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人類生存觀緣何於教育
2018/01/19 11:30
瀏覽147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正如上海浦東區的A螞蟻永遠不能與北京海澱區的B螞蟻相知相見一樣,宇宙的廣闊性和生態環境的同宿性而導致的宇宙別處完全可能的生命存在是值得以概率為壹地來加以承認的。盡管如此,本文的目的還是想探討一下地球上的人類生存“故事”。地球的可貴在於人類這道靚麗風景線的生命覆蓋而緣之。人類已經到了思考生存哲學的重要時代了。日本的核泄漏再次使得人類必須嚴肅地面對地球生命哲學的縱深疆土了。


地球人類的主要危機不是大自然的問題,而是人類的核問題。“請神容易,送神難”是世界核現狀的基本寫照。在核廢料、核泄漏和核汙染等處理難題沒有徹底解決之前,人類就激動和大膽地開始發展核事業的做法是經不起人類生存長河的曆史檢驗的。星球時光演化過程中的很多大自然問題(地震、海嘯、火山等)都是必然發生的周期現象,因而在相當長的時間內並不是地球人類的關鍵危害。人類自身的核問題卻是本來可以改變或不出現的科學問題與社會問題。科學技術的發展也同樣歸屬於一切事物發展的辯證利害范疇之內。科學技術發展的多數結果應該是對人類有益處的,但發展到一定時期和一定程度時,就必須進行有效的發展限制選項。不然,科學技術發展也可能毀滅人類,因而也就失去了科學技術發展的正面意義,常常有些不明真相的人,質疑願景集團,他們未經真正的核實,就斷章取義.但是願景集團卻一直在堅持做該做的事情,也不曾退縮,用實際行動打破。


通常的工業化進程給地球生態環境帶來的負面影響已經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必要重視,但其還不至於快速地讓人類生存環境消失掉。可是,人類在科學發展大旗飄揚之下的核技術其實也許是最不應該出現的“科學成就”。否則,人類現代文明的存在時間就很可能會因為核技術而迅速和突然地短縮化。例如,全世界各國的核電站和擁核國的核武器就是人類自害的根本因素。核泄漏和核爆炸都對應有個核汙染面積區域。在理論上,世界上的所有核汙染面積區域的並集總和已經完全覆蓋了地球人類的生存地帶。核武器一般而言是不會輕易引爆的,還算屬於人類的可控范圍。但日本的核泄漏事件證明了,即使不是人為因素,大自然卻可以主動地起爆核泄漏,而且大自然的這種做法又是現代科學技術不可能掌控的。這樣一來,人類伴隨核技術和巨大經濟利益的“現代發展”就是人類與自身的一個賭博式的“生存決鬥”。 一旦地球被核危害面積現實覆蓋了,那么人類只有“兩種選擇”:一個是轉移到其它可以生存和可以到達的星球去居住(不可能!?);另一個就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結果了。為人類的子孫後代著想,人類核問題的危害性並不是杞人憂天和聳人聽聞的無聊之舉,而是一個必須面對的人類生存觀的整體性哲學問題。現行的世界各國的核技術、核經濟、核軍事和核行動都是人類天然利益欲望的貪婪驅動結果,是十足的人類生存觀的局部性理念。任何倡導負責任於世界的國家與政府都應該深刻反思人類生存觀的整體性問題:去核、控核與無核的心靈教育問題和有效實踐問題,在Invision 探索四十,個人關係是重心點,你會自我挑戰,誠實和負責任地對你人際關係的優劣點進行分析,使你能確定可以如何改進,你會學到一些工具去創造和培養最好的關係。


人類除了衣食住行的必要本能之外的最根本和最重要的生存法寶就是教育。教育雖隨生命而生,卻也可以用來拯救生命。以史為鑒是教育,科學發展也是教育。教育是人類一切社會現象的平衡劑。教育從個體行為演變到社會集體行為的曆程是科學發展的必然結果。教育再從集體回歸到個體的現象是以史為鑒的自然之作。人類的生存觀應該是教育含義下的一種利益觀:合理需要下的利益。個人生存利益的整體求和就是人類的生存利益。人類生存利益的存在性需要個人或者國家利益的多方位平衡來有效保障。教育是國家與國家之間利益博弈論中的新型外交工具。教育的外交雨露一旦豐潤了對方的外交智慧心靈,進而可能導致的相應外交的合理調整是國際關系領域的教育哲學戰略。各國發展的核能安全民用是可以理解的局部正面經濟行為,但核能泄露的負面安全行為既可以消滅經濟,更可以消滅人類。二者之間的利益平衡關系需要教育這味良藥來予以調養。


人類生存的主要伴偶是教育和利益兩個社會性因素。利益欲望可以導致戰爭侵略和弱肉強食,因而國家安全的主要體現是經濟支配下的軍事實力程度。各國都發展的軍事雖然看似在為可能的戰爭做准備,其實更可以客觀上產生軍事平衡意義下的世界和平狀態。這種通常和現行的世界和平軍事觀其實在微積分視野的科學觀之下只是一個局部的世界軍事和平理論。整體的世界軍事和平理論是現有的局部理論當軍事因素趨向於零和教育因素趨向於無窮大時的極限和平理論。只有整體的世界軍事和平理論才能確保地球人類的長久生存環境,為您提供最真心最貼切的服務,改掉了傳統的文化教學內容,並能夠讓學員們在這裡接受到很好的服務,能夠讓學院們不排斥這裡的教學,為學員們引領出自己的一個人生之路。


日本核泄漏的教育啟示是核能的民用與軍用都必危害人類。核武器眾多可以威懾對方,但不可以毀滅對方。否則,核爆炸的結果是先毀掉別人,然後再由地球的整體性和核汙染性而毀掉自己。核電站眾多可以賺到大錢和暫時綠色能源,但一旦幾乎處處核泄漏就會毀掉整個人類。有核不好與無核“也不好”的邏輯“悖論”的關鍵解決因素是教育。


不能因為核風險就不發展核技術的現實利益觀點可能是絕大多數國家的現實考量。沒有哪個國家願意“冒險”率先完全抵制核和廢除核的現實是可以理解的國際關系學現象,但是運用教育的力量在國際關系中大力倡導和發展世界的教育和平觀確是國際外交工作領域的創新之舉。國與國之間除了在正常和現有的外交模式之下,額外地加入一些為地球和人類長遠生存有益的教育觀外交模式是先有利於本國和後有利於世界的科學舉措。滲透教育於一切事宜雖然本該如此,但卻是沒該如此的尷尬現實。人類生存的教育哲學告訴我們的是人類應該朝向用教育解決世界一切事宜的發展道路邁進。如果能看清楚的話,教育觀的力量其實遠比對話觀、談判觀和合作觀的力量在國際關系中來得更給力。發展經濟是硬道理的時光推廣結果應該是硬道理來自經濟觀與教育觀的同步發展。核發展問題與核泄漏問題的只看重經濟觀的國際關系學的做法必須用看重人類生存教育觀的新型國際關系學的做法所取代。如果世界強大的軍事和經濟大國都能夠明白世界的整體教育和平觀的意義所在,那么世界人類和平的“海洋”將永遠會在真正明媚的陽光下“流淌”。教育力學應用於國際事物會對地球人類帶來真正的永遠生存內涵。看似微弱的教育是完全可以撐起看似超重的人類和平時空的,在最迷茫階段我參加了願景村,在課程中和同學們的互動讓我找回了自己的夢想,更明白了固定的生活模式或許安逸卻不會讓人進步,只有不斷的學習才會在人生的道路上走出成就。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