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與同事說再見
2013/12/05 22:37
瀏覽2,393
迴響0
推薦11
引用0

下午來公司加班,習慣性地找出有「use me」貼紙的鑰匙開門。只是想著今天或許是最後一次來加班,最後一次開7樓的大門,把鑰匙拿在手上,好生看了一會。這小貼紙是自己寫的,過去資訊處在9樓的時候,9樓的鑰匙自己也貼了這樣的小紙條。


想想在公司,前後也待了10多年了。自己是2001年1月2日到職,這日子很難忘記,因為上班第2天,小女兒就出生了。也因為剛上班,不好意思請假,加上老大還小,老婆住院那星期都是丈母娘幫忙照顧。對小女兒只有剛初生那兩天,匆忙地看了兩三眼。以致於當老婆出院那天,到嬰兒室排隊辦理手續時,看著護理台上的小女兒,心裏想的卻是,這Baby好清秀,是誰家的小孩。那天領小孩的人較多,場面稍有些雜亂,之後,自己有時會想,當年有沒有抱錯小孩呢?而當年自己不認得的小女兒,今年升國一了。

11日就要離職了,這麼多年了,這時要離開信誼,心中難免感慨與不捨。兩年前尾牙那天,寫下的《尾牙記趣》中有段話:「參加這麼多次尾牙,每次的心情當然都是興奮的,以及一點小感傷。世間因緣,聚散無常,同事來來去去,本是常情。但是每回席桌上人員的小小變化還是會讓人輕輕嘆息。」只是今日換了自己,終究不是一聲嘆息而已,想著也許該多說些什麼。但思來想去,意念紛飛,最終也只是一份對信誼理念的認同,以及對同事情誼的感謝。

對信誼,對執行長,《永遠的童心-記信誼幼兒文學獎》已是我真摯的心聲。而同事間的情誼卻是我此刻最為不捨的。淑惠,文達,瑞文是我一進信誼就在的同事,工作上也是互動最多的,心中的記憶也是最為深刻,如果說有一天我會為離開信誼而感到後悔的,那定是遺憾無法再與他們一起共事。

推廣部的譚姊,書萍,尚芳,佩君也是長久共事,互動較多的,對她們的敬業與認真是極為佩服的。

而客服部可愛的小妹妹們,因為之前ERP系統上線的關係,在4F與她們相處了兩年多。那兩年,若非她們同情一個已過中年的大叔,三不五時,嘻嘻哈哈開些無傷大雅的玩笑,那段日子肯定會難過許多。而系統上線時,也多賴她們忍耐配合,最終沒有出什麼問題。尤其櫻惠與婉苓,也要感謝她們體諒我分身乏術時,對她們所提問題的延擱,與暫時而不完美的解決。

當然還有志明與某位同事口中的「年輕人」阿穆,雖然共事時間只有一兩年,但從他們身上學到了很多。

另外,當然還有其它互動較少,記得或不記得名字的同事,每一次親切的問候,總是讓人感到溫暖。不論如何,總是感謝大家在工作上給予的幫助與敦促。

一年多前,自己在聯網部落格最後一篇文章《告別的年代,分開的理由》中寫道:男女分手,說什麼都不對,只是無法在一起了,至於為什麼,大多數時候,彼此也都不明白,真實的理由終究是難以細究的,也或許根本就沒有所謂的「真實的理由」。

自己離職,許多同事關心,自己也說了這,說了那的理由。但最終也是一個想離開的念頭,然後在某個時候,因為某個機緣,內心就做了抉擇,許多理由畢竟也只是理由。而抉擇的好與壞,就如自己在《林俊逸-人生停損點》中所說的:

人生的抉擇怎麼說呢?3年前的一篇文章中《給王建民的一封信-寫在出戰國民隊之前》,曾引用余豔一篇的文章:我的路。文章的末尾,余豔說:「我喜歡走我的路。」

也許人生的抉擇不過就是走自己當下喜歡的路。至於成功失敗、後悔遺憾,也只是路旁必經的短暫風景罷了。

我的路不在小朋友走的小小的路上,我的路不在汽車跑的寬寬的路上。
上山時我喜歡走我的路,下山時我與小鳥一起唱歌。
要是你們也肯在我的路走走,你們會聽見我和小鳥在唱歌。
聽著歌聲向前走,路就是再長,也不會覺得累。
我喜歡走我的路。

 《我的路》~余豔


這裏再度感謝許多同事的關心。

最後,送給大家一首歌,Adele 的 Rolling In The Deep,這是許多歌唱選秀目中經常出現的歌。這多少代表他們參加比賽的動機與心聲,也多少切合我此刻的心情。附上的翻唱版本,是我最喜歡的版本,沒有特別的原因,只是好色中年大叔的本能罷了。



這是上個月離職時,在公司內部 EIP 上跟同事道別的文章。

離開聯網也一年多了。去年雖說再見,但心中其實想,也許那天有了想說的話,也有想說的心情,終究會回到這裏。然而,這段時間,雖偶爾會回異言堂看看,終究沒有想說的話。如今換了工作,更不知何時才會有想說的話,有想說的心情。想了想,把這文章放到了部落格上,算是了卻一段「相思」吧。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