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看焰火小記
2006/08/17 10:46
瀏覽1,354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看焰火小記

記得2003年國慶焰火在桃園施放,乃五十年來頭一遭,早在消息公佈之初,桃園鄉親莫不奔相走告,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濃濃的“蠢蠢欲動”,人人都興致勃勃,要親身參與這難得的光輝與榮耀.

我當然也是異常興奮,不僅像樣的煙火沒看過幾回,遑論煙火之最的國慶焰火.國慶前日,我精神緊張地查詢相關訊息,更親走大溪,勘察地形,內心一直惶惶不安,料想隔天勢必萬頭鑽動、人車難行,想到這裡,差點露宿大溪.當日清晨,天光乍現,全家聞雞起舞,胡亂梳洗便火速出門,一路上意外順暢,溜滑梯似地駛進大溪.

或許時日尚早,我們成了麥當勞第一批叩門的客人,坐在靠窗處靜靜地看著小鎮甦醒.在那裡混了許久,終於看到人群,在陽光映照下,每個人臉上都泛著喜悅的光芒.

我們在大溪鎮裡閒逛,不知不覺,身邊的人變多了,聲音也鼎沸起來,一個不留神,大溪鎮裡就湧進了人潮,再看看原先來的武嶺橋,竟然已經車無間隙,一部部銜首含尾地龜速移動著.中午時分,整個小鎮幾乎要被人潮淹沒,能吃能喝的東西都賣得奇好,瞬間有限的垃圾桶就宣告爆滿,聽說有些地方嚇得將廁所封閉.

或許,許多外縣市及本地人都沒想到萬民踴躍的程度,大部份都在中午以後才出門,而部份在下午三點多才出門的,則份外艱辛,很多到了焰火施放前,還堵在數里之遙.下午時段的所有大溪聯外道路,均告淪陷,百姓與車同道並進,狀甚親蜜.

下午湧入的人潮及車潮簡直把整個大溪都癱瘓了.人多得程度,非親眼所見,可能很難置信,寸山寸土寸腳印,滿坑滿谷滿人群!道路二旁的人們或坐或臥,也有用躺的.而靠近河谷的中正公園及沿線道路更是擠滿卡位的人,都快卡到路中央了.

走到武嶺橋,情況更是壯觀,人群好像螞蟻雄兵,大軍壓陣,橋上橋下滿是人,除垃圾的生產速度驚人外,僅有的廁所也快被“黃金塞爆”,看來大家火氣不小,間間都是洩憤(瀉糞)的遺跡,金湯四溢,拜眾憤之賜,造就黃金中的黃金!極品中的極品!此乃另一番奇景,雖然好不容易排到了廁所,門才半開,就驚恐不前,還是另覓他處,衹要不是黃金屋,哪裡都行.

愈接近黃昏,好的觀賞點,愈一位難求.很僥倖,我們很早就在河床佔有一席之地,前方除了雜草,無一阻礙,可以直視觀禮台.我們頂著熾熱的陽光,寸步不離地守著,當然、水、食物、娛樂物品不可少,這是我們這一天的所有依靠.看到鄰近行家配備著炊具、桌椅及帳蓬,心生尊敬,果然有備而來!

那裡的觀景位置尚佳,一覽無遺,因為在河床坐臥皆宜,免推擠,人再多,也無向隅之虞.從河谷放眼望去,一片人海,河谷地除了流水處不宜駐留外,其餘衹要是空隙,莫不自動填齊.時間漸漸逼進晚間七點,河床已滿佈黑壓壓人群,河岸及河堤亦座無虛席,大家以為苦等一刻就要來臨,紛紛倒數,誰知數到零,竟然無聲無息.人人議論紛紛,不明究理,以為延期,三十分後,有人說聽到觀禮台裡微弱的總統致詞,才明白原來是有“貴賓”來遲,此時從後方傳來上萬草民的怒吼“焰火!焰火!”不知貴賓有沒有聽到,反正耍了幾下雷射,敷衍帶過.

就在有人等得不耐想起身去暗處方便時,焰火又迅雷不及掩耳地燃向天空.那人又趕忙拉緊褲帶一面歡呼一面倒回原地.四周頓時鼓掌歡呼,一位仁兄還起立向後方群眾揮手致意.第一次這麼近看焰火,心裡澎湃不已,每一顆焰火似乎都在朝著我們墜落,比3D電影還振撼!加上突然膛炸的轟天巨響,更增添些許情趣.

然而,許多人就沒這麼幸運,為了一睹焰火的丰采,還得搏命演出,不僅要攀牆、爬橋、上電桿、登屋頂,有些要道上的人還得時時提防被車子輾過的萬一.據說它處有些地理位置欠佳,衹有前排的人才能看到,於是你推我擠,沒有窒息也擠到變形.

比較慘的是地理環境不熟的外地人,他們辛苦塞車來到大溪,卻衹能聞其聲,不見其影,有些被山壁擋到,有的根本位置偏離.而縣府所公佈的觀賞區也大有問題,讓許多人白忙一場,生一肚子悶氣.例如石門觀賞區,焰火一放便罵聲四起,本地人都知道從石門看大溪煙火實在遙不可及,跑了大老遠到石門的人,衹看到硬幣大小的火光,心中不免燃起一團霹靂火.

能看到焰火還算不幸中的大幸,據我所知,有些人根本是參加“接駁公車一日遊”從望眼欲穿地上接駁車,寸步難行好不容易拖拉到大溪時,焰火早已放完,直接回返,連下車都省了,折騰大半天,就在接駁車上過,冤枉至極!有些人眼見車速不如人速,提早在數公里遠的地方就下車,徒步前往大溪,這是無奈中的選擇,真讓人於心不忍.

散場則是另一場悲慘的開始,場面混亂到極點!累積一整天匯入的人車,要在同時間搶出,結果交通打結,消化不良,龐大的陣仗儼如一場逃難.警察對失序的情況似乎束手無策,數十萬人群、車陣,沒有得到良好的疏通,民怨沸騰,一路上多的是大人交相指責,小孩哀嚎哭鬧,再加上汽機車龐大廢氣,使得場面烏煙瘴氣.

雖然我家由於離大溪不甚太遠,但隨著車流龜速緩行,到家時竟也捱到午夜!那還算早的,還有好幾萬人堵在大溪,繼續未完的夢魘直到三更半夜.機車是最快的撤離工具,而搭接駁車的人則成了最慘的犧牲者,接駁車一去不回,等車的人們,在疲累交加中,罰站二、三小時,無望地苦等著,其中很多是老弱婦孺.

有些人絕望到衹能自力救濟,選擇最殘酷也最實在方式,徒步走回數公里甚至十幾公里遠的停車處,攜老扶幼蹣跚狼狽地在大半夜裡壓馬路,我想這是許多人第一次在半夜裡健行,心中也許高唱“夜色茫茫,星月無光,衹有炮聲,四野迴盪…”

看來,政府宣導時即應加註“觀賞焰火,請先自備義肢,以防萬一”,這回參與焰火之行的傻瓜百姓,二條腿不是走到斷,就是站到斷,而機車和汽車相挨,腿也有被削斷之虞,以上是腿可能發生的悲劇還不包括憋尿引起的膀胱疾病.

焰火之夜,不知有多少萬人是走路來、站著等、站著看、又走路回去,慘兮兮!

-稀客.



customizable counter

Clicky Web Analytics

Clicky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嘻笑人間
上一則: 雞屎神湯
下一則: 摸骨大師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