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建築電影院】小津與安藤的日本家屋
2018/11/09 08:19
瀏覽481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看小津安二郎的電影,讓我想起安藤忠雄的清水模。

 

《東京物語》被公認為是小津的最高傑作,也是歷史上十部最優秀的電影之一;《住吉的長屋》是安藤的成名作,並榮獲1979年日本建築學院年度大獎。他們的作品從日本傳統家屋出發,在六至八帖榻榻米侷小卻安定的空間中,創造出最大的精神向度。特別是被精確設計過的景框、構圖、光線、路徑……他們追求影像/空間構成的純粹性,如同花道、茶道、京料理,作品風格充滿了形式美。

 

小津的電影是庶民劇的歲月靜好,訴說的是昭和年代懷念的三丁目,宛如紀錄片般留住某年某月某一天的秋刀魚之味。傳遞的是一種兩代人之間、日常生活的幸福感,而這種幸福感是透過吃飯、洗衣、哄孩子睡覺、一家人坐在塌塌米上談論天氣的生活片段,所描繪的一幅永恆靜物畫。這些儀式化的過程都有一種和諧的秩序,透過電影語言將之收編在「榻榻米低視角」中委婉呈現。

初看小津的電影,黑白的畫面、緩慢的步調、尋常的對白、永遠圍繞家庭成員的主題,在現今好萊塢聲光特效的商業電影中,顯得千篇一律、滋味淡如白開水。但奇妙的是,看完電影後,不知何時在內心悄悄起了化學變化,並且隨著我們的年齡和心境,這種發酵程度略有不同。正如小津說,「電影是以餘味定輸贏」,刻意減少戲劇誇張的成分,不著痕跡地植入導演的觀點、演員的情緒,讓那些沒有表現出來的部分打動人心。就像日本畫強調的留白、松尾芭蕉的俳句、枯山水的微型宇宙,留給觀眾細細品味生命的回甘。

 

安藤的建築是一絲不苟的清水模。他讓材料忠於自己,真實、不造作地還原建築本我的美。鑽研清水模數十年,研發出獨步全球的技巧與獨門配方。慎選模板,務使成品筆直平滑。同時為了讓建築物整體色澤一致,水泥、鋼筋、砂石需用同一批號;預拌水泥廠要設在車程一小時內之處,水泥灌漿要在一小時內完成,以免顏色產生變化,並且堅持全程手工打造,因此有人形容他的清水模,像撲在日本藝妓臉上的白粉那麼細緻均勻,充滿日本職人精神


在《住吉的長屋》作品中,安藤首次將清水模用於日本家屋。他先在四周築起高牆,面街的門面甚至沒有窗戶,在一排矮房中顯得無比突兀。由於基地面寬窄、縱深狹長,因此中間的部分要打開來。高挑的天井將光線與空氣充分引進,感受歲時更迭的樂趣。特別是雨後的石階,在光線的折射下呈現出陰翳的濃淡,反射自天井的光線悄悄沁入室內,熹熹微微。

 

另外,安藤最知名的《光之教堂》、《水之教堂》、《本福寺水御堂》,均透過極簡素淨的外觀、迴游的動線、精心設計的光線,給人淨化塵心的安定感。這種小心翼翼維護美好心意的建築手法,與小津安二郎精心分鏡的劇本、固定框景、換景而用的空鏡頭…等形式美學有異曲同工之妙。


小津與安藤透過藝術形式的創作,在垂直與水平線的景框中梭織著對家的感情。在日本現代化的過程中,拾回消逝的倫理價值與溫厚美德。雖然人生是由許多小小無奈所組成,一如小津最愛放在電影裡的空鏡頭:晾衣繩上鼓著風的衣服不知主人早已離去,但似乎有更多的事物被留了下來。安藤也始終以素顏的清水模淡然以對這個紛亂的世界,圍封的高牆背後,是花開花落、與大自然和諧共存的居心地。一種簡單中的寧靜力量。

 

小津安二郎

日本知名導演,生於1903年12月12日,並於1963年12月12日,即六十歲生日當天過世。戰後則主力於以一般庶民日常生活為主的小市民電影,尤其以《東京物語》、《晚春》為他一生中的代表作。此外他以低視角仰視拍攝方式獨樹一格,也成為後來導演的效法學習對象。

 

安藤忠雄

日本建築師,生於1941年,以自學的方式學習建築,唯一獲得Pritzker、Carlsberg、Praemium Imperiale與Kyoto四項建築大獎的建築師。曾經是貨車司機和職業拳擊手。作品多以清水混凝土建造,擅長使用低限的素材,運用自然的元素,塑造令人讚嘆感動的神秘空間。

*原文刊載於Wehouse建築生活誌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