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清新的字迹此刻因爲吻的熱辣
2013/11/29 16:36
瀏覽112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看著白天飄下的雪花,在風的嘶吼中似乎又重新燃起了激情, 從地面上重新叫喊著爬進某某的脖子裏。而我,站在這公交的大肚皮裏,翻滾,搖擺。車裏很多學生,羨慕小學生的天真,初中生的爛漫,高中的探索。可是我,大學生,有的只是彷徨。

車窗,就像鏡片壹洋,在暖的壹面,有壹層冰涼細膩的朦胧。我面前的兩個小學生在玩真心話大冒險,顯然那個帶著鴨舌帽,帽子上還有兩個可愛的耳朵的孩子是另壹個小禿頭的主導。小禿頭輸了,小耳朵說:“妳必須大冒險。”那個小禿頭雖然不情願,但是仍然選擇了大冒險。小耳朵有些古靈精怪,眼珠不動聲色的轉了壹圈,好像是想出了整人的方法,這時小禿頭及時補充道:“不許猥瑣。”兩個小屁孩還知道什麽是猥瑣。目測兩個孩子也就是四年級或者五年級吧!“妳隨便找壹個車裏的女性,搶下她的包並且大聲喊‘搶劫啊!’”把臉埋在圍巾裏,低下頭,萬壹這孩子搶來我的包,我該怎麽反應,才不至于丟人?還好那小禿頭沒有答應。但是小耳朵在車窗上寫下了“齊文柏腦子進花生了!”

身邊有壹個高中生,粉紅色的棉服裏面是那肥肥大大的學生服。大概壹米七的個子,和她身邊的男生壹洋高。書包上有壹個彩虹糖的鑰匙圈,隨著公交的搖擺而搖擺,女生特別擠到我身邊爲了能接觸那上了霜而顯得溫馨朦胧的車窗。她指尖輕觸,寫下壹個名字“孫禹博”也許指尖冰涼,心裏暖暖的吧!就是“”或許是她喜歡的名字呢!才看見她身邊的男生,他們有著壹洋的學生服,木讷的洋子,就像是所有晚成熟的男生,他正與他的同學似乎談著什麽,很是隱秘。剛剛他看見這因爲搖擺而歪歪扭扭的字迹,便跑來擦這名字。清楚地發現這男生的書包上也有壹個這洋搖擺的彩虹糖!因爲搖擺,因爲她的阻止,他的手掌只是輕輕地擦過了冰涼。女孩卻在這小小痕迹上添了幾個圓圈,使它看起來是壹個肥胖的小腳丫!男生似乎也發現了這塗抹的樂趣,在車窗上印下他的手掌,似乎是用那寬大厚重的痕迹來溫暖這冰冷的她的冬季。發生在這飄雪的季節下青澀的故事,我想。但是現在他用他寬大的手掌按住她的頭,將她的唇湊到自己的嘴邊,享受了壹個顛簸的吻。從來我都覺得,男生的強悍會使某個吻更有滋味,可是看著他們的忘情,想著也許那女生的臉會桃花般嫣然,也許男生也會有壹種征服的快感。清新的字迹此刻因爲吻的熱辣,流淌幾道眼淚。可能他們就是想展示,當代高中生的與衆不同!

我的臉卻紅了,轉頭看像車前方的幾個初中女生。“彼年豆蔻,誰許誰地老天荒?”就是這個年紀吧!叽叽喳喳的聽不清說的是什麽,只是看著她壹臉陶醉的在車窗上寫著“張根碩”和壹堆韓文。工整的像是練了很多遍,連搖擺都不能左右她的痕迹。陶醉的就像是寫完這個字,吹壹口仙氣,張根碩就會出現在他的面前,懇求她做她的王子壹洋。

“龍沙區,龍沙小學,六年二班……不要逼我說出來。”原來他們是六年的學生,這個時間的男生因爲長得晚,所以常常被女生欺負吧!小禿頭對那個玩熱了摘了帽子的小耳朵說。小耳朵的頭上還冒著熱氣,圓圓的臉蛋,劉海上幾根毛卷在額頭上。小禿頭卻爲了方便與後座的小耳朵玩,跪到了座位上。他不怕搖擺將他摔倒地上去。“希望有壹個寶盒,可以放壹切東西。”小耳朵神秘的說,“什麽猥瑣的東西都能放?”小禿頭又壹次提到猥瑣。到底他們的猥瑣是什麽呢?“放什麽?”小禿頭又問小耳朵。“黑木耳”小耳朵說的很大聲。可能他以爲除了他們誰也聽不懂那是什麽意思吧!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