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第十章 生活的藝術
2014/02/27 11:30
瀏覽334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第十章 生活的藝術

我們的許多成見中,其中最基本的是認為有一個的存在。這樣的假設,使我們每個 人把擺在首位,視自己為宇宙的中心,儘管在大千世界中,我們毫無困難地看到我們的世界只是其中的一個;在這個世界的芸芸眾生,我們也看到自己是其中 的一個。無論我們如何自我膨脹,與浩瀚的時空比較,自我實在顯得微不足道。自我的概念顯然是錯誤的,雖然如此,我們仍致力於追求自我實現,認為這 是快樂之道。若想以別種方式來生活,反而顯得不自然或甚至覺得有危險。

但任何經歷過自我意識折磨的人,都知道那是多麼大的痛苦。一旦我們局限於欲望、恐懼、身份,我們就被限制在狹窄的自我監牢中與世界隔絕而與生活脫節。從自 我的妄念中蘇醒,才是真正的脫離束縛,使我們走向世界,對生命開放、對別人開放,找到真正的實現。我們並不需要自我否定或自我壓抑,而是要從錯誤的自我觀 念中解脫。這條解脫之路是要先明白我們所謂的,事實上是短暫的、不斷變化的現象。

內觀是獲得這種洞見的方法,未曾體證過身心變化無常的人,必會落入自我主義的圈套中,而招致痛苦。一旦恒常不變的錯覺粉碎後,的錯覺自然就會消失,痛苦也會消失無蹤。對內觀者而言,體認自我與外在世界生滅的本質,用以打開解脫之門的鑰匙,就是無常

瞭解無常很重要。無常觀連貫整個佛陀的教導。他說:只要能活著一天瞭解生滅的實相,好過活了對它無知的一百年

對無常的覺知,他比喻為農夫的犁頭;犁田時,能斷除所有的根;又好比屋頂的最高屋脊,高過所有支持它的梁;好比強權的領袖統治諸侯;好比月亮的光亮使星光 失色;又好比升起的太陽驅散所有的黑暗。他臨終前的開示:所有的業行、所有有為的事物終將會毀壞,努力去學習體悟實相吧!

無常的實相不能只在知識上接受,也不能由於情緒或虔誠而接受。每個人都必須從自己身上去體驗無常,直接瞭解無常,同時瞭解自我的幻化本質與痛苦的本質,才能建立走向解脫的正見,這才是正當的了知無常。

當戒、定、慧三種練習到極致,內觀者即可經驗到解脫的智慧。除非接受這三種訓練,一步步地走在這條路上,否則不能達到洞見而解脫痛苦。但即使在開始練習之 前,也必須具有某些智慧,或許只是先從知識層面上認識苦諦。即使是淺顯的瞭解,如果沒有這樣的瞭解,是絕不會生起想努力解脫痛苦的念頭。所以佛陀說:正 見是首要的。

因此,八聖道的第一步就是正見與正思惟。我們必須正視問題並決定要解決它,這時才有可能去練習。我們開始在道德上實行此正道,遵照戒律來端正我們的行為。藉由專注力的訓練開始訓練心,靠察覺呼吸來培養定務,靠觀察全身的感受,培養解脫習性的智慧。

當我們從自身經驗中,體認到真理時,正見又再度成了八聖道中的第一步。透過內觀的修習,瞭解變化無常的本質,便可脫離貪、瞋、癡三根本煩惱。有了純淨的 心,不可能想傷害他人,反而對所有人充滿了善意與慈悲。在語言上、行動上及生活上,都會過著無過失、寧靜與祥和的生活。內心的平靜來自戒律的實踐,因此容 易培養專注力。定力越強,就越有深入的智慧。如此良性迴圈走向解脫之道。戒定慧互相支援,就像三腳架的三支腳。三腳缺一不可,且要一樣長,否則就無法站起 來。同樣的,修行者要戒定慧共修,平衡培養八聖道。

佛陀說:從正見進入正思維;有正思維走向正語;正語導入正確的行為(正業);正業可發展正當的職業(正命);正命帶來正確的努力(正精進);正精進就能產生正念;正念導致正定;正定能產生正智慧;正智慧才能得到正解脫。

即使在此時此刻,內觀修行也能有相當深遠的實用價值。在日常生活中,有無數的狀況發生威脅到內心的平靜。意想不到的困難會產生,意想不到的人會跟我們對 立。畢竟,練習內觀並不是保證不會面臨困難。正如學會開船,不代表航程會一帆風順,暴風雨還是會來,問題依然會發生。想逃避是枉然的,而且會有挫折感,相 反地,正確的開船是利用學得的所有技術,來讓自己安然駛離暴風雨。

為了能做到這樣,首先我們必須明白問題的本質。無知使我們責怪外在的事件或人物,認為他們才是問題的根源,因而花費所有的精力想去改變外在事物。但修習內 觀會明白除了自己以外,沒有人該為自己的快樂與否負起責任。問題存在於盲目反應的習性,因此我們應該注意內心所習慣反應出來的內在風暴。只是下決心不起習 性反應的方式是行不通的。只要盲目反應的習性仍存在潛意識中,儘管我們盡全力壓抑,它遲早會生起並且壓倒我們的意識。故唯一的解決之道是去學習觀察和改變 自己。

說來簡單,但做起來卻很困難,問題是,我們應如何去觀察自己呢?面對逆境時,負面的習性反應——生氣、恐懼與憎恨已經油然而生,還沒想到要去觀察它,早已 被這負面情緒制服了,並且做出負面的語言或行動。等到傷害已造成,再來認錯後悔,已晚了一步。但下一次,我們再度面對逆境,仍又重複同樣的行為。

或者,假定我們能體會生氣的習性反應已經發生了,我們嘗試著去觀察生氣本身。當我們嘗試時,這些令我們生氣的人或事物會在心中出現。想起這些會更增強我們的憤怒。要將這些人或事物隔離,只單純地去觀察我們的情緒,這是超出一般人的能力之外的。

但是,經由從觀察身心的究竟實相,佛陀發現到無論何時心裏生起情緒反應,在身體層面會有兩種變化,一個非常明顯,就是呼吸會變得粗重些;另一變化則比較細 微,是生化方面的反應:身上會產生感受。經由正確的訓練後,一般人可以很容易培養出觀察呼吸和感受的能力。這樣我們可以利用呼吸和感受的變化作為警示,在 負面習性反應聚集到危險強度之前提醒我們。如果我們可以持續觀察呼吸和感受,我們很容易從負面情緒中解脫。

當然,慣性反應的舊習已根深蒂固,無法立刻去除。但在日常生活中,只要我們加強練習內觀,我們會發覺至少有一些狀況,我們不會不知不覺就起習性反應,漸漸地,觀察的時刻會增加,而習性反應的時刻,即使在最令人生氣的狀況,我們也能夠觀察呼吸和感受,而保持平穩平靜。

以這種來自內心最深層的平等心,我們首次才有能力採取真正正面的行動——而真正正面的行動總是積極且具創造性的,而不是對別人的負面情緒盲目地生出反應, 例如,我們會選擇最恰當的處理方式。當遇到一個怒氣衝天的人,無知的人也會跟著變得很生氣,結果引來爭吵,雙方都會不愉快。但如果我們保持平靜沉穩,我們 會幫助別人遠離憤怒,建設性地處理問題。

觀察感受使我們學到:我們自己被負面情緒壓倒時,我們就會痛苦,所以我們看到他們有負面反應時,我們明白他們正陷於痛苦之中,而不會讓他們更痛苦。我們感到安詳與快樂,也幫助別人得到安詳與快樂。

培養覺知與平等心,並不是讓我們像植物一樣不動,也不是漠視他人的痛苦,而一味追求自己內在的平和。正法教導我們,對於自身和別人的幸福,我們都有責任, 我們要盡可能幫助別人,但須始終保持平衡的心。看到一個小孩身陷流砂中,愚笨的人會變得心慌,奮不顧身跳入流砂中,使自己也陷在其中。而有智慧的人,會保 持平靜沉穩,找樹枝搭過去,把小孩拉到安全地帶。隨著別人跳入貪嗔的流沙中是無法助人的,我們必須將別人帶到心裏平衡的堅硬平地上。

有時候在生活中,強烈的行為是必要的。但在行動之前,我們必須先自我檢查內心是否平靜、是否對這個犯錯的人充滿愛與慈悲,如果是這樣,這行動才會有用;若 不是,一點幫助也沒有。如果我們做事出自愛與慈悲,就不會錯。當我們看到強者欺負弱者,我們有責任去制止這有害的行為。任何有理性的人都會這樣做,雖然可 能出自同情弱者而氣憤侵略者,而內觀者會對兩方都有相同的慈悲心,因為必須保護弱者不受傷害,也要保護強者不受他自己有害行為的傷害……

採取任何強硬行為之前,檢視自己是很重要的;事後才回顧辯解是不夠的。如果我們無法體驗內在的安詳和諧,也無法帶給他人安詳和諧。作為內觀者,我們要學習 超然,既慈悲又冷靜。我們培養覺知與平等心,以幫助所有的人。如果我們都不做增加這世界緊張不安氣氛的事情,就已經是做有益的行為了。事實上沉默平等心的 行動是很大聲的,它具有深遠的迴響,對許多人事物都會有正面的影響。

畢竟,負面的情緒,不論是自己或別人的,都是人類痛苦的根源。內心變得純淨時,無限寬廣的生命就會在我們面前展開。我們可以享受,也可以和別人分享這真正的快樂。

問題與回答

問:我們可以告訴別人內觀嗎?

答:當然可以,法是沒有秘密的。你可以告訴任何人在此的一切,但教導別人怎樣修行又 是另外一回事,是不宜的。唯有等到你的技巧十分純熟且接受過指導別人的訓練之後,才比較恰當。如果有人對修習內觀有興趣,可以對他們來上課。至少第一次內 觀的體驗,必須在合格的老師的指導下,在安排好的十日課程中學習,然後才可自我練習。

問:我練瑜伽,如何和內觀結合呢?

答:在上內觀課程時,不允許練瑜伽,因為那會干擾他人。但回家之後是可以將內觀配合瑜伽姿勢做為健身運動。瑜伽非常有益身體健康,有的甚至可以和內觀結 合。例如:你可以做出一個姿勢,然後觀察全身的感受,這樣會比單純練瑜伽更有益,但是使用咒語與觀想技巧的瑜伽與內觀就完全背道而馳,千萬不要混用這 種技巧。

問:那麼關於瑜伽中不同的呼吸練習呢?

答:它們與健身練習同樣是有益的運動,但不要把這些呼吸的練習與內觀的觀息法混合。觀息時,你必須觀察自然的呼吸,不要控制呼吸。把練習呼吸當做是一種健身運動,而觀息則是為了內觀。

問:我是不是執著與證悟呢?

答:如果是,那你是背離正法而行,只要有執著,你就絕不可能體驗證悟。只要明白什麼是證悟,然後繼續觀察當下的實相,證悟自然會到。如果沒有,也不要失望,你只要做你的工作,把結果留給法去處理;如果你這樣做,你就不是執著證悟,它就會來臨。

問:那我只要努力內觀就行了嗎?

答:是的,淨化你的心是你的責任。把這個當作是責任,但不要執著。

問:不要想到達任何目標?

答:該來的自然會來,讓它自然發生。

問:您對教導正法給孩子有何看法?

答:最好的時間是在出生前。在懷孕其間,母親就應該修習內觀,小孩會接收到,他將會是一個正法的小孩。但如果你已有小孩,你可以和他們分享正法。例如,在 內觀課程結束時,你學會修習慈悲觀的技巧,來和他人分享和諧;如果你的孩子們還很小,在每次內觀後,及他們睡前將慈心回向給他們,這樣他們也能得到法益。 如果他們是較大的小孩,可講解一些他們可以接受的正法,讓他們明白。若他們能瞭解,可以教他們練習觀察幾分鐘呼吸,一起坐幾分鐘就讓他們去玩。不要對孩子 施壓。讓他們覺得內觀就好像遊玩,他們自然就會喜歡做。最重要的是你要過健康如法的生活,做孩子的好榜樣。在家中你要建立和諧安詳的氣氛,讓他們長大後成 為健康快樂的人。這是你可以為孩子們做的最好的事。

問:謝謝您教導如此好的法。

答:謝謝法,法是偉大的。我只是個傳遞的工具,也謝謝你們自己,你們很努力,所以學會了這個技巧。光是老師一直說一直說,而學生不去實行,就得不到什麼!保持快樂,努力用功,努力用功。(全文完)

故事:時機已到

我有幸出生于佛法之國:緬甸。殊勝的內觀技巧,經歷了兩千多年在此地還維持其原貌。我的祖父大約在一百多年前,從印度移民到此定居,所以我也在這裏出生。 我很慶倖自己出生於商賈之家,也很慶倖自己從十幾歲就開始工作賺錢。當時我的人生目標就是賺大錢,我很幸運地在年輕時就賺了很多的錢。如果我不曾瞭解有錢 人的生活,就無法親身體驗富人生活的空虛。如果我沒有如此的親身體驗,那麼在我內心的某個角落,可能會時時縈繞著這樣的想法:真正的幸福在於有財富。人一 有錢,就會在社會上享有特殊的身份、崇高的地位,在許多不同的機構中擔任要職。我從二十出頭就開始瘋狂地追求名望。在這些壓力之下,很自然地患上身心官能 症:嚴重的偏頭痛。每兩個星期發作一次,藥石罔效。罹患此症也是我的福氣(使我才能接觸到正法)。

緬甸最好的醫生對我的病都束手無策,他們所能做的就只是在症狀發作時給我注射嗎啡止痛。每兩個星期就得注射一次嗎啡,然後就必須忍受其副作用:噁心、嘔吐和心情苦悶。

像這樣的受苦了幾年後,醫生警告我說:現在你每次頭痛發作都靠嗎啡止痛,如果繼續下去,你就會上癮,到時你就非得每天注射嗎啡不可。那我這一生不就完 了嗎?想到這裏令我震驚。醫生勸我說:你時常到國外旅行做生意,就為了你自己的健康出國一趟吧!我們無法醫治你的病,我們知道國外的醫生也一樣,不過他 們也許有新的止痛藥。那你就不必再依賴嗎啡了。聽了醫生的忠告,我去了瑞士、德國、英國、美國以及日本,看了這些國家最好的醫生,幸運的是他們都無法治 好我的病,我只好回國,病情比出國前更嚴重。

求醫不成,回國後,一個好心的朋友來看我,建議道:為什麼不試著去坐一期烏巴慶老師指導的十日內觀課程呢?烏巴慶老師是一位聖人般的人物,他是政府官 員,也跟你一樣是有家室的人。照我看來,你的病是心理壓力引起的。這種技巧可以去除心理壓力,或許你練習了這技巧後,可以治好自己的病。到處求醫都無 效,我決定至少去見見這位教內觀的老師,反正對我沒有損失。

我去到烏巴慶老師的內觀中心,與這位不平凡的人交談。內觀中心寧靜祥和的氣氛,以及烏巴慶老師安詳的舉止,令我印象深刻。我說:老師,我想來參加一期您的課程,您願意收我這個學生嗎?

當然,任何人都可以學這技巧,歡迎你來參加課程。

我接著說:好幾年來我為嚴重的偏頭痛所苦,卻又無藥可治。我希望學了這方法之後,我的病可以不藥而愈。

不!他突然說道:不要來找我。你不要參加課程。我不懂我做錯什麼得罪了他;但是接著他充滿慈悲地解釋說:正法不是用來醫治身體上的病痛的。如果 你追求的是冶病,你最好去醫院。正法的宗旨是為了治療人生所有的苦痛。你的病事實上只是你人生苦痛的一小部分。在淨化內心的過程中病痛會消失,但這只是副 產品。如果你將副產品當作主要的目標,就貶低了正法的價值。不要為治病而來,要為內心的解脫而來!

我被他說服了,我說:老師,我明白了,我將只為淨化內心而來,不管我的病會不會好,我都要來體驗在這裏看到的安詳。向烏巴慶老師許下承諾後,我就回家了。

但是我還是一直拖延沒去上課,出生在頑固、保守的印度教家庭,我從小就背誦這些詩句:寧願死時仍堅信自己的宗教、自己的法,絕不能改信別的宗教。我對 自己說:你看,這是別的宗教:佛教;這些人都是無神論者,他們不信神也不相信靈魂的存在。(好像只要相信神或靈魂就可以解決我們所有的問題似的!)如果我變成無神論者,我會有什麼下場呢?不行,我寧可死時堅信自己的宗教,我絕不接近那些人。

就這樣我猶豫了好幾個月,但幸好後來我決定試試這個方法,看看究竟會怎樣。我去上課,而且坐完全程十天。很幸運地我受益良多,我瞭解了自己的、自己 的道路、以及他人的。全人類的就是自己的。只有人類有能力藉觀察自己而從痛苦中解脫。低等生物沒有這種能力。觀察自己內在的實相就是人 類的。如果我們不善用這種能力,那麼就會過低等生物的生活,我們的人生就會浪費掉了,這當然是極危險的。

以前我一直認為自己是信仰虔誠的人。畢竟,我善盡所有宗教上應盡的義務,我謹守道德規範,慷慨捐款佈施。更何況若我不是真正信仰虔誠,怎有可能成為許多宗 教團體的領袖?我想我必定是信仰虔誠的信徒。但是無論我付出多少佈施及服務,不管我怎樣謹言、慎行,當我開始檢視內心黑暗的角落,我發現其中充滿了蛇蠍蜈 蚣,這就是以前我必須承受這麼多痛苦的原因了。現在,隨著心中的不淨慢慢去除,我開始享有真正的安詳。我體會到自己是何其幸運,能夠學到如此殊勝的正法, 正法之寶。

其後在緬甸的十四年中,我有幸親近我的老師,在他的密切指導下繼續練習內觀。當然我仍負起一個在家人所應承擔的世俗責任,同時,每天早晚我繼續內觀,每逢週末就到老師的中心去,並且每年都坐一期十日或更長的課程。

一九六九年初我必須去印度一趟。我的父母早在幾年前就搬回印度,我母親患了一種神經方面的病,我知道練習內觀就可以治好這種病。但是當時印度沒有人可以救 她,因為內觀法在其發源國失傳已久,甚至連名稱都已被遺忘了。感謝緬甸政府准我去印度,在當時一般緬甸國民都不許出國;也感謝印度政府讓我入境。一九六九 年七月,我在孟買舉辦了第一期課程,學員包括我的父母親以及另外十二位人士。我很高興能夠幫助自己的雙親,傳授正法給父母使我能夠回報雙親無量的恩德。

印度之行達成目標後,我準備回緬甸的家,但是參加課程的人開始要求再開一期,一期接一期。他們希望他們的父母、夫妻、子女、朋友都可以來上課。所以就開了第二期、第三期、第四期,而的教導就這樣傳播開了。

一九七一年,我在菩提伽耶授課時,接到仰光來的電報,得知家師過世的消息。這真是晴天霹靂,令人悲傷的消息。然而,靠著老師傳給我的法,我的心得能保持平穩祥和。

現在我得決定如何回報聖人般的薩亞吉'烏巴慶師恩。父母生我為人,我仍是困於無明之繭中的人。直到我得到恩師之助,才得以破繭而出,觀察自己的內在實相而 發現真理。不僅如此,十四年來他不斷使我在中成長、茁壯。我要怎樣才能回報這位正法之父呢?我所能做的就是遵照他所傳授給我的方法來修行、過如 法的生活,這才是向恩師致敬的正確方式。盡力培養出清淨心、愛心、與慈悲心,我立志奉獻餘生來服務人群,這也是恩師對我的期許。

他時常引述一則緬甸傳統預言,說佛滅後二千五百年,會傳回其發源國印度,並由印度傳遍全世界。到印度去傳授內觀法,使此預言實現,是他生前的願望。兩千五百年過去了,他說:內觀的鐘聲已經響了。可惜他生前最後幾年因緬甸政府的情況無法出國。一九六九年當我獲准到印度,他非常高興地對我說:葛印卡,其實不是你去,而是我去!

起初我以為這預言不過是派別信仰。畢竟,為什麼某件不尋常的事非得等兩千五百年才會發生,而不能早一點發生?但當我到了印度,驚訝地發現,在這領土遼闊的 國家,雖然我認識不到一百人,但數以千計不同背景、不同宗教信仰、不同種族的人,開始來參加課程。除了印度人之外,還有成千個不同國家的人。

我清楚地瞭解有果必有因。會來參加課程的人,必定有其因緣。有些人可能在過去種善因,所以現在有機會接受的種子;另一些人以前已接受了種子,現在來 此地培育它,使它成長,不論你是來取種子或來培育你已有的種子,為了你自身的好處、自身的利益、自身的解脫,請繼續在中成長,你會發現你也會裨益他 人。對所有的人都有益處。

願各地受苦的人,都能找到這寧靜之道;願所有的人都能從苦惱、桎梏、束縛中解脫。願所有的人都淨化內心去除不淨煩惱。

願宇宙所有的眾生快樂。

願眾生享有安詳。

願眾生都得解脫。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檔案分享
自訂分類:葛印卡老師
上一則: 葛印卡老師 內觀 師承傳統
下一則: 慧的訓練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