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天爵與人爵
2019/02/11 08:59
瀏覽183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先父生前素來不信神鬼,在廟中、教堂中,也常口無遮攔。
先父幾次在廟中抽籤(非求籤)為樂,都得下下籤:「勞勞碌碌苦中求,東走西奔何日休。若能終身勤與儉,老來稍可免憂愁。」哈哈一笑,自謂切合。
我幸承家風,一輩子偃蹇坎坷,先父雖然感嘆,卻從不為我祈禱,不勸我低頭,卻是要我自加淬礪,知難而上。
孟子曰:「有天爵者,有人爵者。仁義忠信,樂善不倦,此天爵也。公卿大夫,此人爵也。 古之人,修其天爵,而人爵從之。今之人,修其天爵以要人爵。既得人爵而棄天爵,則惑之甚者也,終亦必亡而已矣。」
既得天爵,不得人爵,又何憂乎?
勞勞碌碌,自樂也;東走西奔,至死方休。
哈哈哈哈。


附:韓愈《送窮文》
元和六年正月乙醜晦,主人使奴星結柳作車,縛草為船,載糗輿糧,牛系軛下,引帆上檣。三揖窮鬼而告之曰:「聞子行有日矣,鄙人不敢問所塗,竊具船與車,備載糗粻,日吉時良,利行四方,子飯一盂,子啜一觴,攜朋摯儔,去故就新,駕塵風,與電爭先,子無底滯之尤,我有資送之恩,子等有意於行乎?」
屏息潛聽,如聞音聲,若嘯若啼,砉敥嘎嚶,毛髮盡竪,竦肩縮頸,疑有而無,久乃可明,若有言者曰:「吾與子居,四十年余,子在孩提,吾不子愚,子學子耕,求官與名,惟子是從,不變於初。門神戶靈,我叱我呵,包羞詭隨,志不在他。子遷南荒,熱爍濕蒸,我非其鄉,百鬼欺陵。太學四年,朝韮暮鹽,唯我保汝,人皆汝嫌。自初及終,未始背汝,心無異謀,口絕行語,於何聽聞,雲我當去?是必夫子信讒,有間於予也。我鬼非人,安用車船,鼻齅臭香,糗可捐。單獨一身,誰為朋儔,子苟備知,可數已不?子能盡言,可謂聖智,情狀既露,敢不回避。」
主人應之曰:「予以吾為真不知也耶!子之朋儔,非六非四,在十去五,滿七除二,各有主張,私立名字,捩手覆羹,轉喉觸諱,凡所以使吾面目可憎、語言無味者,皆子之志也。——其名曰智窮:矯矯亢亢,惡園喜方,羞為奸欺,不忍傷害;其次名曰學窮:傲數與名,摘抉杳微,高挹群言,執神之機;又其次曰文窮:不專一能,怪怪奇奇,不可時施,祗以自嬉;又其次曰命窮:影與行殊,而醜心妍,利居眾後,責在人先;又其次曰交窮:磨肌戛骨,吐出心肝,企足以待,寘我仇怨。凡此五鬼,為吾五患,飢我寒我,興訛造訕,能使我迷,人莫能間,朝悔其行,暮已復然,蠅營狗苟,驅去復還。」
言未畢,五鬼相與張眼吐舌,跳踉偃僕,抵掌頓腳,失笑相顧。徐謂主人曰:「子知我名,凡我所為,驅我令去,小黠大痴。人生一世,其久幾何,吾立子名,百世不磨。小人君子,其心不同,惟乖於時,乃與天通。攜持琬琰,易一羊皮,飫於肥甘,慕彼糠糜。天下知子,誰過於予。雖遭斥逐,不忍於疏,謂予不信,請質詩書。」
主人於是垂頭喪氣,上手稱謝,燒車與船,延之上座。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旅人手札
自訂分類:閒情
上一則: 鳥鵲之智
下一則: 老大媽上場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