 12:35回覆
18樓. ✽ 貓 ✽
2011/04/01 08:50

呵呵﹐我都有來﹐只是有時只有推薦沒有回應而已。

週末快到了﹐祝鼻塞大哥有個愉快的週末﹐還有愚人節快樂哦。 ^^


謝謝貓

也祝福貓 一切順心

去年被騙 今年完全沒上當的人敬上...

鼻塞國度2011/04/02 00:0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