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安東尼奧尼的暫時性失語
2019/03/26 01:08
瀏覽1,363
迴響0
推薦20
引用0

以下是安東尼奧尼式的對白:

 

她:「我不舒服。從來就沒有舒服過。沒有過。沒有過。」-《紅色沙漠》

 

她:「我想有個新的開始。」他:「什麼也不會有。」-《夜》

 

他:「你怕死亡,對嗎?」她:「我怕不可避免的人生。」-《雲端之上》


疏離的人際關係,飄忽易變的情感;誰也不愛誰,誰也不想瞭解誰,安東尼奧尼的世界是暫時性失語。即便相愛的兩人在夜色的籠罩下意亂情迷,但黎明的到來卻讓心火瞬間冷卻。

 

坦白說,以阿桑的直線思考,安東尼奧尼的對白常讓人臉上三條線,看似充滿哲理的鬼打牆(誤),但對他鏡頭下的場面調度和構圖美學實在太折服。包浩斯美學的建築線條和空間秩序、「三人行不行」各有所思的三角構圖,畫面本身就是一種語言。他尤其會拍女人走路,無論是莫妮卡維蒂在《蝕》、《紅色沙漠》中神情恍惚的迷走,還是珍妮摩露在《夜》裡,透過綿長的走路來完成自我意識的覺醒。走路不單只是導演景框構圖裡的動態表演,也是女主角自我對話、觀照心靈的儀式。

 

#珍妮摩露走路的姿態真是優雅好看

#莫妮卡維蒂走路常恍神很怕她跌倒

延伸閱讀:

*透過《夜》,看安東尼奧尼的愛情哲學和空間美學

https://kknews.cc/zh-mo/entertainment/898zkxn.html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